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2:28

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

错欢错爱:总裁大人坏透了 白咖 著

已完结 江舒影,秦汉庭 婚姻爱情 种田 腹黑 豪门世家

为帮好友的忙去接近那个男人,却不料把自己给卖了。再次相遇,却看到她出现在他父亲的房间,结果被他误会是想篡位的小三。“女人,我告诉你,想当我妈,你还嫩了点!”他无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药效发作了

城市的六月,白天浮躁,就连夜也是又闷又热,天上连颗星子也没有,乌沉沉的,像随时会掉下来一般。

看来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

本市最土豪的皇城会所,完全没有会所之外的浮躁,所到之处都是衣香鬓影,戴着各色面具的男男女女混在一起,他们的身体相互摩擦着,放荡又放纵。

这些人之所以戴面具来这里,就是不想被认出身份,这是有钱和有身份之人的放松游戏。

一身惹火小礼服的江舒影,戴着银色的狐狸面具,手端酒杯,静静的躲在一角,她的掌心紧握着一包药粉……

她来这里不是猎艳的,她在等待一个人!

突的,门口一道银灰色的身影提步孤傲而来,金质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容颜,却是尽显他的尊贵神秘,走动间仿佛是个自动发光体,那浑然天成的气质,让今天在场的所有男人都黯然失色。

尤其是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像是能勾魂摄魄似的……

刹那间,江舒影胸口的那颗心,没来由的突跳两拍……

是他吗?

——“影影,你记住了,秦汉庭左后耳根有一块指甲大小的痣。”

江舒影默念好友交待的话,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和药粉,向着那个男人妖娆而去……

强劲的摇滚音乐下,她时而似一团燃烧的火焰,时而又如一条曼妙无骨的水蛇,不知是她太过惹火,还是他太吸引人,刹那,他们便成了众人的焦点。

口哨声四起,现成的气氛high到高潮……

江舒影使出必杀计,跳出贴身舞,她的身子紧紧蹭着他的,从前身蹭到后身,手指轻拂过他的耳际——

一块黑痣,赫然为目!

是他!

江舒影认定眼前这男人就是秦汉庭后,以一个最放浪的贴身,掩人耳目的将掌心的药粉快速倒入杯中的红酒里,然后轻摇轻曳,直到那药粉与红酒融为一体,才举到他的唇边……

虽然秦汉庭今天刚回国,但是对于女人猎艳的手段却并不陌生,面具下的他阴冷一笑,单手猛的一扣,江舒影的下巴被他捏在指间,随着他的用力,她嫣红的嘴被迫张开,而原本在他嘴角的红酒,被他用下巴一托,竟缓缓的倒进了江舒影的嘴里……

“唔——”

她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拼命的摇头抗拒,因为她知道这酒是喝不得的,可是这似乎已经不是她能掌控的。

眼看一杯酒被他灌给自己大半,情急之下,江舒影的脚一抬,尖锐的鞋跟踩在了他的脚上,他吃痛的松手,她快速的逃脱,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他。

这个男人果然名不虚传,手段狠厉,而且防备心极强。

被灌下的酒在江舒影的腹中火辣辣的烧了起来,不过江舒影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个,她没有忘记,自己是有任务的。

在众人惊诧她突然的抽身时,她忽的又一个前倾,直接倒入秦汉庭的怀里,手臂绕过他的脖颈将他缠住,另一只手将剩下的半杯红酒,送到他的嘴边——

“喝了它,喝了它……”

围观的人开始起哄吆喝,江舒影缠着他,曼妙的身姿又扭动起来,脸颊蹭过他的,湿热的舌尖轻舔过他的耳珠,吐气如兰,“我都喝了一半,你不会担心里面下毒了吧?”

刚才江舒影已经看出了这男人的防备心,所以她也毫不客气的一语道破,秦汉庭眼睛眯了眯,闪过被人看穿的不悦。

下一秒,江舒影一个惊呼,她已经被他无情的推离,虽然隔着面具,却仍没有忽略掉他嘲讽的笑,而他已经大步离开。

此刻,江舒影又羞又恼,下药的酒他一口没喝不说,反被他灌给自己半杯,关键是她连这个男人一个字都没得到,在商场上,一向不服输的她,此刻,突的多了一股非要拿下他不可的念头。

一股强烈的挑战欲,在她身体里的酒精挥发时,也愈发高涨起来……

这种男人,色诱不行,软磨也不管,那么她就碰硬!

“既然不是个男人,就不该来这里,真是浪费姐的感情,”江舒影冲着那高大的背影,讽刺的开口。

秦汉庭脚步一顿,但并没有停下,江舒影没想到碰硬也不管,可是想着自己的任务,她一不做二不休,拨开人群再次横在了他的面前,“耍完我,想走?”

男人锐利的眸光,从面具下透出来,“你想怎样?”

他终于开口了,冷冷的语调,如同西伯利来吹来的冷空气,只是江舒影并不怕,晃了晃手中的红酒,轻佻的拂过他的嘴边,“你让我喝了半杯,所以你要喝掉剩下的才公平。”

虽然戴着面具,可是他不屑的笑,还是露了出来,那笑含针带刺,足以伤人于无形,这笑仿佛在说,和他谈公平,她太自量力了。

是的,她已经感觉到了,但是答应别人的事,就是掉脑袋也要完成,她江舒影是有做人原则的。

暗吸了口气,江舒影固执的将手中的酒杯,再次举到他的嘴边……

“喝了它,喝了它,喝了它……”

“男人,男人,男人……”

男人叫喝,女人起哄,而且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几乎将他们圈禁其中。

秦汉庭不喜欢这样被围观,尤其是讨厌大家看猴一样的目光,他的黑眸当即眯成一条锐利的直线,扫过众人,最后落在像狗皮膏药一样的江舒影身上。

她冲他微微一笑,又举了举杯子,每一个动作都尽是挑衅。

秦汉庭三十年的人生里,第一次遭遇被逼迫,他虽然恼火,可是他很清楚众怒不可触这个道理,况且这还事关他还是不是男人的问题,要知道一个男人最忌讳的是被怀疑不是男人。

他手一抬,骨节分明的指尖一下子捏住她的手腕,江舒影还没反应过来,潺潺的红酒,如同红色的瀑布,尽数的落入他的口中,自始至终,他的唇都没有碰过酒杯。

他这是嫌弃这酒杯被她碰过,嫌弃她脏?

“现在能让开了吗?”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并不凌厉,甚至像柔软的春风一般,却让人觉得乍暖还寒。

江舒影的身子微微一颤,她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男人是她惹不起的,可是,她已经惹到他了。

不过,她总算完成任务了,看着空掉的酒杯,她想移开挡着他去路的身子,可是刚一动,便感觉身体有种热流蹭的窜涌开来,接着她的全身莫明的热了起来……

而且,这热好奇怪,让她好想扒光自己……

蓦地,江舒影意识清醒——

完了,她喝下去的酒,发挥药效了!

第6章 暗恋男神

书房。

静滞沉默的气氛让空气都似停止了流动,秦忠这个政界大客,此刻竟露出焦躁不安来,他也只有在面对自己的儿子,才会露出这一面。

不过秦汉庭却显得十分悠然,双腿自然的交叠,手机在膝盖上一起一落,而他不知道自己这一下一下的动作,都像是敲在秦忠的心上。

“汉庭,”终于,秦忠开口了,“我承认在外面有女人,可你也知道你母亲这个样子……”

秦汉庭俊美的脸,没有一丝表情,只是深邃的眸子更加暗沉了。

他的母亲双腿残疾,可想而知夫妻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可是母亲的双腿会变成那样,又是因为谁造成的?

现在他这话的意思明显是在嫌弃……

秦忠不知秦汉庭心中的想法,继续说道,“不过今天早上的那个女孩,我真不知道是谁,昨晚我去参加派对,结果喝了点酒,就……”

秦忠的声音越来越低,这种事怎么说都不光彩。

“汉庭,在这件事上,我承认对你母亲有亏欠,”说完,秦忠低下了头。

大约过了三分钟,秦汉庭停止手上的动作,嘲讽的看着秦忠,“解释完了?”

秦忠沉默。

秦汉庭站起了身,冷声开口,“你的解释,除了最后一句话我接受,其他的都让我感到羞耻。”

秦忠一惊,脸,瞬间煞白……

秦汉庭起身,大步的离开书房,并蹭蹭下楼。

“汉庭,你去哪?”客厅里,苏玉兰看到秦汉庭往外走,连忙叫住。

秦汉庭停下步子,看着母亲里挽留的目光,折身走过去,“妈,抱歉我不能陪你吃饭了,我还有事。”

“汉庭……”苏玉兰眼里流露出失落的光来。

秦汉庭知道让母亲这样失望是自己不对,可是要他和秦忠一张桌子吃饭,他真的做不到。

“妈,我改天一定陪你吃饭,”说完,他与苏玉兰亲昵的贴了贴面,狠心提步离开。

助理高驰坐在车上,看到他走出来,立即下来打开车门。

“去西山别墅,”秦汉庭上车,扯了扯领口,神色之间带着烦躁。

“是,”高驰小心的观察着他的神色,犹豫着要不要开口。

可是,秦汉庭一眼就看出来了,语气冷冽不耐,“高驰,有话就说。”

“是,总裁!”

高驰连忙汇报——

“银行卡查过了,余额为十万,是今天才开的户,户主叫****,是外地的一个务工人员。”

“酒店的监控也查过了,意外的是所有监控在昨夜遭到雷击……全部坏了。”

“昨夜坏的?”秦汉庭又扯了下领口,性感的喉结都露了出来。

“是,据酒店人员说是雷击。”

没错,昨夜是下了场暴雨,可是一切似乎又太巧合了,秦汉庭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转向车外。

昨夜,他被下药,睡了自己的嫂子,他的父亲又睡了个不知名的女孩。

这一切怎么都让他觉得有某种说不清的关联,可是一时间又找不出问题的症结。

“那个女孩的信息查到了吗?”秦汉庭想起早上那个冲他梗脖子的女人,捏着手机的骨节发出清脆的声响。

“还没有,”高驰的脸上浮起办事不力的挫败感。

公司集团。

一道小巧的身影如风似的从办公室那边飘了过来,江舒影还没看清来人,就先听到了声,“奴婢给影娘娘道喜了!”

说话的人叫乔盼盼,边说边还冲江舒影施了个奴婢礼。

江舒影头也没抬,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就冲她砸过去,她还喜呢,现在她烦都烦死了,一想到苦苦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贞操没了,她再也无脸面对心中的男神,就懊恼的想撞墙。

“江舒影,你更年期了?”乔盼盼抚着被砸痛的头,骂道。

“是,我更年了,所以离我远点,”江舒影没有好气。

乔盼盼见她这样,翻了个白眼,“给你说正经的,我刚得到内部消息,这次年度总结你被评为劳模了。”

江舒影掀了掀眼帘,脸上没有半点喜悦,“我一向视名誉为粪土。”

“你高尚行了吧?”乔盼盼吡了她一声,然后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劳模的奖项一般都是由公司最高行政高官颁发的。”

江舒影像是没听到似的,没有任何反应,半天,才豁的惊醒,“小盼子你说什么?”

乔盼盼呶呶嘴,哼哼,“好话不说二遍。”

“我求你了,你再说一遍,”江舒影一步冲过来,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与刚才的蔫吧判若两人。

见她这样,乔盼盼又重复一遍,“江舒影你是今年公司的劳模,将会得到我们的宋总亲自颁奖。”

江舒影似不相信的呆了两秒,然后跳了起来,并连连尖叫,“啊……啊……”

她终于可以离她的男神近了,甚至近到可以呼吸到他的呼吸了,是吗?

“据说,还有配戴大红花这一环节,”乔盼盼咬着笔杆,玩味的看着江舒影。

“戴不戴红花,无所谓,我只要他能多看我一眼,就满足了,”江舒影此刻已经有种要飘起来的感觉。

“这你就不懂了吧?”乔盼盼猥琐的笑着,然后勾住江舒影的脖子,手中的笔戳向她的丰满,“你想想,宋总给你戴红花,那他的手是不是会碰你的咪.咪,然后他就会那个啥,然后他就……”

“是,是……”江舒影没节操的猛点头,然后再次控制不住的尖叫。

看着她兴奋的样子,乔盼盼抽手,坐到座位上,鄙夷的骂了句,“瞧你那出息样。”

江舒影扭扭屁股,不以为然,她暗恋公司的总经理宋子遇不是一天了,她做梦都想和亲密接触一下,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她怎么能不兴奋呢?

一周后。

座无虚席的礼堂,正在进行着年度总结,宋子遇代表公司做完发言,便进入颁奖环节,随着主持人念到江舒影的名字,她走了上去,那一瞬,她感觉几千双眼睛都聚在了她的身上。

所谓焦点,她此刻就是了。

只是,对于她来说,她更期待接下来的颁奖,期待与宋子遇的零距离接触,激动的她甚至没听清主持人说什么,只感觉一颗心像是跳出胸腔的不受控制——

咚咚……

咚咚……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