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总裁前夫欺上瘾:娇妻欠调教

更新时间:2019-11-13 08:46:13

总裁前夫欺上瘾:娇妻欠调教

总裁前夫欺上瘾:娇妻欠调教 浅茶浅绿 著

已完结 叶天歌,安以沫 娱乐圈 豪门 豪门世家 空间

多年再遇,叶天歌不识她,安以沫默契配合。深秋月夜,他欺压上身,为她烙上他的印。当爱已成伤,他霸道索欢强留她在身边,将这场失心宠爱化作火热缠绵。她试图逃脱,只得他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三章:脱掉衣服的狼狈

可能是她嫌热!乔志懿也跟在苏岚身边取笑,他的目光定在安以沫的身上,发出不怀好意的光。

安以沫捏紧手,此刻根本分不出空余的目光去管乔志懿与苏岚,她脑子里乱成一团。勉强用手遮住身子上下两个重要部位,但衣服已经扯歪了,头发也乱了,脸上一阵火烧的热感,双腿紧紧夹住,将自己完全暴露在苏岚与乔志懿的眼皮子底下,竟忘记自己可以转身就逃。

满心只听得见一个抱怨的声音--为什么每次在自己狼狈的时候,总能遇见最不想遇见的人?

就在安以沫无助地连地洞都找不到时,一件西服披在她身上,挡住风的侵袭,可她还是忍不住瑟瑟一抖,侧过头,站在她身旁一侧的是刚才那个在树上的男人,也是害她出这一系列丑的罪魁祸首。

摔哪儿了没?温柔男的声音也很美,空灵干净,不带一丝杂陈。

没、没有。安以沫呆滞出声,盯着他望了移开眼。

温柔男一笑,更添几分儒雅的洁净,这种气质是她在叶天歌与陆子昊这两个神一般的男人身上都未曾见过的。

而安以沫更感谢的,是披在自己身上这件外套--刚好罩住了她的不安。衣服上还有专属于温柔男的香味,淡淡地,带着厚重的暖意。

走吧,去换件衣服。温柔男说着,冲苏岚与乔志懿礼貌一笑,再扶着安以沫慢慢往前走。

一直走到一辆小车前,安以沫才得以停下,可很显然,她还处在被动地配合中,只是紧紧抓着胸口西服的领子,怕又暴露出自己的不安来。

温柔男看着她,眼眸中有如蒙上一层薄雾,不犀利,带着浅浅地温柔。

你叫安以沫?温柔男问,轻音的嗓子压不住他膨胀的好奇。

安以沫听出了他话语中的疑问,你认识我?

忽然间,她看见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眷念与回忆之情,那种习惯式的温柔转换为一种柔惜与激动,握住她的手,我……以沫!一个带有几分严厉的声音横空出世,将温柔男的话打断。

一听这声音,安以沫吓了一跳,赶紧抽出手又拉住西服,顺着声音望过去,是叶天歌没错,他漆黑的眼眸中露出抹邪肆的不怀好意。

见安以沫如此慌张,叶天歌浓郁的双眸紧了紧。

在宴会上自己假装不搭理她,可余光哪里有在她身上移开过?不过才专心应付了一会儿客人而已,她就不见了。出来找,正看见她与关清扬紧握着手,心下不知冒出了什么滋味,总之就是任性地大声喊出了她的名字。

关清扬--富商关氏独子。

最厉害的不是他家族的背景,而是他本人。

年仅25岁的他在21岁那年设计的一款名为初恋的婚纱获得法国时尚金奖,之后策划了一场服装秀,在巴黎时装周上获得广泛好评。就在他的事业该如日中天的时候,却宣布从此不再设计婚纱,之后更是退出了服装界。原以为他会就此安于家族企业,却由于他惊人的天赋,在22岁那年作曲的爱的第一次小提琴曲让他在音乐方面也得到一致好评,却一直不予回应外界任何问题,也从未在公众场合演奏过小提琴曲。

每次谈及他,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总离不开他那位神秘的初恋情人--他所有的才华,只是为了寻找他的初恋情人。

叶天歌踏着沉稳的步子靠近,见安以沫身上的衣服,眸间的怪异之色又多了几分,却不动声色的收敛,怎么了?没事。安以沫轻言,她才好不容易习惯叶天歌对自己的冷淡,可以全身而退,麻烦他不要又突然的来对自己好。

叶天歌顺势揽过安以沫的肩,再看向关清扬,好久不见。只见关清扬俊逸的脸上那抹温柔与惊喜瞬间被阴沉取代,目光盯着叶天歌攀上安以沫的肩未移开,呆呆地问:这是?是我妻子。不管关清扬是不是在向自己提问,叶天歌却像是夺得胜利果实那么骄傲,毫不客气露出自己的张狂来享有安以沫这件专属物品。

话音刚落,他明显捕捉到了关清扬脸上那抹受打击之色,剑眉深锁,在心中猜测安以沫与关清扬是什么关系。

你结婚了?关清扬的目光依旧注视在安以沫身上,眸间有着极不愿意触碰的什么。

安以沫一直低着眼,并未在意这一切,倒是手臂上传来叶天歌掌心的温度让她不怎么欢喜。

前不久结的,当时你还没回国。叶天歌一脸淡笑,每答一句话却都有着咄咄逼人的气势,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作为安以沫丈夫的主权。

关清扬不再发问,叶天歌也没了话题可找,场面瞬间变得异常寂静,还透着几分诡异的火药味。

安以沫耸了耸嘴角,对这两个男人的暗战毫不知情,往旁边挪了一步,对叶天歌道:衣服脏了,我先回家。并不是征求同意的话,在叶天歌听来还有几分刺耳,就像是她当着关清扬的面在打自己的脸一般。

几乎是未经大脑思考的,叶天歌抓住她的手,开口道:一会儿不好向父亲交差,先去换一件。他的声音低沉饱满,仅从气势上,就有着让人难以抗拒的霸道。

谁身上还时刻带着件衣裳换?安以沫拧眉,话语间已是怒气与不耐。

二楼,有个专为意外弄脏衣服的人准备的衣帽间。叶天歌淡淡启唇,眉宇间透着不容置疑的肯定。

安以沫有些灰心丧气,刚才好不容易为自己找到个借口以为可以离开,却又被叶天歌残忍地困在这儿。

黯然垂下下,再次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整理好心绪,望向关清扬,刚才谢谢你。关清扬也只得笑笑,敷衍着,不客气。

叶天歌顺势脱下西服外套,将关清扬的送还,再为安以沫披上自己的外套,那改天有时间再聚,我先陪她去换衣服。关清扬动了动嘴,愣在原地,良久良久,也只是望着那两人离开的转角处,如星般温柔的双眸越发黯淡起来……安以沫再次回到宴会大厅时已经换好了一身白色小礼服,她就像是只高雅的小狐狸,面上噙着礼貌规矩的笑意,露出整齐洁白的八颗牙齿,陪在叶天歌身边到处转悠。

叶天歌暗暗打量着她,深陷下去的锁骨勾勒出性感的轮廓,长卷且浓密的眼睫毛像蝴蝶一样上下飞舞,待人客气的同时,也有几分虚情假意。

这种状态一般只在纵横商场宴会的老手才有,但安以沫有也不足为奇,她待人原本就不温不火,三分欢迎七分拒绝,将任何人都排开在她的心门之外,不让人触碰到她脆弱的内心。

也正是因为这样,带她出来参加宴会便成了一件轻松的事情,只要没有意外,他可以不用分心去教她该如何做。她机灵着哪!察言观色的态度也比一般人敏锐。

但此刻的她除开惯有的拒绝,还有些仅对他的冰冷。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自找的,这些天因为心里头装着的那件事,对她的态度实在是有点过分了。她本就不是热情的人,这样一来,与自己的距离就又远了吧!

低眉暗叹一声,叶天歌收回目光,继续与人寒暄。

叶哥哥和以沫嫂嫂的感情真是好得让人羡慕!苏岚拽着她的引以为傲的猫步现身,在模特界她是有名的大姐,结婚后的她才稍有退出模特界的意思,因为这样,出场费却更高了。

安以沫习惯性地打量过去,很反常的,苏岚身边此刻没有乔志懿。

她无力地低眸,已经很努力去躲了,但若别人有心找麻烦,原来也只能硬着头皮迎战。

光彩如白昼的玻璃房内,迎来迎往地人脸上都是笑意。

对苏岚的出现,叶天歌心里面大致有个底,只见他勾唇,悠然地靠近安以沫一步,慵懒地眨着那双迷离的眼,冲苏岚笑道:怎么?你这是在感叹对自己的婚后生活不满?说着,还特意冲安以沫甜蜜一笑。

安以沫望着叶天歌,这一刻的他没有任何心情不好的迹象,面上的冰傲隐去几分,也散发着温柔的气息。

她早就看明白了他的多变,也就见怪不怪了,只不过他在这忽然之间又为她出头,让她那颗躁动不安的心又紧了起来。

苏岚的面色瞬间变白了几分,只是趾高气昂的气势依旧不减,她扬着有色目光看安以沫,想着她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让关清扬与叶天歌两大传奇富家公子都这么护着她?

想着,勾起嘴角,面上有几分不屑地看着安以沫扁平的胸。

安以沫十分无语地接受苏岚的有色打量,传入耳里的话就像是夏天蚊子嗡嗡的叫声,忍不住一掌将它们拍死。

她陷在自娱自乐里,找到空档,轻声道:失陪一下。然后,将手从叶天歌的臂弯里抽出来,冷若冰霜地走去洗手间。

女主角走了,叶天歌与苏岚的话题也就此打住,纷纷找借口离开。

叶天歌走到玻璃花房外,将电话拨给了父亲最信任的金秘书,经过这些天的调查得知,为叶卜雄操办亲子鉴定事情的人正是金秘书。

第二十二章:又吻又摸又调戏

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当父亲听见自己与安以沫之间真实的情况时,虽然震怒,却捕捉到一丝轻快。

叶天歌浓眉紧拧,一想到自己与安以沫或许是兄妹,他就恨不得将她踢回她娘肚子里去重新为人。

她怎么可以是自己的妹妹!

他震惊地缩紧了眼,可恶,一定要尽快查处这件事的结果!

再这样瞎怀疑下去,他会疯掉的!

**

叶江姚在医院照顾叶卜雄不在家,安以沫又做起了叶家保姆的活儿,她与叶天歌兵分两路,一个去医院接白素禾,一个买菜回家做饭。

当饭菜正好上齐在桌上的时候,叶天歌也带着白素禾回家了。

每天下班回家都能看见母亲,安以沫自然是欢喜的,再看向帮自己达成心愿的叶天歌,他眉头紧锁,没有往日的朝气与邪气,一声不吭的。

怎么了?怕是母亲为叶天歌惹了乱子,安以沫犹豫着问。

见叶天歌不答话,安以沫想着他此番或许是在为私事心烦,便扶着母亲,洗过手,坐在桌边吃饭。

叶天歌看着安以沫这薄凉的举动,启了启唇,却没说什么,只是心里头一直堵着的那团气无形间增多了些。

他仔细看着她的脸庞--大眼睛,和自己像;高鼻梁,和自己像;薄嘴唇,和自己依然像!

真是越看越像,难不成她真是自己的妹妹?

阴差阳错,自己竟娶了自己妹妹?还对她又吻又摸又调戏?

该死!

自己是禽兽啊?

叶天歌努力克制住脑海中这些荒唐地让他几乎抓狂的想法,努力逼自己先镇定下来。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真是自己的妹妹,究其根本,自己并未娶她,也没与她发生过最不该发生的行为,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可是,为什么心里头总有根刺卡在那儿?

觉得不舒服?

天歌,吃饭吧。见叶天歌还愣站着,安以沫不由唤他一声。

叶天歌用力呼吸了下,望着安以沫与白素禾,不自觉地带着排斥:我不饿。说着,提步回屋,也许是心里头烦,关门的声音有些大。

安以沫不明所以地看着楼上,隔了会儿,又安静地坐下,喂白素禾吃饭。

夜景虽美,但若少了人烟,始终是有几分不足。

叶天歌站在阳台,双手撑在台架上,望天,阴沉中有晦暗,就连星星月亮也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纱,显得昏暗。

是因为心中有烦恼遮蔽,所以才觉得这个夜格外的沉闷么?

不知站了多久,脚都酸了,他走去一旁的软椅上躺着,想安静休息会儿,可才闭上眼,脑海中就袭来安以沫那张脸,还忍不住要拿自己与她对比。

活了这么多年,一直以独生子自居,没想到自己还有个妹妹?是父亲瞒着母亲做过的事?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母亲!想着,对白素禾与安以沫的存在都连同一块儿不解了。毕竟,那个神智不清的女人,曾经有从母亲手中抢走过父亲?

叶天歌猛的睁开眼,一整天了,他脑子里总蹦出这种无厘头的猜测出来,可是,又不是毫无根据。

肚子咕咕地叫了几声,叶天歌才想起来自己就连中饭也没吃,他打开房门走去厨房看有没有些填饱肚子的东西,正巧遇见安以沫在洗碗。

听见有脚步声,安以沫回过头,欲逃离的叶天歌只能板着面孔装出一副好烦她的模样。

打开冰箱,见里面没什么吃的了,他不由皱起眉。

饿了吗?还有些剩饭,我给你……

你叫我吃剩饭?叶天歌忽然怒吼一句,阻止安以沫靠近。

见安以沫吓得浑身抖了抖,他又心疼起来,可一想到自己的母亲,心里头对她的存在又充满了抵触,其实,还有些不知名的恼怒。

安以沫局促不安地,手上还有洗洁精的泡沫,在空气的挤压下,啪啪地爆炸。

叶天歌沉闷地呼吸,多待一秒就会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大恶人。他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出别墅。

安以沫只听见外面传进来一阵发动车子的声音,然后,便没了然后……天上偶有一群和平鸽飞过,排成形状往前飞,飞累了再回到屋檐、街角,发出咕咕的叫声。

天空蓝的纯粹,一眼望过去,如同海水一般的清澈,一阵风吹过,将那一大片云吹散,风起云涌,转瞬,将一架飞机淹没在云海里。

又是一个周末的傍晚,安以沫发现最近的周末总会意外发生些事情来,让她几乎就没有个真正能休息的时候。

她身处在一个巨大的玻璃花房里,这是A市标志性建筑之一,许多富豪商贵都在这儿举行过酒会。

玻璃花房外头由一层黄色杏叶铺路,道路两旁用艺术形态将种植颜色各异的花分成两张欢迎光临的笑脸,只要跨进这儿五百米方圆,就仿佛是进了天堂。热闹,却不喧嚣;宁静,也不寂寞。

玻璃花房里头最扎眼的便是顶上那几盏吊灯,吊灯的材质仅用水晶、钻石、黄金三种,大自然的物品加上人工的雕刻,再插上电流,这里简直就是童话故事里属于公主的城堡,美不胜收。

而这富丽堂皇的一切对安以沫来说却仅是个华丽的笼子,将她困住,没有自由。

今晚,是特意为叶卜雄康复举办的盛会,安以沫却独自站在角落处望着玻璃外的天空伤神。

这些天她过得不好不淡,生活仿佛回到了自己该有的轨道,与叶天歌之间毫无交集。有几次想去找他问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话到嘴边,一想起他冰冷吼她的模样,她又只能逼着自己回房,不再关心与他沾边的任何事情。

原本就连这场晚会她都不想参与,想留在家里陪母亲,可叶江姚却主动将这事揽了下来,让自己再无借口缺席。

安以沫回过头去,那一切华贵都将她分割在区域之外--叶天歌穿梭在人群中间,大方得体的语调、怡然自得的微笑,充分显出他从容不迫的魅力。而他的目光几乎未在自己身上停留超过一秒。

她耸了耸嘴角,这些天已经受够了叶天歌对她的冷淡,既然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便出去透透气好了!等他处理完他的事情,她必须得问问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宣布离婚的消息!

安以沫坐在花丛中的秋千上,夜空平静,风过微凉,带来阵阵清淡的花香,不远处,传出宴会上音乐的余音,这里也别有一番雅致。

风调皮地抚弄她的发,抬手理了理遮住眼睛的发丝,琥珀色的双眸晕开点点倦意,再懒懒打了个哈欠,偏头靠着秋千的一根绳子陷入沉思。

今日,她穿了条黑色抹胸小短裙,垫胸将她原本并不丰满的胸衬托出来,雪纺质料上挂了几层蕾丝,挤出滑润的一半乳露在外头;后背岔出一条深V脊背线,直露到尾椎处;大腿刚遮过四分之一,以下皆是裸露;一双粉色高跟鞋用缎带绑在脚上,就像是件神秘礼物包装的绳子,让人忍不住拆开一探究竟。

这一切与安以沫来说,露得有点儿过了。

可叶江姚却坚持,她也没办法再换。

用手去拉了拉胸口的衣裳,想尽可能多遮点儿,抬眸,正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树上,低眉看着她。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看,淡墨色的眼眸里印着盈盈灯光,比星星更璀璨,精致的轮廓隐去骄傲的锋芒,自有几分别致,见有人发现他了,也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模样,让人无法将偷窥这个词安在他身上。

安以沫整个人瞬间石化,匆忙看了眼自己的胸口,衣领与肉体开了个微笑的弧度,若是居高临下,岂不是都会被看光?

薄唇微张,原本纯粹清澈的眼眸中露出慌张来,安以沫边用手捂住胸口边下秋千要逃离,哪知一时心急,高跟鞋卡在石子铺成的道路缝隙中,鞋跟一崴,手又没法及时协调,整个人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还好地上有树叶与花垫了一层,摔下去发出沉闷一响,并不很痛,但由于裙子太短,露出半截内裤。

粉色,hellokitty的图案。

安以沫狼狈地爬起来,顾不得手肘上的擦伤,为了护住自己的清白,将裙子紧紧往下扯,这下倒好,上面露更多了。而她越是乱,手脚越是不听使唤,脑海里一直嗡嗡作响,在这一刻,她几乎想不到还有别的办法来让自己看起来好点儿。

一辆车开过来,车灯刺眼地照在安以沫身上,就像是法海的金钵照在白素贞身上,让她逃不开这个圈。

这时,从车里走下来两个人--乔志懿与苏岚。

显然是看见了安以沫的狼狈,苏岚刻意让司机去停车场停车,然后提前下来了。

呀!以沫,难道这就是你的新造型?苏岚往前走了几步,扬着怪腔调幸灾乐祸地问。

她身穿红色小短裙,红黑高跟鞋,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左手打横在胸前拖住右手,去摸搭在锁骨上的卷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安以沫身上歪七扭八的礼服。

四周光线并不亮,也没有别的吵杂声,唯一扰乱安以沫的便是盘旋在耳旁的嗡嗡嗡的聒噪声,只感觉眼前一阵晕眩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