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王者无缰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1:09

王者无缰

王者无缰 夏虫自语 著

连载中 柴济周 历史 古言 鬼怪 言情

一个英雄的死去,一个英雄的诞生,冷酷阴谋与铁血柔情铺就的道路,走到最后的王者,只有一个,那就是柴济周。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强弩之末

风血涯看了眼场中局势,柴济周利用鬼魅般的身法穿插在群人当中,引得尉迟雷人狂暴追击,有不少己方的人马折损在了尉迟雷人的双锤下,迅速下令道:“让出空位,弓箭手辅助,集中攒射。”

听到命令,不少人撤到周围谨防柴济周逃跑,而场中剩下柴济周与尉迟雷人在进行躲避战,但在风血涯调整的命令下,只要柴济周一拉开与尉迟雷人的距离,瞬间就有一大波箭矢泼射而来,逼得他不得不与尉迟雷人短兵相接。每一次的碰撞,都让柴济周气血翻滚,只见他正处在下风,被尉迟雷人的双锤击碰得节节后退。

“哈哈哈,再来,再吃老子一锤。”“别躲啊,受死吧你。”尉迟雷人嚣张的叫唤着,手中挥舞的双锤带起尖锐的风声,被这样的一对重锤碰到,绝对是非死即残。

“滚!聒噪!”柴济周骤然发力,一枪挥出,击退尉迟雷人,拉开与他的距离,紧接一个跳跃,用枪尖挑起一块巨石,“喝”的一声抡枪砸碎巨石,化作无数炮弹撞向尉迟雷人。“来得好!哈哈!”尉迟舞着重锤,左一锤右一锤得将一块一块碎石击成粉末,一时间尘土四飞,雷声轰轰。

“小心!”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尉迟雷人突然感受到极度的危险,全身皮肤紧绷,本能之下双锤护身,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柴济周一枪悄无声息的从尉迟雷人的盲角刺了过来,深深扎入尉迟雷人的左肋,尉迟雷人惨嚎一声,奋力抡起重锤,柴济周拔出长枪,顺势一格挡,但还是被这股力道击飞出去,勉强止住身躯,拄枪咳嗽,咳出一口一口的黑血,本来就重伤在身,后深受剧毒,而尉迟雷人最后的奋力一击,想来也是让他的伤情再加重的。

战场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柴济周的咳嗽声,没有人能料到这场战斗的变化,前一刻,柴济周还落尽下风,下一刻,尉迟雷人就被黑魔枪扎个通透。

尉迟雷人双手松开重锤,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脸上写着“这不可能,我不相信的”,死死得盯着柴济周,看他撑着黑魔枪不停的在一边咳血,嘴角带着冷笑,好像嘲笑他的狂妄自大一样,尉迟雷人轰然倒下,眼睛睁得大大看最后一抹星空,视线渐渐模糊,似乎掉入无边的黑暗,泛起强烈的不甘心以及苦涩,死不瞑目。

“佩服!厉害!”风血涯苦涩地说道,即便自己最后关头的提醒,也来不及影响结果,无法改变尉迟雷人的死亡,对于柴济周的忌惮之心再提高一档。

这个男人即使口吐黑血,重伤濒死,但也不能轻视他,不然就是死的代价,而风血涯口中说的“佩服”是说柴济周刚开始避其锋芒,示敌以弱,以至于让尉迟雷人掉以轻心,心神松懈,“厉害”则是他击碎巨石,借助无数碎石的掩护,收敛气息,从死角给了尉迟雷人致命的一击,扭转生死。

柴济周辛苦的止住了咳嗽,撑着黑魔枪慢慢的站直身躯,环顾一圈,视线所及之处,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升起一丝寒意,“想杀我柴某人,就得拿命来换。”

这话说得平平淡淡,既不是嚣张的宣告,又不带威胁的语气,只是简单的在陈述个事实,众人想到或死或伤在手上的大宗师大高手,没人会怀疑他这句话的真实性。

“咳咳……咳。”体内的剧毒虽然暂时被压制住,但连翻激烈的争斗,斑斓毒龙的毒可谓是深入肺腑之中,此时他还能站着,靠的完全是他强悍的意志力,他不能倒下,也不敢倒下,因为,他必须战斗,必须为妻儿争取更多活下去的希望。

“像你这样的人物,多少年才能出一个,你在大周风雨飘摇之际力挽狂澜,而后又血战沙场,开疆拓土,现在却要死在自己的国土里,不觉得讽刺吗?”

“咳、咳咳……少玩这种小孩玩意了,这还动摇不了我的心神,我一生所为,只是随心意罢了,大周应该待我如何,柴某人从未放在心上。”

“那你不好奇谁主导了这场刺杀吗?你的妻子因生娩而虚弱,导致你紧急赶回帝都,而恰好你的那几个兄弟都不在身边,你麾下大军又在边境被牵制住,现在的你,可以说是最弱的时候,你不觉得一切都太巧合了吗?”

“我当然想知道,你会说吗?”柴济周一脸嘲弄的看着风血涯说。

“当然会。”风血涯不以为意,淡淡的说。

“条件呢?”

“只要你加入大乾,我不止会告诉你答案,甚至可以把我的位置让给你。”风血涯沉默片刻,像是下了重大的决定,看着柴济周认真说道。此言一出,诸国首领脸色一变,满眼怒火的看着风血涯,大有一拳砸风血涯脸上的冲动。

还不等众人有所反应,柴济周闻言笑了起来,“你觉得这群人会答应吗?即使他们答应,咳咳,我柴某人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我若答应,想必我死去的祖父也会气得从棺材爬出来揍我吧!”

风血涯也知道这事不可为,只是英雄重英雄,像柴济周这般绝世天骄,死在无耻冷酷的阴谋里,实在太遗憾的,重要的是,这刺杀行动的指挥者是自己,他知道这将会自己心中永远拔不出的一根刺。

端木温冷哼一声,不满的瞪了风血涯一眼,“你若不想指挥,就换我来。”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掏出一双银丝手套,缓缓的套入双手,“闲话也说的差不多了,继续吧。”

沙陀罗也附和道,“哼,就讨厌你这种假惺惺的人。”

风血涯无奈的叹息一声,“上。”命令一下,井然有序地站位在四周的人立马有七个黑衣人跳入战场,挥剑直刺,剑芒暴涨,组成一个合击阵型围攻柴济周。

在周围的火炬之下,柴济周紧守方圆一丈的空间,枪尖所到之处,就将那些黑衣人逼退,灵动如蛇的枪法之下,枪光一闪,两名黑衣人被凌空砸了出去,又为大地添加两条尸体,只是在交锋过程中,端木温和沙陀罗两人不急不缓的在周边行走的,视线不离柴济周,牵引着柴济周的一丝心神来警惕,给他造成了不少压力。

“退。大梁刀斧手出。”风血涯突然发话道。

剩余的五名黑衣人毫不犹豫的退了出来,立马又有一组人马扑了上去,三人持刀,两人持斧,把欲要追击的柴济周又困在场中,杀得柴济周连喘息的余地也没有。柴济周本来就已重伤在身,耗用了大量真元,此时又再陷入苦战之中,稍有松懈,徘徊战圈边缘的两人就会出手,端木温身如鬼魅的就给一掌,手上的银丝手套更是刀枪不入,与柴济周的长枪对碰都无法穿透,而沙陀罗也是难缠,掌风带毒,每一次交手都一阵毒气袭来。

“啊!”

柴济周黑魔枪忽左忽右,虚实难料,又一名刀斧手应声而倒。谁知好景不长,给端木温在右肩上劈了一掌,一个踉跄,又喷出一口黑血。

“退。蜀地血滴子出。”风血涯趁机叫道,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

话音刚落,四面飞出好几个血滴子,“铃铃铃”的撞向柴济周,铁链似网欲要困住柴济周,柴济周腾跃而起避了过去。

“弓箭手发射。”

一大波箭矢又盖头而来,迫得柴济周无法脱出战圈,风血涯观战许久,有针对性的调动人马以车轮战攻击柴济周,杀得他险象环生。

眼见柴济周就要命丧当下,他狂吼一声,气势骤然暴涨,左手转动黑魔枪,护住周身,身形极速旋转,每一根射向他的箭矢都为其所用,被他巧妙的导射去了另外的方向,像是一个人射出无数根箭矢,刹那间,惨嚎声起,弓箭手和血滴子纷纷中箭身亡,死伤惨重。

“隐蔽!隐蔽!盾兵掩护!”风血涯急促而不慌乱的命令随之而下。

随之而起的是一声爆喝,“风血涯,接我柴某人一枪。”

柴济周身如鹰隼,扑向了风血涯,柴济周此时想到的是,风血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若由他指挥追杀自己的妻儿,妻儿焉有活命之理,所以必须杀死风血涯,至少也要重创他。

风血涯没料到柴济周会突然发出大招,还暴起向他出手,但他毕竟也是从刀山火海走过的人,临危不惧,右手按腰,拔出一把软剑,真元瞬间灌入,剑身骤挺,随之一剑斩出,“哈哈哈,来得好,就让我领教一下柴大将军的手段。”

第18章 直觉

黑熊一愣,在神游太虚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不由奇怪的问道:“啥玩意?”

田虎以为黑熊假装没听到自己的提问,于是再问了一遍。黑熊看着田虎,认出了他原来是橄榄一号的丈夫,自己落了橄榄一号的面子,敢情田虎在为他老婆出气,想公报私仇,趁机给他小鞋子穿,想白要他的铁器呢。黑熊心里暗笑,乡下人的是非观真朴素,也没跟他计较。

黑熊掏掏耳朵,弹了弹尾指,不在意的说:“没事,来拿就是了。”

田虎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该是这反应啊,难道铁匠这家伙不应该是“大喝一声,坚决反对,然后再讨价还价”的做法吗?自己灵光一闪想出替老婆出气的点子,自我感觉良好,都被自己聪明到了。可铁匠的反应,让他有种使尽全力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快感。

镇长看到铁匠这么痛快,大赞一番,说:“铁匠,你尽管放心,不会白要你这些铁器的,这些铁器用于保护镇子的,特别是这个时候,我们会以高出市场一成的价格跟你买,你这么痛快给镇子做贡献,不能让你白吃亏了。”

黑熊是真不在意这些东西,刚想说不需要,可看到田虎那郁闷的表情,到嘴边的拒绝的话改成,“那行,我就不客气了,多谢镇长。”

田虎表情像是吃了黄莲一样,要多苦有多苦,本想让铁匠大出血,不料反而让他大赚了一笔,心里还想着给他安排什么苦活给他。

此时另一个声音插话说:“镇长,我有一个建议,为了以防万一,我建议在山里开一个避难所,给镇里的老幼妇孺安排个安全地方,马匪不来也就算了,要真来了,解决了各位当家的后顾之忧,还不会拖累他们。”

镇长眼神一亮,看向说话的人,道:“欧阳先生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

欧阳先生捋捋胡子,风轻云淡的摆摆手,表示不在意,略一思沉,说:“这事得抓紧,先进山探测下安全位置,然后准备好粮食和水之类的,必要的话演习一番,避免真出事时,都一通乱跑,过于混乱。”

听到这话,黑熊多看了欧阳先生一眼,再一次感觉这人不简单,对于他而言,只要夭雪儿和无缰没事,其它的都无所谓,只要天塌下不会砸到她娘俩,他也懒得去顶着那天。

欧阳先生和黑熊对视了一眼,报之一笑,转头对镇长说道:“这事我建议由铁匠负责,再安排几个人协助他,你看他威武雄壮,保护好老幼妇孺应该没问题。”

镇长仔细打量了黑熊,颇为认可,问了问黑熊:“铁匠,那这事交给你,你辛苦一下,可好?”

黑熊翻了翻白眼,心里把欧阳先生诽谤几声,不想去接这个麻烦活,可转念一想,这避难所,是给老幼妇孺准备的,自己可以就近保护她娘俩,这个可以有,于是也就痛快得答应了,只是加了一个条件,“镇长,我就是粗人一个,干粗活还可以,不过既然镇长这么信任我,我就干了,只是一些组织和演习的事,我看让欧阳先生干比较合适,我从旁帮帮他打打下手,你看如何?”

镇长没见欧阳先生反对,也就同意了,然后谈论了另外的一些细节,交代好负责的人,也就散了。

黑熊回家路上,想的不是马匪的事,却是欧阳先生的问题:他究竟是什么人?他看出了什么,为什么把自己推到人前?这么做出于什么目的,是纯粹想保护镇子,还是在试探自己?很明显,这个欧阳先生是自己看不透的家伙,来历似乎也很神秘,从镇里人旁敲侧击也打听不到有用的消息,只是知道他比自己早来这里两年,还有一个夫人,平时深居简出的很难见上一面,私塾还有着一个仆人在帮忙打理杂事,其它的事情就不知道。

可这种让人看不透底细的人,对于自己的处境而言,反而不可忽视。

想着这些问题,不知不觉回到家,夭雪儿看到他回来,从厨房端出还冒着热气的饭菜给他吃,轻声问道:“镇里出什么事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黑熊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嗯嗯,好吃,饿坏我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听说是有一些小马匪出没,镇子人一紧张,就火急火燎的召集人去协商防卫的事,镇里的男人们要组建防卫队伍,由田虎领队,还让我负责照顾老幼妇孺避难的事。无缰呢?去睡觉了吗?”

夭雪儿笑道:“没让你去打马匪,反而叫你去做后勤,还真是大材小用了。无缰在屋里做功课,回来就一直埋怨他的欧阳老师,说欧阳先生赞他见义勇为奖励他当班长,气得他直跳脚,说还不如继续罚他打扫私塾呢?”

听夭雪儿的语气,一点都没有担心这伙马匪,完全没把这事放在眼里,在她眼里,这都是小儿科小场面,还不如自己儿子的学习趣事来得重要。

黑熊也没好气说:“就几个小毛贼,我才懒得去理会,我这管后勤的事,也是那老头建议的,这混账东西,找些麻烦事给我。不过这老头还是有些见识,提的点虽然看似简单,但实际是很重要,蛮到位的,而且我看他应该注意到我了,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恶意。”

夭雪儿说道:“我有种直觉,这欧阳先生不是坏人,他对无缰怀着某些道不明的善意,也许将来会和无缰产生羁绊。”

黑熊沉默片刻,那一年,自己带着她和无缰杀出重围,可谓是多次命悬一线,他知道她是虫语师,只是为了打乱伏击者的阵脚,不顾虚弱的身体强行使用了那股力量而遭受反噬,反噬之后,她的能力几乎是废了,然而在躲避追杀的路上,她总能提前感知危险,多次避开那些危机,才幸免于难,当初问她为什么总能提前预知危险的时候,她也说是直觉。

黑熊说道:“直觉吗?我相信你的直觉。”

夭雪儿说道:“放心吧,不用过于紧张。这次的镇子里的防卫,你多尽点心吧,毕竟我们在这里平静的待了这些年。”

黑熊说道:“我会的,我还是蛮喜欢这里的人,简简单单的,喜欢和讨厌,都摆在脸上。不像有的人,在背后捅刀子,把背叛和出卖当做信条,如果不是有叛徒,当年也不会……”

夭雪儿沉声打断他,说道:“大哥。”回头看了眼无缰的屋子,看着那烛光下认真写字的影子,示意黑熊轻声些,不要被无缰听到了。

夭雪儿低声说道:“大哥,这事暂且不提,以后再说吧。谁欠下的债,总有一天我会去收回来的。”

黑熊沉默着点点头,他知道,如果不查出当年谁出卖了将军,给将军讨回一个公道,自己永远会活得不痛快的。

回忆起来,遇到将军那一年,自己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小兵,而将军,也只是一名十夫长而已。在兵营的时候,骤然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未曾请示上级就私自离开兵营回家照顾母亲。

按军纪是要以逃兵论处的,那时候的将军带人来捉拿自己回军营治罪,气势汹汹的找到自己家门,进门时自己还在伺候病重的母亲吧,看着将军来人,一脸慌张,害怕他们当着母亲的面抓走自己,害怕母亲因此加重病情,也害怕自己一走之后母亲无人照顾。

正在自己不知所措的时候,谁料将军居然严肃的脸突然一脸笑容,笑着对自己的母亲说:“伯母,我们是熊子的战友袍泽,听说您老病了,特来看望您的。对了,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说完掏出自己身上的所有银两,还把其他人身上的钱也掏出来了,塞给满脸愕然的自己,说道:“熊子啊,给你娘找个好点的医生,带点补品吃,钱不够我们兄弟再送来,这时候没什么好见外的。”还陪母亲唠嗑了一会儿,在母亲面前直夸自己。

“伯母,熊子是在我们队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好身手,他们几个没一个打得过他的,哈哈,当然除了我。”

“伯母,您是不知道,前段时间熊子还立了功劳,营里准备提拔他呢。”

“伯母,熊子人缘可好了,在队里很受欢迎,大家都力挺他,您不用担心。”

逗得母亲一阵欢喜,精神也好了许多。离开的时候,自己送出门,将军严肃的对自己说:“今天我不抓你回去,这事我先帮你兜着,等你娘身体好了,你再回营,该治罪还得治罪,我相信你不会逃的。”说完不等自己回答,带着人扬长而去。

那时候自己看着将军离开的背影,不就默默的在心中把自己这条命许给他了吗?

夭雪儿看到气氛有点沉重,于是转了话题,笑着说道:“大哥,镇长说要收购你的铁器,这下子可以改善下伙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