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豪门大夫人

更新时间:2019-11-12 16:02:33

豪门大夫人

豪门大夫人 旭墨阳 著

已完结 搞笑 重生 豪门世家 灵异

心底善良的中医实习医师简丹被误会杀害了冷傲总裁郎云阳的女朋友,引来了一系列的麻烦。为了保全自己的家人,被迫成为总裁前女友的替身。她多次试图逃跑,却惨害朋友差点被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假的也变不成真的

“还用说吗?光用看的就看个八、九不离十了。”莫非绝苦笑,很是无奈的样子,“允浪,大家都是男人,所以我知道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绝不会用那样的眼神去看她的。而烟儿是我的亲妹妹,我对你们的关注自然就更多,所以……我越看越觉得,你基本就不爱烟儿,至少,不是男女之爱,果然,我猜对了。”

朗允浪愣了一下,接着不由摇头叹道:“果然,假的就是假的,无论伪装得多么高明,假的也变不成真的,早知如此,我何必瞒得那么辛苦……”

一时之间,两人居然有些无话可说起来。或者是因为揭开了一个如此大的秘密,所以两人在情感上都有些接受不了。因此不等朗允浪开口,莫非绝就站了起来,将朗允浪的手机碎片收集到了一起,然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忙吧,我去试试你的手机还能不能还原,修好了我给你送回来。”

莫非绝走了,朗允浪却坐在沙发上没有任何行动。苦笑一声,他干脆在沙发上躺了下来,默默地想着自己的心事:我对烟儿并非男女之爱,这显然是事实。那么,我对谭娴呢?又算什么?男女之爱?应该是吧,否则我为什么那么迫切地想要留下她,无论如何忍受不了她居然想要从我身边逃离?

突然想起初次占有谭娴之后,谭娴曾经问过自己她比莫非烟的滋味如何,朗允浪便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容中满是苦涩:“你问我你比烟儿的滋味如何吗?我怎么知道?因为我只知道你是什么样的滋味,而烟儿,我却从来没有……”

星空缘别墅区。

下午下班回到这里的时候,朗允浪的脸色还是有些难看。莫非绝看到他的样子,知道他还在为自己说的那番话暗中犯嘀咕,因此他有心再解释几句,又怕越描越黑,只得咂吧咂吧嘴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推门进入客厅,那叫一个清香四溢,没有辣椒油的生活就是好啊,连空气里都泛着轻松的味道,何况谭娴的厨艺还是一绝,就连五星级饭店的厨师也不过这个水准而已。餐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三个炒菜,按照惯例,谭娴应该在厨房准备最后一道汤菜才是。

果然,等两人非常自觉地上楼换了衣服,然后洗好手坐在餐桌旁的时候,谭娴正好端着一碗热气腾腾、浓香滚滚的汤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两人已经准备妥当,她不由哼了一声说道:“你俩倒真自觉,也不说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莫非绝哈哈一乐,毫不脸红地说道:“你厨艺好,我们俩插不上手嘛,就不给你添乱了。”

看着谭娴将汤碗放在桌子上,朗允浪却皱了皱眉头,毫不客气地说道:“去把这身衣服换掉,把假发摘掉,把脸上的化妆品洗掉!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以后不要再模仿烟儿的样子,怎么还这么人模鬼样的?你成心啊?”

没错,如今的谭娴跟今天早上去公司要钱整容的时候一模一样,什么都没改变,难为她真不觉得别扭。此刻经朗允浪一提醒,她才恍然大悟一般摸了摸自己的假发,呵呵一笑说道:“哦,我忘了。那你们先吃,我去拾掇拾掇。”

说着她起身上了楼,换回了自己最钟爱的纯白色衣服,然后洗掉了那些红红绿绿的化妆品,又将假发扔到了垃圾筐里,然后将长发随意地披在身后,完全恢复成了自己本来的样子之后,她才飘然下楼,坐到了两人的面前。

此时的谭娴,依然是那朵长在天山之顶的雪莲,洁白如玉,幽香如兰,美得不食人间烟火,尤其是刚刚洗过的脸蛋儿,更是温润如玉,晶莹剔透,泛着淡淡的水样光泽,显得特别滋润。

“还是这个样子顺眼。”明明已经被谭娴这绝美的样子迷得神魂颠倒,朗允浪却偏偏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一边低头猛扒饭粒一边用平常不过的口吻说着,“我郑重声明,同时也给你一个严重警告:从此之后谁也不准再提替身的事,听到了吗?”

“好。”谭娴点头,抬起手用手腕上的淡蓝色手绢轻轻拭了拭鬓边那一滴没有擦干净的水珠,动作说不出的优雅动人,明媚如春。

看得出朗允浪是在故意掩饰自己,莫非绝不由笑了笑,点头说道:“不只是顺眼,谭直就是美得让人没话说。所以说人哪,一定要保持自己的特色。”

看看桌子上的杯盘碗碟都见了底,这顿饭也接近尾声了,谭娴才慢慢放下了筷子,下定决心一样抬头看着朗允浪说道:“朗总,我……”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听着呢。”谭娴刚开了个头,朗允浪就同时放下筷子,扯过餐巾纸沾了沾唇角,口中接着说了下去,“你都看了我一个晚上了,不过显然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而是因为你有话跟我说。”

啊?你看出来了?不过你也不用这么谦虚,因为你的确长得挺帅的,呸呸呸!想什么?这不是重点好不好?谭娴暗中啐了自己几口,然后点头说道:“好,那我就直说了。朗总,我今天想了一天,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觉得我离开比较好。”

尽管知道谭娴要跟自己说的事必定有些为难,否则她就不用考虑那么半天了。但是她一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还是让朗允浪有些意外,眉头一皱说道:“怎么又说这样的话?今天在总部的时候不是说得好好的吗?你会留在总部的保健室工作,也会留在星空缘,怎么只不过过去了区区几个小时,你又变卦了?”

谭娴迟疑着,显得很矛盾,也显得很困扰:“没错,上午的时候我的确答应留在保健室,但是……还是那句话,我觉得自己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当初你留下我是为了发泄失去莫非烟的痛苦,后来你留下我是为了报复我的不告而别,尽管这些理由都不太令人愉快,却完全可以让我不得不留下来。可是如今呢?既然你已经愿意放开过去的仇恨,不再报复我了,那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来呢?”

“原本还是为了这个。”朗允浪点了点头,决定跟谭娴彻底地谈一次,把这件事情一次性解决,不要再这么反反复复,“谭娴,理由有那么重要吗?上午的时候你不是说过,你对保健室很感兴趣?难道这还不能成为理由吗?一个人难道不应该去做他最感兴趣的事?”

“当然应该,一个人能够去做他最感兴趣的事,这本身就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世界上有多少人在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我们大家都知道。”谭娴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朗允浪的话,但是接着却又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但是朗总,这件事情应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的确对保健室很感兴趣,可问题是,这个我感兴趣的东西不是靠我自己的努力得到的,而是你平白送给我的,所以,我不能要,因为我要不起,也没资格要。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明白,你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跟我划清界限,所以不肯拿我的任何东西嘛,是不是?可是现在,你不想拿也拿了我的心走了,你让我怎么办?如果你就这么离开了,难道要我下半辈子都过着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吗?知不知道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

朗允浪明白谭娴的意思,她就是想强调,两人之间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她凭什么得到他的青睐,拿他那么多东西啊?拿了就会欠,欠了就得还,要还就有扯不清的关系,两人之间就很难再断得干干净净了。

可是谭娴不知道的是,从见到她的那个瞬间起,她就注定再也不可能跟朗允浪断得干干净净了。就算她要断,朗允浪也不肯。因为他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强烈地想要拥有一个人,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所以现在有了,他就死也不会放手了。

所以,他愿意为谭娴做任何事,愿意送给谭娴任何东西,并且不要回馈,不要感激,他只要谭娴能够不拒绝,全部选择接受就可以。然而现在,谭娴的反应却偏偏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一种,让他怎能不觉得挫败失望?

叹了口气,朗允浪居然站了起来,看着谭娴说道:“回房谈一下?当然你别害怕,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有些话,还是只有咱俩听到比较好。”

“去吧去吧,我没兴趣听你们小两口的墙根。”不等谭娴回答,莫非绝就冲他们挥了挥手,好像他是这对冤家的长辈一样,“关起门来,彻底把话说清楚,这里交给我了,放心。”

既然这样……也好,谭娴点点头,跟着朗允浪站了起来,两人便一前一后地上了楼,并且进了谭娴的房间。随后进门的谭娴果然把门关了过来,对着朗允浪伸了伸手:“随便坐,这是你家,你大概完全不用客气。”

说着,谭娴自己在床沿上坐了下来,脸上很有几分萧瑟的味道。朗允浪也不坐,抱着胳膊倚在了梳妆台前,一双眼睛直接盯在了谭娴脸上,片刻之后开口问道:“谭娴,你的意思是说,保健室的事情完全不能成为你留下来的理由,是不是?”

第28章 位子

这样想着的时候,朗允浪突然觉得有些烦闷起来,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道:“爸,那你看不看得出,哥是什么样的意思?他是像伯父一样认为集团是你创立的,所以理应由我来继任首席执行官呢,还是认为集团的前身是伯父的功劳,而他的能力又不输给我,所以认为这个位子应该由他来做?”

“我看不出。”朗风清回答得很快,而且很坦白,“说实话,云端这个孩子我看不透,他比你伯父要深沉得多,也有心计得多。表面上看起来,他风度翩翩,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对集团的事情也尽心尽力,但又绝没有流露过任何不合适的心思,譬如像你说的,这个执行官应该由他来做之类。但是……怎么说呢?我又总觉得他的心思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但你要是问我为什么这么判断,我就又不知道了。或许是我多心了,或者太多疑了也说不定。”

这么玄?朗允浪皱了皱眉,虽然朗风清的说辞有些可笑,但他却一点都笑不出来,因为他知道,朗风清这个判断虽然并没有实质性的根据,靠的仅仅是经验和直觉,可是这经验和直觉的准确度却是不容忽视的。

又低头沉吟了片刻,朗允浪突然抬头说道:“那么……你有没有试探一下伯父,他现在的意思还跟二十年前一样吗?纵然那个时候他知道自己能力不足,不能跟你抗衡,那么现在哥的能力足以跟我一较长短,他会不会……”

“关于这个,我早就试探过你伯父了。”朗风清笑了笑,打断了朗允浪的话,表示“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那次他来看我的时候,我说话间跟他提起,说现在云端能力超众,集团的前身又是你创立的,所以是不是应该把首席执行官的位子完璧归赵了?”

“是吗?那伯父怎么说?”朗允浪很好奇伯父的态度究竟会是怎样的,但想来他一定是拒绝了吧?否则自己这个首席执行官不会安安稳稳地过到了今天。

果然,朗风清接着便摇了摇头说道:“他不等我说完就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他说了,集团前身虽然是他建立的,但那样说是好听的,事实上就算没有他的服装公司,我也能创出星空神话这样规模的集团,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其实没有多大的功劳。再者,就算星空神话是在他的服装公司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但这一切却都是在我的领导下完成的,跟他没有关系,如果这个时候他再让云端捡现成的,那不是太不要脸了吗?还有,云端的能力虽然比他强,但是却未必比你强,何况你现在把集团管理得有声有色,足以说明你比云端更有资格管理集团,所以,他不会让云端来做这个首席执行官。而且我看得出,你伯父这些话是出自真心的,绝不是故意说给我听。”

兄弟几十年,相信这一点朗风清还是不会看错的。所以朗允浪也不由稍稍平静了些,不再像刚才那样烦闷,点头说道:“伯父既然这么明白事理,爸你还在担心什么?是不是担心哥心里不平衡,会……”

“如果说云端会觉得心里不平衡,倒也不是什么旷古奇闻。”果然,对于这一点朗风清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而且把话说到了关键的一点上,“我刚才说的话只是你伯父的意见,他并不能代表云端的想法。如果云端的能力跟你伯父一样差劲,或许他什么想法都不会有。但是现在,他明明同样有问鼎帝位的能力,却偏偏要屈居人下,我想他未必就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所以我才提醒你,凡事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给人留下话柄……”

这样吗?日日商场打拼,跟敌人周旋还不够累啊?现在居然还要处处防备着自家兄弟?那还不得累到吐血?朗允浪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爸,你的意思是从此之后我就得把哥当成敌人来防备了吗?这……”

“瞧你说的,太严重了吧?”想不到儿子比自己还有危机意识,老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的本意不过是提醒你以后一定要更加谨言慎行,不要再因为个人感情耽误了工作,更不能损害了集团的利益。然后顺带着才将当年的事情说给你听的,怎么说着说着,变成让你把自家哥哥当成敌人了?你这举一反三是不是用的太不是地方了?”

“我就说嘛,”朗允浪一听这话也忍不住笑了,整个人都觉得一下子轻松起来,“哥一向尽职尽责地工作,从来没有出过任何纰漏,更没有任何不恰当的言行,他怎么会心怀不轨呢?爸你想太多了。”

朗风清白了儿子一眼,哼了一声说道:“我哪里想多了?是你想多了好不好?我什么时候说过云端心怀不轨了?我就是提醒你要公私分明,不要给人可趁之机而已!好了,你心里有数就好,至于云端,就算他想做老大,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想做将军的士兵还不是好士兵呢,他既然有能力有本事,有点儿野心又怎么了?只要不害人利己就行了呗。”

这话说得对。既然有那个本事,为什么不能试着挑战一下自己,以达到更高的高度呢?那样既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验,也是对自身能力的一种证明。诚如朗风清所说,只要不害人利己,通过正当的手段来竞争,那么这个首席执行官的位子,本来就该是有能者居之。

所以朗风清跟朗允浪说这些话,本意也并不是要他把朗云端当成什么敌人来防备,只不过如他所说,希望朗允浪更严格地要求自己,不要栽在一些不必要的小事上。倘若是因为能力不足才被朗云端从首席执行官的位子上扯了下来,那他当然无话可说。但是如果是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才马失前蹄,那不是太冤枉了吗?

话说至此,该说的也基本上都交代清楚了,因此朗允浪便打电话把谭娴和童彤给叫了进来。本来人家出去是为了回避的,总不能老让人家呆在外面。

看到谭娴进来,朗风清重新显得高兴起来,又恢复成了原先那个老顽童的样子,冲着谭娴连连招手:“丫头,来来来!一年前你走的时候教我那转笔的绝招,我都练得差不多了,要不要我演示给你看看?”

“好啊。”谭娴点了点头,同样眉目含笑,跟这老头子就是投缘,没办法,所以顺手拿了一支笔递到了他的手里,“来,让为师的看看你练得怎么样了,要是真的练成了,为师重重有赏!”

“你个丫头片子!”老爷子笑骂了一句,并且轻轻一巴掌拍在了谭娴的后脑勺上,乐得呵呵直笑,“在我老头子面前还冲什么老资格?还‘为师’呢,都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看准了啊!我开始了!”

说着,老爷子把笔拿在手里,像模像样地转了起来。别说,虽然他这水平比起谭娴还是差了不少,不过唬一般人是足够了。因此谭娴不由满意地点头说道:“好,练得不错,老爷子果然是聪明人!”

“好啊好啊!快去快去!”老爷子一听这赏赐那叫一个高兴,嘴里还吸溜吸溜地直抽气,馋得不得了的样子,“你还别说,这一年多没吃到你做的菜,是想得狠了!你马上就去做吧!”

一旁的朗允浪看到谭娴跟朗风清相谈甚欢的样子,自是打心眼儿里高兴。何况谭娴那句“从没给外人做过的极品佳肴”更是让他格外受用,照谭娴这意思,不就是说她从没拿老爷子当外人吗?老爷子既然不是外人,那么身为老爷子的儿子,自己当然也不是外人了……

脑子里兴高采烈地想着,朗允浪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墙上个挂钟,然后很无奈地说道:“爸,现在才九点,吃什么中午饭?你早上没吃早点吗?”

“啊……吃了。”老爷子哈哈一乐,也发觉自己是有点儿心急了,“才九点啊?那就等会儿吧,啊?哈哈……”

看到老爷子这嘴馋的样子,一家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一个人不但笑不出,谭直都快羡慕嫉妒恨死了!气疯了!这个人,当然就是童彤。

好你个谭娴!你够有本事的!我在这里呆了整整一年,什么时候跟他们一家人这么说说笑笑地融洽相处过?你倒好,没几下就把老爷子哄得团团转不说,更是让朗允浪的目光一个劲儿地只是围着你转,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正眼看过我!你……你还真是个天生的狐狸精!不管走到哪里都忘不了狐媚那些男人!

不过你别得意!我不会认输的,我不会每次都输给你的!这一次,我一定要得到朗允浪,来证明我也是个有魅力的女人!哼!

又闲聊了几句之后,朗风清便忽然想起似的问道:“哎对了,丫头,你现在不给我做特护了,在做什么工作呢?是不是又回到原来的医院了?”

“没有,”谭娴摇了摇头,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跟朗风清解释,“我现在……”

“爸,是这样的。”朗允浪把话接了过去来,简单地解释了几句,“原来那个医院谭娴是回不去了,我也不打算让她回去。为了给集团总部的员工谋福利,我已经在总部设立了医疗保健室,并且全权交给谭娴去管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