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神医救世

更新时间:2019-11-12 18:04:55

三国之神医救世

三国之神医救世 饭团睿睿 著

已完结 刘岩悯 古言 鬼怪 穿越种田 言情

刘岩悯作为一名特种部队的军医,突然出现在了东汉乱世,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成为了一方诸侯,最终他是否能够统一东汉,敬请期待....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县令

“主公,没想到你的办法还真的很有效,不过我可从来没想过养军的费用开支这么大,诶,要是我们再不建功,我的这些家底可就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了”鲁肃这几日也很烦恼,刘岩悯要的是精兵,可不是人数,那么问题就来了,也就是说装备的精良,就是证明刘岩悯的要求,而随着这一笔军费的开支,再加上鲁肃在外界要给刘岩悯做一些宣传,还有官路上的走动,鲁府的家底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而鲁肃的意思就是要刘岩悯快点拿下洞庭黄巾,好解他们的燃眉之急。

刘岩悯其实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大汉的军制完全与后世不同,军费开支由中央直接拨付,而地方上如州牧郡守又要雁过留毛,剩下很大一部分都要靠下面的县令自己想办法,而且他们还不是正规军,只能算得上是郡兵,这些郡兵就更不如那些正规军了,羊续又是一个贪婪之辈,他根本就不在乎下面各县有多少防御军力,这样一来对于刘岩悯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居巢被黄巾扰乱一事,其实又是庐江郡内的一件大事,羊续顶不住压力,只得三番五次的下令,让刘岩悯出兵剿匪,这样一来,形势对于刘岩悯他们来说可就并不怎么好。

刘岩悯托着腮帮沉思了许久,无奈的苦笑着对鲁肃说道“子敬,要打曹阿水这支黄巾其实并不难,张顺已经来报告过山上的情况了,曹阿水他们因为夺权一事,现在整个洞庭黄巾已经有所混乱了,只不过暂时还不是攻打他们的最佳时候,毕竟我们这里只有刚刚组建的两千郡兵,你不要看他们现在操练像模像样,可是真的要去打仗,那可是非同小可,我不希望把他们这样搭在洞庭”。

自己训练的人,只有自己清楚,刘岩悯是从军打仗出身,对于新兵他十分清楚,这个过程他也经历过,虽然他现在出师,可以说是师出有名,可是毕竟这不是开玩笑的,两千人的性命,按照刘岩悯的估计,打下洞庭,起码就得折损一半,这可不是刘岩悯想要的。

鲁肃明白刘岩悯的意思,可是面对捉襟见肘的财政情况,鲁肃也是十分的为难,只见他苦着个脸对刘岩悯解释说“羊续已经停止了给我们拨付粮饷,并且还下了一份清单,让我们连个月后上缴拖欠的税款,说是朝廷现在催得紧,如果我们不去打曹阿水的话,那我们两个月后就会被军法从事了”。

这是羊续的原话,不过是让他派来的信使口头传递的,当时的刘岩悯在军营,所以这一切刘岩悯并不清楚;刘岩悯一愣神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鲁肃会这么急于要求自己出兵了,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鲁肃现在也是相当于被逼到了尽头。

刘岩悯想了想突然有了一个主意,鲁肃之所以让自己出兵,无非就是想要打下曹阿水,然后以曹阿水的军粮响钱来缓解一下居巢的财政,现在看来自己那个想法应该能够用上了,其实说来绕去,不外乎一个钱字,刘岩悯现在也有一些感慨,为什么这些古代的将领总是会无缘无故的打仗了,目的不为其他,无非就是以战养战而已,不过现在的天还是大汉的天,刘岩悯如果对诸侯出手,必定成为众矢之的,而且他自己现在不过一个县令而已,要想问鼎天下,与诸侯为敌这根本就不可能,最重要的就是师出无名,朝廷随便一张缴文就可以让自己灰飞烟灭,所以打仗的事刘岩悯并没有想过。

“我看这样吧!我不是让张顺选出了五十个人,然后我教得他们烧得一手好菜嘛!我想借此,让他们到更州的大城去开个酒馆,以解燃眉之急,你看如何?”刘岩悯这是想到了建立特务网了,一来可以收集情报,二来也可以挣些开支,为什么刘岩悯会有这么大的信心,主要也是居巢城内的那间客来居,现在生意也是十分火爆,周边的许多世家子弟,偶尔也会来光顾一下,收入那也算是不小。

鲁肃当然明白,开酒馆挣钱的确是不错的选择,可是这个办法根本就解决不了他们的现状,开酒馆说来简单,可是去的人要准备足够的起步资金,这一笔钱又从何而来,鲁肃的家底虽然殷实可是供养一军也让他承受不了,现在还要开这么多家酒馆,这笔经费就够鲁肃喝一壶的了。

鲁肃不语,脸色也很是难看,刘岩悯察觉到了当即明白,自己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了,他们连眼前这一关都过不了,又何谈等到各州的酒店开张呢!可是刘岩悯现在也很头疼,率兵打仗,总得有个将领吧!刘岩悯倒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可是光靠他一个人指挥两千多人,的确有些为难他了,不要忘了,训练的办法这些他到是在军队学到了不少,可是这领兵打仗,他可没什么经验,原来他也是听从连长或者队长的指挥而已,这一下指挥两千人,他可没有这个能耐。

“子敬,这样吧!你容我再想想,三天之后我给你一个答复,你看如何”刘岩悯也实在没有办法,鲁肃被逼到了墙角,只能来找他想办法,可是刘岩悯呢!自己也是没有办法,要不然他也不会暂时推脱,两人第一次因为没有谈拢,鲁肃满心忧虑的离开了。

刘岩悯仰天长叹,自己虽然这一次回来,遇到了鲁肃,可是却没有一个得心应手的将军,这让他非常的郁闷,休息了一会,他便决定到城中的酒馆去小酌几杯,换换心情。

“呀!县令大人来了”一进酒馆,就有人认出了刘岩悯,当即欣喜的和刘岩悯打起了招呼。

酒馆客来居虽然是刘岩悯安排张顺他们开的,可是大部分的打杂人员都是外面请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客来居其实就是刘岩悯所开,这不平时刘岩悯来到酒馆也就如其他客人一般,还有刘岩悯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不讲排场和官面,他走到哪里除了几个护卫以外,就没其他的阵仗,这也让居巢的百姓和他走的很近。

“大人还是老样子吗?”店小二打过招呼,安排刘岩悯到一个角落坐下后,便问到。

刘岩悯点了点头,同意了店小二的想法,然后店小二转身就向后院喊道“好酒二两,牛肉半斤,鱼香肉丝一份”。

酒馆没有因为刘岩悯的到来,显出什么尴尬,因为大家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刘岩悯在等待酒菜的时候,却是注意到大堂的中央有一个壮汉,让他留心了起来。

“此人是谁?”大汉看着刘岩悯这边,与刘岩悯对视了起来,然后向身旁的同行者问到。

同行者笑了笑,便对大汉解释说“这位就是我一直常说的居巢县令刘岩悯,刘大人”。

“身为一个县令,一点官威都没有,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得这居巢令的,我看正如传闻,不过就是鲁子敬推上来的傀儡罢了”此大汉说话语气很重,声音也不小,虽然刘岩悯和他离了几桌,但是却也能听得见,而周围的人也亦然听在了耳里,突然间整个酒馆都安静了下来,不少人都一脸嫌弃的盯着他,而他也发现了周围这些不善的眼神.............。

第20章 亭山

“公子,你总算来了”一个黑衣大汉在将鲁肃和刘岩悯迎进山上的房间后,向鲁肃失礼到。

鲁肃摆了摆手,并没有上前做到主坐,而是示意刘岩悯去坐,跟在两人身后的,除了黑衣大汉的手下外,就只有审于和黄飞。

刘岩悯明白鲁肃的意思,在山中的时候,不止是黄巾拜了刘岩悯为主,就连鲁肃也跪拜了刘岩悯为主,然后按照鲁肃的意思,成为了刘岩悯的军师,要不然在山道上,那些投成的人都叫鲁肃为军师,黑衣大汉先是一愣,不过却没有表露出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鲁肃,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等到刘岩悯落座,鲁肃才在下首的位置坐下,其余人则是立于房中,不敢落座,鲁肃转头看向刘岩悯,刘岩悯只是朝鲁肃点了点头,示意接下来由他发号施令,鲁肃这才转过头看着堂中几人,对着黑衣大汉命令道“张顺,还不上前拜见主公,现在我已拜得明主,日后将与我主,共过今生,你们今后也就听我主差遣即可”。

鲁肃很简单,他和刘岩悯早就预知后世,必定天下大乱,与其到时候在寻明主,倒不如早做打算,鲁肃生性敏感,刘岩悯并非他可驾驭之辈,再加上刘岩悯救他不止一次,早已是他心中所认之明主,只不过这一次逼得刘岩悯出仕,现在不过是走走形式,让大家认可而已。

张顺等人本就是靠鲁肃才能有今天,鲁肃出钱养他们,他们必然是听鲁肃的,这就是死士,即便鲁肃让他们死,他们现在也只能死,即便是自杀也要死,所以鲁肃让他们听刘岩悯的,他们自然无二话,鲁肃已经说了,张顺等人到是很洒脱,当即跪拜见过主公。

这让黄飞很意外,也让审于很吃惊,不过审于早就在黄飞口中了解了这亭山上的这一群人,所以现在也有些见怪不怪,同时也很庆幸他们自己的选择。

“好了,有什么话我一会安排于你,现在你要做两件事,第一安排上山的弟兄吃顿饱饭,然后他们好好休息几日,你们则是做好准备,三日后我们便离开这里赶回居巢,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等回到居巢再说了”鲁肃再一次下令,张顺没有迟疑,当即点头接令,然后带着黄飞二人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刘岩悯与鲁肃。

“子敬,你的意思要带他们离开?”刘岩悯没想到鲁肃会这样安排,心中有些疑惑。

鲁肃则是笑了笑说“主公,我们再留在这里已然无用,一来虽然居巢会定期送来钱粮,可是这并不长久,而且家母他们必定会很快得知山上的消息,如果家母心灰意冷,那么这亭山的钱粮必定也会阻断,所以我现在只能带他们回去;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举你为官,在这亭山我可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回去之后,我们要去找羊续,羊续此人本就是见利忘义之徒,再加上居巢的变故,现在这个情况下,举你为居巢县丞,必定可成,到时候我们将就这些人,组建大军,剿灭这洞庭黄巾,救我居巢被俘数人,才能建功立业尔”。

鲁肃又不笨,他知道要想天下英雄尽得,就必须搞出一些大的动作,而这些大动作都必须师出有名,而且鲁肃虽然看得开,可是作为阶下之囚,这等耻辱是必须要报的,所以不管是于公于私,他们都必须回去,刘岩悯苦笑了下,心中却是有些郁闷,他甚至还有一些后悔,不知道这一次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

亭山的休整没有什么好说的,鲁肃只是让张顺他们收好一切,便在第三日天蒙亮之时,就带着一切走上了官道,等到了天擦黑的时候,他们才回到了居巢,当夜刘岩悯被请进了鲁府的东院,而鲁肃则是搬了出来,住进了西院,而鲁府也被他们带回来的人给住满了,鲁肃降低了身份,同时也宣示了刘岩悯才是这些人的主人。

鲁母见鲁肃回来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鲁肃的选择,他并没有多加的干涉,第二天鲁肃就带着一些钱财和刘岩悯去见了羊续,结果正是如鲁肃所想,在重金的收买下,很快羊续就同意了鲁肃的建议,当然这中间鲁肃使了一些手段,不过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羊续以为是鲁肃想要报仇,所以推荐刘岩悯来做县丞,然后他们会去赵黄巾算账,羊续是庐江太守,如果洞庭黄巾被灭,他也有一番功绩,所以在钱财的开路下,羊续也乐见其成,当即就答应了下来,不过月余朝廷的任命就下来了,这些在这个时代显得很简单,而原来才被提的居巢县令则是被调回了庐江。

刘岩悯和鲁肃商议了一番后,鲁肃成为了县丞,张顺、审于成为了县尉;而原来的县兵则是被张顺打理,这些人羊续给了编制有两千个,不过县兵的总数却远远达不到编制,只不过有八百余人,然后名正言顺的,随着刘岩悯他们回来的那些人则被充进了县兵的编制,然后自然就是整训了,练军来说其实张顺也好,审于黄飞也罢,都不是能人,死士与黄巾所做的都并不相同,死士是以拼命为主,而黄巾则是听命令而已,至于排兵布阵,那就要看他们统领的本事,不过很显然,王猛并不是为将的首选,自然的这些事,黄飞做不了,曹阿水也不是,审于也做不了。

本来一开始的打算还是不错,不过很显然这些死士们,很难融入集体行动,不到半月,刘岩悯就提议让他们退了出来,然后另外组成了一军,不过这支军队可没有编制,而他们做的不过就是后世特务所做的事情了,这是一支秘密的军队,只有鲁肃知道,其余人只不过以为是刘岩悯把死士给调回去了而已。

半个月的训练,非但没有成效,相反是越练越糟糕,编制严重不足,要打洞庭黄巾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这一点鲁肃也很头大,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得由鲁肃出钱,再招募新兵,然后刘岩悯亲自练兵,他给这些新兵一个训练计划,然后自己也加入了进来,不得不说后世的一些练兵之道还是很有效果的,按照刘岩悯的提议,鲁肃也十分的配合。

刘岩悯的训练大纲和后世区别不大,不过就是把武器的名字给换了换,然后就是加入了一套新的兵制,这个兵制也只有刘岩悯这一支军队才有,那就是找文人进入军队,这些文人要做的就是统一思想而已,而鲁肃则是负责传达思想,其实也就相当于后世指导员而已,不过他们在军队中,却没有沿用这个名字,还是被称为辅军长,每百人队配一人,大致的工作与后世差不多。

那就是百人长如果有命令下错了,那么辅军长可以阻止,必要的时候可以控制百人长,而其余人则要听辅军长的调动,这一套政策完全颠覆了大汉军制,不过现在非常时刻,刘岩悯也只是做了一些小的改动而已,而且范围不大,外人也就不得而知。

又是几个月的训练之后,终于这一支县军有了一些气势...。

“主公,没想到你的办法还真的很有效,不过我可从来没想过养军的费用开支这么大,诶,要是我们再不建功,我的这些家底可就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了”鲁肃这几日也很烦恼,刘岩悯要的是精兵,可不是人数,那么问题就来了,也就是说装备的精良,就是证明刘岩悯的要求,而随着这一笔军费的开支,再加上鲁肃在外界要给刘岩悯做一些宣传,还有官路上的走动,鲁府的家底也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而鲁肃的意思就是要刘岩悯快点拿下洞庭黄巾,好解他们的燃眉之急。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