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时光之南,是你

更新时间:2019-11-13 09:38:07

时光之南,是你

时光之南,是你 水冰含雪 著

已完结 楚晓寒,傅疾安 婚姻爱情 豪门 鬼怪 空间

有一天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男人竟然向自己告白了!在建筑上他是风格多变的鬼才设计师,在商场上他是冷静果断的商人,在感情上他是个***,而在楚晓寒面前他只是个普通的男人。

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

傅疾安扶着楚晓寒一瘸一拐的回到楚家。

张姨看见心疼的不得了,连忙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

“诶呦我的小祖宗得嘞,怎么又受伤了?”

“张姨,没事儿就是崴了一下,明天就好了。”楚晓寒笑着安慰。

“什么明天就好,伤经动骨一百天你晓得不,这俩天可得好好补补,今天晚上张姨给你做好吃的哈,傅先生也留下一起吃吧,先生回来应该会很高兴的。”

“不了,公司那边还有事情,把青青送回来我就走了。”

眼看着傅疾安就要走出大门,身后传来楚晓寒的声音叫住了他的脚步。

“傅叔叔,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个忙?”

傅疾安回过身来看着她并不说话。

他不说话,她也不说气氛怪异的很,张姨害怕楚晓寒得罪了楚天阔的客人,连忙打圆场。

“青青啊,傅先生公司还有事情要忙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你跟张姨说就好了,不用麻烦楚先生啊。”

“张姨,你个子还没我高呢够不到的,我想吃糖醋里脊你今天晚上帮我做呗,麻烦傅叔叔跟我上楼帮忙拿个东西,很快就好了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傅疾安扫了张姨一眼默不作声的陪楚晓寒上了楼,张姨低声嘀咕了几句就出门买菜去了。

说是要傅疾安帮忙真进了房间楚晓寒却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生闷气,傅疾安也不惯着她转身就走。

“你站住!”

见他修长的手指从门把手上落下却没有转身,这下楚晓寒确定了傅疾安确实是在生气。

“我知道你生气,可是你怎么能从上车开始一句话都不跟我说。”

小姑娘声音里的委屈一览无余。

傅疾安这才转过身来,眼底深处蕴含着的是无奈,她是故意的,可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知道我错了,真的……”

“你错哪儿了?”

傅疾安突如其来的问题把楚晓寒整懵了,她摇了摇头,声音里是刻意克制的哭腔“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不知道我错哪儿了。”

他差点儿被气笑了,哪有人这样认错的,知道自己错了可是不知道错哪儿了,认错还认得这么任性。“帮我拿一下那个抽屉里设计图好不好,我还没有完全画完约好了今天晚上就要给人家发过去的。”

很少见她撒娇然而今天的事情可不是撒娇就能混过去的,他还在她身边她就这样不重视自己的身体她不在她身边的时候还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子。

傅疾安挑了挑眉,终究还是从抽屉里拿出设计图来交给了她。

“还有彩铅。”

她的声音软软的,明明是犯了错的人支使起别人来却那么的理直气壮,他叹了口气又把彩铅给她拿了过去。

楚晓寒没接彩铅双手往他脖子上一搂,傅疾安猝不及防被拉了一下差点压在她身上,害怕压着她只能用双手撑住床。

她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他能看到里面狡黠的光芒。

他定定的看着她。

“不怕别人发现了。”

“张姨出去买菜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我爸更是一天到晚都见不着人,根本就不用管。”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嗯。”说到最后楚晓寒还抬起头向傅疾安脸的方向凑近了些距离。

鼻尖上的暖意传来,傅疾安的脊背挺得笔直他甚至能察觉到自己骨头的僵硬。

“你在干什么?”

她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鼻尖在他的鼻尖上蹭来蹭去“你看不出来吗?我在哄你啊。”

“谁教你的这种方法?”他的眼底有笑意蔓延。

“没有人教啊,以前狐狸生气的时候我就是这样哄的……”

狐狸?她以前养过的那只猫,这么说她是把他当作畜生来哄了。

“……对了,你还不知道狐狸是谁吧,我以前养过一只猫,名字叫狐狸。”

她这又是哪儿招他了,怎么看起来比刚刚还不开心。

“你用哄猫的方法哄我?”

他轻描淡写的一眼扫过来,仿佛在她心中刮起了一股寒风。

“我这不是没哄过人嘛,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哄我,我第一次哄别人,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好不好,不要生气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敲在他心上,哪还舍得继续跟她生气,只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须得让她重视起来,怎么也得让她吸取点儿教训。

视线缓缓扫向那张殷红的小嘴儿,眼神稍黯,他覆在她耳边,轻轻吹气。

“想知道要怎么哄我吗?”

喷薄在耳畔的热气让楚晓寒瑟缩了一下,刚刚挺想的,现在……

“不想了。”

她的表情动作又怎么能瞒过他的眼睛,傅疾安抑住喉咙即将漫出的笑意,低声道:“除了色诱,别的,拒不接受。”

直到张姨把饭都做好上楼叫她下去吃饭的时候楚晓寒都没缓过神来,她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傅疾安临走前特地回头跟她说的那句话。

他说:“这是你家,我就不对你做些什么了,等以后再说,但是你以后要是再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儿就别怪我不客气。”

这个人,怎么能这么流氓。

“青青……”

“青青……”

张姨一连叫了好几声,楚晓寒才从自己的思想里回过神来。

“你这丫头,饭都到跟前了也不说吃,这是想什么呢,”说着像是猛然间发现了楚晓寒的不对劲儿伸手去探了下她的额头又仔细观察她的面色“也不发烧啊,怎么脸这么红?”

楚晓寒吃了两口猛然想起还没给黎明川发扫描稿的事情,匆忙往嘴里扒啦了几口就一瘸一拐的上楼继续填色去了,徒留张姨一个人在楼下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楚晓寒小的时候张姨就在他们家当保姆,楚天阔天天在外面忙楚晓寒基本上也算是张姨一手带大的,张姨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了,她今天太反常实在是让她担心。

房间里楚晓寒坐在书桌前认真的给自己的设计图上色。

水溶彩铅和油性彩铅的质感不一样,处理好了有水彩的质感,上色需要更加有耐心,半点也急不得,可今天楚晓寒分明是有些急躁,手里的设计图想要的效果始终出不来眼看着就快要到十一点半了她越画心越乱终于一笔画下去整张设计图彻底毁了。

从那张设计图毁了开始楚晓寒双手抱了她的头将近有十分钟,之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从抽屉里又拿出一张草图重新开始。

之前起草图的时候她多画了几张,一个是为了给自己留个底再一个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出现这样的情况,现在她不住的庆幸之前未雨绸缪做的决定,只是现在时间马上就要十二点了,不管怎么找借口她都放了黎明川的鸽子,得先负荆请罪才是。

同一时间。

正在笔记本上查看工作邮件的黎明川终于等不及拿起手机给楚晓寒发了条短讯。

回家了吗?

第14章

回家的路上,楚晓寒头抵着车窗不住的懊恼。

睡到中午才醒的人怎么能又睡着了,而且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傅疾安左转避过一辆比亚迪,看着路况的眼睛匀出一抹视线给楚晓寒。

“昨天晚上熬夜了。”

楚晓寒吐了吐舌头,看着窗外的车河对傅疾安的问题避而不谈。

“青青?”

“没有,就多看了几集电视剧。”

“多少集?”

“两集。”

“多少集?”傅疾安头都不用回就知道她在说谎。

“好吧,四集。”

他本来也没准备跟她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他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个问题。

“昨天几点睡的?”

“我下次不会了,这次真的是失误了,我绝对不会因为这类事情再熬夜了。”

傅疾安不反对她熬夜却反对她因为看电视剧小说这一类的事情熬夜,每次被他逮到总免不了一顿说教,可在他面前她一说谎总被拆穿,还不如早点认错,以求他看在她认错态度好的份上,免开尊口,放过她的耳朵。

“下不为例。”

哈,这次竟然这么简单就放过她了,楚晓寒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最近有事吗?”

正遇上一个红灯,傅疾安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方向盘上百无聊赖的敲打着。

“没有啊,怎么你有什么安排?”

自从时装学院的申请资料提交完以后她就很长时间没有事情干了,每天无聊的不是和楚芳菲打电话就是看小说电视剧,简直就米虫的最高境界。

傅疾安停顿了一会儿才开口,“前段时间接了个安江的项目,要不要去安江玩几天?”

“安江啊……”

转向灯变化,牧马人继续顺着车流向前行走。

“怎么了?”

“我老家就是安江的,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工作忙一到寒暑假就把我放到外婆那边,后来外婆去世后我就没回去过了。”

傅疾安明显的感觉到了小丫头的情绪低落,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见她侧过头看着他露出明晃晃的牙齿,笑着道:“难不成你是知道我小时候在安江住过特地带我回去故地重游的。”

“我是个商人很明显更看重项目的佣金,”傅疾安余光扫了楚晓寒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不过我以前倒是也在安江住过。”

楚晓寒来了兴趣,目光灼灼的看着傅疾安。

“你以前也在安江住过?多久以前?”

“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十多年前,”楚晓寒掰着手指头边数边说“你今年二十七十年前也就是十七,哇塞,十七岁,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小鲜肉,要是我们那个时候见过多好,还能看看你小鲜肉时期的样子。”

“说不准我们真见过也不一定。”

“不可能。”楚晓寒说的斩钉截铁“你这么好看,要是我那个时候见过你一定忘不了,绝对会死死的跟在你身后。”

“有一张好皮囊这么重要。”傅疾安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

“当然,我一直以为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如花似玉的脸庞。”

傅疾安腾出手曲指敲了下她的头顶“说这种话也不知道心虚。”

“心虚什么,本姑娘花容月貌,你敢说你不是对我一见钟情……”说着楚晓寒忽然想起一件往事“那时候在硅谷,你下台的时候我是头一个举起本子的,你却把我留在最后才给我签名,你说是不是为了报复我?”

“报复你?”傅疾安好看的眉头皱起,不清楚楚晓寒的意思。

她眯起眼睛,恶狠狠的吐槽他:“你说你一个男人怎么好意思跟我一个女生计较,我不就是不小心撞到了那个女生在卫生间外面跟你告白吗?你至于那么小心眼非要把我放在最后一个签名,人那么多我都感觉举着本子的手差点废了。”

“……”

跟他告白?

跟他告白的人多了,又不是他跟她告白被拒了,他犯得着因为那个微不足道的事情报复她,当时特意把她留到最后明明是为了同她照照片,她怎么会这样以为?

“没话说了吧?”

“我是为了多看你几眼。”

见傅疾安时间长没说话,她以为他心虚,正得意的准备兴师问罪,就听到他这一句话,弄得楚晓寒一脸懵逼,他怎么又不按常理出牌。

她偷偷的抬眼看他……这么会撩……说没谈过恋爱……鬼才信傅疾安扫了她一眼接着道:“像你这么自欺欺人的女生很少见了,说着一口蹩脚的中式英语却非要装作自己不懂中文,本来没什么的场面怕是也要被你弄出些什么了。”

“你故意的吧?”

故意撩的她魂不守舍的再泼上她一盆冷水。

“嗯。”

很明显傅疾安明白楚晓寒的话外之音。

楚晓寒喉咙里堵了一口气上上不去下下不来,头往外一瞥发誓不要再跟他说话了。

傅疾安好笑的看着她,漫不经心的用她最喜欢的东西给她顺毛。

“明天带你去吃烤肉,汉德轩?”

“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汉德轩的烤肉不好吃,金汉宫才好吃,肉又多质量也好……”

楚晓好转过头来看到傅疾安嘴角似笑非笑的眼神,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刚刚做了什么?

明明上一秒还想着再也不要跟他说话了,怎么下一秒就大谈自己的美食经了……

楚晓寒说了一半儿,才想起来自己在生气,哼了一声,给他留了个后脑勺。

傅疾安伸出手去轻拍她的脑袋,柔声哄她:“好了,我错了,不要同我生气了好不好,我认错。”

楚晓寒不理他。

“青青?”

“青青?”

“青青?”

“别叫了,”楚晓寒没好气的剜了他一眼“谁家道歉光说没动作的啊,不给我点儿补偿就想我原谅你?”

“那青青想要什么跟我说我买给你好不好?”

楚晓寒再次转头“你自己想?”

“带你去金汉宫吃烤肉,调味牛肉、五花肉、三文鱼……”傅疾安一脸说了好多个楚晓寒喜欢的食物。

我去,他怎么这么了解她,吞口水的声音在车里格外明显。

于是傅疾安轻描淡写的下了一个猛料。

“你原谅我,我马上就带你去吃。”

傅疾安话音刚落就见楚晓寒转过头来盯着他,眸子里闪烁着绿光。

“成交。”

于是原本离楚家没剩多少距离的牧马人变换了方向,向着某人心心念念的金汉宫驶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