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不婚不爱:前夫,别纠缠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5:48

不婚不爱:前夫,别纠缠

不婚不爱:前夫,别纠缠 泠音 著

已完结 纪暧,陆靳安 仙侠 虐恋 种田 民国

她从未想到过,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会亲手将她送进监狱……

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我带你走

开车的是一个二十岁的男人,长得文质彬彬,皮肤苍白,眼睛狭长有神,目光炯炯的看着纪暖。

她看着他吗,莫名的觉得很熟悉。

“是你?”那男人的声线也很低沉好听。

“你认识我?”纪暖问道。

“不算,你怎么了?”

纪暖的注意力忽然被不远处的别墅发出来的光给吸引住了。

看来是陆靳安已经恢复了,因为她刚才出来的时候,将陆宅所有的安保系统跟灯都关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拦你的车的,也不是想要碰瓷。”纪暖装作一脸无辜和害怕,“我今天跟我的同学一起去山上玩,但是却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坏人,我的同学都跑散了,你能不能帮帮我,快带我走?”

纪暖抓住了男人的手腕,他的手腕十分的冰凉。

“要报警吗?”

“我们已经报警了,你只要带我走就行,我真的好害怕啊。”纪暖哭了,这次不是装的,而是真的想哭,她想到如果现在眼前的男人不帮她的话,她就又要被抓回那个恶魔的地盘,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色的。

“好,我带你走。”

男人调转了车头。

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抚着纪暖的情绪,他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安心的人。

男人问纪暖要去哪里。

纪暖愣了一下,随即低下头,莫名的伤感让她不知所措,果然这天大地大,却没有一个能够容纳她的地方。

她想了很久,才终于想到了一个人——她的表叔,是他爸爸某位远方亲戚的儿子,那些年纪家风生水起的时候,这个表叔可是仰仗着纪家生存的。

虽然不是很近关系,但是毕竟有血缘,而且当年纪父帮了表叔不少。她之前去过表叔的家里,大致的位置还记得。

不过表叔家里住的是沿海的城市,离这里开车起码要一天。

“我家就在隔壁市,你把我送到能够打车的地方就好。”纪暖随口扯了个谎,她不能够坐着这一辆车直接到表叔家,这样很容易被发现的。

男人不放心,执意要送纪暖到家门口。

纪暖只好随便指了一个地方,男人停车的时候,递给了她一张名片。

纪暖躲到了楼道里面,听着引擎声再次启动,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上面‘席凉’两个烫金大字让她愣住了,她看了好几遍,发现就是上次她去的医院。

她从楼道里面出来的时候,只能够看到席凉的车消失在拐角的地方。

夜晚回归了平静,她没有想到这辈子竟然还能够见到这个叫做席凉的医生,命运这东西真的是有意思。

纪暖数了数身上带着的现金,加在一起差不多有八千多。

她没有证件,所以只能够打车到表叔家。

因为是夜里,出租车不大骄傲找,纪暖在街头站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听纪暖报出来的地址其实有些不大愿意去的。

“五千块,我出五千块。”

这个价格,是车费的一倍,很划算了。

一路上司机时不时的跟纪暖问两句话,纪暖时不时的会敷衍两句。

第二天下午,纪暖才到了表叔家的城市,司机将纪暖带到了她说的那个地址,但是开门的人说原来的那家人早就搬家了。

纪暖无奈之下只能够给了司机钱,然后又找了一个本地的出租车,将表叔之前的地公司名字报给了司机。

那司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纪暖,但是也没说什么。

表叔的公司还在,规模比纪暖想的小很多。

她进去之前,找了个服装店,买了一身新衣服换上了。

随后纪暖就进了表叔的公司,没想到此时的表叔正站在门口和接待的长腿女人亲亲我我。

表叔看到纪暖的时候迟疑了一下,随后瞪大了眼睛,“呦,这不是暖暖么?”

之前每次表叔看见她的时候,都是叫她暖暖小姐的,而现在,他教她名字的时候,更多的是调侃。

纪暖委婉的跟表叔说要在他这里待一阵子,但是表叔所有的注意,都在纪暖的遗产上面。

“我记得你爸爸在国外的银行没有涉及公司的事情,就算是破产也不会影响到那笔钱啊。”

纪暖明白表叔的意思,“那笔钱的确是没有受到影响,我爸死了之后我拿了百分之七十,我继母拿了百分之三十。”

这个世界上面除了亲生父母之外,所有人的帮助都是需要等价交换的,这个表叔也不例外,所以现在纪暖知道,如果她说现在身上就只有那几千块钱,表叔是断然不会留下她的。

所以她就只好装作一派天真的糊弄这个贪财的表叔了。

“那你现在来我这里,是什么意思?”表叔狐疑的看着纪暖。

她从容不迫的敲打着前台的大理石桌面,“我现在没亲没故的,虽然手里是有这么一笔钱,但是叔叔你也知道的,我刚从监狱里面出来没有多长时间,已经跟这个社会有些脱节了……”

“我是想要从新生活,找一个我喜欢的城市从头开始,这里沿海又美丽,所以就来了这,到这里想起了叔叔你,想着你要是能够提携我一下就好了。”

表叔的眼睛都亮了,“提携,那是肯定提携的,其实我这公司里面正好是出了点事情,需要资金周转,你要是同意拿出来你爸留给你的钱的话,我可以让你做我的公司的大股东的。”

纪暖从表叔眼中透出的精明的光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不是说的那么简单,“我坐了很长时间的车才过来的,的确是有些累了,要不然先让我休息一下,等过两天我适应了这里再做打算?”

表叔带着纪暖去了他家。

他家里就有一个上大学的儿子董子华,因为放暑假所以住在家里,而那个传说中的表婶,据说早就跟表叔貌合神离,各自寻找新欢了。

纪暖被安排在了董子华的隔壁。

而此时此刻的陆宅,陆靳安暴怒的砸着东西,他可没有想到自己英明一世竟然被一个女人被摆了一道。

第16章 陆靳安我恨你

挺拔的男人从众人身后走来,所有的人都毕恭毕敬的给他让开了路。

阳光照在他漆黑的瞳孔上,显得更加的淡漠和疏离。

在两个人的目光对峙之中,还是陆靳安先开了口,“你以为你能从我的手掌心里面逃出去吗?”

纪暖自嘲的笑了笑,湿咸的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吹得她的衣角猎猎作响,“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他们之间就像是猫捉老鼠的游戏,似乎是只有这两个角色死掉一个,这一切才会结束一样。

陆靳安松了松袖口的纽扣,薄唇似有似无的勾起一个弧度,“纪暖,你说说你到底还有什么?”

纪暖知道,这句话是威胁。

她还有什么?她什么都没有了……她父母的骨灰!

“陆靳安你到底要干什么?”

陆靳安朝着身后的人伸出修长的手,穿着黑衣的手下立马就将事先准备好的坛子放在了陆靳安的手上。

纪暖认识这个坛子,那是她亲自为父亲挑选的,上面还有她亲手写的‘纪’字!

“陆靳安!你把它给我!”

纪暖撕心裂肺的朝着陆靳安吼叫,她的确是什么都没有了,就只剩下她父母的在天之灵让他坚持着活下来了!

陆靳安摆弄着骨灰坛,手指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坛子。

纪暖疯狂的朝着陆靳安冲过去,她想抢回骨灰。

但是陆靳安已经看破了她的想法,轻轻的将手松开,骨灰坛碰撞在嶙峋的礁石上,一刹那就四分五裂开来。

纪暖还是晚了一步,她跪在破碎的坛子前,疯狂的用手阻挡被海风吹气的骨灰。

她的手被尖锐的碎片划破,所有的骨灰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全部被吹散……

纪暖红着眼睛,起身直接给了毫无防备的陆靳安一巴掌,他的手下最先反应过来,一拳打在了纪暖的脸上,纪暖一下子被打倒在了地上。

腥咸的味道瞬间就在纪暖的嘴里蔓延开来,血水顺着她的嘴唇蔓延开来。

陆靳安揉了揉他的脸,然后瞪了动手的那个男人一眼。

他甚至是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将地上这个狼狈的女人给拽起来。

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纪暖更加的心疼,“你爸的骨灰撒在这里,你妈的骨灰在另外的地方……你说这样,他们是不是再也不会遇见对方了?”

纪暖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她在监狱的时候没有掉一滴眼泪,她受尽折磨的时候,仍旧是没有掉一滴眼泪。

但是这次,她觉得自己真的累了、疼了……

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陆靳安,你是不是觉得折磨我特别有意思?”

陆靳安没有说话,他觉得此时此刻的纪暖很不对劲儿。

纪暖笑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陆靳安,我受够了你了,如果老天爷让我再来一次,我宁愿看着你在我的眼前死掉!”

陆靳安愣了,她说死掉,是不是指她给她下药的事情?是不是说她后悔没有当初杀了她?

“陆靳安,我恨你。”纪暖语调平静的说完这话之后,脸头都不回的,就跳下了礁石下的断崖海中。

没有人知道,她不会游泳。

她想,就这样死掉就好了,这样的话,一切的事情都平静了。

海水又苦又咸,从她的口鼻中灌进去,刮得生疼,她最终的血被湛蓝色的海水稀释,成群结队的小鱼都被她的血气吸引围绕在她的身边。

她想最后看看这个世界,在昏迷之前看到最后的场景,就是一个腿长手长的身影,逆光朝着自己游过来。

身边的小鱼都被惊走,纪暖还是被救了。

纪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她似乎是回到了很久之前。

梦中的一切都是光怪陆离的,有她的爸爸,有她的妈妈,还有许帆和纪彤。

但是她在梦中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却是埋在她心底里面最深的一个。

她记得那是初遇他的时候,大雨滂沱的,路上没有一个行人。

但是在一个小巷子里面,纪暖看见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他,他流出的血液很快就被雨水稀释,纪暖很害怕,她第一反应就是打电话给急救中心。

因为是下雨天,急救中心更本就忙不过来,加之纪暖的位置离医院很近,所以急救中心的人就建议纪暖将车祸病人送到医院。

纪暖费力的将地上的男人给拽了起来,“我说捡来的,你看着这么瘦,怎么这么重啊?”

但是男人忽然伸手拽住了纪暖,他睁开眼,用漆黑的眸子看着纪暖,冷冰冰的说道,“我们一起下地狱。”

纪暖醒了。

她果然又被拉回了地狱。

一睁开眼,消毒水的味道和熟悉的场景让她的心蓦然的沉下来了。

她又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席凉的那个医院,而这次门外站着陆靳安的保镖。

他们见纪暖醒了,就去通知了陆靳安。

陆靳安很快就到了纪暖的病房,他盯着病床上毫无血色的女人,心中开始犹豫。

其实他想问她,真的不是她害死的纪彤吗?

如果是她害死的,那她逃走之前就不会说不是她做的了。

犹豫了一会儿,陆靳安终于开口,“纪暖,小彤到底是不是你害死的?”

原本将陆靳安当做空气的纪暖终于看向了他,她扯开嘴角嘲讽的笑了笑,就算是她说不是,他会信吗?她一直说不是,可是他从来都不信,这个变态只会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你过来,我告诉你。”纪暖朝着陆靳安招招手,此时的她就像是灵魂被人抽走了一样。

但是陆靳安还是凑过去了。

“我告诉你,纪彤就是我弄死的,你不知道,我将她推到车口的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开心了。”

“我就看着她在我眼前死了啊,那种快感是你一辈子都享受不了的。”

陆靳安彻底失去了理智,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纪暖的脸上,“别说了!”

纪暖看着眼前男人的样子,心中莫名的觉得开心,“我就要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