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寄生花

更新时间:2019-11-12 17:58:28

寄生花

寄生花 凯瑟拉 著

连载中 欧阳嘉,杨可 婚姻爱情 百合 未来 架空

谁也不会想到,一颗小小石头里能蕴含着大千世界,那些形态各异的奇石,静静地在地球等待了四十五亿年,也许它们的秘密,就因为一个小小的契机而被偶然地触发,从而彻底改变人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派出所的警察同志在通报案情的时候,也跟他们特别指出了一点,阳台防盗窗上那个大洞,最初目击者们都以为,这是小偷进入的途径,还义愤填膺地声讨了一下防盗窗的商家偷工减料,但是有经验的警察同志一眼就看出不对,钢丝的豁口是向外而不是向内的,证明这不是进口,反而是出口。

这就比较奇怪了,按照一般入室抢劫的流程,小偷剪开防盗窗,进入室内,进行劫掠之后通过门或者其他途径离开,这是很普遍的,而现在的现场侦查却似乎指向一个不合逻辑的方向:小偷通过门或者其他途径悄悄进入,大肆破坏之后,用比较粗暴的方式豁开防盗窗逃窜。

中间还夹着一个失踪的潘教授。

杨可站在原地,摸着下巴,如果不是对岳父大人知之甚深,他几乎要认为是小偷在行窃的时候遇上了潘教授,被老爷子追得无路可逃,只能手撕钢丝,跳窗而逃,然后潘教授不肯罢休,追了上去。

别说潘教授如今六十三的高龄,就是他年纪轻轻还是野外勘测队成员,负重几十公斤爬山越岭的时候也未必能这么勇猛。

这个小区比较老旧,住户又大多是学校的职工,离派出所很近,附近外来人口流动少,一般情况下治安是很好的,也因此天眼的覆盖率并不那么高,物业自己装的摄像头不知什么原因,昨天在雷暴雨肆虐的时候出现了接触不良的情况,中间断断续续少了二十多分钟的画面,所以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昨天的雷打得实在太响了,302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楼上楼下居然都没听到声音。

杨可转身回到客厅,看着一地的狼藉,简直没处下脚,也不知道小偷哪来的毛病,不但陈列在博物架,电视柜,茶几……上面的石头散落一地,连潘教授放在抽屉里的,用盒子或者玻璃瓶装好的都被翻出来,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上面的标签都脱落了大半。

他长叹一声,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收拾的难度,光这间客厅一天一夜也收拾不好啊,石头和标签还得对上呢,这可是个大工程。

但是,总不能不弄吧,将来怎么面对老师呢?杨可头疼地想到,如果是欧阳嘉来处理,肯定冷淡地一挥手:“不就是石头?来,拿几个箱子来,都往里面堆,装好了扔阳台。”

都可以想到她不感兴趣的样子了:“反正是石头,哪怕丢外面风吹日晒又怎么样?”

这可是你爸爸一生的心血,也不知道从哪个山哪个矿亲手敲下来的标本,一笔一划的写上名字,珍而重之地装在盒子里,没事常拿出来看看的宝贝啊,每一样都带着他人生的步伐和回忆。

好吧,媳妇一定会说‘我前二十年的人生里,可没有他的存在和回忆。’

他认命地在地板上好歹腾出一块地方,盘膝坐了下来,开始认认真真地拾掇。

“黄铁矿……玛瑙……尖晶石……水晶……电气石……石膏……”杨可虽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到底也是四年本科读下来,普通石头还是一望即知什么种类,标签在附近的就赶紧捡回来贴上。

但是,他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皱起了眉头。

当初看到现场的时候,他是太震惊了,又被警察拦在外面,没有仔细观察,到了派出所,看的又是照片,全景上只能看到家里被破坏得一塌糊涂,满地都是石头,当时警察同志揣测是小偷找不到值钱的物品,于是搞破坏以发泄怒火。

但是也没有哪个小偷这么大气性,把石头丢了一地不说,还狠狠地砸成碎片的吧?

他捡起一块断裂的糖心玛瑙,放到眼前细看,这颗玛瑙有胡桃那么大,小巧玲珑,外面是一层薄而半透明的玉化层,中间部分则是珊瑚色的包裹体,颜色鲜明可爱,如果不是被砸成碎片了,雕个小金鱼应该不错……文玩市场正流行这个。

打住!他摇摇头把自己的思绪拉回来,小心地挪开一具足有篮球大的簇生晶体方解石标本。带着薄茧的手指又从地上捡起了半颗水晶,比他尾指节还要小的标准六面体的晶柱,中间断裂了,露出里面的异形金属包裹体——潘教授曾经给他看过,笑着说里面藏了个宇宙飞船。

“这就有点扯了。”他翻来覆去地看着,喃喃地说。

欧阳嘉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格子间的同事们不是外出就餐,就是拿着外卖在茶水间吃饭,走廊里弥漫着混杂的食物气息,不但没有刺激到她的食欲,反而让她瞬间就饱了。

“蕾娜,没事吧?”小助理正在减肥,一份色拉就当午餐,现在正在喝自带的蔬菜汁,看见她回来,急忙跳起来表示关心,“你突然走了,我很担心呢。”

欧阳嘉已经收拾好心情,脸上还挂着恰如其分的微笑,对她礼貌地点了点头:“一点私事,已经处理好了。”

“啊,那就好!”小助理看着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张望喋喋不休地问,“需要咖啡吗?还是茶?上午的资料我已经给你放在桌上了,下午的会还开吗?”

“开。”欧阳嘉言简意赅地说。

她把房门在背后关上,隔绝了小助理的探头探脑,这时候才仿佛多了一点人气儿,双手握拳,凑到唇边,死死地抵住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没事的!没事的!”她不断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的,欧阳嘉,你可以的!什么都打倒不了你,你是了不起的姑娘!我相信你!”

她闭起眼睛,进行了几次深呼吸,情绪彻底平稳下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

从一个没有名校背景,没有留学经历,懵懵懂懂坐在格子间的普通OL,到如今拥有自己的个人办公室,这都是她披荆斩棘赢来的,她现在坐上了这个位置,更感到压力大,如果成功,三十岁的时候,也许她就可以挑战罗明的位置……如果失败……

她不敢去想,从小到大,欧阳嘉的人生就不允许失败。

在内心深处,她甚至有一种阴暗的恼火想法,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事呢?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她父亲呢?那个嗜石如命,醉心搜集的血缘上的父亲,到底有什么值得小偷入室抢劫的呢!

但就是发生了,真麻烦!

“好了,你得接受现实。”她对自己说,“做好你该做的事,不要被别的分去了精力。”

这是她仅仅允许自己放松的三分钟,三分钟之后,她已经坐回了桌前,打开电脑和资料,开始弥补上午份额的工作。

她一直工作到很晚,中间小助理进来问了一次,看她还在忙,识趣地换了杯咖啡就自己下班了,等欧阳嘉从下午的工作会议里理出头绪,再抬头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夜色深沉。

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四十七分了,有两个被屏蔽的电话,是杨可打来的。

欧阳嘉伸了个懒腰,活动着因为久坐而僵硬的身体,把双手搓热了轮番在后颈按摩着,同时转动着脖颈,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得上颈椎病,到时候一旦犯病闹什么美尼尔氏综合征,影响工作就不好了。

虽然上午耽误了几个小时,但目前进度还在她掌控之中,如无意外,下周一例会上,她应该能就这个投资项目说出自己的意见,希望能过得了罗明那一关。

唉,这开门炮可一定不能哑火,风控那边的部门最不好说话了,没有十足的把握她最好不要去冒险,被打回来重做就难看了。

这么想着,她收拾起笔记本,把要紧的文件装进包里,准备回去休息,住在附近的酒店就是这点方便,下楼走几步就到了,省的叫车还耽误时间。

拎好包,打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她稍微惊了一下,知道晚,但没想到今天这么巧,外面的格子间已经全部黑了灯,似乎除了她之外,所有人都已经走了。

欧阳嘉模模糊糊地想着自己刚入职的时候可曾有时间在十二点之前回过家,应该是很少。

该说一代不如一代吗?好像也把自己给说老了呢。

她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关灯关门一气呵成,踩着高跟鞋向电梯走去,节能灯惨白的光芒照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她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片寂静的走廊上,只有她的鞋跟发出清脆的敲击地面声,咔哒咔哒,非常有节奏感。

也有点恐怖。

欧阳嘉不禁想这种时候万一有人突然出现——她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敏感地站住了,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

天花板上的灯低调地亮着,洒下单色的冷光,照得什么都白惨惨的,两侧的办公室门关得紧紧的,格子间里黑洞洞,没有任何人活动的迹象。

“真是自己吓自己。”她嘀咕了一句,转身继续往电梯走。

欧阳嘉没有发现,在她转过身之后,那些看不到的地方,逐渐聚集起淡淡的黑影,和她脚下伴生的人影不同,并不像是灯光投射而形成的,反而像是本来隐藏在墙壁,地砖,天花板等等地方,随着活动的人群逐渐消失,而慢慢地浮现出来。

白天喧嚣的写字楼,人来人往,一切都是那么正常,而一旦进入黑夜,一盏盏的灯熄灭,大楼整个陷入睡眠,另外不为人知的世界开始活跃,在人的眼睛看不见的地方,永远有着迷之黑影重重。

而欧阳嘉对这一切懵然无知,跟平时一样,走到电梯的位置,伸手按下了下行的按钮。

电梯停在28楼,这就蛮奇怪的,难道这个点了,还有人上了28楼而且一直没下来吗?她无聊地想着,看着那个下行的按钮亮了好几秒,但楼层却丝毫没动。

“怎么回事?”她不耐烦地转向另两个电梯,来回按了几遍,但大概超过十二点,电梯被锁住了,上面显示着E的字样,她只能重新又回到最初那个电梯。

奇怪,她刚才离开也就走了两三米,转了几个身的工夫,这一下,楼层显示又变成-3了。

-3是停车场,有人下去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就这一分钟,电梯就从28直降-3,而且还没有在她这一层停呢?

欧阳嘉皱着眉头,伸出手指,狠狠地按了几下,这次倒是很正常,显示数字开始上升了。

第1章

六月五号,一个平常的周二。

从金逸江景大厦的十七楼看下去,远处是半个城市的灯火辉煌,流金淌银一般的夜景美不胜收,往下看去,蜿蜒而过的江水两侧密布各种酒吧茶座咖啡厅,灯光照在水面上,映着波光粼粼,也是犹如一条银河之路路,直铺向远方。

“请慢用”,穿着和服的女服务员低眉顺眼地把两份先付送上台面,顺便用满杯的茶替换下了他们喝了一半的,服务态度无可指摘。

欧阳嘉拿起筷子,懒洋洋地拨弄了一下金黄海胆下面的雪白蟹肉,忽然没了胃口。

坐在她身边的杨可,搓了搓手,兴奋地说:“可算能吃了。”然后一筷子下去就夹了一大口,勇猛地往嘴里塞去,连海胆带蟹肉塞了一嘴,咀嚼着,发出含糊不清的赞叹声:“我去!这个真不赖呀!”

欧阳嘉看他吃得那么香,勉强地拿起筷子也送进嘴里一缕,蟹肉雪白。海胆鲜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腥甜,入口的时候在舌尖慢慢地蔓延开来,那感觉十分美妙。

日本料理的份量一向都小得惊人,这家更是以‘精致’闻名,听说生鱼都是论片卖的,杨可两筷子下去,盘子里就不剩下什么了,他还意犹未尽,舔着嘴唇,看向身边的欧阳嘉面前几乎没动过的蟹肉,不忘记先关心一下:“怎么?叫我出来吃饭,自己胃口不好啊?”

“是啊,冷的不想多吃。”欧阳嘉知道他什么意思,冷淡地笑了一下,抬手把自己那份推了过去,看杨可乐滋滋地开始享用,对一边站立恭候的铁板烧师傅打了个响指示意,可以开动了。

这位师傅身材高大,络腮胡子刮得铁青,浓眉大眼,穿着雪白的厨师制服,头上戴着总有四十公分的白帽子,走过来的时候气势压迫,往铁板前面一站,简直如同凭空出现一座小山。

杨可用力咀嚼了几下,把嘴里的蟹肉咽下去,惊讶地看了看这个看上去像保镖多过像铁板烧师傅的男人,却看见对方眉毛动了一下,瓮声瓮气地问:“客人,还有一份生鱼盛合没上,这就做鹅肝吗?”

“做吧,我不太想吃冷的了。”欧阳嘉略带疲倦地说。

“别,别呀。”杨可一听还有菜,先叫了停,转头用自以为小声但其实大家都听得到的声音对欧阳嘉说,“套餐啊?别浪费了,我吃还不行吗,你先喝口热茶暖暖胃。”

欧阳嘉侧头看着他,本来该生气的吧?但如今的她连生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也懒得跟面前这个男人再计较,点点头:“好啊,那有劳你吃两份了。”

“放心,有我有我。”杨可安慰她,看着服务员上来,端着两条长餐盘,里面用巧妙的山形手法摆着几样刺身拼的盛合,指挥道,“都放我面前,给我太太换热茶。”

“好的。”服务员照例端来两杯新茶,将他们面前喝剩下的换下,悄没声地退下了。

看着杨可麻利地把两盘生鱼盛合拖到自己面前并排摆好,眉开眼笑地开始左边吃一口右边吃一口,透着那么的滋润,欧阳嘉浑身泛起一股无力感,叹息道:“杨可,你还是老样子。”

“什么意思?”杨可动作虽然粗鲁,吃得却不含糊,细心地夹着一片章鱼,两边都均匀地蘸上了山葵酱才送进嘴里,眨巴着眼睛看向她。

“就是字面意思喽。”欧阳嘉做了个无所谓的手势,“大学时候我们去吃夜市,我有什么吃不下了,你也是立刻就‘我来我来’,拖到自己面前。”

杨可嚼着劲道十足的章鱼,笑得狡黠:“是说时光没有在我身上留下痕迹吗?我把这当夸奖收下了。”

“不客气。”欧阳嘉叹息道,摇摇头,又专注地看向窗外的城市夜景。

早该知道的,这家伙就是死性不改。

等到杨可吃完两份盛合,服务员及时出现,换碟换茶帮带围兜一气呵成,这时候铁板烧师傅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耀武扬威地重新站回阵地之前,伸手挨近,试了试铁板的温度,左手一挥,薄油刷过,右手一抖,一大块丰腴肥厚的鹅肝从盘子里姿态美妙地飞落在铁板上,发出响亮的‘嗤拉’声,香味借此弥漫开来,在室内缭绕,勾起人的食欲。

杨可直勾勾地看着那个高大威猛的铁板烧师傅用两柄玩具似的雪亮小铁铲伺弄着那一块鹅肝,动作行云流水毫无凝滞,忽然侧头,这次用真正压低的声音问:“媳妇,这里的套餐要好多钱呐?”

“嗯,几百块,也不算贵吧。”欧阳嘉认真地想了想,“你想尝尝一千多的那套吗?等会帮你把明虾升级成龙虾?”

“唉别别别。”杨可赶紧拒绝,下意识地摸了摸兜里的华为手机,苦着脸说,“不年不节的,吃这么贵的东西,几百块!两人怕不得小一千?要是在大学夜市那条街上吃铁板鱿鱼,可以吃一车了。”

欧阳嘉翻了个白眼,冷淡地说:“放心吧,我请客。”

“你的钱还不就是我的……我不是那意思。”杨可看媳妇脸色一变,心想如今新女性一向奉行财务自由,绝不敢在这种地方逆太太的鳞,赶紧改口,“咱们是过日子的人呢,不用这么大手大脚的吧?”

欧阳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淡淡地说:“今天有好事要庆祝,所以奢侈一点倒也无妨。”

“啊?啊!”杨可起初惊讶,继则恍然大悟,一拍巴掌,“你升职了吧?加薪了?当主管了?!我就说!长久以来的努力是有成果的!我媳妇真棒!”

看着他双手竖起大拇指,发自内心地笑得像个孩子一样开心,欧阳嘉也笑了:“谢谢。”

鹅肝被烹制得表皮微焦,内部油润,浇上松露调味汁吃到嘴里却一点都不感到腻,欧阳嘉都忍不住多吃了两口,然后依依不舍地放下筷子,叹气道:“不能再吃了,要保持体形。”

杨可抬头一笑,看着她,投桃报李地恭维:“亲爱的,你还像我们大学刚认识那时候一样苗条,年轻,美丽。”

铁板师傅飞快地扫了一眼面前的这位女士,凭良心说,在他每天接待的客人当中,这位也算是姿色中等的小美女,但是现在她乌黑秀发为了避烟火气在脑后盘成了低髻,围兜后面露出几乎是OL必备的条纹衬衫,还是灰色的,配上一天工作下来已经褪色零乱的妆容,眉眼间掩不住的疲惫,怎么看……也和女大学生相差甚远。

欧阳嘉显然很有自知之明,温柔地反问:“怎么?鹅肝没有铁板鱿鱼好吃吗?”随即脸一板,“那剩下的牛肉你别吃了。”

看着杨可急得满头大汗要解释,铁板师傅低沉地开了口调节气氛:“其实,我也可以做铁板鱿鱼的,这算是一点……意外馈赠吧。”

“真的吗!套餐之外还有加菜?”杨可惊讶地张大嘴巴,“师傅你人真好。”

欧阳嘉知道铁板师傅和寿司师傅一样,是可以有一定的自由度凭自己的喜好和交情给客人额外加菜而且不算钱的,所以很自然地点了点头:“那谢谢了。”

“不客气。”铁板师傅收拾干净,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盆鱿鱼,铲子一挑,用极其灵活的动作再度‘嗤拉’一声放在铁板上,顿时鱿鱼的须须和片状的边缘遇热卷曲了起来,翻滚跳跃着,简直像是要跳一支欢快的舞蹈。

“真残忍呀。”杨可口水流得三尺长,看着铁板上的鱿鱼,迫不及待地说。

欧阳嘉简直不想跟他说话,只有转头装作看窗外风景。

她没注意到杨可就在这时候也转过头,认真地打量着她的侧脸,半晌,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内兜,那里有一个硬硬的小盒子,确定东西还在,杨可扭过头,朝着无人的角落发出神秘的窃笑:

后天就是结婚纪念日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忘记呢!不过就是逗逗你而已,媳妇也真是破费了,还这么大手笔地请自己来吃一顿大餐,如果自己真忘了……啧啧,那回去跪主机都过不了这一关吧。

之后服务员再度悄然出现,送上了南瓜汤和新茶,两人此刻胃里都有了东西,比较从容地喝汤过口,等待着下一轮的美食到来。

明虾不负众望,被高大的铁板师傅用细腻的手法开背烹饪,鲜嫩中带着虾类特有的清甜,杨可差点连虾壳都吞下去,一面回味一面还在展望:“明虾都这么好吃,那龙虾岂不更加美味?”

他兴致勃勃地对欧阳嘉许诺:“亲爱的,等我发财了,一定还请你回来吃,那时候咱们就吃龙虾套餐!好不好?”

欧阳嘉带着奇怪的微笑看着他,几乎是用纵容的态度说:“我说过的,你要想吃,我们可以把套餐升级。”

“算了算了。”杨可在心里为自己的囊中羞涩比了个苦逼的手势,充大方地说:“这次你请我,下次我请你嘛,公平公正,我是男人,总要多付出一些。”

眼神从他脸上移开,看着面前的餐碟,欧阳嘉带着点漫不经心的微笑:“其实不用的。”

“啊?”杨可没明白她什么意思,但这时候服务员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送来清口的多彩色拉,装在晶莹剔透的玻璃广口低杯里,美得像一副画,欧阳嘉小小地惊呼了一声:“啊,这个我超爱的!”

看着她突然迸发小女孩一般的热情,夹起那些精心搭配的时蔬津津有味地吃着,杨可也受到了感染,抓起最上面的白芦笋咬了一口,果然新鲜水灵,不带一点土味。

“嗯,这个是还不错啦。”他假充内行地说,“比你平时吃的健康草食强多了。”

欧阳嘉咽下嘴里的秋葵,彬彬有礼地解释:“当然,价钱不一样。”

“啧。”杨可用一个弹舌来表示自己的不屑。

他立刻就后悔了,迎着欧阳嘉鄙视的眼神,陪笑着试图转移话题:“你刚才说,有好事要庆祝,现在吃得差不多了,可以宣布了吧?到底是什么好事?”

欧阳嘉想了一下,看了一眼面前的铁板师傅,对方立刻尽职地汇报:“下面就是主菜了,您定的是菲力牛排,本店特选。”

“本来想吃完才说的,怕你不消化。”欧阳嘉拿起雪白餐巾优雅地抹了抹嘴,转身正对着杨可,露出一个无可指摘的温柔微笑。

杨可不知所措,也龇着牙笑了:“你说嘛。”

“我们离婚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