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宠妻成瘾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3:42

总裁宠妻成瘾

总裁宠妻成瘾 苹果 著

已完结 云芷涵,段寒煜 婚姻爱情 百合 未来 架空

公公带着情敌出现在云芷涵的婚姻生活,将她父亲逼得进入了医院抢救。最终,她随父去往凤国,寻找杀害妈妈的凶手。在她正要忘却他之际,他突然出现阻止她新的生活。“不好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八章 他发怒了!

云芷涵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段寒煜,她根本就没有听完许晴所说的话,便着急地来看段寒煜了...

段寒煜没有得到云芷涵的回应,整个人盯着在地上的黑衣人,生怕黑衣人下一个动作就是朝着云芷涵而来。“你究竟是谁?为何招招要我的命!”

黑衣人不顾头在流血,他揭下了面罩,露出那一张与李日成很像的脸孔,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脸上没有刀疤,“我就是李日成的儿子李日远!”

“段寒煜,你将我父亲害死在鸿谷殿上,今天我就要取你的狗命!”他在几分钟前从电视上得到了这个消息,盯着电视前全身如黑炭的尸体,如果不是父亲天天都戴在身上的玉加上标题写的是父亲的名字,他快认不出父亲来。

他才恍然大悟父亲这几天心情为何大好,甚至还说和段寒煜的恩怨也可以中了了。如果他知道父亲是打着这样的主意,那么他绝对不会让父亲出门,就不会和父亲阴阳两隔了。

发誓要杀了段寒煜而激动跑到宫殿前的他,听见警察之间的对话,他才知道段寒煜现在是在云家疗伤,而非段家。

若是段寒煜在段家别说是大门口了,他都进去不了。云家却不一样,戒备没有段家的森严。

所以,他才冒着生命的危险前来刺伤段寒煜,难怕是一丝机会,他必须前来,把段寒煜的鲜血祭奠父亲的在天之灵!

黑衣人正是李日成的儿子?好不容易解决掉李日成,现在又多了个李日远,段寒煜的生活就是这样子的吗?就是处处充满危险吗?云芷涵有些心疼地凝视段寒煜的身影,伸出白皙的手拉了他的衣角。

衣角被拉了一下,段寒煜疑惑地转过头注意着云芷涵,察觉到她的表情有些心疼,“怎么了?”

对于云芷涵和段寒煜之间的互动,李日远很是不耐烦,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他拾起掉在地上的匕首朝着段寒煜飞奔而来,“拿命来!”

段寒煜向右一偏,发丝被李日远切断,掉落在地。

李日远注意到在整个过程中段寒煜都有意无意地保护着身后的云芷涵,云芷涵对段寒煜来说应该是最重要的人了吧,只要抓住段寒煜的弱点,还用担心抓不到段寒煜的吗?

他移动着匕首的方向朝着云芷涵的肩膀刺去。

段寒煜不假思索地伸出满是肌肉的手臂挡住匕首。

云芷涵看见段寒煜为保护自己伸出手当盾,心中很是感动,但又不希望让他伤上加伤,动作快速地将段寒煜的手抓着。

匕首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猛地插入了云芷涵的肩膀上,她模糊听见了骨头的声音了,鲜血不断地染红了云芷涵红色的衣服,为了不让段寒煜担心的她脸色苍白,抿着嘴唇一声不吭。

段寒煜没有想到云芷涵会把自己的手给抓住,让匕首刺向她,他吃惊的同时也被愤怒的火焰一下子燃烧着,他很珍惜云芷涵,甚至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云芷涵,可是呢,李日远刚才刺向云芷涵的力度对一个女人来说真是太狠了,说不定会落下什么病啊!

无法控制愤怒的他抬起脚狠狠地踢向李日远的肚子。

李日远被段寒煜巨大的力气给踢倒在地,“段寒煜,哈哈,你现在后悔了吧!”他就是故意来报复的。

“后悔没杀了你!”段寒煜如同地狱里的死神一样,他面如寒霜,语气极为的冰冷,好像这话说出来的不是他。

他见到李日远被自己踢倒在地,依然不肯罢休,走到李日远的跟前,一把将李日远的手抓住,正准备卸掉。

云芷涵开口阻止他了,“放过他吧,他已经失去父亲了,别在让他失去自己的手臂了!”她能理解李日远那黯淡的眼神,她也从这眼神从看见了自己,所以她实在是不忍心。

段寒煜听见云芷涵的话之后,用力将李日远的手甩开,“这是看在云芷涵的面子上放过你!”

他看都没看一眼李日远便转身走到云芷涵的身边。

不知悔改的李日远拿出了之前准备好的沙子向段寒煜的方向扔去,他抓起地上破碎的瓶子,向段寒煜挥去,他要杀了段寒煜!

段寒煜眯上眼睛后并让云芷涵也跟着眯上眼睛,他仔细地听着李日远的动作,敏捷地避开李日远的攻击,并将云芷涵拉入怀里,转着几圈后,黑衣与红衣交缠在一起。

他才睁开眼眸,抓紧李日远愣住的目光,从口袋里拿出飞镖,对着阳光一照,形成刺眼的光芒照射在李日远的双眸上,凝望着李日远,见李日远伸出手挡住飞镖,他动作快速地朝着李日远的手臂扔去。

拿飞镖,扔飞镖,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动作非常的快速以至于李日远反应过来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盯着已经插入自己骨头的飞镖,憎恨地瞪着段寒煜,段寒煜还真够狠的,利用飞镖上的余光以及人们的本能,并且将飞镖刺入了自己的骨头。

传来的疼痛让他皱起眉头,不断流出来的鲜血只让他恨自己学艺不精,没有将武术学好,才会把自己坑到。

这时,突然闯进了一群人,把李日远都给包围住,为首的是云中天,在云中天旁边的是俞。

云中天一开口便询问自己的女儿,“女儿,你没事吧?”

被段寒煜抱在怀中的云芷涵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推开段寒煜,“我没事!”其实刚才发生了什么,她都不是很清楚,她只知道段寒煜的体温把她给包围住,整个心怦怦地跳个不停,就算是将段寒煜推开,她依然不能平复过来。

被云芷涵推开的段寒煜有些失落,他都感觉到手上还残留着云芷涵的气味,只是伊人近在眼前,只能看,不能碰。

俞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此刻在为云芷涵的举动而产生情绪,他快步朝着主人的面前走,紧张地把主人从头看到脚,“主人,你没受伤吧!”

段寒煜恢复了冷漠的模样,“没有!”

被人无视的李日远心情很差地扭过头瞪着把自己的两只手都给控制住的云家保镖,段寒煜还真是好命,哼。

“段寒煜,靠女人的孬种,有本事我们一对一!”他心中不服气地叫着。

段寒煜没有回答李日远的话,只是将刻着段字的玉牌交给俞,眼底尽是冷光,嘱咐着,“斩草除根!”

第二十六章 以身为盾

段寒煜一手抓着解开绳子的地方,一手握着云芷涵温暖的手,他朝着云芷涵叩首,暗示她不用害怕,有他在。

他就算是在危难的时候,还记得安抚自己的情绪,云芷涵感觉到有一丝暖流向她的心中涌去,使她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一颗爱情的小芽正在懵懂中生长着。与他对视一笑。

李日成盯着段寒煜和云芷涵的交流,冷哼一声,将火把往地上一扔,他单膝跪着,弯下腰亲吻着地板,含着泪水,抚摸着,“殿在,人在,殿亡,人亡!”

任由火把他给团团包围住,他依然不站起来,而在李日成一旁的林狗儿一直拉着李日成,两人在火中挣扎着。

亲眼目睹两人被大火燃烧着挣扎的场景,云芷涵说不害怕是假的,她害怕地手脚发抖,背后的冷汗一滴滴地把她的衣服给弄湿了。

太过于害怕的云芷涵没有注意到头顶上要掉落的柱子,好在段寒煜最先反应过来,将云芷涵的头按下,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用身子挡住燃烧着的柱子。

“啊!”柱子滚烫的温度让他感觉到背上一疼。

云芷涵立马回过神,从他的怀里走出来,看着柱子正‘贴’在他的背上,她着急地寻找着棍子,然而,人越着急的时候,越容易找不到。

所以无奈之下,她只能用手把灯拿掉,下了这个决定的她正要碰到柱子时,段寒煜却拿出匕首递给她,“我随身带着的!”

云芷涵接过匕首,用尽全力才将柱子从他的背上拿掉,看着他的背后血肉模糊,她的心就像是被针一样扎的发疼。她伸出手想要碰触下他身后的皮肤,却突然被他公主抱了起来。

四目相对,他那双眼睛如同幽静的一座古潭深不见底,她都感觉到她要被他所吸引住了。

“你...什么时候转过身来的?”被注视着她既有些害羞地开口。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回复她的只有落在旁边柱子的声音,“砰”的一声。

他是为了救自己才抱着自己的吧,她心里有点失落。

“小心点!”段寒煜忍着后背的疼痛,扫视着周围的火势越来越大,刺鼻的味道使得他难以忍受地咳嗽着,四处张望下他锁定了最靠近他们,火又比较少的小路。

正当他抱着云芷涵要打算往小路走的时候,脚却被抓住了,只听见李日成喊道,“不,你不能走!你要和我一起死!”

若不是和林狗儿在挣扎的时候,林狗儿以身当盾把他抱着,走出火中出他可能真的就死了。

他只是一点轻伤,林狗儿身上却是重伤,当他质问着林狗儿为什么要救他的时候,他亲耳听着林狗儿说,“大哥,我这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大哥,我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别去报仇了!”

他不想去听林狗儿的劝,因为他不甘心啊,不甘心曾经拥有着一切的自己变得像现在这样一无所有,为了对付段寒煜,他失去了那么多的东西,就是要让段寒煜跟着自己一起下地狱!

段寒煜俯视发了疯不停抓着自己裤脚的李日成,他毫不犹豫地甩着自己的脚,成功摆脱李日成之后,他留下了一句话,“从没有人敢强迫我和他一起下地狱,因为那样的人已经死了!”

云芷涵有点不忍心地回过头凝望着到被火包围着的李日成,“我们要不要去帮他!”

段寒煜态度坚决地回绝,“如果帮了他,那么等会我们都将死在这里!”善良是对人的,如果对方是个不知悔改的人,那么这样的善良只会把自己推入地狱的深渊。

“段寒煜,我就算是化作厉鬼,也绝不会放过你的!哈哈,段寒煜别以为你会和云芷涵在一起,你的身份只会给她带给无穷无尽的伤害,而你注定孤独一人!”身后传来竭斯底里的吼叫。

注定孤独一人这话让段寒煜的脸色有些苍白,难道自己就真的不能拥有云芷涵吗?他低下头看着云芷涵。

云芷涵注意到段寒煜眼神一闪即过的悲伤,她察觉到李日成的话使得他有些发抖,就算是刚才那么危险的场景,他依然很淡定地保护自己,为什么他会因为李日成的话而有这么大的情绪反应呢?他的身上究竟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难不成他喜欢自己?这样的假设让她小开心,所以才会这么在意的李日成的话吗?

五分钟后,终于从宫殿里走出来的段寒煜先把云芷涵从怀里放下。

这时,跟着消防车而来的陈曜潇和云中天也赶到了现场。

陈曜潇拥着美女,他盯着满脸都是灰的段寒煜忍不住哈哈大笑。“都说英雄救美能让美人把心放在自己的身上,我本来还想试试,但看见你之后我就算了吧!”

段寒煜没有心思听陈曜潇的调侃,他扫视着这么多人在,云芷涵一定安全了,他也放下心了,在里面的时候他前前后后总共被柱子砸了五次,被火烧了衣角三次,他已经支撑不住了...

陈曜潇飞快地接住段寒煜的身影,手指触到了什么不知名的东西,他蹙着眉头查看,发现是温热的鲜血,哇,段寒煜的背后已经血肉模糊了,用余光看着被云中天抱着除了胸口的伤,其他都安然无恙的云芷涵。

这小子真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既然用身子当盾来保护云芷涵,不爱就冷漠,而爱就深情吗?他被震撼到了,在他的印象里段寒煜一直都是那个高高在上,不知人间烟火的俊美男。

他没有想过云芷涵对他的意义是那么的重大,重到甘愿用身体去保护她,冰山也有温暖的一面啊,他呼喊着医生前先来救段寒煜。

经过好一会儿的处理,医生依然不放心地提醒着陈曜潇,“他没有事,只是在救人的过程中流血过多,最近的一个月内都不要洗澡,还有后背的纱布必须要隔一天换一次!”

陈曜潇和医生询问了注意事项之后,来到云芷涵的跟前,“段寒煜他是为了你而受伤的,所以他就交给你了!”

他对照顾病人这种工作一点兴趣都没有。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