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浮生若梦已释然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3:01

浮生若梦已释然

浮生若梦已释然 万贵妃 著

已完结 素汐,魏梓禹,9331 搞笑 虐恋 豪门 历史

素汐现在生命就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可是现在她和他连个孩子都没有,跟了他四年无名无份她心甘情愿,可是终究自己不过是替身,风尘里带回来的女儿怎么能和心里的白月光相比,

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杀鸡儆猴

当太阳落到旁边聚贤客栈的屋顶时,柳岸的歪脖子树下,冷素月已经站在那里了。

等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

云彩才从前方的拐角出现,一看见站在树下的"卫梓月",连忙小跑着过来,"王妃来的怎么这样早?"

冷素月指了指旁边的落日,太阳已经没入屋顶一半了。"你说,我来的还算早吗?"

云彩一惊,"可是娘娘,奴婢站在那头的时候,看着落日,分明还没有到聚贤客栈的屋顶。"

"那你站在聚贤客栈楼底,岂不是看不到落日?这是角度的问题,你走的时候,难道没有看看我们之前是站在哪里说话吗?你只能以这里为基准。"冷素月本来也不想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的,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小丫头,但是由于她之前给李婆婆打小报告,要是不这样训她几句,估计是不长记性。

哪想云彩嘟嘟嘴,语气其实已经在压着了,但是还是听出了埋怨的味道,"娘娘为何不直接说时辰?"

冷素月汗颜,倒不是她有意刁难,只是她其实不懂古代的时辰要如何计算,看来回去还得恶补,但也不能直说,于是道,"我只是觉得这样精准一点。"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云彩虽然不开心,但也马上跟上了。

回到府中,冷素月打算从花园那条小路走,顺便看看自己的工程建设地怎么样了。

在一个拐角处,听到一群小丫头在议论,"那个什么卫家二小姐的,真是麻烦,非要建什么小榭秋千的,可累得府上上上下下不得安宁!"

"是啊!才一天,就将喜房改成了白色调,搞得跟府里死了人似的,真晦气!"

"这以前怎么没听说着相府二小姐凶悍?大成亲的日子,居然跳下轿子,当街杀了两个人啊!听着都害怕!"

"未出阁前,传言她长得很漂亮,要我说啊,她长得也不是倾国倾城,根本配不上我们王爷!"

"对对对!那么丑,还没有姐姐你好看呢!"

……

冷素月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着,脸上没有听见这些话而恼怒,倒是有几分笑意。

云彩站在旁边,发誓再也不背地里将人家的坏话了,她看着王妃眼底的笑意,愈发为那几个丫鬟心寒。

冷素月回过头来看看云彩,"云彩,去把李婆婆叫过来,我要问她今早的话。"

云彩哪敢怠慢,马上去做,"是。"

不多时,冷素月坐在凉亭里,挽着衣摆上的流苏,云彩将李婆婆带到,李婆婆这几天见冷素月行事嚣张,心里也是一阵火大,竟然不问安,语调轻轻,"不知王妃找老身何事?"

其实冷素月来到古代不久,还不知道要请安这件事,还很友善地赐了坐。

"李婆婆,这后院的草,怎么越来越茂盛了?"

这话一说,李婆婆马上理直气壮了起来,"今天本来要去除草的下人,都被娘娘支去盖小榭了,所以后院的草才这么茂盛!"

"哦?"冷素月皱了皱眉,"那么,我看花园那边的几个小丫头闲着,恰巧我今天也想运动运动,活动活动筋骨,我知道她们比较听李婆婆的话,所以叫上了你,不如,我们就一起去除草吧?"

"什么!除草!"

"对啊,云彩你也去吗?"冷素月回头问云彩。

云彩眼睛登时一机灵,连忙答道,"去去去!怎么不去!我也想活动活动筋骨!"活动什么筋骨呀。今天做卷面调查,已经累了一整天了,可是自从这两天的相处,她已经算是知道这位娘娘的脾性了,这么问了,自己肯定得去才行!况且,她也知道后花园刚刚嚼舌根的那几个丫鬟要遭殃了,顺便看看李婆婆该怎么应对,将来,也好打算是该听谁的话。

李婆婆看了看云彩,心道:这个吃里扒外的!

等李婆婆和冷素月来到王府的后花园,那群丫鬟马上请安,"参见娘娘。"

"免礼。"冷素月抬抬手,也不知道这礼仪对不对,继续道,"今天本宫浑身不舒服,就像有人在背地里讲本宫什么坏话一样。所以啊,加上了李婆婆,来我大伙儿一起除草。"

一听见讲坏话,那群丫鬟立马哆嗦了一下,"是。"

冷素月首先做表率,立马提了提裙角,马上开始除草,其他人见了,还不诚惶诚恐?也开始行动起来。

云彩奉命在石桌上摆了几盏凉茶。

李婆婆年纪有点大了,腿脚不方面,可是人家王妃都亲力亲为了,她也只好硬着头皮上!

不多时,就开始有人唉声叹气,这虽然不是什么重活儿,但是府上的这些丫头,却是没有做过的,至于冷素月,这具身体虽然出生贫寒人家,但是由于贫血,蹲了那么长的时间,头有些晕,身体也不适,本来想和她们耗耐力的,这下可好了?自己也受不住,看来今后真的得多运动加强身体素质了。

这时。

李婆婆忽然站了起来,擦擦汗,坐到一边的石凳上,喝了冷素月摆在桌上的凉茶,冷素月只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干活儿。

不多时,又有一个丫鬟坐在那里,开始喝茶,并和李婆婆聊天,看来这个丫鬟在府上也有点地位。

云彩看了看她们,她其实也算是有地位的丫鬟之一了,但是她看了看自家娘娘,又觉得背上一阵冷汗,她只能默默地同情喝茶的那几位了。

冷素月缓缓地站了起来,按着头,缓解一下头晕,而后走向石桌。

那个坐着的丫鬟见了,马上将茶盏递给冷素月,"娘娘,请用!"

而李婆婆,还是坐着,只是看了一眼她。

冷素月坐下。

喝了手中的那盏凉茶,伸手朝着云彩招了招。

云彩马上过来,"娘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冷素月看了看那个丫鬟和李婆婆,"云彩,你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说什么话呢?"

云彩一时为难,这个时候,当然是"卫梓月"有意刁难她们了,但是却把事儿推倒自己是身上,这是借刀杀人吗?

本来她也不想得罪李婆婆的,可是一想起\'杀\'这个字眼,马上想起来"卫梓月"大婚那天,当街杀了两个人!并且她今天就是来刁难李婆婆的,要是不遂了她的愿,难保自己也会受伤。

于是松了松喉咙,壮胆,指着那个丫鬟,"大胆!这位子也是你坐的?这茶水也是你喝的?我们娘娘都还在除草,都还在出汗出力!谁借你的胆子先休息的!?"

云彩不好一下子得罪两个人,只好学着"卫梓月"借刀杀人,她问谁借你的胆子,其实就是指桑骂槐,首先坐这儿的,就是李婆婆了。

而那个被骂的丫鬟,则是看了看李婆婆,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跪下,"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

李婆婆听出云彩的言外之意,又看了看安安静静喝茶的"卫梓月",只好默默从桌子旁边站了起来。

冷素月抬抬手,"行了行了,这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你就去扫一个星期的茅房吧。"

话一说出口,那丫鬟脸都绿了,自己怎么说也是一品丫鬟!可也只好领命,声音焉焉的,"是……"

旁边的丫鬟听见了,皆捂着嘴偷笑。

冷素月又道,"笑那么开心?刚刚我记得,也是这声音,只不过,笑的,可是我卫梓月的事情!"

此话一出,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冷素月又道,"是谁说我配不上她们王爷的,是谁说我丑的?又是谁说我晦气的?"

那群丫鬟有些胆子小的,已经吓得腿在发颤了。

冷素月见没人敢承认,摆摆手,"我初来驾到,很想与你们搞好关系,大家和睦相处,可是这王府风气不正,我想,大概是有人故意放纵。"又看了看李婆婆。

李婆婆掌事这些年,头一回受这样的气,上前一步,"娘娘有什么话,就跟老身直说好了,不用拐弯抹角。"

冷素月冷哼一声,"好,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问你,在这个府上,到底你是主子?还是我是主子?"

李婆婆一时无言。

冷素月眼神凛冽,训斥道,"在相府,我躺着,就没有人敢站着!我站着,就没有人敢坐着,我坐着,别人,就得跪着!难道我出个门,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吗?"冷素月冷冷道,她这样做,也是为了今后出去办事方便。

"不敢,只是老身担心王妃的安危,所以才叫云彩跟着的。"

"那本宫就先谢谢你的好意了,只是,今后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见。"语调轻轻,虽是对李婆婆说的,可是眼睛却是看向旁边的一众小丫头,这其中,也是在警告她们,要是还敢在她背后嚼舌根子,便不会轻饶。

一群小丫头看见王妃这样的眼神,更是心虚地低下头去。

李婆婆双手紧紧地攥着袖子,自己做掌事婆婆也是资深的了,从前宁王还是皇子的时候,她是在宫里奉事,虽说做事谨慎些,但也照样过得风生水起,这个相府的二小姐,才过门一天,就这样嚣张!!

岂有此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不好发作,等到王爷回来了!看见她这嚣张跋扈,擅自乱改府院的模样!还会有她的好果子吃!

当即脸色一沉,"王妃说的是,是老身造次了。"

如此一说,府中上上下下的人,就更是不敢招惹这个新来的王妃了!

冷素月看着窗外,抿着唇边的茶盏,浅浅一笑,"云彩,我们回房!"

"是。"云彩小心翼翼地跟在冷素月身后,同时嘴角带笑,自己的主子厉害,对自己未必是一件坏事,可是……云彩笑过之后,又皱起眉来,喃喃道,"只是明日,王爷就要回来了,看见娘娘这样做?会不会发怒?"

第五章 不想看到你

昏昏沉沉。

素汐时而觉得浑身被火烧一般滚烫,时而觉得置身冰窖一般寒冷。

“汐汐……”

恍惚中,素汐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她。

她想睁眼看看是谁,却始终没有力气。

待那忽冷忽热的感觉消散,素汐才醒了过来。

“醒了?好些没?”床边一个身穿灰色长袍马褂的男人,面色温和地看着她。

素汐微微一愣,魏梓禹的弟弟魏梓骁怎么会在这里?

“二少爷……”她虚弱唤道。

“你无事便好,安心在这里休息。”魏梓骁站起身准备离开。

“谢谢……”

素汐听见他轻咳两声,这才看出他背影有些病态的清瘦。

直到一个丫鬟端着苦浓的中药进来服侍素汐,她才清楚自己身处魏梓骁的院子中。

“是二少爷……救的我?”素汐回想起跌落鼓楼时的绝望,还有些心有余悸。

“鼓楼下是个池塘,李侍从将你从池子里捞出,大少爷无暇管你,我们家少爷见你可怜,就带你回来了。”

丫鬟对素汐不咸不淡说完,将手中的药碗往桌上一放便出去了。

素汐垂下眼帘,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回想起弃她于不顾的魏梓禹,素汐的心脏又一揪揪地刺疼。

那个男人给了她活的希望,又将她拉至了死的深渊。

晃神之际,房门再次被人推开,进来的男人让素汐打了个寒颤。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素汐撇开头。

“为了留在魏府,你还真是煞费苦心了,连我二弟的床都爬。”魏梓禹冷漠说道。

屋外艳阳高照,他身上却被一抹浓郁的寒气包裹。

“魏梓禹,别逼我恨你。”素汐深吸一口气,五脏六腑都剧痛无比。

魏梓禹怔了怔,这个女人眼中的决绝让他莫名烦躁。

他俯身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眼神渗人。

“贞贞被你害得小产,魏府的嫡长子就这么没了,你有什么资格恨我?”

“是她自己拽着我翻出护栏的,你凭什么怪我?”眼前个男人让素汐无比陌生。

“你还狡辩!若不是贞贞替你求情,你根本就不可能醒得来。”魏梓禹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素汐脸色僵了僵,随即笑出了声:“若是可以,我希望四年前替我赎身的人不是你,那个说要护我一辈子的人也不是你。”

提及过往,魏梓禹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情绪,但转瞬即逝。

“你的目的达到了,贞贞的父母要见你。”他蹙了蹙眉。

魏府主厅。

素汐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屋里几个长者正襟危坐,模样十分严肃。

“你就是素汐?”一个面貌圆润的中年妇人朝素汐走来,神情略显焦急。

素汐微微发怔,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那妇人就伸手来扯自己的衣袖。

“老爷,真的是她,真的是她!”妇人看着素汐手臂上的一个浅棕胎记,情绪变得激动。

左侧宾客位上的程震天蓦地站了起来,大步朝素汐走来:“她真的是当年被我们扔掉的那个孩子?”

素汐听得莫名其妙,这会被妇人紧握着手更是十分不适。

“你们……是谁?”她小声问道。

正在这时,屏风后的程贞贞走了出来,情绪不明地看着素汐。

“他们是我的爸妈,也是你的亲生父母,妹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