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杀殿,别来无恙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7:28

杀殿,别来无恙

杀殿,别来无恙 蓝雨蝶 著

已完结 许筱汐,杀生丸 婚姻爱情 总裁 娱乐圈 情有独钟

原本是再简单不过的生活,她只是普通的高二学生,但是,只是跟父亲去了一趟日本,遇见了狐仙墨栩,进了《犬夜叉》的世界。衣裳飘扬,银发若雪,眉间一弯冷蓝色的新月,她遇上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奈落的新身·桔梗&哥哥

接下来事是和原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同。

当我们终于找到了奈落的气味,却发现了还有一层什么破结界,结果到最后只有珊瑚一个人毫不费力的穿过了结界,不知道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

照理说,珊瑚既然没有弟弟,奈落也没有什么把柄用来控制珊瑚吧,但是珊瑚从奈落的结界出来的时候明明就是一脸凝重的样子,问她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她并没有说些什么,一直都是很怪异的表情。

我感觉到了珊瑚身上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看了看戈薇,她像也有同样的感觉,回去的找村子的路上,和戈薇都在不约而同的看着珊瑚。

入夜之后,我终于平静的想了想,这次应该是珊瑚要拿犬夜叉的铁碎牙去交换他的弟弟琥珀,然而如果没有琥珀,她会怎么样被奈落控制那,我不知道啊。

这样闭着眼睛想着,怎么想也想不通,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就吓住了。

珊瑚从地板上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慢慢的向犬夜叉走去,手里还拿着一把刀子!不,那根本就不像平时的珊瑚,而只是像一个没有意识的傀儡!

犬夜叉居然还是毫不知情的坐在墙角睡觉,表情平静而安详,犬夜叉,你搞什么,平时不都是听灵敏的么?

突然想起来,珊瑚,不,是那个被控制的珊瑚,不会是给我们下了什么药吧?但为什么我还能清醒着?不好,珊瑚已经准备要拿刀捅犬夜叉了!

“犬夜叉,小心啊。”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扑到犬夜叉身上,准备帮他挡过这一刀,而犬夜叉同时也醒了,怔怔的看着我,看什么看,还不赶快判断现状啊。

结果就是不小心撞到了珊瑚,把刀撞掉了,但还是顺着我的胳膊划了一刀伤痕,但并不是太深,这已经是万幸了。

没想到得是,珊瑚一把推开我,抢了犬夜叉的铁碎牙骑上云母就跑。

当然,经过这么一闹,大家都醒了,接着就是犬夜叉背着戈薇就开始追珊瑚,弥勒跟着也跑,弥勒的脚程虽然比犬夜叉慢,但还是能够追的上犬夜叉。

只有我和从犬夜叉背上掉下来的小狐狸一起对着他们的背影发呆。

“犬夜叉这个大笨蛋,去追珊瑚也不带上凌。”小狐狸揉着眼睛默默地说。

而我则一言不发的回到房间埋着头睡觉,可恶,为什么他们每次都忽略掉我,难道是我不适合和他们在一起吗?

等到天明的时候,我刚刚醒,就看见搀扶着回来的几个人。

听了弥勒颠三倒四的解释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珊瑚被奈落用那种能控制人心的蜘蛛控制了,当他们跟到了奈落城之后,奈落首先就放出了一通瘴气,结果把一个个全部呛得半死不活连戈薇也没能幸免的被奈落的”触角”伤到了,珊瑚清醒过来后把铁碎牙还给了犬夜叉,犬夜叉和戈薇共同作战,才让大家捡回了命,但是全部都受伤惨重,除了犬夜叉一个人,别的都被瘴气或者奈落所伤,天明之后,昏了的他们才终于都醒了过来。

“我知道怎么解他们的瘴气毒和身上的伤。”我思索一了会开口。

“怎么样解?”犬夜叉难得的一次认真的说。

“地念儿的药草田。”

“……”

——————

“那个……”

“哈?”

骑着戈薇的脚踏车带着犬夜叉,犬夜叉缓缓的开口。

“昨天晚上那个,你的伤还好吧。”犬夜叉有些困意的声音响起。

“哦,应该没事了把。”本来我已经忘记了,他一说,我倒记起来了,确实还有点疼,胳膊一抖。

“哎呀——小凌——”

某个半妖头朝地脚朝天的愤怒的厚道。

下面的事就是我代替戈薇做的,劝犬夜叉找到真正的吃人妖怪还地念儿清白,帮身材庞大的地念儿打理药草田,晚上的时候和犬夜叉打那些真正的吃人妖怪,其实也就十几只小蜈蚣,几箭过去,全部都化成粉尘,犬夜叉则是用散魂铁爪三两下就解决了,那只最大的留给地念儿啦。

经过了一阵火拼之后,地念儿胜出,结果就是那个村子的人被地念儿的力量下了个半死,然后又被地念儿的善良所感动,和他们和平相处。

特地的多问地念儿要了一些药草,以后碰到奈落的机会还很多,不多准备点药草也不行啊。

很意外的就是,当我看见地念儿的时候,他和他娘居然说了一句:”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然后想了一会,地念儿终于说:”五十年前,我看见爹帮你疗伤。”

我汗,五十年前的事他都记得,可是,我并没有到过五十年前,也就打了个马虎眼混过去了,地念儿的娘好像对我特别热情,还问我五十年来怎么样。

汗,我只有迷迷糊糊的瞎侃几句,他爹遇到的是桔梗也说不定。

次日,天大亮,我和犬夜叉向戈薇他们休息的地方走去。

“犬夜叉,给你。”我向在前面走的犬夜叉伸出手。

“这是什么啊?”犬夜叉看着我手心的东西,用指甲碰了一下然后说道。

“很漂亮吧?这个戴在身上就不用怕奈落的瘴气了哦。”我笑了笑说道。

“这玩意有用吗?”犬夜叉很疑惑的看着我手心的香包说道,然后用恍然大悟的与语气说:”昨晚一夜没睡觉原来就是做这个啊?”

“恩。”我揉了揉眼睛,放到犬夜叉手里打了个呵欠:”犬夜叉,这里面放的可是净化瘴气的药草。”虽然知道他身为半妖是不需要这种东西的,但是还是带着比较好,瘴气太过浓的时候,半妖也会受不了的把。

“切,这种东西谁稀罕。”

那个把精致的香包受到怀里的是谁啊。

回去之后,用水煎了药草给其他人服下,然后睡了个回笼觉之后被告知要继续上路了,来不及回忆下一步将是什么,就被连拉带扯得被拽着上了路。

地念儿准备的药草真的很管用,几个人只是休息了几日就复原了。

看到了庞大的血雨夹杂着妖怪的骨骸,劈头盖脸的砸下来的时候,我明白了,我们即将遇见奈落还有桔梗。

“犬夜叉,你一定很激动吧,接下来你会遇到桔梗。”走在寻找散发出邪气的城堡的路上,我酸溜溜的说。

“什么啊?桔梗不是已经死掉了?”犬夜叉有些惊异的看着我说。

他忽略了戈薇有些悲伤的神情,但是,这明明是事实啊,犬夜叉喜欢桔梗,一开始就是。

“里陶鬼婆让她复活的那一天你还没有看见桔梗吗?”奇怪,我的口气怎么越来越酸啊?

“那时,桔梗的骨灰被抢走的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里陶的地方,虽然后来听说里陶死掉了,但是之后我们去了哪里并没有看见桔梗的骨灰,而且里陶住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戈薇看着犬夜叉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我感觉到了她内心的波涛汹涌啊。。。

原来他们都还没有见过桔梗?

甚至根本不知道桔梗已经复活了?

原来犬夜叉一开始就不想让我与他们一起,就是因为,我和桔梗太像。

一模一样的容颜,一模一样的气。

然而我又不是她,不是桔梗。

估计是让他看着就伤心,像她,又不是她。

“你说我们会见到桔梗?是真的么?你不是知道关于桔梗的事?快告诉我啊……”明显的激动……

但看到戈薇的神情后,有点黯然的说:”对不起……”

一路沉默的走到了城堡门口,由于珊瑚还并没有复原,于是就留在了城堡门口,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居然对瘴气一点反映都没有。

于是我就跟着进了瘴气缭绕的人见城,让小狐狸留在原地照顾珊瑚。

我和戈薇犬夜叉以及弥勒到了那个用来使巫蛊之术的洞口,犬夜叉就首当其冲的跳了进去,居然连拦都拦不住,后来就是我坑都不吭一声直接也拉着戈薇跳了进去。

这个洞里的妖怪,是奈落的新身体把。

与犬夜叉他们争斗,估计也消耗了不少的力量,又被戈薇的破魔之箭射中,奈落正在需要一个新的身体。

必须要阻止!而且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用破魔之箭将怪物消灭,不然在他与犬夜叉的战斗中,无论是犬夜叉胜出,抑或是那个妖怪胜出,都会与对方融合。

戈薇显然的不明白我要干什么,我们俩就一起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犬夜叉和那个妖怪斗争,两个人的速度太快了,我们并没有站在合适的位置来射那个妖怪,一不小心就会射到犬夜叉。

上面的弥勒还在大叫让我们上去,然后只听到他一声惊呼。

洞底下的我们同时向上面看去。

那是……

素洁典雅的发带,清澈深邃的灵眸,白皙绝丽的鹅蛋脸,精巧玲珑的五官配着上白下红的巫女服,显出其纯白圣洁而高贵清莹的幽美气质。犹如黑玉般的水眸,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淡粉色的一抹樱唇,执著坚定而惆怅黯然。嫣然浅笑,不食人间烟火。素衣如雪,双眉含黛,目若秋水,散发着一种神秘冷艳的气质,玉体冰凉,柔若无骨,仿佛冰雕玉琢,寒气缭绕,将她映衬得犹如天界仙子,美丽得如一场极不真实的梦。

难道,那个美女就是……

“桔梗?”犬夜叉呆住了,看着洞口的桔梗轻声出口。

寒……我看向背后,果然……对上了戈薇略有些幽怨的双眼……

“旁边的那个人是……”我不由自主的开口。

站在桔梗旁边的往洞里看的少年,一身黑衣如墨,长长的发丝被风吹过,拂过脸颊,除了头发太长,那张脸……尤其那双眼睛最为魅惑人心,就算我脑袋被撞到了也认得出来……

好像在另一个空间传来的声音,告诉了我所有的疑问,那是汐哥哥的声音。

凭空的,我终于明白了,狐狸所说的第一个进犬夜叉的人。

那个人,便是在桔梗身边的人。

他一直在桔梗身边,一直保护着桔梗。

桔梗原来没有和犬夜叉见面也是因为他,因为他穿越过去的时候狐狸给他了巨大的法力,他将里陶鬼婆的地方设了结界隐藏了起来。

所以,犬夜叉没有找到。

当初便是那个人直接让里陶抽出了戈薇灵魂里桔梗的怨念,做法让桔梗的灵魂复活,并没有将戈薇的灵魂全部弄出来。

那个人,是我的哥哥,许筱汐,那个总是装作事不关已的哥哥,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刻显示出对我的疼爱。

精神有些恍惚,眼前好像浮现一幅幅的画面。

——————

雨夜,瓢泼的雨下在桔梗的身上,混杂着妖怪的血淋在她的身上……

桔梗明显的已经体力不支,单膝跪地,桔梗微微的喘息着。已经撑不下去了吗?

只是一瞬间,妖怪又围了过来,破魔之箭已经用完了,接下来要如何是好?只有让手中的弓箭不断地挥舞着,以此来阻止接近他的妖怪。

只是觉得一个恍惚,面前一道黑影掠过,在妖怪之间与妖怪争斗着。

“桔梗,你快走——”黑影一手幻化出一个光圈,包围着桔梗带着她向村子的方向飞去。

少年一边与妖怪搏斗,一边安心的笑道:”这样,桔梗就安全了吧?”

桔梗在村子的树林降落,却发现树上有人。

“树上的家伙,你要躲到什么时候?”虚弱的桔梗故作坚强的说。

……初见犬夜叉,也是因为他吧……

“犬夜叉,妖怪往你那边去了。”漫天的雪花飞舞,桔梗身披斗笠,仍是一副红白巫女装,有些焦急的说。

“知道了,桔梗,看我的,散魂——呃???”犬夜叉刚刚伸出爪子,准备使出散魂铁爪,却发现妖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桔梗皱了皱眉头,看着妖怪消失的地方。妖气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好像妖怪已经被处理掉了。

远处,一抹黑色飞速的离去。

“桔梗,只要你安全就好……”淡淡的声音却蕴含着千万种感情。

“桔梗,你从来都不知道,除了犬夜叉,还有另一个人默默的跟着你吧。”

远远地,叹息声传来。

“嘭嘭嘭——”正准备入睡的桔梗却听到敲门的声音。

打开门,却不见任何人影。

“这是……”桔梗犹豫着捡起门口的东西,那是两片泛着银色光泽的圆润贝壳。

打开的瞬间,桔梗看到里面是两对美丽的珍珠耳环。

“是犬夜叉?”桔梗看着浓黑的夜幕轻声问道。

神木后的少年轻轻叹气。

“犬夜叉,桔梗还是更在意你呢……”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躺在草地上的桔梗艰难的撑起身子看着面前的黑衣少年,桔梗的肩上不断地往外渗着鲜血,虽然被捂住了,可是还是不住的从指缝间流出。

“桔梗,那不是犬夜叉,那是奈落!”黑衣少年跪在地上扶起桔梗焦急的说道。

“奈落是谁?我并不认识他!放开我!不要碰我!”桔梗挣扎着要站起来,然而全身却没有力气。

“是鬼蜘蛛!你不记得了吗?你曾经救过的野盗鬼蜘蛛!那个卑鄙的野盗,他把灵魂出卖给妖怪,诞生出奈落。”少年抱着桔梗喉间已经有一丝哽咽:”桔梗,没想到,我还是没有保护到你!我居然……还是来迟了……只不过是因为有妖怪来报复,所以来迟了……想不到……你已经……”

“你到底是……”桔梗的声音渐渐的弱下去,但还是带着倔强。

“汐……你记得我的名字是汐就好了……桔梗……你不能死……你可知多少次我都在你背后偷偷看着你?看到有妖怪偷袭你,我都会冲上去将它们粉碎,桔梗,为了保护你我可以变得这么强……可是为什么你还是死了?桔梗……”少年的声音已经由哽咽变为细小的抽泣声。

“是吗……原来……一直跟在我身后的是你……我早就发现,除了犬夜叉,还有一个人一直跟着我……原来是你……”桔梗自嘲的笑了笑:”放开我,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做,四魂之玉,要让它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犬夜叉,去死吧——”

犬夜叉回头的瞬间,只看到桔梗平静的脸,没有愤怒,没有留恋。

犬夜叉慢慢的失去知觉,只是感觉到胸口的疼痛在蔓延。

“桔梗,妄我这么信任你——”

他没有看到的是,桔梗身后站的少年。

“桔梗,这个封印之箭,只会让犬夜叉沉睡,犬夜叉若是夺取到四魂之玉,恐怕是有难以想象的后果吧……五十年后,他会再次醒来,但是,在这五十年之间,他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有犬夜叉残存的妖气在这个村子里,奈落也不会再有所行动,村里的人也不会有危险。”黑衣少年扶着桔梗平静的看着犬夜叉说道。

“这样就好了……犬夜叉……”桔梗手中紧紧攥着四魂之玉:”……四魂之玉……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

“桔梗……”

“这时再解释,恐怕犬夜叉也是听不下去的,这样……把他封印了……他就安全了……我……也是活不下去了……汐……忘记我……记得……把……四魂之玉……连同我的身体……火化……”我的心里一直一直都只有犬夜叉……桔梗默默想着……身体缓缓的向一边倒去。

“四魂之玉,我的最后愿望是……我可以再次得到自己的幸福……”

“桔梗……你的幸福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少年垂眸:”既然注定的五十年后才能遇见你,那么,我也只有等待了吧……桔梗……”

“桔梗!你终于醒过来了对不对???”少年抱着缓缓睁开眼睛的桔梗喊道,声音里满是欣喜。

“犬夜叉……犬夜叉……他……”

“犬夜叉没事!他的封印已经解除。桔梗,他现在已经很幸福……你……你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

“汐……是你……已经过了很久了吧……你为何还如此年轻……”桔梗闭上眼睛轻声问道。

“桔梗,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你醒过来……”醒过来就好啊……

“汐……你一直在等我?”桔梗的脸没有一丝动容,但心里却有些感动。

“桔梗,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直到……直到……你快乐起来……答应我,不要再卷入奈落的战争之中了好不好……不要让自己受伤,桔梗……”少年黑色的长发落在桔梗的身上,带着丝丝的忧伤。

——————

看着面前清晰的影像,好像是一记重锤砸到了我的头上,我有些结结巴巴的说:”哥、哥、你、你、你、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啊……”我一急,直接把中文扯上来了。

“……”犬夜叉明显的不懂,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还敢问我?你呢?自己跑到日本来也不说一声!害我被老妈派来保护你!结果刚到了日本找不到你住的地方,反倒被一只狐狸给送进了《犬夜叉》里,还是五十年前犬夜叉被封印的时候,还好我在这里是不老之身,不过我经过修炼拥有了很强大的法力啦~怎么样?羡慕不?”汐哥哥也懒懒的回答道。

“啊,我在这里可是无敌巫女呢~”我不甘示弱的说道。

“就你那样,还巫女耶,巫婆怎么样啊?”

这家伙还是那么毒舌啊,从小就和我吵架,到了这里还是。

“你怎么会和桔梗在一起的。”我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桔梗啊,跟你长得一样,我准备把她当成我的候选老婆哦。刚才的传给你的影像,就是我和桔梗在一起的日子哦。”

-_-!桔梗可是犬夜叉的,你搅什么局哈,幸亏他说的是中文,如果用日语说这句话,肯定不等他说完,就被犬夜叉给砍掉脑袋了。

这个小子就因为长的好看了点,就被学校的女生捧到天上去了。

话说,犬夜叉被封印的理由也变了……

是桔梗为了保护犬夜叉和保护村子里的人的安全才如此做的,桔梗的思维果然都不是走正常人的路的,这种方法都能想到。

【此时的桔梗】

“犬夜叉……”

“桔梗……”

两人互念着对方的名字……

当那个妖怪感到被忽略的不爽之后开始怒吼,朝犬夜叉攻击过来。

戈薇看着没有回过神来的犬夜叉,抽出箭就要射妖怪,射出破魔之箭之后,出乎意料的,那支箭被另外一支箭正好碰上,另外一支箭,是桔梗射的!原因大概还是桔梗怕戈薇的灵力不够,到最后导致犬夜叉和妖怪融合把。

更不幸的是……洞口的结界被揭开了,然后洞里的东西一股脑全部被吸出来了,向在山崖端坐的奈落飞去。

“哎呀——”

“哇——”

“救命啊——”

夹杂着惊呼声,我们全被吸了过去。

恍惚之中,有人推开了我,直接把我推到了奈落坐的山崖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半妖]的名字叫做犬夜叉。

然后等到了一切都平定下来,我好不容易爬到了上面,刚探出了头,就看到了一副十分令人震惊的场面。

汐哥哥一手揽着桔梗,然后朝着奈落吼道:”奈落,你把我妹妹弄到哪里去了?!还我的妹妹!!”

右面是犬夜叉怒气冲冲的吼道:”小子,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桔梗?我不准你碰桔梗!!!”

旁边是一脸阴云密布的戈薇。

小子,你也知道担心我啊?!光顾着护桔梗,连你亲妹妹都不管。

我郁闷的就那么趴在那里,看着他们。

奈落没有抓到桔梗,接下来估计她也不会抢戈薇的四魂之玉碎片啦,那接下来的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吧。

但是,犬夜叉现在看起来好可怜哦。

他现在好像是单恋!!他现在是单恋!!!

现在桔梗好像……好像……和汐哥哥在一起……

汐哥哥揽着桔梗,桔梗也并没有反抗啊。

如果是桔梗不喜欢的人,她、她不是早应该一箭射死他了?还记得那个什么时候桔梗好像说过一句话,除了你,我不会让别的男人动我一根头发。当然,那是对犬夜叉说的。

犬夜叉、现在好可怜哦……

不、不对劲啊……

这块岩石……我爬的这块岩石……好像……好像……好像……松了啊……!!!!

“啊——”

“什么人?”

还问是什么人嘞!犬夜叉你不是超级废话吗?

还没看得清,一抹红色闪过,我被人接着接了上去。

“犬、犬夜叉……”

“不是我还是谁啊?”

“犬夜叉,这只笨狗,奈落都逃走了啦!”半空中传来汐哥哥的声音。

“哎,凌,我说,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家伙?”犬夜叉怒气冲冲的说道。

“他是我哥哥许筱汐啊,也是被那只狐狸弄过来的。”我看着天空说道:”天啊,这家伙还是这么莽撞,在电视上他还没有看到奈落有多厉害啊?!居然敢带着桔梗去追奈落?!”

“那个人……他跟桔梗是什么关系?!”犬夜叉气呼呼的把铁碎牙往地上一插,怒气冲冲的向天上叫道:”小子!!!把桔梗给我带回来!!!”

“笨狗,桔梗已经不喜欢你了,你还是照顾剩下的你那两个女人吧。”汐哥哥笑呵呵的声音传过来。

什么叫做”剩下的他的两个女人”?

我的脑后顿时冒出一滴巨大的汗滴!哥哥,你都在说些什么啊?

犬夜叉的心情明显的很低落,接下来的很长时间就没有说话。

而戈薇没则是用那种我不能理解的表情看犬夜叉,而且在赶路的时候也和我们一样坐在云母的背上,不再像平常一样坐在犬夜叉的背上,而我则无奈的被挤下了云母。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居然让我坐在犬夜叉的背上!!!

哥哥这么简单就走了?!

我突然意识到!!!他就这么简单就走了??!!

我可是他的妹妹啊……他怎么这么不顾妹妹的死活啊……

第10章 椿的诅咒

算一算时间,快到了我开学的时间了,我见了狐狸拉下脸求他才好不容易让他定为送我回去的时间是我们开学的时间,这样就可以放心的在这个世界解决掉奈落再回去。

戈薇回去了那个世界,我则在这里负责帮前来请求的村民除掉妖怪,这就相当于以前桔梗的职责,不过那些杂碎妖怪确实也有够弱,一箭过去就化为尘土了,倒是令我的箭术又增长了不少,射得也更准了。

说好了三天之后回来的,我和犬夜叉一起在枯井旁边等待,怕的就是戈薇真的被黑巫女的式神咬到。

早上很早的时候就一直在等,等着等着就有一点瞌睡,不由自主的就往犬夜叉身上靠了。

正在打盹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凉意,猛地抬起头,看见犬夜叉正在看着我。

“什么事?”我下意识的看着他。

“戈薇快回来了……”犬夜叉看着枯井不自然的说。

“唔……”这小子是怕戈薇看到我靠在他的肩上误会他吧?他和桔梗见面的时候也没有见他有这份心,呃,对了,好长时间没有见桔梗了,她肯定是和汐哥哥在一起,诶,世事无常啊……

“戈薇!”一直看着枯井的犬夜叉叫道。

一阵粉紫色的光之后,犬夜叉撇开我就向枯井跑去。

“呀……”腿好像被什么咬了一下,细看时,却又看不见任何的伤口。

这是……

不会吧……我欲哭无泪啊……你咬错人啦啊,我不是戈薇啊……你要找戈薇的血为什么要咬我……我有那么像戈薇吗???还是直接性的又把我当成桔梗???

只要那个黑巫女椿的式神咬到了我,收集到我的血,接下来我手腕上的四魂之玉碎片就会被污染,发生在戈薇身上的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我可不想自己不受控制的拿箭射向犬夜叉,说不定我的一箭过去犬夜叉就被我终结了。

“今天晚上我要独自静一静,你们不要来找我了,还有,戈薇,把你的四魂之玉碎片交给我,明天我就会回来还给你。”我背对着他们,有些心虚的说道。

“凌?你怎么了?”戈薇奇怪的走过来看着我:”是不是犬夜叉欺负你了?”

“我哪有欺负她?!”犬夜叉不甘的大声叫道。

“没有,快点,戈薇,快把四魂之玉碎片交给我。”如果四魂之玉碎片留在你这里,你也一定会受到牵连,黑巫女的诅咒会使四魂之玉完全被污染,戈薇,你也会有危险。

不想伤害我们同伴之间的任何一个人。

“凌……”戈薇有些犹豫的看着我。

“放心,戈薇。”我努力地笑起来,让犬夜叉和戈薇放心。

“恩。”戈薇掏出带着四魂之玉碎片的小瓶子递给我:”我相信你。”

“凌,我说,你要拿四魂之玉碎片做什么?”犬夜叉双手抱胸看着我。

“今晚,你们要小心,恩,好了,我先走了,告诉大家我今晚不回了,不要让大家担心。”接过四魂之玉碎片,我慢慢的向村子相反的方向走去。

走吧,今天晚上走得越远越好,最好连回村的路都不记得,那么,当我失去意识之时就不会回来攻击犬夜叉了。

这样就好,他们都不用受伤。

“凌,你一个人要小心。”戈薇担心的朝着我的背影喊道。

“知道了,戈薇你快回去吧。”我转头对她微微一笑。

“还是比较像桔梗啊……”犬夜叉发出感叹,刚感叹完就发现了迅速降温的空气:”戈薇,你听我解释……”

“解释个头啊,坐下!!!”戈薇”柔和”的说道。

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嘴角轻轻扬起,这个时代其实也是如此的美好!有同伴在一起,从何时开始,我已经开始留恋这个时代。

很快天就暗了。

走了很长时间,直到我累的眼睛上面冒金光,喉咙发干,才晕头转向的在一条瀑布处停下了。此时才发现,我根本就忘了来时的路。

在落水口用手捧起水喝了几口,再洗了一把脸,感觉清醒了很多。

椿应该也开始实施控制了吧,苦笑了一下,看了看周围选了一棵树爬了上去靠在树干上闭上眼。桔梗在原著中也是这样在树上睡觉的把,现在的她可能已经不是像原来的那样是一个伤感的女子了吧。有些可笑,我居然代替了桔梗一向应有的动作。

武藏国的天气一向是很好,而我,听我别喜欢这里的晚上。

夜风吹拂,草丛里的虫子发出窸窸窣窣的叫声,不时的还掺杂着远处野兽的鸣叫声。

要是奈落知道樁控制错人了,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还有那个黑巫女,那个自以为能代替桔梗的黑巫女……

“邪见爷爷,就在这里生火把?”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吓得我差点从树上掉下来,闭着眼思考时间太久了,突然被打断有点不习惯。

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而且,她说话的时候,我的心里好像和她的声音产生共鸣……

是铃!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邪见的声音很郁闷:”这个人类小女孩还真是麻烦……”

“嘭——”脑袋被什么砸到了,急忙回头大喊:”杀生丸少爷——我再也不敢胡说了——”

杀生丸也来了?

他鼻子那么灵,不被发现也是不可能的,干脆我自己下来算了。

“出来。”冷冷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吓得一头就从树上栽了下来,整个人扑在地上。

今天真是做事不顺啊,我趴在地上摇了摇头,先是被式神误咬,再是从树上栽下来,还有更不顺的事就是……

怀里的装四魂之玉碎片的瓶子被压了个粉碎,待我爬起来的时候,四魂之玉碎片在地上闪着光。

抬起头,就看见杀生丸立在我的面前,丫的,这家伙身材也太高了点吧一米八七仰着头看都有点麻烦。

捡起四魂之玉碎片,讪笑着说:”你们野营来着?那我就不打扰了。”

转身,离开。

“凌姐姐!不要那么快就走嘛。”小铃蹦蹦跳跳的走到我身边拉了拉我,”和我们一起吧,天好黑,凌姐姐要去哪里?和小玲一起玩好不好?”

我无语的看了看纯真的小铃,我是怕旁边这个大冰块把我冻死啊~

“能去哪里就去哪里啊,走得越远越好。”我叹了口气说道,今天晚上,我谁都不能接近。

“凌姐姐你在说什么啊?”小铃不解的看着我说。

“小铃,今晚上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以后再说好吗?”我看了看杀生丸,他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用那种冷到极点的目光看着我。

可怜了这一张绝美的脸啊!长得这么好看居然连笑都没有笑过一下。

但是如果他哪一天要真是笑的话,一定是世界即将毁灭的前兆!一定是的!我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点头干什么。”杀生丸的语调平平的,并没有任何疑问的语调。明明是疑问的句子,却被他说得成了陈述的调调。

“没事,哈哈,既然小铃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一会吧。”顺便还可以看看帅哥。我在心里补充一句,别离他太近就不会有被冻死的危险了吧。只要一会就走就行了。

对于我的态度的忽然改变,小铃愣了愣,但很快,脸上又出现了灿烂的笑容。

和小玲一起走进森林里找蘑菇,我们一起采蘑菇,身为杀铃迷有些八卦的问:”铃,杀杀……呃,杀生丸少爷对你怎么样?”

“恩?”铃停顿了一下,嘟着嘴想了想说:”杀生丸少爷对小铃很好啊,杀生丸少爷简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呢,既坚强又温柔,武功又高强,杀生丸少爷是世界上对小铃最好的人呢……恩,不对,凌姐姐也对小铃很好!”

小铃囔囔的说道,我的额后冒出一大滴汗!我怎么没有看出杀生丸哪点温柔?

只有在面对小铃,杀生丸才会展现出他温柔的一面吧……

借用今晚明亮的月光和手中的火把,很快就找到了很多蘑菇和一些水果,我们抱着一堆东西满载而归的时候,邪见已经乖乖的升好了火在等着我们,杀生丸则是坐在一旁的岩石上看着溪水,突然,他的手伸出,一道光鞭自指尖而出卷向溪中,在我瞠目结舌之中,几条鱼已经弹到了岸上,还不停的跳跃着。

天,这,也太神了吧!!!我咋舌赞叹着,以崇拜的眼神看着杀生丸。

“杀生丸少爷好厉害耶!”小铃欢呼着,跑过去抱住蹦蹦跳跳的鱼,我愣了一下,也去帮助小铃拿鱼。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抓鱼抓得这么潇洒的,杀生丸微微一个侧脸:”小铃,你不要动手了。”

听了这句话明白了言外之意后我就立刻呲起牙,杀生丸你好狡诈!一看见我来立刻就不舍用铃了!你不去做奸商太可惜了!!![杀迷不要砸我!]

“不服?”杀生丸淡淡的斜眼一看我,顿时我心中的一切不甘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我咬牙切齿的蹦出这两个字然后把鱼收拾干净用树枝支起来放在火堆周围烤,时不时的翻几下。

烤鱼,就是要加作料的嘛,我坐在火堆旁托着下巴想了想,从怀里拿出几包调料往上面撒了撒。这是本来就准备自己烤鱼的时候用的,因为今晚不感觉饿也没有烤,没想到在这里派上用场。

“阿嚏——”

啊咧?我没听错吧?这是杀生丸?

“阿嚏——”

转头看了看,没错!忘了,调料里还有辣椒和有刺激性气味的辅料,杀生丸鼻子那么灵……

我有点心虚的侧过脸,不敢看那边,顺手拿着用树枝扎着的烤鱼:”小铃,很好吃的,你尝尝。”

小铃不明所以的接过去吃了一口立刻叫道:”好好吃——”

一阵冷气袭来,我瑟缩了几下……

“……”

看到的是一只带有纹理的白皙纤纤素手[汗]顺手拿过一个烤鱼,然后某人悠然自得的又坐回原处,忍着打喷嚏的冲动优雅的一口咬上去——

诶?我是不是睡着了?

原来我吃着烤鱼就睡着了,现在正在做梦。——小铃

天啊,世界是不是已经毁灭了?我眼前的是……?——邪见

原来我刚才到现在都只是一场梦,我已经在树上睡着了。——许筱凌

三个人[妖]一齐这样想着,呆呆的看着杀生丸吃鱼。

“啊——”怀中的四魂之玉碎片居然自己动了起来,离谱的是碎片与我手链上的碎片渐渐的融合,然后,由粉紫色变成了如墨的黑色!

头此时变得好痛!!!

好像有什么在脑里面指挥着我身体的动作——

“杀了他——杀了他——”脑中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脑子中只剩下嗡嗡的声音。

奇怪,我的身体为什么不听使唤?手……在拿箭!

“杀生丸……你快走……快带小铃走……”奇怪,说出话都好难……

“凌姐姐?你怎么了?”小铃奇怪的在我旁边看着我。

“铃,快走。”我努力抗拒着身体将要做的动作,然而,还是无法阻止动作的停止。

手中的箭明显的瞄准着坐在石头上的杀生丸,正在思考着杀生丸会不会像犬夜叉一样不躲闪,要是那样的话,那可是真的无法收拾的结局。

“咻——”手中的箭已经不受控制的射了出去,然而,我却并没有看见杀生丸闪躲。

嘎?!这家伙不会向犬夜叉一样不躲闪向原著中戈薇射犬夜叉一样让射个中把???

杀生丸不是犬夜叉,不像犬夜叉一样那么傻,当箭出去的时候,杀生丸放下烤鱼,食指和中指轻轻一夹,就夹住了我射出的箭。

哈?!这么强!!!

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可是意识却在渐渐的模糊,身体已经不再归我控制,连应有的意识也不再清晰。灵魂,好像也在进入沉睡……

最后的时候,只是看到杀生丸向我走来……

这里?是戈薇的学校?

“戈薇!一起走吧?”绘理远远地看到了我向我走来。

“诶?我什么时候过来的?”我敲了敲脑袋,却看到自己一身的白绿相间的校服。

“戈薇!昨天的预习笔记你写了吗?说好今天借我的。”绘理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什么?我不是请假了吗?”我疑惑的问道,【今天】应该在异世界的啊!【昨天】应该就请假了!

奇怪……

“不会吧?戈薇,你怎么了?你从来没有请过假的。”绘理惊异的看着我:”戈薇你为什么会这么奇怪?”

“什么?!你说我从来没有请假?”我用力摇着她的肩膀说道。

“是啊,戈薇你学习很好就是因为从不请假吧?有小病从不耽误上课的。”绘理回答道。

怎么回事?!从她的表情,看不出有任何撒谎的表情,一脸认真的表情。

那杀生丸……杀生丸在那里……明明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是他的……

我必须要回去,先回去再说!

“对不起我今天有事你先帮我请一下假!”转头就向戈薇家飞奔,回去不顾戈薇妈妈的问候立刻就往祠堂冲。

啊!!!面前的……枯井上面明明钉着井盖上面还有几张符咒,一看就是很多年前就钉住的。

一阵冷风吹过——我的心里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啊~~~

什么?回不去了?

枯井……被封印了!

我用力的捶打着井盖,却是无论如何都打不开,以我的力气,一个腐朽的井盖应该不成问题。

不,我真的不相信,我至此就回不去那个世界了。

风风火火的翻箱倒柜的找到一个超大号的锤子往井盖上用力锤——

“啪——”井盖裂了缝,接着,我一脚一踹就跳了进去。

然而,跳下去,脚触及的只是平实的地面,此时,我看到了自己的手腕,上面什么都没有……

应该有的,应该有什么东西的,我的手腕上!到底有什么?

对了,我在井里干什么?

默默地爬上去,脑中一片混乱。

“戈薇,怎么了?身上怎么这么脏?”妈妈跑过来问道。

“没事。”我淡淡的回答到。

不对,面前的这个,不是我的妈妈!

那我是谁?我是戈薇?!我……是……

“泠泠——”神木上的铃铛发出响声。

铃铛……铃……铃……铛……

脑中好乱……

最近的脑子总是很乱,会莫名其妙的冒出许多问题。

我是初三学生吗?我的名字真的是戈薇吗?我几岁了?

总会有很多的问题,我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手腕上时常会不知为何的变红,时间久了,也不在意了。

“泠泠——”每天经过神木都会听到铃铛的响声。

“泠泠——”轻轻的拨弄着铃铛,发出的声音好像能让我想起一些事。

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的,我没有记忆,可是为什么我会没有记忆?

“四魂之玉……曾经有一个半妖想要抢夺,却被一个人类巫女封印……半妖的哥哥名字叫做……他们的父亲……西国的大妖怪……狗妖怪……他们的感情其实并不是表面看的那么坏……战国时代最强的巫女……凌……最终……”历史课上,我趴在桌上模模糊糊的听着历史老师讲着课,脑子却突然有些疼痛。

“半妖的哥哥……半妖的哥哥……”我反复的念叨着这个词语。

“老师,半妖的哥哥……他的名字是……什么?”站起来有些激动的说道。

“杀……杀……杀……”老师被我的情绪吓到,有些害怕的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知道了。”杀生丸!!!

我叫做凌!我是许筱汐!

四魂之玉!我被四魂之玉碎片控制到了!

四周好像有一股吸力在把我向一个方向拉去,周围的教室场景和同学老师都不见了,周围是一个个的漩涡状,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回响着——

我是凌,我不是任何人的代替品……

好像,意识在渐渐的恢复,大脑也在清晰。

“凌,醒一醒啊!”这是犬夜叉和戈薇的声音?

手腕还是在隐隐作痛,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面前是一座小木屋,我正躺在小木屋前的草地上,年轻的椿站在小木屋的台阶上,她的身上缠绕着式神。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头转向另一边,看到了杀生丸站在那里看着椿,斗鬼神已经被他握在手中。

“……我怎么会……”用手支起身子,看着手腕上的手链艰难的说道。

“杀生丸把你送来的……”犬夜叉见我醒了,拔出铁碎牙戒备的看着椿。

“戈薇,我们用弓毁了她的式神。”我甩了甩有些沉重的脑袋说道:”剩下的四魂之玉碎片都在她的手里!”

“风之伤!”

“苍龙破!”

“爆流破!”

“结界?!”我看着面前的事实无奈的叹了口气,奈落想的挺周全的。

手腕上的刺痛还在传来,想射箭是不可能了:”戈薇,射箭,对着结界。”

奈落的结界此时并不像出了白灵山那么坚固,戈薇一箭过去,轻松地把结界解除了,终极BOSS终于坐不住了,刷的现身了。

“桔梗,算你狠。”奈落咬牙切齿的说了声,二话不说就要去夺椿的四魂之玉碎片。

“四魂之玉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能夺走……”可怜的椿还没有说完话就被奈落的手下神乐给摧残了,我们也不用动手了。

“桔梗,你给我等着!!!”奈落留下这句话再次卷起一阵带有瘴气的龙卷风溜之大吉。

“奈落我……”其实不是桔梗。这句话我还没有说完就只来得及看到奈落在天空中消失的背影。

算了算了,每次都把我当桔梗,到最后估计我都会成桔梗的替死鬼了。

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像桔梗?这个问题就是最关键的,恩恩,下次见到狐狸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

“凌,你怎么样了?”戈薇扶起我问道。

“没事,椿已经死了,他的诅咒也已经消失了,四魂之玉已经被净化了。”我看了看手腕上的四魂之玉碎片说道。

抬头刚准备要看杀生丸和小铃在干什么却发现已经不见了他们的影子。

“杀生丸呢?”我闻犬夜叉。

“谁知道,这家伙总是神出鬼没的,刚刚还在呢。”犬夜叉收回铁碎牙说道:”可恶,又让奈落逃掉了。”

“……”同意,他确实神出鬼没的。

椿被奈落自己解决掉了,真是,真不知道奈落怎么混到现在的,自己杀自己的人,连我们动手都不用了。

“这个四魂之玉碎片……”我扬了扬手腕。

“凌你自己拿着吧……”戈薇微微点头。

“哦……”这玩意留在身边其实挺危险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