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冷面侦探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5:13

冷面侦探

冷面侦探 木小木 著

已完结 吴娇娇,唐朝,顾亦欢 总裁 穿越 鬼怪 穿越种田

同为刑警的女友去世,唐朝伤心辞职,成为了一名私家侦探,因老同学老同事顾城的邀请,参与破一宗学校女学生死亡案,结识了侦探狂热爱好者顾亦欢,于是,开始了破解一个个奇案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青衣戏子

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多少人前往吊唁。穷亲戚们无利可图,自然不会上门,其他酒肉朋友,更不要提了。

程玉海索性将程家剩下的田产、房产,以及祖宅,全部都变卖了,用一部分钱买下了荣升戏班的旧址。

他知道,自己的悠姐肯定还念着这里。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周悠说过,她想要自己当老板,开自己的戏班子,收上几个关门弟子,一辈子唱着唱着就老了。

剩下一部分钱他给了吴妈,让她到乡下去颐养天年。

像他预料的那样,她拒绝了那笔钱,就像当初两手空空来到程家一样,身无长物的离开了。吴妈一生都待在程家,没成亲,自然无儿无女,然而他就像她的孩子一样。

至于程玉海他自己,则选择了出国。国内已经没有什么好眷恋的了,他想趁着出国,忘掉这里的一切。

但他唯独不想忘记周悠。

他也明白,周悠一开始是因为他有钱,有喜欢她、尊重她,她才答应跟自己在一起的,可是到了后来,那些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也是装出来的吗?

出国前一天晚上,程玉海与自家老宅的买家做完交接手续,鬼使神差的又来到了荣升戏班的旧址。

戏台子还没来得及拆掉,恍惚之间,他仿佛还能看见周悠穿着他送给她的那件青底白花的戏袍,画着长长的远山眉,在戏台上婉转歌唱的样子。

当初,他就是被她在舞台上的光芒万丈所吸引。

“悠姐啊,你怎么忍心丢下我呢。”程玉海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戏台子上的木纹。

这天晚上,他比过去的大半年里,任何时候都要四年她。

思念那个也会跟他撒娇,偶尔吃点儿小醋的女孩子,思念那个会一边骂着他笨,一边给他削苹果吃的女孩子,思念那个顾盼生辉,明眸善目的周悠。

程玉海蹲在舞台上,痛哭起来,用力捶打着木质的地板。

他很想她,只可惜,注定已经阴阳两隔。

程玉海再一次回国,已经是十几年以后了。

他一直没结婚,是因为他一直没能忘了那个叫做周悠的戏子。

因此他回国第一件事,就是去了荣升戏班的旧址。

可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他听人说吴妈回乡下认了个干儿子,后来她病重,那个干儿子就拿着他托付给吴妈的房契寻过来,将他买下的荣升戏班的旧址给卖了。

后来几经转手,地皮就到了政府手里。

果然是命中注定啊。

望着已经建成的T大,程玉海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可是他却拔不动了腿。他想,可能是悠姐想让他替她守着那个戏台子,那抹清净。

程玉海托了儿时的几个现在小有成就的玩伴,又将这些年从国外赞下的一点积蓄砸了进去,凭着自己留学海归的文凭,成了T大校长职位的空降兵。

学校里的很多人起初都身份不满,说这个校长是托关系进来的,一定没什么本事。可是程玉海很快就让他们见识了自己的厉害。

T大在他接管以后,一连好几年的优秀合格率直线上升。

而他也为能守在周悠最喜欢的地方而高兴,也心甘情愿做这件事情。

直到程玉海听到几个学生突然讨论起废弃教学楼的故事,这段过往的伤疤才被真正的揭开。

“哎,你听说了吗,咱们现在上课的那座楼,原来可是个戏班子呢。”痞痞的男孩子小声的与同伴耳语着。

同伴点头,向四周看了看,低声与同伴讨论起来,“我爷爷从前喜欢到这儿来听戏呢……你知道这戏班子是怎么倒的吗?”

两人嬉闹了两下,第二个男生才说出关于周悠那件事。只不过他绝对是以讹传讹听来的,因为他居然告诉同伴,她是因为勾引了程家老爷,才被主家太太从楼梯上推下去的。

程玉海轻咳一声,两人看到他的存在,慌乱的跑开。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种悲凉的感觉。他不喜欢别人以这种方式记起悠姐,也不喜欢别人在悠姐的地方上,这样讨论她。

“悠姐……我为你赶走他们好不好?”

思绪回到从前还跟周悠在一起的日子,程玉海仿佛还能看到穿着青底白花纹戏袍的女孩儿,婷婷娉娉的站在自己面前。

仿佛她还张口叫着,玉海。

心里泛起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情绪,程玉海觉得眼角湿湿的。年少时候的爱恋是人这一生最难忘却的,无论多久,它将会跟随你一生。

突然的,他决定要为悠姐做点什么,用他现在的力所能及的方式。他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也为也不能为她一掷千金。

程玉海一连几天几夜无法入睡,他脑海里全都是最后一次与周悠见面,他看见她头发层层叠叠的盘起来,戴上新鲜的玉兰花。

周悠穿着那件他送的华贵戏袍,脸上画者精致的妆容。她本来就漂亮,化上妆后,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风情。

勾人。

鬼使神差的,程玉海买来了与当年周悠穿的青色戏袍相像的衣服,还有假发,化妆品。他自己躲在房间里,小心的装扮着。

很快,他看着镜子里打扮成青衣的模样的自己,仿佛真的看到了她。

“玉海,我回来了……”他抚摸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着。不错,他是疯了,为了他的悠姐,疯了也是值得的。

妆扮怪异的男人,嘤嘤呀呀的唱着小调,在镜子面前不停的打转,做着周悠唱戏的时候经典的动作,唱念做打,娇媚无比。

程玉海仿佛又看到爱人的影子,一时间无语凝噎。

T大的校内网论坛上,突然有人发了这样一个帖子,一时间惊起大浪无数。

那篇帖子详细的分析了曾经发生在那做教学楼上的灵异事件,并无一例外的将他们与当年周悠的事情牵扯在一起。

甚至说,他在那里看到了青衣妆扮的戏子,唱着周悠的成名曲。

还说那里住着狐仙,就是周悠被主家太太杀死以后,怨气太重,附在了一只小狐狸身上,久而久之成了狐仙,现在回到她死的地方来报仇。

这件事很快成了学生们的谈资,也有网络高手想要去追查那个发帖的ID,可是一无所获。

但这件事并没有按照程玉海预料的方向走,那座楼反而成了大家寻宝探秘的鬼屋。这一现象无疑惹怒了他。

他正苦于怎么办,一次巡视学校,就听到几个学生议论,还说想要见见那个女鬼,看看她长的漂不漂亮。

好,既然你们想见我的悠姐,那我就让你见好了。

程玉海脸上露出阴暗的笑容,一个周密的计划在他脑海里渐渐成形。

而后的几天时间内,他不断地完善着自己的阴谋,并寻找实施的时机。他想,他这一切都是为了周悠。

他是真的疯狂了,为了自己那所谓的爱情。

很快,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新任校长程玉海在教学楼遇到女鬼的消息,就在T大校园里炸开了锅。

倘若是别人说自己遇见女鬼,这些学子们恐怕还是不信的,可是介于他来T大以后做出的那些丰功伟绩,全校师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程玉海笑了,他要的就是这样。

他一连装疯卖傻好多天,直到这件事被捅到了教育局,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他才肯停手。

然而就在此时,热爱八卦的群众们也给了他一个很好的理由:怕被辞退。

于是又过了些日子,他扮成青衣的样子,在深夜出现在教学楼,专门吓唬那些下晚自习的学生,学校有女鬼的说法越传越凶……

程玉海抓住时机,就在这时提出了要封教学楼的说法,学校董事会因为家长、学生的联名抗议,也无可奈何,只好同意了他的提议。

封教学楼的那天,程玉海站在楼门口,他仿佛能看见周悠满心欢喜的对他说,玉海,还是你为我着想。

他笑了,笑的灿烂,却无比扭曲。

“你果然是个变态。”

听完程玉海的故事,顾亦欢的恐惧越发加深。

如果说刚才她只是有种他疯了的感觉,那么现在她就可以肯定,他已经疯得彻底了。

像是那种有肉体却没有灵魂的走兽,靠着一种爱恨交织的复杂感情,支撑着他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

“那只是我对悠姐的爱……你懂什么!”程玉海的半张脸隐藏在黑暗里,她看不清他的表情,是喜还是悲。

顾亦欢瑟缩在一个小角落里,盯着那蜡烛的灯火左右摇摆。

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小舅舅和唐朝在哪里。她也是奇怪,在这种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的场合,她居然还会想起唐朝那张脸。

亦或是说,是他那张脸铺满了她的整个脑海。

“你也是知道的太多了。”程玉海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化妆用的东西,然后靠近顾亦欢,“我一定会给你画的很漂亮。”

她睁大眼睛盯着逐渐靠近自己的恶魔,却毫无反击之力。

她想,我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像吴娇娇和周大成一样。

“你既然喜欢周悠!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了她唯一的弟弟?”为了拖延时间,顾亦欢开始绞尽脑汁的跟对方搭话。

程玉海此时却只是笑笑,不说什么。可逐渐的,那一抹笑容变成了讽刺意味浓厚的嘲笑。

他在嘲笑周大成。

“就他?他配做悠姐的弟弟吗?”程玉海瞪了顾亦欢一眼,“连自己姐姐遗物都要拍卖的男人,配吗?”

原来,周大成从小与周悠相依为命,小孩子在那种风月场里,性情喜好难免受到影响,周大成也不例外。

他好赌成性,喜欢占人便宜。从前他姐姐还当红的时候,仗着她的几分薄面,自然是有人愿意忍受这口气的,周悠那几个老相好也愿意为周大成提供些便利。

可是她一死,俗话说得好,人情薄,东风恶,就没有人忌惮着他了。

于是乎上门讨债的、寻仇的,蜂拥而至。

第九章葫芦玉佩

周大成没上过学,没多少文化,找不到工作,那些风月场子里的老板和服务生基本上都受过他明里暗里的各种气,也就没人愿意给他个机会。

周悠唯一的一点儿积蓄,很快就被他挥霍一空,在穷困潦倒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后,他开始变卖姐姐留下的遗物。

一开始是拿着她的珠宝首饰去当铺,当铺的人欺负他大字不识一个,故意将价格压得很低,他不懂这些,还当场破口大骂姐姐的这些珠宝都是假的、不值钱,让外人看了笑话去都不知道。

因此T市在那个时候,继周悠去世的第二个爆炸性新闻就是,亡故花旦弟弟嗜赌成性,千万家财挥霍一空。

也有娱乐小报的记者找上门来,虽然他们那个时候不叫狗仔队,可是跟现在的狗仔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个小记者为了挖掘、制造新闻,不惜诓骗周大成,怂恿他将姐姐生前的照片、衣裳,甚至是内衣拿出来拍卖。

这时候的周大成也是穷疯了的,十分欣喜的就接受了那个记者的提议,甚至感激涕零的表示自己可以跟他分一杯羹。

那个记者自然是开心的了,不过他心里到底是怎么嘲笑他的,也无从而知了。

这一天,周悠的遗物拍卖展做的很成功,当年很多喜欢周悠的名人商贾都参加了。

周大成穿的人模人样的站在会展中心,招呼大家,只是那言行,着实令人生呕。

那些来参加会展的人,明里暗里的讽刺他,他也是一副听不出来的样子,还谄媚的告诉别人,要多带几件周悠的遗物走。

当拍卖品中赫然出现她穿过的内衣时,全场哗然。

有几个人对着周大成就破口大骂,骂他不顾礼义廉耻,连亲姐的这种东西都拿出来卖,真是想钱想疯了。

周大成自觉有理,跟那人对骂起来,甚至想要动手去打对方,没家教这一点可谓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爱买不买!我又没求着你,再说了,我自己姐姐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卖!呸!”

两人骂战越发激烈起来,也有很多本来就在心里对周大成不满的人,因为他刚才的言行而出演责怪起来,所有的人几乎一边倒的指责起了他。

可是到头来,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于是这一场拍卖就这么不欢而散,周大成不光一件东西都没卖出,甚至还因为人多、人杂,损坏丢失了好多。

当他回过头来想要去找那个记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天不孝弟弟拍卖姐姐遗物的消息,就在T市炸开了锅,周大成在当地彻底没有了立足之地,低价变卖了所有能换钱的东西,灰溜溜的离开了。

当时程玉海人在国外,这件事也是他回国很多年以后才知道的。

他在外地找到了周大成,好心将他接回T城,念在他是周悠唯一的弟弟的份上,为他租了房子。

可是周大成却自我膨胀起来,花天酒地,狐朋狗友一下子就多了。每周都有新的要账人去T大找程玉海。

他侧面告诫他有点儿数,却被对方不屑一顾。

很快,忍无可忍的程玉海停止了对这个寄生虫的供给,他居然拿着周悠为公布过的遗照去卖。

特别是这几年,他越做越过分,在听说了T大吴娇娇被杀案的始末经过之后,他一口咬定人是程玉海杀害的,借此勒索对方。

他拒绝,周大成恼羞成怒先动起手来,这才被他杀死,挂在了自家的房梁上。

“那种败类,该死。”程玉海将一根食指粗细的麻绳挂上悬梁,招呼已经被自己画上半面妆的顾亦欢,“你也该上路了吧。能为悠姐而死,去到那边做她的仆人,你会幸福的。”

“该上路的人是你。”

男人的声音响起,顾亦欢闻声看去,只看到一个过肩发束在脑后,穿着青灰色长马褂的男人站在门口。

他说,欢欢,我来救你了。

在顾亦欢心里,唐朝的风头彻底盖过了小舅舅,成为她心里的超级大英雄。

她不知道如果他晚来几分钟,她会不会就被程玉海吊死了。

她只记得他上前一个快手,就劈晕了对方,而后就把她搂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却掩不住满满的自责。

唐朝说,欢欢,对不起。

顾亦欢开口想要安慰她,却就此昏死过去。

程玉海被赶来的顾城的人给带走了,不久就要判刑。身上背着两条人命的他,要判成什么样子,大家心里都有数。

司法机关以故意伤害罪与杀人罪起诉了程玉海,他也被免去了T大校长的职务,新的校长很快就走马上任了。

顾城带人去搜查他在市区的房子,当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包括因为被程玉海劫持,刚刚出院的顾亦欢。

那是一面墙,墙上贴满了一个女人的照片。那女人的姿色是数一数二的,更令人吃惊的是,顾亦欢的眉眼和她还有几分相像。

顾亦欢像是中了邪一样,不顾唐朝的拉扯,缓缓走近那面墙,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照片上女人的脸。

你一定是悠姐吧,你到后来一定也有爱过程玉海,对吧。

照片上的女人自然不会回答,只是笑容明媚的看着顾亦欢。

“欢欢,走吧。”唐朝上前拍拍她的肩膀,看见女孩儿恍惚的回过神来,点头说好。

程玉海就像是讲故事一样,在去了警局之后,絮絮叨叨的将这几年的故事都讲给了录口供的同事听。

他们一开始还认为,是他为了减轻自己的刑罚,胡编乱造了这些事情,可是经过大致调查,这一切都是真的。

天气逐渐变暖,春天转眼间就不远了。

距离程玉海的案子被判刑已经几个月了,行刑的日子也近在咫尺。

“我要见顾亦欢。”他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的筋,在一天早上醒来后,他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顾城给唐朝打电话说了这件事儿,唐朝想拒绝,可是顾亦欢却坚持要去。

“将死之人了。”她莫名其妙的说了这样一句话,连善于观察人的他都听不出这句话的意味。

顾亦欢在当天下午被安排去见程玉海,他穿着囚服,还是她最初进T大的时候,站在讲台上做演讲的那副自信满满的潇洒模样。

可是不同的是,那时候他还是满头的黑发,如今已经全白了。

“你找我?”顾亦欢坐在他对面。

其实她知道他找她,可是这时候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程玉海对她笑笑,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她透过这个笑容,就可以看到他年轻时候的青涩模样的感觉。

“突然很想见你。”男人儒雅一笑,“其实到最后,就算唐朝不来救你,我也不会杀了你的。”

女孩儿不解的目光被他尽收眼底,仿佛自嘲般的笑容在他脸上转瞬即逝。

“我说过你长得像悠姐,既然你们去了我家,也应该看到那面墙了。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悠姐的脸,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脸开始变得模糊了。我害怕我会忘记她,就找来那些照片,可是我有时候还是会晃神……直到我见到你。”

说罢,他从脖子上解下一个玉佩,递给顾亦欢。

那是一个精巧的小玉葫芦,一看就是上好的美玉。

“把他给唐朝吧,这样他心里唯一的谜团就解开了。”程玉海一脸轻松。

大约是真的轻松了吧,再也不用心惊胆战去隐藏自己耳朵罪行,小心翼翼的守护自己的秘密,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哪怕下一秒,他就会死掉。

冰冰凉凉的小玉葫芦被他放进顾亦欢的手心,她想到唐朝说过的,在周大成手心里发现的那个拓印,恍然大悟。

她将小葫芦翻个个儿,果然上面沾着一块黑色的油渍。

后来她问唐朝,当时他为什么能那么快的找到她,他对自己说,是因为那天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在哪里见过那个玉葫芦。

是他第一次到案发现场,由张芳菲带着去询问程玉海的时候。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你长得像悠姐一样漂亮。”程玉海的眼睛里闪烁着某种东西,亮闪闪的,“不过你又不像她……可是就算是这样,我再也不能忍受一个像悠姐一样的人,在我面前死去。”

顾亦欢一直沉默不语,全都是他一个人在絮叨。

后来他又讲了很多,像是要把他与周悠的故事全都讲给她听一样,讲得十分仔细。

从他与周悠第一次去郊外踏青,到她第一次给他缝补衣裳,到两个人规划的美好未来,到程玉海这么多年以来,对她绵绵不绝的思念。

几十年,那种思念,混杂着少年时候青涩的爱慕与勇敢,融在他的岁月里,熬成一生的荒唐,以及念念不忘。

“叫我一声玉海好吗,就像是悠姐一样跟我道别好吗,让我可以走的安心一些。”程玉海说出最后的请求,然后低下头去,不敢看顾亦欢。

大概是怕她拒绝吧,毕竟这是他人生里的最后一个愿望了。

顾亦欢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她似乎有点能够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仿佛真的能感受到周悠的情绪……如果是她的话,她会怎么做?

程玉海见她起身,以为她要离开,苦涩之感在全身渲染开来,“也好……”

“玉海,走的安心些吧。”她紧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语气柔和的对他说。

男人苍老的面容上满是惊讶,随后也换上了与女孩儿一样的温柔。

“那,悠姐,你等着我吧。”

“好。”她眉眼含笑的看着他,他双手一颤,眼就红了。

程玉海行刑那天,顾亦欢去了,还带了妈妈做的好吃的,送他最后一程。

他始终面带笑意的看着她,目光是她从未见过的平静。

他说,谢谢你,顾亦欢。

是她救了他,而不是周悠,这一点他记得。

程玉海的暗自算是就此结束了。

唐朝松了一口气,顾亦欢和顾城亦是如此。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 幻想异能小说
    幻想异能

    贵宾小说网轻松爽文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幻想异能小说大全,打造幻想异能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幻想异能小说免费阅读。看幻想异能小说,就上贵宾小说网。

  • 逆天:亡灵召唤师
    逆天:亡灵召唤师

    作者:莱耶

    已完结

  • 护美狂医
    护美狂医

    作者:美石

    已完结

  • 蓬莱传承
    蓬莱传承

    作者:云霓墨月

    已完结

  • 观灵人
    观灵人

    作者:孔雀东南飞

    已完结

  • 乡村小农民
    乡村小农民

    作者:二狗子

    已完结

  • 鉴宝医仙
    鉴宝医仙

    作者:风行天下

    已完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