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无上剑宗

更新时间:2019-11-13 08:49:05

无上剑宗

无上剑宗 楛禅 著

连载中 童辛 搞笑 百合 情有独钟 民国

童辛本是天庭无上至尊,上代天庭的缔造者“虚剑帝君”,为天庭镇守西方的真仙大帝。转世轮回,这一世,修武道,铸神剑,一剑通天!

精彩章节试读:

第23章 哨所夜战

“这鹰王还真是富裕!”

站在丹炉前童辛一手控火,一手打开一旁的木盒。

木盒里躺着一颗婴儿小臂般大小的血参,参须一根不缺品行极好。轻轻一捏,还能掐出了水来,看样子从地里挖出来的时候并不长。

“你们这些妖王,都有怎么富裕吗?”

童辛两眼放光,看着一旁养伤的赤炎鹰王,问道。

“还行吧,但凡能开启灵智的,多少有几分机缘,或是依靠药材,或是依靠宝穴!”鹰王低声说道,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在这一带,应该有对头,说说,到时候分你一成!”

如今有赤炎鹰王代步,童辛根本不愁时间,在看到两仪丹的时候,他就准备洗劫一波在出发。

“主上,你说的可是真的?”

童辛点头。

赤炎鹰王猛地睁开眼,也顾不上疗伤了,直接站了起来,搓了搓手说道,“这一代的妖王都和我一仇,黑熊王,连封山里有一只黑熊王,那只狗熊当年能觉醒,靠的是一株血皇草,那血皇草我曾今从高空过,已经长出六枚叶子!还有白鹤双王,那是对雌雄白鹤,好像得到过你们人族剑宗的传承,洞穴里藏着一枚天剑花!还有……”

听到有好处拿,赤炎鹰王做起叛徒毫不含糊,一股脑的将附近山林妖王都卖了一遍。

“这些家伙,真的都和你有仇吧!”童辛笑道。

看着童辛的眼睛,赤炎鹰王不由缩了缩头,可不等他解释,童辛笑了,“这就好,走,走,洗劫他们!”

闻言,鹰王的眼睛都圆了,心中嘀咕不已,觉得日后跟着这位,自己的生活将无限精彩。

……

哗哗哗……

夜幕中,一头身躯庞大的老鹰掠过星空,音爆声接连不断。

身为空中王者,赤炎鹰王的速度快到极致,一个上半夜就飞过三千多里地。

童辛站在鹰背上,手捏这一枚朱果,嘴里同时嚼着一枚,“果然,发家致富还是要靠抢,这些躲在深山老林里的妖王对山里的情况太熟悉,肥啊!”

经过一个下午的洗劫,童辛抢到八种珍惜药材,三份稀有矿藏,外带各类灵果上百,当然这背后少不了赤炎鹰王的功劳。

双目仰望星空,又丢了一枚朱果进嘴,轻笑道,“我或许应该找个时间,往妖族的领域走一趟!”

妖族,人族,星空下两大最强的种族,自古以来不是妖吃人,就是人灭妖,仇恨早就刻进骨子里,对他们出手童辛可没什么负罪感,毕竟他当年就是在妖人对立的环境中成长起来,在他眼里妖族就是财富,就是修炼资源。

“前方震天关,来人速速下降,禀明身份!”

在一座高耸的山峰上,有一观察哨,当看到赤炎鹰从东往西而来,并有人影站与背上,观察哨内立马跑出一个骑士,驾着一头飞狮飞了上来,挡在鹰王前进的空间里。

震天关,是前往古国西南边疆的重要渠道,关内是帝国的腹地,百姓安居乐业,可一旦出了震天关情况就截然不同,离边疆越近妖祸发生的概率也就越大。为此古国曾多次动员腹地外的百姓迁入关内,可惜效果不明显。

反倒因为种种原因,关外如今成了流寇和罪犯的潜藏地,很多村庄城镇里都躲着罪大恶极的罪犯,为此每隔几十年,古国都会派兵对其进行一次清扫。

从震天关出发,往西三千里是镇龙关,往西五千里是战场,这两个距离正好是妖族奔袭的距离。因此震天关内常年有三个军团驻守,在随时准备奔赴边疆的同时,借助地势拦住准备逃亡边疆的罪犯。

“任务简述中,我需要在震天关备案,不然无理由出境会很麻烦!”

童辛看了一眼来人,记起任务详情,当即吩咐鹰王随飞狮下降。

呼呼……

观察哨外,烟尘四起,飞狮与鹰王一同降落,只不过在鹰王的凶威下,这只飞狮显得有些不堪,若不是童辛控制住鹰王,刚才的骑士非得从天上掉下来。

“原来是爵爷!不知爵爷,此番出关所谓何事?”

护卫第一时间看到童辛手上的戒指,心中了然,这肯定又是一位接了任务的爵爷,不然一般人根本不会出境,更不会像童辛这般高调。

“我接了潘安楼的命令,前往镇龙渊清附近,清扫兽人地堡!”童辛拿出青铜令,交给护卫。

“那么就请爵爷在此等候!”

接过青铜令,护卫第一时间回到观察哨所内。

“主上,你这是做什么!凭老鹰我的速度,分分钟就带你飞出震天关,还需要和这帮小人物打交道吗?”

赤炎鹰,生性高傲,一般的妖兽皆不被他放在眼里,更不要说是震天关的一个小护卫,要知道这些年来,他可没少飞出关外巡游。

“知道这些年来,你们妖族明明比我们人类强大,为什么一直都斗不过我们人族吗?”

“就是因为没有规矩!”

“无规矩不成方圆!”

童辛毫不避讳的说道,妖族个体强大,可兽性难除,若不是这点上古时期人族如何崛起?

铛铛……

就在此刻,哨所内警钟大做,密密麻麻的箭矢从山下抛射而上,整个哨所都笼罩其中,很多执勤的护卫还未等反应过来,身中多箭倒在岗位上。

“兄弟们,上,破了这一小哨所,我们就能出境!”

“上啊,狗官不给我们活路,今夜说什么也要杀出一条道来,等出了关,找个山窝子一猫,看那群狗官还如何找我们!”

“杀!”

……

数十道黑影,在箭矢的阴影看爬上悬崖,登临观察哨!

“再放!”首领大声喊道。

咻咻咻……

又是一波箭矢平行与地面射来,其中小部分向着童辛和鹰王杀来。

“找死!”

童辛转目望去,十来根箭矢正朝着自己扑来,每一个箭矢箭头上绿光闪闪,涂抹了致命的毒药。

雷环闪烁,童辛单手虚捞,一把将射向自己的箭矢都抓到手中,反手一投掷,箭矢呼啸着向着刚才说话的黑影急速飞去。

“不好,竟有古国贵族在场!火力集中,杀了他!”

看到箭矢反过来杀向自己,亡命之徒的首领大喊道。

古国贵族,代表了什么?

在古国或许也就五岁以下的孩童不知道了,那四个字,代表了冠绝一切的战力,普通的半步气尊杀死气尊那是侥幸,可贵族中的半步气尊杀死气尊则是必然。

这波亡命之徒也有气尊武者,而且还有两人。正是出于这点他们才挑选这处哨所下手,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此地观察哨外竟站着一位贵族,一位正准备出关子爵!

“完了!”

当看清楚童辛身边蹲着的赤炎鹰王,首领乃至其他亡命之徒,个个惊恐不已,刚才他们在密林中穿梭,是察觉到了空中飞过的赤炎鹰王,这是一只气尊六品的妖王,他们清楚地知道这头鹰王的强大。可从他们的视角根本就没法看到童辛,加上自认为妖王是不会帮古国驻军,所以才攻了上来。

“逃,能跑一个是一个!”

按理来说,他们还有机会逃,直接跳下悬崖就是了,可实际上童辛根本不会给他们机会,长剑而出朵朵剑花由远而近,那速度简直可怕,破开箭矢形成的帘幕,杀进亡命之徒中。

“挡住啊!”

“这位贵族,为什么会怎么强?冥冥只是半步气尊,给我的感觉却像是遇到气尊圆满的郡级官员!”

首领大惊,他是知道古国贵族的强大,可谁又能想到,他们会遇到童辛这种怪胎,身体被剑光笼罩,全身寒毛都炸了!

古国官秩严谨,气宗方可入仕,非七品以上气宗不可为官,非气宗圆满不可进七品,非气尊圆满不可为郡官,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逼得气尊家族举族外逃,毕竟这样的家族可远陨星城的家族强大,落户陨星城瞬间就可以改变城内局势。

可在这一刻,这些亡命之徒宁可回去面对自己的父母官,也不想面对童辛,太强了。

“饶命啊,贵族老爷!我们也是被郡里的官员逼得没办法啊!”

首领猛地跪了下来,不断求饶起来。

刷!

剑光扫来,首领极力想要躲避,可他的速度慢了,剑光直接划过他的脖子一剑销首。临死前瞳孔放的老大,显然是无法接受自身身死的现实。

“逃啊!”

“跑一个是一个!”

见首领被诛,剩下的亡命之徒全都疯了,不少人不顾一切的跳下悬崖,可守备的护卫又怎么会给他们机会,一道道箭矢从哨所内射出来,收割亡命之徒。

这些护卫能被派到哨所执勤,定然是精锐,之前那是被打蒙了,如今立马爆发出古国正规军应有的实力。

刚才那位指引童辛的护卫,更是端着一把弩箭冲了出来,站在悬崖边向下射杀歹徒。

看到成建制的护卫从哨所内走出来,挽了一个剑花,童辛收剑立于一旁,至于在整个过程中,赤炎鹰王那是动都没动,静看人族内部的厮杀,谁让童辛刚才那教训他,说妖族不懂规矩,那些在这怎么解释?

当最后一个歹徒被射杀与空中,哨所内的护卫纷纷走到童辛身前,放下武器,单膝跪地右手按在左胸,齐声说道,“今夜多谢星爵大人出手!”

“告诉我,你们的正副中队长在哪?”童辛冷声说道。

今夜之战,童辛愣是没看到这个中队的正副中队长,显然是不应该的,身为贵族他有权质问这一切。问这话,倒不是说童辛关心沧澜古国,而是如今的贵族角色,迫使他去怎么做,不让会让人对他的怀疑。

“回禀星爵大人,当下边疆不稳,妖族蠢蠢欲动,据兵部推算,一场大战可能就在眼前。为此震天公爵连续多日召见部下,我们的正副队长都为此入城。不然今夜,这帮家伙根本别想摸上来!”一位小队长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不然我定得狠狠的参你们中队一本!”童辛点头,“速速办理我的通关手续,我要赶赴边疆!”

“冷刀,你准备一下,一会跟着星爵大人一同出关!”

小队长冲着刚才招呼的护卫说道,转而看向童辛,“星爵大人,如今边疆不稳,各处都有关卡,冷刀是我们这里的战斗英雄,曾参加边境驻军里的集训,认识很多人,由他带着大人出关,可以解决为大人解决一路上的很多问题!”

看了一眼冷刀,童辛不由点了点头,这位的战斗意识的确不错,尤其是刚才射杀歹徒的一幕,留给童辛很深的影响,“那就麻烦冷刀小队长了!”

第26章 斩获颇多

呼……

破风声,从上向下而来,数具兽人的尸体如同下饺子一般从天上落下,当最后一具尸体落下,鹰王化为人形落到童辛身边,指着洞坑说道,“跑掉的,全在哪里了!刚才怎么了?我咋感受到死亡危机?还有那青甲神人哪来的?”

看到鹰王双眸中的疑惑,童辛抬手,食指犹如闪电,一击点在鹰王的太阳穴上。

“主上!”

鹰王满脸不解,可不等说话,身子便已经摇摇晃晃的退了三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巨大的赤炎鹰王趴在地上,唯独剩下重重的呼吸声。

万雷真经的品质极高,又有轮脉加持,童辛很快就恢复过来,唯独外伤需要一点时间。

噗!

就在童辛极力温养内脏的时候,洞坑里发出一阵低沉的空间爆裂声,紧接着有大量的东西凭空掉进洞坑。

这些全都是老兽人寄存在元神秘境中的宝物,伴随着其身死,元神秘境崩溃,炸开老兽人的眉心,一股脑的掉了出来。

五光十色的场景维持了小半会,很快这些宝物便开始自污,成一个个黑色的疙瘩。

兽人或许很穷,日子或许过的很惨。

但这并不表示老兽人穷,就凭刚才那一阵的宝光,童辛就看到不少好东西。

扫了一眼昏迷在身后的鹰王,童辛重新越近洞坑,他在这里搞出这么多事情,有出现了洞虚级以上的战斗波动,相信很快就会有古国驻军出现。

“废物,也想挡住我对你的炼化!”

捡起一枚空间指环,童辛的精神力侵入其中,老兽人留下的元神禁制咆哮,一是没有接受本尊的生死,二是不愿被童辛炼化,可童辛的精神力岂是老兽人可比,一道道元神禁制,宛如阳春三月的积雪飞快消散。

“虚金矿,科莫金铁,龙岩血石……”

一个个矿物名称从嘴里冒出来,童辛双眼闪光,这些矿石要说是极度稀缺,多少还差了那么一点意思,但绝对已经可以算的上稀有。童辛相信,就算古国的公爵家族,以全家之力也难以赞到这些矿物。

“炼制子母剑胚,主材料到此算是齐了,就是辅料的问题,届时出手一点矿物,相信很快就可以搞齐!”

童辛并不打算放弃前世走过的路,身为一代无上剑宗,今世要是把剑丢了,无异于自断一臂,因此他准备双修,外修剑道迷惑人,内修雷法做底牌。

若不是觉醒后,时间逼得太紧,资源太少,他早就怎么做了,那还要搞的像今天这般狼狈。

“地狱红莲?还是八片叶的?”

又打开一枚戒指,大量鲜血从中滚滚流出,透过血液的阻碍,隐隐可以看到一朵徐徐盛开的莲花,此花已经长出八片成年人巴掌大小的花瓣,娇艳欲滴,魅惑十足。

地狱红莲,生长在阴煞绝地之中,以生灵之血而养分,在养分充足的情况下,每个甲子花开两片,最多可以花开七十二叶,生长到八片叶至少需要四个甲子,也就是二百四十年。

此物炼神,是修炼精神秘笈的武者最需求的东西,同样对童辛这种转世者有帮助,有助于其恢复元神。

看到这颗红莲,童辛立马清理脚下的所有宝物,将剩下的几枚宝戒都找到,一次性全部打开,果然在其中一枚宝戒内看到了大量药材,这些药材全都是炼制地狱红莲的辅材,不过好像还缺了几味!

“缺的是冥虫,和烈阳花,这些当初我在扫荡兽王巢穴的时候都得到了!”

童辛大喜,主药,辅药,配药齐全,他现在就差一块宝地炼丹了。

有些时候果然是要搞波大的,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将几枚宝戒合一,童辛取出空的戒指,一把将地上其他东西全都收了进去,他如今元神萎靡,前世开启的元神秘境闭合,没有储物功能,只能用最基本的方式处理。

“咦!”

地面一空,唯独有两样东西没被收进去,一物长得像鹅蛋,还有则是一个小木盒。

手掌一探,虚空抓取,童辛一手抓一个,放在眼前认真分辨。

元神秘境相当于小千世界,不仅可以储物还可以藏人,但空间戒指就不行,他就是一个空间气泡,吹得大一点面积就大,吹得小一点面积就小,每隔一段时间还需要注入内息,做为能量消耗,同样活物是放不进去的。

蛋状的东西说是生命体,童辛还能理解,那小木盒呢?

“是种子!”

打开木盒,一枚小刀状的种子静静的躺在里面,种子虽小却刀锋慢慢,看着都给人一种扎眼的感觉。

“玄心刀!”

传闻中,世上最强的兵器,并非人为炼制出来的,而是长出来的。

玄心刀,就是其中之一,此刀源自一枚种子,经历九轮生长方才成型,同时每一轮生长的条件都难以想象,需要以金丹以上强者的尸体为土壤,每生长一轮土壤的要求都有提升。

“这老兽人,当真是好运气,竟能得到这般宝物,传闻中玄心刀每生长一轮,就会出现一篇刀法,如果能完全培养生长,可以轻易培养出一代刀帝!可惜这家伙不敢跑出镇龙渊,不然随便杀一个金丹武者就够了!”

“这玩意落我手上算是砸了,想要出手至少也要等我晋级金丹之后!”

说着,童辛掏出一个皮带子,丢掉小木盒,将玄心刀种丢了进去,或许在别人看来此物珍惜无比,可在童辛眼里,就是一个货品卵用都没!

认真看了一眼丹,童辛直接敲破蛋壳,嘴巴凑了上去,咕咕咕的全部喝掉,一枚恶龙丹除了吃掉还能咋样,难道等孵出来他来养?

现有的物资自己都养不活了,还养一个废品龙?

几个饱嗝功夫,肉身伤势快速愈合,体质增强了一波,略微估算一下,现在的童辛已经可以再次凝练雷环。

跳下老兽人的尸体,童辛单独用每一枚戒指将其装走,然后走到刚才的兽人首领身边,双指戳进之前被古剑开出的喉咙口内,探查兽人首领的血脉。他非常好奇,这小兽人首领究竟觉醒的是什么血脉,搞的力气这么大,弄得他刚刚追着自己砸!

兽人血脉混乱,很多时候体内不止一种血脉,天晓得会觉醒哪一种,老兽人是小兽人的父亲,但显然两者觉醒的血脉完全不同,没有一点对比性,这要换到人族,老兽人还不得除了这孽子,好在这种事在兽人中很常见!

凝!

双指退出伤口,大量鲜血被吸了出来,指尖内息滚滚,百十来斤的兽血快速燃烧,越来越少,最终凝出一条宛如游丝般的血线。

童辛闭目,开元神之眼,探查这缕血线,待看明白整个人不由骂了起来,“还真是龙象血脉!”

龙象,传说中镇压地狱的圣象,血脉及其强大,往往被人看做是力之一道的终极。不过可惜的是,童辛也没见过这种生物,只是在极少数的笔画和典籍中了解过。

小兽人首领的龙象血脉很微薄,甚至可以说是少到可怜的程度,可就是因为占了龙象的边,使得其神力无双,在气尊境就可以举着重达三千斤的狼牙棒当棒棒糖砸。

“镇龙渊里的这帮兽人,不简单啊!”

前有洞虚级的老兽人,后有龙象血脉的小兽人首领,这要简单才怪了,童辛不由怀疑这群兽人的来历,是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兽人!

“娘的,那个王八羔子偷袭老子,找出来,我非得搞死他!”

赤炎鹰王双翅抱着脑袋,趴在地上痛苦的说道,“娘的,老子记忆这么断片了,什么都记不起来!”

鹰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差点就从洞坑边摔下来。

“事情结束,走了!”

割下最后一个兽人的首级,童辛跳出洞坑站到赤炎鹰王背上。

“主上,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被驴踢过一般,脑壳子疼的厉害!”鹰王一脸纳闷的说道。

闻言,童辛一张脸都拉了下来,什么叫做被驴踢,他刚才的手法是生疏了,但怎么说也是仙家手段,如今竟然被这不知好歹的傻鸟说成是驴踢,太恶心人了,本来还想找点东西补偿一下,现在算了!

“事情完了?”

赤炎鹰王一脸发蒙的看着坑洞里的一切,整个地堡都毁了,碎石,尸体,杂物混杂在一起,那画面惨的不得了,续而摇了摇脑袋,鹰王震翅而飞。

在一阵强大的上升气流中,鹰王直上五千米,罡风阵阵站在鹰王羽翼后面的童辛,渐渐陷入沉思。

……

“大人,怎么快,你回来了!”

看到鹰王落到院子里,在看到童辛一身破烂的外套,冷刀也是吓了一跳,这才过去多久,三天不到的时候就回转,这任务处理的速度未必也太快了吧。

有飞行坐骑,最多也就是减少赶路的时间,兽人狡猾无比,天生又对危险源敏感,想要找寻一处兽人地堡,难度不亚于沙堆里淘金,如若不是这样,古国直接派遣大军出动就可以了。

“恩,回来了!”

这段时间,冷刀一直跟着自己,童辛也愿意提点一下他,“得了些宝贝,你在城内面熟,三天内帮我处理掉,三天后我要折返关内!”

镇龙渊一战,童辛收获不小,实战的对任何人都是一场磨练,童辛有意识有技巧,但修为肉身皆不如当年,就是一个高手再玩小号,很多时候都会高估自己,如今一场实战彻底让童辛知道这里面的差距,他要好好消化的一番,同时重新研读万雷真经,他总觉得还能在气宗境走的更扎实一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