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致命邂逅

更新时间:2019-11-13 09:32:49

致命邂逅

致命邂逅 暖小开 著

已完结 林纾,瑾燃 种田 重生 古言 穿越种田

遇上瑾燃之前,林纾的世界是一个方一个圆。生活,恋爱,婚姻,就连上床都是中规中矩。遇上瑾燃之后,方圆崩塌,林纾才知道,原来规矩之外的世界是这样。林纾慢慢开始信命

精彩章节试读:

第26章 迟早把你炖了

他蹙眉,看我的眼微眯了下,随后抬手将烟咬在牙尖,抄起桌上的烟就对男孩说:“记账上。”

还能这样?!

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紧接着男孩就很爽快的回了声OK,而他转身就往店外走,看都没看我一眼。

显然的,某位大爷又不高兴了。

我拧眉,连忙追上他,“你怎么赊账啊?”

“又不是跟你赊,你激动个什么劲。”他咬着烟转头看我,那样子已经不能再流氓。

我眉拧得更紧,嘴张了张,最后还是闭上。

他们这些人,动不动就拿刀拿枪的,赊个账算什么呢?

没走几步远处传来狗吠,他带我拐了个弯,灯光比之前明亮了点。

就在我们前面十多米的地方,一间屋子大门敞开,灯火通明,一只白色的京巴爬在门口边正朝着我们的方向叫。

走在我旁边的瑾燃忽的冷哼了声,“迟早把你炖了。”

“……”这哪只狗不一样,感觉到有人来都会叫唤,他有必要这样吗?

我有些无语的侧头看他,竟对上他的眸。

昏暗中他的眸显得格外黝黑,不算明亮的光线倒映在他眸里像一簇闪动着的火苗。

不知道怎么的,那目光让我后颈刷的一凉,汗毛就竖了起来。

他忽的对我咧开嘴笑,露出白白的牙,“你说……清蒸好还是黄焖好?”

“……”我连忙别开眼,顿了一秒才说:“这种狗不能吃。”

“呵……”他低低的笑了起来,“你这是冷幽默呢还是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种狗能吃吗?!

我拧眉,刚想张口,就见那只京巴忽的爬起朝着我们就飞奔过来。

我吓了一跳,脚步顿住,不会咬人吧?!

这个念头才出,我就想起刚才他恶狠狠的说迟早要把这狗炖了,难道这狗以前咬过他?

狗跑得很快,不过眨了眨眼就冲到我们面前,摇着尾巴直往他腿上扑,嘴张得老大,舌头伸得老长,一副讨好的样子。

“……”这……这看起来不像有仇的啊。

他小幅度抬脚,推了推那狗,结果才推开点,那狗又扑了上去,两只前爪抬起就抱住他的小腿。

“去去去,没你吃的。”他蹙眉,声音有些不耐烦的又抬脚推了京巴下,但动作却是轻柔的。

京巴再度别推开,有些不甘心的直在他脚步打转,我蹙了蹙眉问:“你家的?”

“我妈|的。”

那和他家的有什么区……不对啊,这么说前面那敞开大门的屋子就是他家?

“那是你家?”我朝着屋子努了努下颚。

“嗯。”他淡淡的应了是声,步伐慢下来,因为那京巴一直在他脚步转悠。

在走到距离门口三步的地方我停下脚步,“我就不……”

“刚才谁说要送我回家来着?”

“我不是已经……”

“这是送到家门口还是送我回家呢?”

“!!!”再度被打断的我竟无言以对!

燃大爷老不高兴的瞥我一眼,带着淡淡嘲讽的声音再度响起,“不用怕,我妈在家。”

“……”他这话让我的脸刷一下又热了起来,“我没怕。”

他看着我,没吭声,过了会竟忽的笑了。

我正为他的喜怒无常而唏嘘,他就说:“你不会是不好意思吧?”

“……”一击即中,我脸有些热起来,“当然不是。”

“不是那就走呗。”他说完,也不给我再说话的机会,转身就往里走。

我头皮又开始发麻,顿了一秒后在心里嘶了声还是跟了上去。

我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重点是我没准备。

以前去学生家里,我都是去家访的,而这次……送学生回家吗?我怎么连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而且还是一个根本没去上课的学生,我送什么啊我!

我脑袋开始飞速运转,预测着等会他爸妈见到我后可能会问的问题,一边想着要怎么回答,心有些忐忑的跟着他跨进门。

进门后我发现这进只是一间小小的外间,没人,七八平米的样子,有些老旧。

靠左边的地点放着一张木质的老式橱柜,柜子上放着四把老式的保温壶,一个电石炉,电磁炉上还放着一只热水壶。

边上一张方桌,桌上是两个塑胶篮子,里面倒放着很多杯子,边上有几个玻璃灌,装着茶,干菊,还有冰糖。

右边靠墙的位置放了张三人坐的布艺小沙发,也是很旧,一眼就能看出有地方凹陷着。

正对面的右边是门,不过按的不是木门,而是那种玻璃的拉门,里面隐隐传来嘈杂声,感觉很多人的样子。

我正疑惑,他已经走到正对面靠右边的门前,抬手就将门拉了开。

白色的京巴一溜烟就钻了进去,我刚要跟上,紧接着就听到一个很不耐烦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敢不敢快点!难产啊!”

诶?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呢?!

“哎哟!你个死小子怎么说话的呢!去去去,换你爸来打!”一个带点尖细的女声说。

“他扎金花呢,没空。”

这一次,我听出来是谁的声音了,顿时嘴角都抽了。

“诶!杠杠杠!爪子放下!”

“怎么又杆啊?”

“不服啊……哈……花了!”

紧跟着李海一声是哗啦一阵脆响,之前说话的女人很不高兴的说:“下次不要你顶了!”

我定在原地,愣愣的看着瑾燃,就见他唇角微勾,笑着看我。

“李海?”我觉得我需要确定一下。

“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

“……”我看着他眼底难得的出现笑意,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确认了。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之前在水果摊的时候,李海爸爸才听他说我是要送他回去表情为什么那么尴尬。

想是李海爸爸应该是早知道李海没去上晚自习的!

他弯着唇转身进了屋,随即我就听到有人叫他,李海的声音尤其大。

“燃哥你回来啦?”李海声音带笑,“我刚这会来了把大的!”

“听到了。”

“你刚去哪了?”

“学校。”

“学校?你去学校干嘛?”

这次瑾燃没说话,但他人又出现在门口,“杵在那干嘛呢?”

我拧了拧眉,刚要张口,里面的李海又说:“谁啊?”

他转回头,看向屋内,“林老师啊。”

第29章 你想什么呢

他那骤然放大的脸让我下意识的身体往后仰,手也抬了起来,“干什么?”

他眉瞬的拧起,身子刷一下也往后退,顿了一秒盯着我的手说:“你想捅死我吗?”

我刚是被他吓了一跳,也没注意自己手上捏着刀,这会他一说,我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移,顿觉说不出的尴尬。

“不、不好意思……”

他送我一记白眼,“你到底怕什么?能不污秽?”

“我……”我张嘴,想说我没有,但是话到了嘴边,忽然发现这解释比不解释还污秽,真正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哼。”他从鼻腔里哼出声,再度将烟咬在牙尖,伸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按下开关。

我觉得和他相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比我坐在高考的考场内还大!比我第一天站在讲台上还大!

说不出为什么,无法放松,神经线就是那么莫名的崩得紧紧的。

我觉得我得快点先离开这里,然后好好整顿疏离一下我的心态和思维,这样老被他牵着鼻子走不是办法。

电视的屏幕闪了下,但没画面,我刚准备低头继续削苹果,他忽然说:“想看什么?”

“诶?”

“电影,想看什么?”

“……”我眼前骤然闪过之前那盘CD的封面,连忙摇头,“我不看了,我帮你削好苹果就走。”

他瞥我一眼,没说什么,倾身在那堆药盒和碟片中拨弄了下,拿起一张碟片人就站了起来。

见状,我心脏有些发紧,人也有些僵住。

说真的,我真的不想污秽!但是……那封面让我无法控制的污秽!

我想问他放的什么,可是想想这话出口,那不是又要被他说?

我挣扎了两秒,最后在他走到电视柜前蹲下的时候低头,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将手上还有一半没削完的苹果在他开始放碟片前削完,然后赶紧离开。

显然的,这好像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浪费过,一刀下去,跟着果皮被削下的果肉是从未有过的多,但我依旧嫌弃我速度太慢。

我一边削还一边掀起眼看他,结果在看到他将碟片放好站起身来的时候,我心脏一紧,手一抖,我给这刀喂肉了……

不痛,只是被刺了一下的感觉,但身体的反应却不小,不仅啊的叫出声,捏在手上的苹果也被我丢在进了面前的垃圾桶。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鲜红的血已经哗哗哗从左手拇指往外涌,明明不痛的,这血怎么好像还流得有点凶。

我还愣愣的看着,手腕就被扣住,人直接被从沙发拖站起来。

他站在茶几对面低头看着我手,俊秀的眉紧紧拧着,我见那血已经溅了好几滴在他的药瓶子上,有些急,“你的药……”

“你是傻B吗?”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掀起眼瞪我,抬手拿下咬在牙间的烟,口气不善。

???

我傻B?!

“我……”

“都说那刀子利,你想什么呢?”

“……”我想你放的什么电影……

“草!”他低咒了声,掐了烟,紧紧捏着我的手腕人忽的蹲了下。

我不得不跟着他倾身,眼睁睁看着那血滴得到处都是。

蹲着的他侧着头,一只手拉开茶几下的抽屉,没多会他拿出一瓶酒精一瓶碘酒还有医用纱布。

“幸好我是伤残人士,要不有你受的。”

他嘴上没好话,动作却很迅速,捏着我的手腕人就绕过茶几在我旁边坐下,“自己捏着下。”

“哦。”许是手受了伤,也没了刚才那种才靠近一点就紧张的感觉,只是觉得憋,这不都是他吓的吗?

但是,我依旧什么都说不了,所以只能麻木的盯着自己的手跟自己说,来,林纾,快把黄连咽下去。

他拧开酒精瓶,将整个瓶子拿在手里,然后说:“我帮你捏着。”

“不用,我……”

“老子是怕你等下手一缩浪费老子的药。”

“……”我可以骂人吗?

“快点。”他不耐烦的掀起眼看我。

虽然我很想骂人,虽然他的话很不好听,但他说的是事实,所以我最后还是抿唇,把受伤的手伸了过去。

手腕再度被他紧紧扣住,比之前还紧,想是真的怕我等下一痛就把手缩了。

“忍着点。”他将我的手拉到垃圾桶的上空。

“嗯。”我咬着牙根低低的应了声,酒精还没淋上去,眉就拧得死紧。

他的动作是干脆的,我那声嗯才落,他就往我手指上淋酒精,那痛……被别划伤的时候疼十倍不止,如同撕裂一般!

“嘶——”我痛得倒抽一口凉气,眼睛都眯起来。

“痛就叫出声。”

“……”我想说还好,但是不敢松牙,因为我担心一松就真叫出来了。

他停下手,掀起眼看了我一眼有往我手指淋,“不错啊,挺能忍的。”

“……”可以别再说话刺我了吗?

“伤口很深。”他放下酒精瓶,拉起我的手看了看说。

我总是缓了口气,肩膀都松了下来,见那拇指还在不停的冒血,滚了滚喉咙说:“好像是……”

“好像是?”他掀起眼,又送我一记白眼,伸手拿起医用纱布撕开取出一片,打开碘酒倒了一些上去才看向我说:“手伸过来。”

我拧眉,又把牙咬紧了才将手伸过去。

他先是用沾了碘酒的纱布给我擦拭了伤口,又开了一个小瓶,往我手指倒上棕灰色的粉末后,血湿了那些粉末后不再往下滴了,想是血止住了。

“手抬着,别放下,我找剪刀和胶带。”

“哦。”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