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前夫如狼:老婆,拒绝退货

更新时间:2019-11-12 18:42:52

前夫如狼:老婆,拒绝退货

前夫如狼:老婆,拒绝退货 桃花栖 著

已完结 李依染,苏钰 搞笑 虐恋情深 贵族 架空

两年前,苏钰让她从至高跌入泥泞,短短几天尝尽人情冷暖。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沦落成饭店洗碗工……她与他成为不可交集的平行线。两年后,他与她再次相遇。他却以未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 失去所有

在医院楼下,李依染去而又返,死死守在这里,跟李家的保镖对持。

凌晨五点,医院VIP病房里一阵混乱,慌的整栋楼都跟着沸腾起来。

不出一会儿,苏家夫人的专驾驶来,苏母显得有些仓促,整个人虽然依旧端庄优雅,却透露了些慌张疲惫。

她提着小包,路过李依染时不由愣了下,仿佛想到什么,让身后的司机留下,自己独自乘电梯上去。

虽然不解苏母的作为,李依染却无法突破李家保镖跟苏家司机的拦截,只能在医院下面徘徊,等待时机上去。

天色渐亮,直到十点的时候,苏母才再次从楼上下来,让司机将李依染带到她车上。

豪车中两人面对面而坐,空气中散发着紧张、低气压。

苏母望着前方有点失神。

“你母亲,叶素她……走了。”

苏母轻悄悄如低喃似得一句话,让本来紧张到有些发软的李依染直接僵硬,整个人如同被抽空,半响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你说,什么?”

“她是在怨我,不放过你,可她根本不知道苏家给了我多大压力,包括苏钰那孩子,我没办法,她肯定是恨我了。”苏母整个人都显得凌乱,犀利的目光此时无神,与平日的她判若两人。

“你骗我,你骗我!对吧?”

李依染死死揪着心口,就算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都被她死死憋回去,她不愿落泪,不愿相信这是事实。

苏母摇开车窗,仿佛有气压抑她似得吐出浊气,“去你父亲给你安排的住处吧,最好不要试图反抗他,你母亲是他的命,你再不听话,谁都救不了你。”

再次看向李依染,苏母脸上的伤痛已然收敛,目光似带着穿透力,稳稳落在李依染身上。

“这事我有错,是我对不起素素,没隐瞒下这件事情,没让你逃过一劫,但……”苏母突然犀利起来,“我和素素的姐妹之情,并不是你能拿来肆意的资本。”

李依染的眸子已经通红,红的像在淌血,她死死绷着肌肉,一字一顿道:“苏夫人放心,我跟苏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能明白苏母话里的意思,就算她跟母亲是最好的闺蜜,也不能因为这点便放肆要求。现在,她跟苏钰已经离婚,一切都成定局,苏家她回不去,苏母更不会再是她的靠山。这样很好,她算是彻底摆脱了与苏家的关联,不应该她执着的又何必去强求。

得到满意答复,苏母才又柔和下来,“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

苏母对叶素的友谊是真的,这些年来对李依染的疼爱也不假。不过,照片事件触到了苏母的底线,让一直护着李依染的苏母被狠狠扇了巴掌,苏母不可能再待她如往昔。

李依染微弓着背,从车子里出来,整个人如同被打垮的茄子,在压迫下缓缓前行。她并未听进苏母的忠告,李依染只知道她要见母亲,要去见她最后一眼。

跌跌撞撞到了医院大楼,李家的保镖仿佛察觉到她要来,早早堵在门口。

“大小姐老爷吩咐过,不让你来这里,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让开!”李依染奋力往上而去,要挣脱这两名保镖的阻拦,“放我上去!我命令你们让开!”

两名保镖互相看看,最后统一一致的架起李依染,将人拖到医院外,塞进车里,一刻不停的带往郊区的住处。

直到两天后,李依染才被允许再次靠近市中心,靠近李家。

拖着疲软的身子,李依染生生徒步从郊区走到李家居住的水畔别墅区。

李家别墅一贯都是花花草草的天下,今昔花草依旧,可惜人的心情不同,在烈日之下,只感觉这片花草也死气沉沉。

“叮咚叮咚。”

李依染按响门铃,前来的女佣见到李依染没有丝毫喜悦,反倒惊恐连连,说话都带着结巴。

“大,大小姐。”

无人出来迎接,也没人看到李依染苍白如纸的脸,跟汗水浸透衣衫的模样,纷纷如见到瘟疫一般能躲多远是多远。

别墅大门忽然打开,一身白衣的李瑶瑶出现在门口,脸上满是愤怒,稍显稚嫩的五官都因此而略显扭曲。

“你还知道回来!要不是你,妈妈才不会自暴自弃放弃治疗!李依染,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这个丧门星!你滚!你滚!”

李瑶瑶已哭的满脸是泪。

李依染的心如同被只手活生生捏住,简直要捏碎般的痉挛,在之前憋回去的泪,此刻决堤一样,没休没止从眼眶流出。跌坐在地上,李依染浑身都有些发抖,甚至不敢抬头跟李瑶瑶对视。

李依染的模样反倒激得李瑶瑶更生气,上前踢了她几脚,“现在知道伤心,早干嘛去了!我一直在等你来!你滚!滚!我跟妈妈都不要你!你滚得越远越好!”说着说着,李瑶瑶只余下哭腔。

李瑶瑶从来都是被李继捧在手心里的,她体会不了被李父遗弃,并且连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的悲哀。

李继闻声而来,看着跌坐地上的李依染,“怎么突然回来了。”

他的口气十分轻松,就跟在问:今天你吃了吗?这样简单。

几日不见,李继本精神奕奕的模样变得十分颓废,一脸胡茬子,就连穿着都暗沉到邋遢,一点看不出是混迹商场多年的李总。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妈妈的葬礼,为什么!为什么!”李依染吼得歇斯底里,泪水带着冷汗,让她看起来很狼狈。

李继冷冷看着她,就跟看着陌生人一样,“我李家没有你这孽障,不是你,素素怎么会心如死灰!你自己下贱连累你母亲替你担忧,她身体本就弱,你还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刺激她!你知不知道她死的有多痛苦!”

他的眼里布满血丝,眼神带着吃人的恨意,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李依染。

被李继眼神震慑,李依染双目空洞,泪水在她脸上蜿蜒,整个人都像极了傀儡,任由人拉扯丝线。

“爸,爸爸?”

李瑶瑶也是第一次,见到李继这副模样,不免有些吓到。

面对李瑶瑶,李继缓和神色,柔声道:“瑶瑶乖,上楼去休息,这些日子都没有睡好吧。”

看看地上已经无神,整个人都有些打摆子的李依染,再看看盛气凌人,对地上人充满恨意的李继。李瑶瑶紧了紧怀中的遗像,还是沉默着上了二楼。

李继唯一的顾忌一离开,眼神瞬变,已经迸发的不只是怒意了,更多的是厌恶,仿佛李依染就是个恶心的存在。

“从你出生,到慢慢长大,你每获得一点叶素的宠爱,我就对你多一分恨。她为了你能连命都不要,抛弃我,抛弃想得到她一点点怜惜的瑶瑶,她的心跟石头一样硬,可我不怪他。”李继眼神落到李依染身上,“可你,我不得不恨,一切悲剧开始都是因为你!”

李继身上散发着寒冰样的冷意,他一步步靠近,惊地李依染撑地后退,不是简单的怕,而是她敏感的察觉到一股死意,李继,想要她命。

他的手并未掐上李依染的脖子,而是抓住她的长发,扯的头皮发白,“李家现在容不得你!再也没有你这个贱人了!你给我滚出去!”将人狠狠甩出去,李继命人摔上大门,断绝李依染一切疑问跟不甘。

第十五章 拖她下水

想起身,李依染又被无情压制,死死被按在沙发上,两人间贴合更近,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苏钰的体温。

“李依染,我再说一次,只要我想,没有什么不可能。”

就算他狂妄、自大、甚至目中无人,但放在他身上那都是理所当然,他是苏钰,从出生开始就有这个本钱。

吸进口气,李依染感觉憋闷难受,“苏少,您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哪里得罪你我很抱歉。”

平静了两年,要不是赵禽兽那事儿,她不会跟苏钰有任何交集,一切还都是平平淡淡才对。

用力推了推苏钰,对方还是不打算放她走,李依染莫名脱力,仰着下巴闭眼,一脸认命。

沉寂半响,苏钰才幽幽起身,放开对李依染的钳制。没有烟,苏钰手指轻点着沙发,心情烦躁如同阴雨天气。

“三个选择,被我睡、被我睡,最后一个,被我睡。”将自己的目的需求表达的直白,这种赤果果的生理被他说得理所当然。

李依染笑的极为讽刺,两年前她的靠近他觉得恶心,自己经历两年生活逼迫,他开始对她身体有兴趣,这算是本年度她听过最可笑的笑话。

“苏少,你身边不缺女人,怎么喜欢在“破鞋”身上费工夫。”李依染自嘲的加重“破鞋”两个字,当初她就是因为这个被强制在苏家呆了两年。

“闭嘴!”

苏钰明显已经动怒,生生抓着李依染胸口的礼服,眼神晦暗不明。“激怒我你没多少好处。”

两年前的事,对苏钰来说就如同根刺,卡在他心口不上不下,时不时出来秀存在,现在被当事人硬生生扒出来,那股异样只有苏钰自己明白。

发怒的苏钰她极少见,就连两年前他都能稳着只对她嘲讽,唯独设计他那次,才见过苏钰真正的怒气,以及眼前。这让李依染不懂,两年前拿着那叠照片,他都没动怒,两年后一提起他就怒火连片,是说他慢半拍还是其他?

“你想用什么拿捏我?”李依染盯着自己脚尖,眼神有些空荡,“李家?李继?这些都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我孤身一人,除非你要了我的命。”

“命?”苏钰侧眸诡异一笑,“你不想要?求我,我考虑帮你。”

见鬼了,李依染蹦离沙发一米远,被苏钰那抹笑弄的有些发寒,“命是我自己的,你没资格把控。”

苏钰的感觉同样见鬼了,李依染如同只炸毛的猫,这点在苏钰的记忆里有过。但当时在他眼里,就跟张牙舞爪的小丑一样,不似现在这种心情。

“有没有那资格、能力,你说呢?”苏钰倒向身后沙发,斜睨着李依染,仿佛在挑衅。

李依染开始焦躁,像是被一个笼子困住,出入不得,“你到底想干嘛!苏钰我明明都已经放手了,你为什么又要来折磨我!”

挑眉轻笑,苏钰像找到了好玩的,饶有兴趣的挠挠下巴,“我需要的时候,就来陪我,我就放过你。”

讥笑两声,李依染无语对天,“你有生理需求,请找想爬你床的女人,她们会很乐意。”

就算是两年前,她仅仅想要的也不会是一个所谓的“性”伴关系。

勾唇笑笑,苏钰起身,将那张如上了绚丽色彩的俊脸凑近李依染,“那,我等着你来爬床。”

直到苏钰离开,李依染耳边都萦绕着刚刚那股温热,可伴随着股烦躁让她心情困顿。

李家别墅,李瑶瑶站在书房门外,有些踌躇不敢进去。

“瑶瑶?进来吧。”

察觉到外面有人,李继整理好情绪,招呼人进来。

李瑶瑶每一次进书房,都能看到李继在缅怀叶素,摩擦着两人的结婚照。上面的叶素看起来并不是特别开心,面无表情的挽着李继,整个身形都有些憔悴,看着很瘦,像是刚大病初愈一样。

“爸爸,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虽然她一直活得无忧虑,但最近几天李氏公司的懂事们往别墅跑的太勤,那股无声的紧迫感,她都能轻易察觉。

将那张结婚照放到手旁,李继慈爱的看着李瑶瑶,“瑶瑶,你喜欢你苏钰哥哥吗?”

李继答非所问,让李瑶瑶摸不到头脑,顺着他的问题道:“苏钰哥哥很帅,没有女生不喜欢的。”

这答案让李继不仅放心,还十分满意,试探着道:“那晚上,我们请你苏钰哥哥还是苏夫人一起用饭如何?”

抓到这话的另一层意思,李瑶瑶有些慌张,“爸爸,苏钰哥哥会去吗?爸爸会不会为难?”当初李依染同苏钰结婚,她着实羡慕过。

拍拍小女儿的头顶,李继满脸慈爱,“国外两年,我们瑶瑶越来越懂事了,放心,是你苏阿姨的意思。”如果不同苏茉通气,他可做不了主。

想到苏钰,李瑶瑶不禁脸红,却又犹豫,毕竟那曾经是她姐夫,何况李依染那么爱他,这让李瑶瑶欢喜,又纠结。

五点十分,苏钰的座驾准时停在四季之外。

然而,除了他,近两年极少外出的苏母,也跟着下车,让四季不少人都沸腾起来。母子两同时出席,想必是有什么大事。

二楼的豪包,李继早已在门口张望,等待苏家人的光临。见到苏母的衣角,李继便迎了上去。

“苏夫人好久不见,这边请。”

对于李继的殷勤,苏母淡淡回笑,“是啊,上次见还是两个月前。”

苏钰也跟着客气,开口语气内敛从容,“李叔。”

待一阵问候结束,菜色已经上桌,平静下来的气氛让李瑶瑶更为紧张,特别是苏钰还坐的她那么近。

“苏钰哥哥,你最近忙吗?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儿。”李瑶瑶带着股天真,看着很是娇憨。

对于女儿的主动,李继很高兴,这样既能挽救李氏,又能让李瑶瑶嫁给真正望族。

苏钰并未直接回答,而是施施然放下筷子,抽了纸巾擦拭嘴角后,才道:“我最近很忙,有什么话今天一并说清楚。”

李继与苏母对视一眼,苏母用强制的口吻道:“你早到了适婚年纪,现在瑶瑶也到了法定年龄,选个日子,把婚礼办了吧。”

扯扯唇,苏钰单手搭在椅背上,闲适的把玩着手机,“既然母亲喜欢,母亲做主就是了。”

他此话一出,在座都不禁舒了口气,看来这事儿就这么订下了。

将几人的神色一一扫过,苏钰讥讽的调高唇角,“可是……我不喜欢,不想让我过激,最好就别逼着我。”

刚刚下去的心又齐齐被提了起来,被当着外人忤逆,苏母深吸气才平复下来,尽量缓和了语气。

“阿钰,你对婚事一向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对方是谁都可以,怎么到了瑶瑶这儿就不行了?你是故意跟妈妈对着干吗?”

无所谓?

曾经的他可不是这种态度,而是被活生生逼成了无所谓,反正当初他也做不了主,又何必在意,现在是两年后,苏家在他手里,那就要看他的喜好了。

“是啊!就算无所谓,也要我看着顺眼不是,我已经有人选了。”说着,苏钰拨通一串电话,意思是把他看中的人带上来。

五分钟后,四季的经理带着一身浅色礼裙的李依染进了包厢。

对于在座的各种脸色,苏钰大为畅快,一手勾住发懵的李依染,张扬道:“这个老熟人,大家……不介意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