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忘尘仙曲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8:20

忘尘仙曲

忘尘仙曲 凤熙瞳 著

已完结 晨曦,季云飞 婚姻爱情 虐恋 未来 穿越种田

晨曦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未经历过这么多。祁连山脉骗了自己的梅花妖,北影荒漠的颠沛流离,千雪之森只剩我一人的旅程。 年幼时被父亲抛弃,浑噩着长大。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相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缘由

“这儿就是西陵啊?不怎么样么,感觉跟北郊没什么区别嘛。”季云飞懒洋洋的仰面躺在马背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太阳,此时,他周围方圆数十里荒无人烟,黑马不屑的打了个响鼻,蹄子一甩一甩的故意颠着背上的人。

“二黑啊,不是我说你跑的慢,你好歹是匹宝马,你说说这都多少天了,你刚刚跑到西陵的边境,还好意思闹脾气呢,你说你丢不丢马。”

“呼呼。”这下黑马彻底不干了,两个大鼻孔呼呼的出气,四个蹄子稳稳的扎在地上,愣是死活不动窝了。

季云飞也不见着急,只慢悠悠的哼了个小曲,“现下阳光正好,合该午休,二黑你要现在懒得走了也挺好,晚上咱们赶个夜路,还省了一会儿可能遇到投宿地方的花销,啊,不对,准确的来说是还省了你的草料费。”

黑马似乎觉得很是烦躁,蹄子在地上跺的咚咚直响,然后突然迈开大步向前蹿去。颠死你个没心没肺的玩意儿!!

“来日放歌需纵马,啊~~~~天青青,啊~~~~~草绿绿~~~。”季云飞的声音被越跑越快的马匹带动,越来越小,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到它的难听。

“呸,这大中午的让人没个好心情。”树影深处,翻出了一个紫衣女子,轻纱蒙面,看着那个远去的小点儿一脸的愤懑。偷偷从师门里溜出来,荒郊野岭找棵大树纳凉,偏生遇到一个这等混人,唱歌难听的要死就算了,偏偏唱的那么大声。

越想女子越觉得气闷,手中的鞭子猛地一甩,身旁的一棵大树应声而倒。

“本姑娘记住你了!招子放亮点儿,可别再犯在我身上。”冷哼一声,女子甩鞭转身,再度隐没在了树林之中。

……

“小姐,靖公子求见。”丫鬟一身碧色罗裙,乌发蝉鬓,此刻正眼睛也不眨的看着坐在亭中的少女。“见还是不见?”

晨曦抬头,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花林,“不见。”

“可是……”丫鬟开口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晨曦的脸色,终于喏声退了下去。

那丫鬟离开了之后,这方小亭又变作了安静无人打扰的状况了。晨曦抬眼环顾了四周一遭,唇角扯出了一抹冷笑,手腕一翻,一把如同秋水一般泛着粼粼波光的长剑出现在了她的掌中,剑身锋锐,却并没有剑鞘。

她纵身一跃,便进入了花林之中。

身姿轻盈的在花林之中翻转跳跃了起来,却是在舞剑,随着她的动作,形成的气流卷起了一道花瓣的长带,最后慢慢汇集,将她整个人都包裹的有些朦胧了起来。

她就这么一瞬不停的舞动着,直到很久之后,她方才收剑,花瓣骤然失去了依托,哄的四散着炸开,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一瞬间,脸庞上微微挂着些疲惫的她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她长得不是特别好看,同其余人家的女孩儿比起来,她唯一的优势仅仅是白皙,她普通的相貌,来源于她的父亲,结果那个人,就这么抛弃了自己。

晨曦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外貌不过于人的皮相,她从不多做在意,但是每当看到自己的脸的时候,她总是会想起父亲,然后恨意就慢慢在自己的心底生了根,发了芽,这么多年,她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着出现在那个名为父亲的男人的面前,问他一句,为什么。

我不相信当初的欢喜都是假的。现在的曦儿那么优秀,爹爹你都不愿意再看曦儿一眼的么。

她有些痴了,眯着眼睛,将手中的长剑扔在了一旁的地上,蹲下了身子,双手抱膝,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桃花雨纷纷,心事有谁知。

没有人来安慰她,只有着孤独的自己。

直到天微微擦黑,晨曦方才缓过神来,脸上的泪痕早已干透,她又恢复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女孩子要自强,自爱,这是她时刻告诫着自己的一句话,除了自己,没什么人是真正靠的住的。连父亲都不要她,她还能相信谁。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将哭乱的头发理顺,拾起了丢在地上的长剑,将其装进了随身的空间里。她的剑,没有剑鞘,为的就是能够第一时间,在出现在手上的时候就可以用来自保。

近年间,寒家守护忘尘残谱的消息不知道如何传入了一帮宵小之辈的耳中,三番五次来打她寒家的主意,更是多次对她出手。

与其这样防不胜防的暗中来人,还不如她主动放出消息。忘尘残谱只要落到正道之人的手中,怎么也比寒家终有一日守不住了,被人夺去了的好。

自从忘尘的消息放出了以后,寒家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许多的正道人士,目前都歇息在寒家的别院里,自消息放出之后,已有半月有余,寒家小姐寒晨曦却从未接见过任何一人。

这一个个正道的来客,倒是都成了门神一样的存在,晨曦难得的过了半月的安稳日子。

不过近日看来,这些人也是有些待不住了,是该有所行动了。

晨曦上了凉亭,穿过了连廊,一路向着主院走去,这一路甚是安静,寒家是一个乐曲世家,最烦喧嚣,所以客人全被安排在了别院,主院里住的都是自己家里的人,连差使的仆役也不过一手之数,还是为了撑门面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

乐曲讲求修心,素来惧怕外界干扰,所以幻音坊在从江湖市井之中崛起了那么多年之后,不得不选择避世静心,寒家一个半隐家族,虽然不至于做到彻底避世,但是环境幽静清雅却是少不了的。

“小姐,您回来了。”丫鬟紫苑正端着吃食朝堂里走着,“今日可有福气,四叔亲自下厨做的鲜花烙。”

“那当真是不错。”晨曦点点头,对着她微微展颜,“交给我吧,你去端些别的来。”

“好吧。”紫苑吐了吐舌头,“小姐你真坏,害我吃不得第一口了。”

估计不会有哪个家族会像寒家一样了吧,所有人,一切平等,甚至换句说法,这是一个连家主都没有的家族,但因为每个人的想法都一样,所以仍旧团结的生活在一起。

为对方着想。

年少者遵从长者,成年后避世修心,不论外物。但是,她晨曦,如今却打破了这条规则。叔叔伯伯却没有一个人埋怨她。

思及此,晨曦鼻头一酸,忍不住又想落下泪来。

这些人这么好,可自己,执念终究太深,无法静心。

第20章 变动

季云飞抽动鼻子,露出一脸迷醉的表情,似乎真的是因为酒香找来的,晨曦皱着眉,在周围仔细的闻了闻,却没有闻到任何味道。

“你鼻子是属什么的,凭什么认定这里会有酒?”晨曦敛眉。

季云飞直接抓过了她的手,轻手轻脚的摸进了里屋,晨曦试探着挣了两下,没有挣开,也就随他去了。

季云飞带着她直接去了二叔的书房。

晨曦一直觉得二叔的书房纯粹就是个摆设,不过,这种地方,怎么也不可能藏酒吧。季云飞蹑手蹑脚的,她却动作随意的跟着他走。

书房里放了仅有的两个书架,上面排了些秘史之类的小说。房子显得有些空落落的,一眼望去,就知道少有人来,整体都显得有些阴暗。

“死心了吧?”晨曦有些想笑,这地方一眼就能望到头,哪儿能有什么酒水。

季云飞眼睛亮亮的,仍旧一副自信的神色。

他直接冲着两排书架后面的那面墙走了过去,墙面上安置了一个青铜的烛台,此刻上面的灯油微微干涸,发黑的灯芯显示着这个烛台是常常点起的。

季云飞眯了眼睛,在烛台的四周摸摸叩叩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晨曦靠在书架上,一言不发。

不知道季云飞叩到了哪里,墙壁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回音,他整个人都染上了些喜色。“找到了。”

晨曦见状才凑了过来。

站在了季云飞的旁边。“偷别家的东西还这么喜不自禁的,也真是难得。”

“非也,非也,我这是借点儿酒来喝而已。”季云飞继续摸索着,手掌终于按到了一个能够陷下去的地方,寂静的环境里发出了一声机关启动的细响。

“说的你好像能还一样。”

季云飞唇边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这可说不准,万一侥幸呢。”

这机关和密道的距离却有些远了,季云飞松开了手,墙上的机关并没有自己弹起来,地面发生了细微的震动,地板上两排鎏金了的装饰一左一右的开出了一条黝黑的通路。

他眼睛里带着满意,三两步就翻身下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晨曦眼神有些怪异,四叔真的在家里藏了酒?这要是叫爷爷知道了,还不得打折了他的腿。

她没下去,看着那个黝黑的洞口,莫名的恐惧就让她感到一阵阵的心悸,她怕黑。

不过片刻功夫,季云飞就抱着一个小酒坛子走了上来。

晨曦见了,开口取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搬空,倒是错怪了你。”

“够喝就算了,东西带的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季云飞的眸子暗了一暗,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些什么,“酒水也偷到了,我们回去,寒兄去我屋里,畅饮一番可好?”他抬头带着笑,对着晨曦勾了下眉眼。

晨曦面色一红,幸而这里够暗,叫人看不清明。一个男人怎么能长得那么好看,比三叔的眉眼竟然还要明媚。

“那便走吧。”她压下了心里莫名的悸动,直接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季云飞先开始也没想着说什么,结果看着这小子大大咧咧的直接向着院子的正门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心里登时咯噔一下。

这哥们儿是不是不明白状况啊。

院子中有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周围种了一片清脆的竹林,风吹过带起沙沙的细响,也让晨曦面上的燥热散去了些许。

远处传来了渐渐接近的脚步声。似乎是从那竹林中穿来的细碎对话声音让晨曦微微愣神。

季云飞从身后一拉晨曦的手,将人拽的后退了几步,隐没在了两个房屋之间的夹缝之中。

“别出声音。”季云飞眨眨眼睛,在她耳旁轻声道,同时松开了她的手指了指自己怀中抱着的酒坛子。

刚刚抓着手掌的温暖散去,晨曦微微愣神,半晌才彻底明白了季云飞的意思。

二人这次来的身份可是小偷,她眼珠子一转,不觉有些想要发笑。

二叔和二婶的对话声此刻已经传入了她的耳中。

二婶沈梦芸的声音少有的带着焦灼,“麟儿的信物怎么会出现在北影荒漠的,还叫赤烈找上门来,此时爹和娘已经被惊动了。”

“随他,他们来多少,打出去多少就是了。”二叔寒殷正一如既往的暴脾气,说出来的话果然是晨曦猜到的回答。

沈梦芸声音里的焦灼又多了些许,院子里传来粉拳大力锤在肉体上的声音,“你个夯货,谁跟你说这个了,麟儿的信物丢在了北影荒漠,他赤烈的儿子要是死了,我儿子呢?!”说话间已经带上了哭音。

寒殷正立马怂了,好言好语的劝慰了许久,二人经过了这道暗巷,却因为一个悲戚着另一个哄着没有注意到这里。

晨曦目光闪了闪,寒家是出了什么事儿么,再回到偏院的时候,没再出什么岔子,季云飞一条路弯弯绕绕居然没记错一处,半途还把琴从花坛里给捡了回来。

等回到休息的地方,这家伙邀请晨曦去他房中喝酒。

晨曦沉吟了半晌,终于还是拒绝了。

心里有事儿,告辞回屋了的晨曦没过多久又偷偷留出了屋子,坐在房顶儿上的季云飞一条腿平放着,另一条腿屈膝支在身前,手架在膝上,抬起小酒坛往口里灌了一口酒。

这酒有些太辣了,比不上花谷里那些人偷藏的清酒,季云飞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继而饶有兴味的看着那个偷偷离开后厢房范围的身影。

看来果然是寒家人了。他收回了目光,丝毫没有深究希寒具体身份的意思,果然,不一样的人总是有不一样的理由的,之所以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根本就是他其实也想把忘尘仙曲送出去吧。

这样的不在乎,可惜了,跟他的不一样。

季云飞摇了摇头,又是一口酒就着喉咙灌了进去。

这高出看风景,虽美且全,但总让人觉得有几分寂寥。

……

晨曦先去了草药堂,将自己的一身草药染上的肤色用了另一种药水中和掉,整理了自己的衣妆,才去找了四叔他们。

有些奇怪的是,这次在四叔的小院里,三叔的风亭里,还有二叔家,她都一个人也没有找到。

到底家里是出了什么事儿,怎么一个人都见不到?

幸好紫菀还在桃花园的凉亭里念书,晨曦总算没有白跑一趟,立马跑到了那个丫头旁边,伸手拍拍她的肩头。

紫菀一惊,抬头见到是晨曦方才松了一口气。

“小姐,是你呀,吓死我了。”

晨曦伸手戳戳她的额头,“你到底是不是在念书,拍你一下就吓到你了。不是来和你贫嘴的,四叔他们呢?”

“哪儿有在念书。”紫菀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这不就是在想这个事儿的么,四爷他们此刻全部都在议事堂。”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晨曦问道,她不过是听到了三言两语的几句,完全不够她推测出整件事儿来。

“赤家已经把我们寒家逼到了这等地步,还来找借口陷害我们。”紫菀说起来恨得都有些牙痒痒。

“二少爷外出去寒香松阁悟道历练,赤烈那个老匹夫居然口口声声说他家三公子在北影荒漠,遇害了,还振振有词的说是二少爷害的。”说起赤家的人,紫菀一点儿客气也无。“他们到底还想怎样,都已经逼的我们隐世了,却还阴魂不散的。”

晨曦面色有些阴沉。

寒家确实已经避世了,但是此番却因为她寒晨曦搅动了整个云月国的风云,这么想来,寒家之前隐世的说法倒是显得有些失信了,难怪赤家会坐不住。

她也下意识的将赤烈此举归类到了单纯想要陷害寒家上面了,毕竟寒香松阁的位置和北影荒漠南辕北辙。倒是二哥的信物是怎么落到赤家的手上的。

“这事情什么时候发生的,通知过二哥了么?”晨曦继续问道。

紫菀发愁的皱着眉头,“前日赤烈就已经带人找上我寒家了,老太爷派人去寒香松阁找了二少爷,可是那里的人说二少爷在半月前曾说自己道心已有所悟,要闭关修炼。”

晨曦咬了咬唇瓣,“没找到?”

她问出这句话来,心下登时满是愧疚,如果这真是赤家想要陷害寒家的一步棋的话,那二哥很可能遇害了,不然他们怎么敢光明正大的拿着二哥的信物来寒家诋毁。

“二少爷不知所踪,二爷他们急坏了,还要安抚赤烈这个老匹夫。”紫菀翻了一个白眼儿,“今日更是惊动了老太爷。”

晨曦目光有些发怔,怎么就这样了呢。

这才几天时间,家里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紫菀看着晨曦的表情,有些不解,她不知道晨曦正在推测原因,单纯以为晨曦是在为家里担心。出言安慰了晨曦几句。

晨曦离开了凉亭,向着议事堂的方位快速的跑了过去。

寒家的议事堂,是一个平等的地方,不向其余的地方有着高出几级台阶的主位,而是向着中心散开的一个椭圆形,除了入门的地方,其余的地方规整的摆放了座椅。

老太爷坐在正冲着大门的位置上,对面就是赤烈怒气腾腾的脸庞。

老人家拄了拄拐杖,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有些浑浊的眼睛看了一圈周围坐着的人,尤其着重落在了烈家来人的身上,“这件事,我相信不是麟儿做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