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画妖师传奇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3:56

画妖师传奇

画妖师传奇 大源 著

已完结 白景山 婚姻爱情 情有独钟 穿越 古言

白景山他有一支符笔,画山水、画美人、画妖魔鬼怪……白景山:“没有白爷我一滴灵血解决不了的事情。”白景山:“如果要是有的话,那就……告辞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妖师白景山

初春。

青云镇外的官道上。

温暖的骄阳高悬天际,镇外寂静的官道上,一个身穿陈旧深蓝长袍的青年,头发随意的挽在脑后,清瘦的身子后面背着一个竹子和柳条编织而成的箱笼,头上戴着一个遮盖面容的斗笠,腰间还挂着几个精致的木牌,正缓步朝着镇子走来,行走间,木牌还时不时的发出摩擦的声音,清脆悦耳。

青云镇背靠连绵数百里的青山,其中野兽横行,草药遍地,因此青云镇的村民们多以打猎和采药为生,近千户人家的大镇上,村民们也还算富裕。

白景山站在青云镇外,眺望镇外数十里外的庞然大物,喃喃自语道:“也不知,在三月后的青山鬼市中,能不能遇到那妖道。”

就在此时。

其腰上的一枚腰牌陡然震颤了起来,从中传出一股渴望的意念。

“咦!”

白景山轻咦一声,同时,又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诺大的青云镇。

接着,白景山取出一支细长的玲珑符笔,通体墨黑笔直,符笔表面没有任何繁复花纹。

唰!唰!

其右手持笔,熟练的咬破了左手的手指,笔尖从那一点血液上擦过,仿佛演练了数万遍一般,笔走龙蛇,寥寥几笔便在虚空中画出了一个精简符文。

“附身!”

嗡!

随即,封印阴灵虫的腰牌中飞出一道灰芒,融入白景山右眼。

“好盛的尸气啊,怪不得能引起这小家伙的反应,对他来说,这东西可是大补之物。”

白景山有了阴灵虫的视线,在他眼里的镇子中,有一处冲天而起的灰色阴气,其中还夹杂着些许的怨念,不由得感叹道。

感受到腰牌传出的意念愈发强盛,白景山轻轻的拍了拍腰牌,笑道:“好啦毛毛,我走一趟就是了。”

白景山说罢,腰牌便安静了下来。

“真是难伺候的主,想当初我也只是想找个软柿子的妖怪收服,没想到却过上了如同奶爸的生活。”

白景山苦笑了两声。

“白大哥,我感受到这镇子上有很强的妖气啊,我觉得咱们得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他们那帮家伙要是感受到了我的气息,肯定会疯狂的追杀我们。”

这时,从白景山右手的手腕草环上,传出一个奶声奶气的稚嫩童声。

“放心吧小宝,你附身的草环上有遮蔽气息的功效,无碍的,就算被恶妖察觉,凭咱跑路的本事,绝对的轻而易举。”

白景山语气随意的回复道。

说罢,白景山便步入了青云古镇。

白景山现今已经活了两百多年了,祖上乃是画妖师一职业,传承自初唐,三代单传。

每代画妖师都身具灵血,灵血会随着画妖师的寿命增长,而威力增强,凭他现在,便能用灵血震慑两百多年的妖魔鬼怪。

且灵血每五十年会凝聚出一滴画妖灵血,此画妖灵血配以妖魔魂魄,以笔为媒介,画出妖怪原本模样,便能将其成为自己的帮手。

重生后的妖魔记忆丧失,其寿命会和画妖师共享,因此,画妖师才能有数百年,甚是可达到上千年的寿命,理论上来说,只要白景山不作死,不去招惹一些强大的妖王,他能一直活下去,极其变态。

步入镇子。

白景山顺着阴气而去,便来了一座农家土院前,周围来了许多看热闹的人,将大门给堵得严严实实。

“这牛家的老二,好端端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莫不是牛家老二招惹了什么人,昨天我还见他去放牛来着,今早便被邻居家的阿婆发现死在牛棚里,真是离奇的很呐。”

“你说,那刚进去的道士靠谱嘛,还说这是蛇妖做的,说的真吓人。”

门外,几个身穿花色衣裳的妇人,手里挎着篮子,轻声讨论着。

“蛇妖做的,呵呵。”

白景山听了这几个妇人的对话,心里冷笑了几声。

从这一句话他便能判断出,这绝对不是正经道士,有九成的几率是来坑蒙拐骗来的。

此时。

院墙内的牛棚旁,一身粗布麻衣的牛家老二,满身生疮的躺在自家牛棚里,其血肉模糊的胸口,空荡荡一片,显然被人夺去了心脏,死状凄惨。

旁侧,站着一名衣冠楚楚的中年道士纯阳子,手持一把白色拂尘,气质脱凡,让人一看就不由得心生出崇敬之意。

“纯阳子道长,您可看出什么来了吗?”

这时,在他一旁浓眉大眼的李长河捕快,神态凝重的问道。

李长河是镇上官府的捕快头子,手下管理着二十多个捕快,乃是十里八村有名的捕快。

经过他手的命案,他都能完美的破解,缉拿凶手归案,但这桩惨无人道的命案,却是异常诡异。

根据牛二的死状,看起来倒不像是人类所为。

而这不请自来的道士,却是一口断定这是蛇妖所为,说是有办法,通过这尸体找出那隐藏在青山镇的蛇妖,永除后患。

目前他也没有任何线索,李长河索性让他试一试。

“嗯,李捕快我已经有头绪了,不过需要时间,大概两天后,我便能擒住那杀人的恶妖,将其带到官府。”

纯阳子态度诚恳的说道。

“两天?”

李长河眉头一皱,似乎是不满这纯阳子的效率。

“李捕快,这蛇妖擅长隐匿气息,小道的寻妖术,想要捕捉这微弱的妖气,可是颇为困难啊!”

纯阳子扫了一眼李长河,急忙解释道。

“呵呵,你编故事的能力很强啊!”

这时,一个青年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刹那间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接着一个背着箱笼,头戴斗笠的蓝袍青年走到了纯阳子近前,满脸冷笑的嘲讽道。

此人,自然是白景山。

“这位小兄弟,既然你说我编故事,可否有证据,如若没有证据只是刻意造谣想出风头的话,我想李名捕,可不会轻易饶了你的。”

纯阳子眼底闪过一丝寒芒,敌意尽现的说。

纯阳子鼻子微微一动,他并没有在白景山身上嗅到灵气和妖气,便断定此人不过是一凡人而已。

面对一凡人,他自然没有必要忌惮什么。

“你可有其他见解?”

李长河问道。

“这位捕快大哥,据我看来,牛二是僵尸一类的阴尸所为,而且你眼前的纯阳子道长也是假的,不过是一只会点障眼法的豺妖罢了。”

白景山说罢,用一种看热闹的目光看向纯阳子。

纯阳子身躯一震,他没想到自己能被白景山说中身份。

“难道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纯阳子心中暗想。

“信口胡诌的小子,敢污蔑道爷我,我今天就让你尝尝正统道法的厉害。”

纯阳子满脸怒色的低吼道。

在纯阳子打算施展妖术时,白景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破了自己右手上的食指,一步踏出,直接到了纯阳子身前,不等他施展出道法,他的血便按在了纯阳子眉心处。

刺啦!

血液碰触到纯阳子的皮肤,仿佛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二者接触之地,升起一阵灰色光芒,并伴随着一声烧焦的撕裂声,

“啊!!!”

纯阳子惨叫一声,仿佛是遇到了克星般,其瞪大了双眸,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震惊表情,直勾勾的看向白景山。

“灵血镇妖,万物皆法,你…你是……画妖师。”

受到重创的纯阳子,艰难的扶住一旁的土墙,一脸苍白无力的说。

过了几秒钟,纯阳子周身便升腾起大片的灰雾。

此时。

在妖气弥漫之时,白景山腰牌中的阴灵虫,便躁动了起来,直接从腰牌中飞了出来,化为了一只半米长的虫怪,张开一圈獠牙的巨嘴,猛然一吸,便将妖雾吞噬的干干净净。

几个刹那,那倒在地上的纯阳子在妖气散尽时,便化成了一只深棕色的豺狼,体长近两米,比山林中普通的豺要大上不少,这一幕致使所有人都呆住了。

整个院落顷刻间便安静了下来。

“妖怪啊!!!”

两秒过后,这帮反应迟钝和恐惧万分的村民们,才落荒而逃了,速度是要多快就有多快。

几乎是顷刻间,原本满满当当的院落,便空无一人了。

“妖怪都被我给打死了,这帮人怕个球啊!”

白景山摸了摸一旁胖嘟嘟的毛毛,一脸鄙夷的说道。

他殊不知,毛毛的模样比地上的豺狼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

那狰狞的墨绿色虫躯上,隐隐有翠绿色的光芒流转,一看便知道上面含有剧毒。

“幸好,镇上有勇有谋的名捕还在。”

白景山心里颇为欣慰的暗想。

“李捕快,我说的没错吧,这家伙是个山妖吧!”

白景山拍了拍双腿剧烈颤抖,正在失神的李长河的肩膀,笑着说道。

扑通!

“妖仙大人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请您饶过我一命吧,日后小的一定鞍前马后,愿做犬马之劳!!”

可不等白景山开口说什么,那李长河便跪倒在地上了,声音颤抖的哭诉了起来。

“杀你?”

白景山一愣。

“你起来吧,我不会杀你的,我又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相反我还是一个善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都是常有的事情,就是收服这种厉害的山妖,也只是日常操作而已。”

白景山恬不知耻的把自己夸赞了一番。

第三章 寻妖

月上梢头,凉风吹拂。

青云镇的杨家府上,后院丫鬟的住房内,灯光如昼。

“杨公子,这几日府上可有什么怪异之处?”

白景山右眼灰芒浮现,看着一缕缕墨绿鬼雾飘荡的房间,饶有兴趣的问道。

这阴气如此浓郁,说明这里肯定有鬼怪之物光临过,很有可能是那惨死的丫鬟,怨气未消,便成了厉鬼。

“要说有什么怪异之处,那就是在这屋里的丫鬟死的第二天,听隔壁居住的下人说,他们那天晚上听到过这房间里,有很大的打斗的动静,不过声响很快就消失了。”

杨文成眼中露出思索之意,缓缓说道。

“有打斗的动静。”

白景山眼中露出一丝意外。

“这丫鬟形成厉鬼回来,居然没有伤人,这实在是有些奇怪,那就只有两种可能,其一这厉鬼隐藏的极深,就连擅长探寻阴气的阴灵虫都无法感应到,其二,就是这丫鬟所形成的厉鬼,被人给降服了。”

白景山眼底思考了片刻。

他还是觉得第二种的可能比较大,这刚形成的厉鬼,就算有人故意将其培养出,其修为也不可能比得过两百多年修为的阴灵虫。

“唰!唰!”

白景山右手一动,腰间木牌微微颤动,从其中伸出一只触手,宛若一个强功率的吸尘器般,疯狂的将屋里的阴气,给扫荡一空了。

“白大哥,这屋里有妖气,虽然很淡,但还是能感应到一点。”

此时,白景山右手腕的草环中,传出了小宝稚嫩的童音。

“有妖气。”

白景山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小宝乃是人参得道,对妖气可是异常的敏感,他说有妖气,那就必定有。

“那,这么说,那丫鬟所形成的厉鬼,是被来过此地的妖怪给收服了,可这妖怪为什么要收服这厉鬼,亦或者,也可以这样问,这妖怪为何要帮杨家。”

白景山突然将目光落到杨文成身上。

“看来这杨家少爷,有大机缘啊。”

白景山心里感叹。

“小宝,你能不能判断出对方是什么妖怪?”

白景山对小宝心里传音道。

“不能了,这妖怪很谨慎,似乎还用了什么遮蔽妖气的妖术,他所残留下的妖气,也是掺杂在了阴气中,我也只能勉强感应到而已。”

草环中,传出了小宝的童音。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小小鬼怪,还不快显出真身!”

此时,屋里突兀的传出一阵杂乱刺耳的铃铛声,肖一鸣手持一个仿佛从地摊上买的八手破铃铛,宛若中风了一般嘴里嘟囔着。

“这怕不是个傻子!”

白景山脸色一沉,苦笑道。

“你消停会,这里没什么鬼怪,你放下你那破铃铛,敲得人头疼。”

白景山喝道。

嘎吱——

迫于白景山的威严,肖一鸣顿时就老实了下来,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的铃铛,摸了摸后脑勺,嘴里嘟囔着:“不对啊,就算没鬼怪,这房间里死过人,这铃铛也会指引出鬼怪的方向啊!”

白景山打量了一下肖一鸣手中的铃铛,确实能从上面感应到一点法力波动,不过,法力很微弱,应该具有一点探寻阴气的功能,根本算不上法器。

这房间里的阴气,刚刚已经被毛毛吞噬干净了,他的那破法器自然没用了。

“杨公子,你们杨家可认识一些厉害的除妖师,或者最近有什么陌生的人来过府上。”

白景山对杨文成问道。

他打算从杨文成身上找线索,这妖怪能帮杨家,肯定和杨家有一些牵连。

他之前,通过和杨文成交谈得知,杨父杨元化和他兄长杨文昊,都亲自押送货物去了县城,得过几日才能回来。

杨母在他们幼年时,被拦路的土匪所杀,早早的便去世了。

所以,诺大的杨家府邸,也就一个杨庆丰和杨文成两人互相把持。

“白法师,要是我们杨家认识厉害的法师,就不会特定请您来,最近镇子上一连发生了多起死亡事件了,几日前连我们杨家都遭遇了毒手,对方行事残忍,看手段绝对不是凡人所为,所以我们才想着请回一个法师,坐镇我们杨府,在家父回来之际,能稳住整个杨家。”

“至于陌生人,这几个月内,除了几个上门谈生意的药材商,倒是没有其他人来过。”

杨文成回复道。

“那,杨公子可有什么爱好,平常都是接触什么人?”

白景山不紧不慢的问道。

“也就去书馆、渔船钓鱼、茶馆、药铺这些地方。”

杨文成突然脸色微微一红,回复道。

“啧啧,杨兄你可真不诚实啊,明明是去怡香画舫的次数,比去这些地方的次数多多了啊!”

一旁的肖一鸣,立马拆台道。

“肖兄,切莫胡说,我一周可才去两次罢了。”

杨文成神色有些慌乱的否认道,说罢,还偷偷的看了白景山几眼。

“嗯,今天已经很晚了,有事等明日再说吧!”

白景山看了杨文成一眼,便转身离开了丫鬟房间,朝着另外一个院子的客房走去了。

“难道是白法师生气了不成?”

杨文成看着一声不吭离开的白景山,心里有些慌乱的想着。

“走吧,既然法师说这房间里没鬼物,那就真的没有,早点休息吧,我这脸疼得厉害,得去热敷一下,我就不奉陪了啊。”

说完,肖一鸣就迫不及待的走出了房门,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我确实不该隐瞒自己去怡香画舫的事。”

杨文成有些苦闷的自语道。

说着,杨文成也离开了丫鬟的住房。

深夜。

苍穹之上,阴云笼罩。

杨家府邸后门,缓缓打开了。

从其中走出了一个身披蓝袍的青年,虽然处于深夜时分,四周尽是无边的黑暗笼罩,但透过黑夜,依然能看到他的右眼被一层灰芒所覆盖。

白景山从杨府的后门出来后,在阴灵虫视线之下,追寻着从杨府飘荡而出的,那一缕若有若无的阴气,顺着寂静无人的街道,直奔镇外而去。

在黑夜的遮蔽之下,白景山在阴灵虫的妖力加持下,宛若一道黑夜中飞驰的幽影般。

其身体素质也是大大增长,恐怕就算是一些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与他比拼力气,估计也没有半分的胜算。

“咦,阴气没了。”

可当白景山追了几个街道,那视线中淡薄的阴气,最终消散不见了。

“看来有人故意而为之。”

白景山站在一座瓦房上,身形停顿了一下,便重新选择了方向,脚下一动,便宛若屋檐上疾驰的夜猫般,速度飞快的朝着镇外的乱葬岗而去了。

既然杨家那丫鬟的尸首,是在乱葬岗发现的,那里应该会有丫鬟房间里那厉鬼的气息。

乱葬岗便是源头!

正好,阴灵虫也颇为喜爱那种地方。

青云镇的乱葬岗,位于青云镇西方,已经深入了荒山数里地,在一片茂盛的丛林之中,据说以前打仗之时,在此地死了许多的士兵,枯骨漫山,阴气极盛。

后因,青云镇将一些人葬在此地,便导致了此地诞生过诸多离奇之事,而这片密林在黑夜,就被青云镇的人设为禁地。

从前,也有一些醉汉,并不相信这世上有鬼怪之物,借酒壮胆,相约一起来这乱葬岗,当然,最后死的都老惨了。

漆黑的密林中,除了树叶被风吹过呜咽的声外,还有荒山远处传来的野兽嚎叫,在一片密林中,坐落着一座座孤坟,让人不寒而栗。

如若是镇子上的普通人,身处在此种情景下,肯定会被吓得尿裤子。

“呜呜呜~”

乱葬岗中,突然传出阵阵仿佛少女哭泣般的呜咽声,声音似哭似笑,让人心惊胆颤。

乱葬岗外,白景山宛若轻飘的鹅毛般,落在了一棵高大的古树枝干上,居高临下的俯瞰整个乱葬岗。

“嗯?”

“妖怪?”

在白景山的视线里,那乱葬岗中,正有一名身披黑袍的中年男子,那男子身材枯瘦,露在外面的皮肤上爬满了狰狞的黑色纹路,其宛若从地狱中走出的狰狞恶鬼般。

浓郁的深绿阴气,宛若一片汪洋般将其淹没在其中。

那枯瘦男子双手张手,做仰天咆哮状,其张开嘴,口中传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宛若鲸鱼吸水般,在其周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阴气漩涡,被其不断吞噬,让人心生震撼之意。

那浩瀚如海的阴气中,清晰可见其中密密麻麻的残魂,在其中嘶吼,声音撕裂夜幕传荡了很远。

“尸妖?”

白景山眸中一惊,眼底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从这尸妖的气势上来看,绝对有百年以上的修为,如若让他多吞一些阴气,恐怕连他的灵血都镇不住这家伙了。

“谁!?”

那原本吞噬阴气的枯瘦男子,猛然转头看向了白景山所在的树枝之上,声音宛若厉鬼嘶吼般,甚是刺耳。

“哼,取你命的人!”

白景山冷哼一声,其脚下一动,宛若一只飞燕般,从树枝上灵巧的滑落,动作熟练的抬起右手,墨黑符笔从袖口中伸出,从左手上迅速划过,笔尖沾染上了一丝灵血。

以笔为媒介,以灵血换妖术,借附身之妖的妖力,施展妖法,这便是画妖师镇妖的手段。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