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狩猎者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1:25

狩猎者

狩猎者 乾坤鱼 著

已完结 科幻,末世,热血,汤小薇 情有独钟 贵族 鬼怪 穿越种田

一个虚拟而又真实的平行世界,时刻进行着生与死的狩猎游戏,每一个人都想掌握别人的人生,更想主宰这个世界,但每一个人只是游戏里的棋子。汤小薇在狩猎游戏之中挣扎生存,同

精彩章节试读:

第39章 脱困

吴明原本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发明创造,以及对所招徕的雇佣兵保镖和到处重金笼络而来的那些科研者所研发的产品都很有自信的,但是自从韩欣蕊来到游艇之后,那勇猛超强的战斗力,以及拼命的打法却是让他赫然发现,这些对于普通的凡人,甚至是对于他这种也提升了不少战斗力的游戏者而言,那些在这个平行世界里赫赫有名的雇佣兵保镖,那些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抗地了的武器和设备都并没有他想象的和所了解的那么完美,甚至是有用!

正如此刻,在面对整个体积远远大于自己,稍微张口就将自己给吞了的鲨鱼,吴明虽然呆在安全舱里面,但依然有一种心惊的感觉,尤其是看到那大鲨鱼一张嘴露出跟他胳膊一般粗细尖锐的牙齿后,不自觉地向后退着,然后就被绊倒瘫坐在了安全椅子上。

那巨大的鲨鱼很好奇地围绕着整个安全舱转着圈子,突然一下子张着大大的嘴巴,露出满嘴又尖又大的牙齿,猛然向着整个安全舱的玻璃窗户咬了过来!

这一刻,让吴明不得不担忧他此前设计改造的这个所谓的能够抵抗巨大攻击和爆炸的安全屋是否能够抵抗得住,那巨大鲨鱼猛然冲上来的猛烈的噬咬!

吴明惊叫一声,急忙从窗户旁边的椅子上躲避了开来。

就是连旁边的汤小薇心中也不免有些惊慌,此前她虽然看过什么《大白鲨》《史前狂鲨》《深海狂鲨》《沙滩》等等,但那些也只是仅限于影视剧,只是限于那些男女主角往往要经历几番生死才能够逃脱,而那些配角则更是分分钟挂掉。只是知道鲨鱼在海洋里是霸王,分分钟吞噬一切。正如她从来也没有来到过海底一般,更是从来也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过鲨鱼,尤其是这么大的鲨鱼!

在两个人有些惊慌当中那巨大的鲨鱼,一下子一口咬在了安全舱上,尤其是汤小薇看的清楚,大鲨鱼有一排牙齿正咬在了安全舱的玻璃上。

猛然间,整个鲨鱼带动着安全舱一阵摇晃,吴明和汤小薇急忙抓住四周的固定物。吴明更是叫道:“哎哟我的妈呀,难道这一次是要葬身大鲨鱼口中了吗!”

汤小薇闻言略微蹙眉,对着吴明有些嘲讽地叫道:“让你非要吃鲨鱼,这样好了吧,人家来报复了吧!”

吴明闻言,更是心中惊慌,险些手中的安全椅都抓不住,惊讶地叫道:“真的吗,是不是,这下可遭了……”

汤小薇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却是突然听到“咔嚓”一声,急忙回头看去,竟然是厚实的玻璃被大鲨鱼尖锐的牙齿以及强大的咬合力给咬出了一道细细的裂缝。

“糟了,糟了,要碎开了。”吴明心中惊骇,急忙有些慌乱地翻找着储备的逃生装置。

“别叫,还没有碎。”汤小薇一边说着,一边上前用手摸了一下裂缝,并没有感觉到有水迹,这才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对吴明说道:“别担心,并没有破,水没有透进来!”

汤小薇说着话,却是从玻璃窗斜斜地看到那鲨鱼的眼睛竟然死死地盯视着她,不由心中一惊,急忙弯腰低下来头,一把将正在安全舱里慌乱翻找着简单的潜水装置,而且胡乱地往自己身上套的吴明按了下来,边对吴明说道:“不要乱动,我们尽量保持不要动!”

吴明在慌乱当中被汤小薇一把拉倒,爬在了椅子上。有些惊慌地看向汤小薇,见汤小薇示意不要乱动后,有些惊慌地爬在椅子上,还时不时地回头向着玻璃窗户上张望着。

巨大的鲨鱼死死地咬着整个安全舱,并且不断地摇晃着,使得整个安全舱都不断地摇晃震动着。汤小薇和吴明尽量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

“咔嚓”一声,玻璃窗户再次传来了一声破裂的声响。汤小薇和吴明急忙抬头看去,发现被大鲨鱼用牙齿死死咬住的玻璃窗户上的裂缝竟然越来越多,但让两个人心中稍微安定的是,并没有海水渗透进来。

要知道人在深海所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仅仅不到30米的海水就完全可以将易拉罐和矿泉水的瓶子压扁,更何况他们是处于上千米的深海当中。有人曾经比如,在深海7000米人所要承受到的压力,就相当于人的一根手指上要拖住两辆重型坦克,所以如果在没有任何潜水设备下,整个人的肺瞬间就会被压扁,耳孔片刻就被穿孔,分分钟就会被强大的压力给压死。

所以,饶是汤小薇和吴明他们游戏参与者,自身的战斗力提升了不少,而且身体也比这个平行世界的凡人更是强了很多的情况也,也不敢尝试在深海里不做任何装备去潜行,更何况几千米的深度没有氧气也不能够游得上去!

因此,两个人目前唯一的依赖也就是这个安全舱,而此刻,这个唯一的依赖却是受到巨大的攻击,便相当于两个人的生命此刻再次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因为,深海如此巨大的压力,哪怕是安全舱的玻璃被大鲨鱼咬破了一丁点,有一点的海水渗透进来,那么整个深海压力便会瞬间就会将整个玻璃窗户冲垮,同时将两个人压扁。

汤小薇记得此前看过最著名的电影《泰坦尼克号》时,整个游轮就在巨大海水压力下,底部的客舱整个玻璃门窗纷纷钟被冲垮,尤其是此后看到的一个《海神号》,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在圣诞前夜,众人在巨大而豪华的游艇上进行着一场奢华的新年酒会,达官显贵、社会名流们正在觥筹交错中享受着灯火辉煌气氛,一些人更是陶醉于绚烂的舞池中肆意狂欢。当巨轮上的人们在茫茫的大洋之上尽情的欢歌笑语时,深不可测的洋底却发生了剧烈的地壳运动,从而引发了一场空前的海啸,先前略显平静的海面上陡然掀起一道汹涌的巨浪。高耸的巨浪如野兽般在海上咆哮,并迅速从侧面扑向毫无准备的“海神号”。尤其是当大家遭遇灾难后,聚集在豪华的大厅里面,在逃跑和相信船长认为的整个游艇以及玻璃能够扛得住海浪的冲击和压力的分歧当中,大部分人都选择了躲避在依然宽敞而且有足够空气的大厅里,但是当主角一伙人刚没有逃出多远,整个大厅的玻璃便承受不住大海强大的压力而纷纷破碎,最后所有在大厅里的人也都葬身于海底!

而此刻,仿佛是回到了那个电影的经典镜头里,只不过此刻,她和吴明两个人紧张地蜷缩在狭小的安全舱里,并且紧紧地盯视着那出现一些裂痕的玻璃!

“玻璃要是碎了怎么办?”吴明有些惊慌地说着,边将手中的一些简单储备的逃生装备戴在身上,光游泳衣就套了三四个,只不过他的身体太胖了,只好将好几个拿着绳子捆绑到身体上。

想到《海神号》里那恐怖的镜头,汤小薇的心中也不能在淡定,也开始寻找一些简单地逃生装备,并且时刻关注着窗户的玻璃情况。

正当两个人做着最坏的打算,考虑着如果窗户突然破裂了,如何面对巨大海底压力,以及如何能够从几千米的海底潜伏上去,如何面对眼前着巨大的鲨鱼的时候,突然整个安全舱猛然摇晃了两下,竟然不动了。两个人心中惊讶,急忙向着窗户外看去,却是赫然发现,那个巨大的鲨鱼竟然离开了!

两个人不由一怔,吴明更是惊讶地叫道:“走了,大鲨鱼是走了吗?”正说着,突然整个安全舱再次一震,两个人急忙再次稳住身体,却是从玻璃窗户里向外看到大鲨鱼在四周环绕着不断地游荡,直到好一阵子再也看不到大鲨鱼的身影了,而安全舱也没有任何的动荡了,吴明这才有些小心翼翼地向着汤小薇问道:“这一次是真的走了吗?”

汤小薇闻言,缓缓地靠近玻璃窗户,向着四周看去,整个海底黑乎乎的,并不能太看得清楚,于是又在其他的几个窗户旁看了看,直到看到了有几条鱼儿突然从窗户旁边优哉游哉地缓缓地游了过去,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对吴明说道:“看起来,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吴明闻言,也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大叫道:“哎哟妈呀,可吓死我了!”

说着话,吴明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

汤小薇同时也感觉心中才稍微安定下来,坐在了吴明的旁边。

“真是吓死老子了,还以为要葬身到这鲨鱼腹中呢。”吴明边摸着汗水,叹息一声。

“你不是说你这个安全屋可以抵抗得住爆炸和轰击吗,怎么一条鲨鱼都抗不住!”汤小薇有些讥嘲地说道。

“那也是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个大家伙呀,你可是要知道那家伙的咬合力有多大,乌龟的壳算是很硬了吧,许多天敌都拿那个壳没有办法,但是有些鲨鱼就是专门以乌龟为食,就是吃乌龟壳,而且我还听有些鲨鱼,说譬如大白鲨不仅好奇心重,而且还喜欢吃玻璃这些东西,关键是他们的胃里有个胃壁,一般的东西无法对它们的胃造成损伤。有时候大白鲨会将胃吐出口外清洗,在坚韧胃壁的保护下,自己的牙齿并不会划伤胃。大白鲨在未受攻击的情况下也会对游泳、潜水的人,甚至小型帆船发动致命攻击。这些鲨鱼,不仅有锋利的牙齿,而且牙齿上还有锯齿,就像锯子一样。有些还会松开上颌,让牙龈尽显,嘴巴就显得很大,刚才看到那么大的大鲨鱼还真担心连着这安全舱将我们给吞了呢。”吴明开口边说着,边向着玻璃窗户四周向外警惕地观察着。

“没想到你不仅能吃鲨鱼,还对鲨鱼这么了解呀。”汤小薇有些惊诧地说着。

“那可不是,虽然说咱喜好吃,但也得先研究下那些能吃,那些不能吃,总不能给吃个中毒啥的吃死吧。”说着有些自傲地哈哈大笑。

“害怕吃死,还每天做那么多饭菜浪费!”汤小薇正说着话,突然整个安全舱再次摇晃了起来。吴明心中一惊低声叫着:“鲨鱼回来了,是不是鲨鱼又回来了。”

汤小薇也是心中一惊,急忙向着玻璃窗户外观望着,观察了好一阵子,外面黑乎乎地,并未见到有鲨鱼游动,只是看到许多其他的海洋生物在四周偶尔贴着玻璃窗户飘荡而过。

“好像没有,别一惊一乍的。”汤小薇说着,突然似想起什么,向吴明说道,“是不是海水的流动导致安全舱晃动呢,那你赶紧再试试,说不定我们可以脱困呢?”

吴明闻言也是心中一喜,急忙来到简易的操作台前,使劲地按着几个按钮。

整个安全舱随着吴明的操作不断地晃动着,但是总感觉就差一点儿力道,却始终是无法脱困。

“要是晃动再大一点儿就好了。”吴明有些郁闷地说着。

汤小薇闻言看了一眼吴明,问道:“你这个安全舱能够承受住强大的爆炸和轰击吧。”

吴明闻言,有些自豪地叫道:“那当然……”突然想到刚才汤小薇的讥嘲,有些喃喃地说道,“设计是怎么设计的,毕竟还要抵抗海底的强大压力的。”

汤小薇闻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随后让吴明继续操作,她从几个玻璃窗户向外观察了一阵子,突然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安全舱的墙壁上。

整个安全舱猛然间一阵震动。

“哎哟,我的奶奶,你干啥……”吴明心中一惊,随着猛然好似幡然醒悟,竖起大拇指叫道:“还是小薇姐姐聪明呀,再踹两下,再反震几下估计就能够出去啦。”

汤小薇看到竟然还真起到了一些作用,继续让吴明操作着,同时略微调整着角度,不断地狠狠地踹在了安全舱的墙壁上。

这一局游戏里面,汤小薇的战斗力虽然没有韩欣蕊那么厉害,但是也提升了不少,每一脚狠狠地踹在墙壁上,都使得整个安全舱剧烈的摇晃,同时不断地撞击着卡住他们的礁石,再加上吴明一直在操作着安全舱的推动力,终于在汤小薇感觉自己的脚都要麻木了,甚至都开始担心再踹下去,他们还没有脱困,反而先将安全舱给踹坏了的时候。

直到整个安全舱在剧烈的摇晃之中,猛然间向前冲了出去,甚至使得她跟吴明一下子被晃倒在了椅子上,但两个人也不由一阵兴奋。

“终于脱困了……”吴明刚兴奋地叫喊着,突然汤小薇听到了旁边的玻璃窗户传来了一声“咔嚓”的声响。

第25章 后村诡事

再次进入深层记忆的时候,汤小薇豁然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并且四周下着暴雨,她整个衣服都几乎湿透了。

一时之间,汤小薇有些慌乱,恍惚间记得好像在什么时候也是遇到了这样的大雨,甚至也如自己现在脚步踉跄似的身体摇晃,同样有风吹过,夹杂着更多的雨水,冰冰凉凉。

直到她险些摔倒,脑子里豁然好像记忆的闸门打开,一下子记了起来,此前他们在荒野的小道上驾车行驶,不小心撞死了人,树枝敲打车窗玻璃而让她惊恐,唐文涛几个人抛尸后继续向着村子里走去,车子陷入到了河滩上,于小伟不小心掉入到了湍急的河里……

这一幕幕一下子像过电影似的在汤小薇的脑海里闪过,与此同时,也让她的心提了起来——于小伟掉入到了湍急而又漆黑的河里,大家正在寻找着他。

“于小伟!”汤小薇大声地叫喊着于小伟的名字,突然脚下打滑,险些摔倒,幸亏一只手伸了过来,一下子将她拉了起来。汤小薇以为是唐文涛,当她抬头时,赫然一发现眼前是一个面目狰狞可怖,满面大胡子的人!

汤小薇吓了一大跳,尖叫一声向一旁跳开,但滑倒在了地上。那个人怔了一下,向前走来,汤小薇大叫道:“你是谁,要,要干什么?”眼看着那个人三两步就走到了她的跟前,漆黑当中看着他虽然不高,但是格外粗壮,更让汤小薇胆战心惊的是,他的右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

“石阿公,是石阿公吗?”正当汤小薇惊恐的时候,不远处的唐文涛跑了过来,对着那个人大声地叫着。

石阿公一直住在后山附近,今晚下大雨,他担心河水太大冲毁了路堤,淹没到村田,所以随着河边巡视。

石阿公起先并没有认出唐文涛,直到唐文涛提醒是小涛涛,石阿公才反应过来。说是自己在那边巡视,突然听到这边有叫声,并且看到了灯光就赶了过来。

汤小薇爬了起来,心中的惊慌少了许多,担忧地询问石阿公有没有在河里发现于小伟。

当石阿公听到有人掉入到河里,而且还被河水冲走后,脸色大变,对着河水作揖口中念念有词,末了才摇头叹息地告诉汤小薇着河里有水鬼,尤其是每当下大雨的时候都会出来的,就算是平时他们都很少到河边了,自己刚才也都是远远地绕着走的,如果不是看到他们的灯光,他都不会到岸边来。

石阿公的话汤小薇自然不会信,但却让她更加的担心和焦急。

汤小薇坚持要继续向下游寻找,于是在唐文涛的劝说下,石阿公和大家一下寻找,但是直到走到了唐文涛说的那个宽广的拐弯处依旧没有任何结果,反而是雨越下越大。

石阿公建议大家先回他那里去,明早一早再寻找,晚上有水鬼出没,如果再不走,大家都会被拖下水的。最后唐文涛劝说汤小薇,何莉还在汽车里,要是汽车滑入水中,就大事不妙了,于是众人一路向上,边寻找边走,到了汽车旁。

还好,汽车还在,但已经快接近水面了,唐文涛说大家再试试,看能不能将汽车开出去,否则很有可能汽车会被水淹到。这里是山村,修车可是非常麻烦的。

于是,大家在唐文涛的指挥下再次推车,只不过这一次少了于小伟而增加了石阿公。

汽车发动,在唐文涛的指挥下大家使劲推动,汤小薇感觉好像有一股特别大的力量,一下子将汽车就推着向前走了起来,回头一看竟然是石阿公!

几个人在石阿公的帮助下,一路将汽车开到了路面上,而石阿公的大力更是让大家惊讶不已。

汤小薇浑身已经湿透了,一股风冷吹来,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被唐文涛急忙推进了汽车里。

石阿公建议先到他那里避一避雨,唐文涛却还是有些犹豫,蒋哲用手电照了照远处的路,看起来依然很窄,而且很靠近河边,于是建议先避一避再走。

汤小薇浑身打着颤,拿起何莉身上的衣服擦脸,感觉何莉的皮肤触手冰凉,探了探何莉的呼吸竟然是若有若无,不由吓了一跳!

石阿公的房子很简单,一间不大的客厅,两边各是一间卧房和仓房。

房间里虽然小,而且有些潮湿,但是很快石阿公就在火塘里点着了火。众人喝着石阿公煮着热茶水,好歹身体是暖和了许多。

大家的衣服差不多都湿透了,不过还好因为预计出来的日子不短,所以行李中都带了衣服,唐文涛、蒋哲两个人直接就在客厅里将外面的衣服换了下来,汤小薇来到了石阿公的卧室里换衣服。

关好了门,汤小薇打量着整个屋子。卧室不大,正中央是一个木床,上面的被子有些赃旧,但被子上还有个大大的喜字,但看起来依旧非常的陈旧了。床两边是许多高矮不一的柜子,乱七八糟地摆放着许多瓶瓶罐罐和日用品,许多东西汤小薇都没有见过,更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过看屋子还算是整洁。

众人换了干衣服,呆在暖和的房间里,喝着热腾腾的茶水,虽然外面下着瓢泼大雨,但好歹身体舒服了许多,只是今晚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尤其是刚才于小伟掉入了河中失踪,仿佛是一块巨大的磐石沉沉地压着众人的心。

汤小薇换了衣服,显得干练和漂亮了许多,只是脸色苍白,眼睛红肿,显得有些萎靡。她从房子里出来的时候,石阿公和唐文涛正在查看何莉的情况。

石阿公翻看了看何莉的眼皮,又看了看脑袋上的伤,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说是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回头到聋婆婆那里看看。

看到何莉没有多大的问题,众人好歹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汤小薇穿着外套,边招呼着大家继续出去找寻于小伟,询问石阿公有没有伞或者是雨衣。

正说着,突然一个惊雷,外面哗哗哗雨下得更大了。石阿公望着漆黑的窗口,念念有词,说是希望不要下雹子就好。

唐文涛低声地劝汤小薇,说这样的天气,而且漆黑一片不要说是找人了,去找的人也很有可能会被冲进河里去。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河水冲走,就不管了吗?”汤小薇大声地质问着。

“管,当然要管了。可是你看看外面,天这么黑,雨这么大,河水那么猛,怎么去找?”唐文涛也有些气急败坏了。

眼看着两个人要吵了起来,蒋哲急忙站起来:“先别急,先别急,找肯定是要找的,但是现在雨太大了,等过会儿雨势稍微小一点儿我们都就去找。刚才我们已经沿着岸边找过了,而且走了那么远,什么也没有发现,等一会儿雨小一些,我们再往远处走走看。刚才都淋了雨,先暖和暖和,否则人没有找到,自己先倒下了。”

旁边的石阿公长长地叹息一声,声音有些嘶哑地说道:“天天限制不让人靠近河边,但年年都有人被淹死,他们始终是不甘心啊。”石阿公说着给汤小薇倒了一杯热乎乎的茶水,叹息一声,对汤小薇说道,“每当发大水的时候他们都会出来,尤其是红姑是最凶的,水越大他们越凶,现在可不能贸然出去。”

“他们?红姑?”汤小薇有些疑惑地问道。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总是感觉这个石阿公好像那里有些不对劲。

石阿公说着,示意大家先坐下来。

唐文涛低声地劝慰了汤小薇一阵子,汤小薇看着疯狂拍打着窗户的风雨,叹息一声,坐了下来。

简陋的小客厅连大椅子都没有,更别提沙发了,众人都只是坐在小板凳上围绕着火塘,上面煮着一锅冒着热气的泡面,原本石阿公要做一些饭菜的,但是被汤小薇拒绝了。众人已经有大半天没有吃饭了,此刻早已经又饿又累了,最后蒋哲从包里翻出来一大包方便面,说是害怕这里的饭菜吃不惯,今晚先吃这个垫垫。

石阿公扫一眼众人,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咕噜噜地吸了一大口的水烟,眼神有些空洞地看着窗外,说道:“那一年我记得很清楚,大概就是在这个时辰,村子里大多数人都睡着了,突然整个房子都摇晃了起来,而且越晃越厉害,接着噼里啪啦,房子里的东西掉下来,外面的畜生们也又跳又叫的。村子里大多数的房子都倒塌了,许多人还没有从床上爬起来,就被压在了下面。许多前村的人,到了第二天才知道后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家纷纷都前来帮忙救人。但是,当天就下起了大雨,许多房子本身就不结实,这被大雨一冲一泡,原本捂在里面还能喘气的,也都被压死了。”

石阿公说话的时候,带着许多的方言,好几句都需要唐文涛翻译给他们听。

石阿公说到这里,沉沉地叹息一声,再次大口大口地抽着水烟,烟筒里的水也咕噜噜地响着。

“红姑是个可怜的人,嫁到村子里都已经三年了吧。她的丈夫赖三是村子里有名的无赖、混混,红姑可是受尽了他的折磨。听说红姑当年还是被骗买过来的,头一年天天被赖三锁着,不顺气就打她骂她。”

汤小薇惊讶地问道:“被卖过来的,那她为什么不报警。”

唐文涛闻言,有些尴尬地低声对汤小薇说道:“那些年村子里偏僻,许多男人都娶不着媳妇,尤其是像赖三那种好吃懒做的混混,村子里自然没人愿意嫁过来,其他镇子里的人也是不愿意,后来兴起过一阵邪风,县里的人会往这卖媳妇,几万块钱一个。好多村子里娶不到媳妇人都去买,买回来怕跑了就看管的很严。刚开始那些女的想跑,或者是已经跑了的,甚至是报警了的,结果要么是被抓回来了,即使是警察来了也禁不住全村人的阻拦和包庇,甚至听说最厉害的一次全村人跟警察都打起来呢。当然也有以后两口子生活的幸福,好好过日子的,像赖三这种,就活该没媳妇。”

汤小薇闻言心中惊讶,叫道:“这是赤裸裸的拐卖妇女吗,你们村子真是……”说着看了一眼石阿公便没有再说,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唐文涛。

唐文涛一脸无辜,正想解释,听石阿公继续说道:“这都是生活所迫,都是命啊!那红姑后来生了个孩子,赖三以为红姑从此以后不会跑了,就没有那么看的严了,结果红姑还真跑了,赖三眼看着追不上了,就将孩子抱到了山上,大声地对红姑说你跑,你敢跑我就将孩子直接摔下去。红姑最后哭着回来了,以后呀,就一直被赖三给锁着。”

“无赖!”汤小薇愤愤地骂了一句。

“出事的那天,赖三喝醉了,也被压在了房子下面,但是第二天自己爬了出来,红姑被链子锁着,根本爬不出来,红姑哭喊着让赖三将孩子抱出去,赖三却只顾着翻着自己的酒坛和烟筒。原本一切都平稳了,许多人刚刚爬出了废墟,突然就听的一阵阵轰隆隆的大水声,不远处的河水直接倒灌了下来,一下子就将整个后村就淹没了。赖三一个人跑上了山,连红姑接过去的孩子管都没管。原本大家还在努力救着人,没有想到一会儿工夫整个后山村就成了一片河泊,许多前村来救人的都没有能跑出去。哎,多少人呀。”

石阿公说着不由叹息。汤小薇自然免不了低声对懒三一阵诅咒。

末了,石阿公再次抽了一大口水烟,声音却突然变得沙哑低沉,说道:“从此以后,村子里就再也不太平了,经常有人在晚上,会听到后山传来诡异的声音。好像说话声,惨叫声,甚至是地震发出的轰隆声。有人还说在晚上,看到过一些人影,尤其是红姑,经常有人看到她还是穿着那件红色的衣服,怀里抱着个孩子,出现在河边附近。”

蒋哲有些疑惑地问道:“后山一直是一个低洼的地方吗,怎么一下子就被水给淹没了,而且都形成了现在的这样一个河了呢。”

石阿公叹息一声说道:“地震啦,地都陷下去了,水都灌进来了。”

唐文涛也叹息一生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石阿公边抽着水烟,边继续说道:“听说有一天那赖三不知道怎么地半夜跑到了河边,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最后变成了疯子,每天疯疯癫癫的在村子里到处晃悠。其实刚开始的一阵子还有人经常到河边去,甚至有小孩到河里去捞鱼,但是后来淹死了好多人,尤其是小孩,每年总是要淹死一两个。”石阿公说着看向了唐文涛,问道,“我记得有一次你也掉了进去?”

唐文涛闻言脸色变了变,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之前在开车的时候就说过,是路过的二叔救了他一命。一想到这里,汤小薇突然依稀记得晚上撞死的那个人,唐文涛好像说是像二叔,汤小薇不由心中咯噔一下,紧张地看了看唐文涛。唐文涛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看起来还算镇定。

石阿公继续说道:“这个河还是少来为妙,他们的冤屈谁都知道,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天灾人祸呀,给多少人带来灾难,涛涛你爸爸应该也是在捞鱼的时候……害的你妈妈也……”石阿公突然说到了唐文涛,不由连声叹息。

汤小薇闻言不由疑惑地看向唐文涛,她虽然是唐文涛女朋友,但其实这还是她第一次到唐文涛的家里来,以前也没有刻意地问过他家里的情况,只是听唐文涛说起,他的爸爸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只剩下他妈妈和妹妹了。

唐文涛看着汤小薇和蒋哲疑惑的眼神,张了张嘴,最后仿佛是下定了决心,说起了他小时候的事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 都市职场小说
    都市职场

    贵宾小说网轻松爽文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都市职场小说大全,打造都市职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职场小说免费阅读。看都市职场小说,就上贵宾小说网。

  • 扎职
    扎职

    作者:为未来加油a4c2

    已完结

  • 孪生妻子
    孪生妻子

    作者:走错路

    已完结

  • 黄泉杂货铺
    黄泉杂货铺

    作者:巫门老九

    已完结

  • 恐怖直播
    恐怖直播

    作者:宇文河正

    已完结

  • 火爆小医生
    火爆小医生

    作者:水木年

    已完结

  • 绝品教师
    绝品教师

    作者:最爱红尘

    连载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