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痞子伪商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8:28

痞子伪商

痞子伪商 嘟嘟都 著

连载中 苏阳,沈丹婷 婚姻爱情 百合 情有独钟 历史

邋遢未必是乞丐,也可能是痞子。每个生命都是一个不朽的传奇,每个传奇背后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做痞子,就要做一个有理想,有文化,有追求,有原则的真痞子,豪迈洒脱,无惧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嫂子

“草!范同和赖龅牙这样的人!留着就是祸害。沈丹婷这个美女有些可怜,不过倒是便宜了你。让你近水楼台先得月,有大机会俘获芳心。”野鬼笑得很邪恶,一刹那后笑声停止,忽然站立起来,爆发出了一股强悍的阴冷,竟如九天之鹰,玩世不恭的眼神之中,忽然闪现出一股冰冷的阴森,拳头紧握着,凶巴巴地说道:“苏大哥,要不我直接去干掉赖龅牙,一了百了!”

也不知道苏阳是具体是怎么描述的,能让野鬼生出这番狠辣的心思。这完全是杀手的做事手段——干净利索,毫不在乎后果。

“你可别冲动。你好不容易退出了以前的那个圈子,不要再回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滥杀无辜,更不要因为杀戮给自身带来麻烦。”苏阳笑了笑,拍了拍野鬼的肩膀,郑重地说道:“咱们要靠智慧安身立命,靠智慧摧毁敌人。暴力最好是作为防身之用,最多也是必要之时,给予敌人最后的压制。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慎之又慎啊!!!”

野鬼猛然间卸去了一身吓人的阴冷,顿时又变成了那个普通的白面小青年,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苏大哥说得对。咱要靠智慧安身立命。”说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是坐下之后,看向苏阳的眼神,多了很多疑惑。他完全想不到,苏阳这种级数的实力,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克制力。

苏阳看到了野鬼的眼神,只是笑了笑,便有多做解释,接着就转移了话题。

“老鬼,你以后就别回赖龅牙那里了,跟着我吧。”苏阳带着迫切,接着补充道:“我最近分身乏术,你来了,咱们两可以一起对付赖龅牙。他的油水很大哦。”

苏阳说话之时,脸上露出的邪魅笑容,也有点怪叔叔拿着棒棒糖诱惑小朋友的味道。

“我也想来跟你混。以后,你让咱干啥就干啥。只要别偷鸡摸狗踹寡妇门就行。”野鬼满心欢喜,有点忌惮地看了一眼苏阳,鼓起勇气继续道:“那咱以后是不是就不能杀人了。即便遇到罪大恶极的也不能杀吗?”

苏阳狠狠踢了野鬼一脚,惩罚他没正形。想了想老鬼的问题,叹息道:“你自己把握分寸。但是别因为杀了不值当的人,把自己拖入深渊。”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野鬼点头一笑,露出了一个顽皮的眼神:“我只是怕你不让我教训那些恶人。”

或许,在野鬼这个孤儿的心底里,苏阳就是一个血浓于水的兄长,在他面前可以顽劣放肆,无拘无束。

随后,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在楼顶说了好一阵。一直到午饭时间才下了楼。很明显,两个人都很兴奋。那笑容里,好像有种阴谋即将得逞的感觉。恐怕,这两家伙,已经算计好如何对付赖龅牙了吧。

……

看到苏阳和辜鸿野两个人满心欢喜的出现在电梯口,坐在吧台处的沈丹婷和小敏骤然一愣,不仅是好奇,更觉得离谱——什么事情,能让这两个男人高兴得像是喝了蜂蜜。相互对视了一眼,就开始交头接耳。

“哼!苏阳这家伙经常神神秘秘,我猜这两个人肯定藏着什么鬼心眼。”小敏语气不善,伸手指指点点。

沈丹婷撅了一下丹唇,很是鄙夷的说道:“这个苏阳,就是搞得神神秘秘。竟然敢对我隐瞒身份。还和一个杀手这么亲密,鬼知道他是不是什么江洋大盗。” “要不你去把他们俩抓起来。”小敏幸灾乐祸,唯恐天下不乱啊。她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目视,笑眯眯地说道:“没准他们还真是你说的那种大盗,不过应该是采花大盗,专门采你这朵花。”

“算了吧,我打不过他们。”沈丹婷叹息一声,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突然想到小敏是开玩笑,立刻朝着小敏扑了上去。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昨晚肯定干了啥见不得人的事。”小敏一边跑,一边大笑:“是不是跑到荒郊野地里种瓜去了,有没有被人逮个正着。”

沈丹婷脑门儿起一条长长的黑线,脸上更是一片羞红。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家,把这种事说得这么风轻云淡,就没有一点害羞?

小敏根本不在乎这些,看着沈丹婷吃瘪的样子,更是洋洋得意,哈哈大笑道:“苏阳这家伙的身体健壮得跟头牛一样,你感觉爽不爽。”

可见,沈丹婷和小敏已经熟悉到了无话不说的程度了。

沈丹婷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好坐在吧台,低头不语。她虽然比小敏大一点,可没有小敏这么没羞没躁。

倒是刚刚到大厅的苏阳和辜鸿野狂笑不止,一路大笑着走到了吧台。

“沈大美女,这是在生闷气呢?”苏阳拍了拍吧台,看到沈丹婷红彤彤的小脸,不失时机地开了玩笑:“难道是因为被小敏冤枉了才生气的,要不咱们就如了小敏愿望,现场来直播一场大战?”

“不要脸!”沈丹婷气的咬牙切齿,指了指苏阳和同样幸灾乐祸的小敏,怒吼道:“你们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自己到野地里现场直播去!”

“好啊!”小敏这丫头直接毫不介意,拉着苏阳就洋洋得意地说道:“苏大哥,走,咱们就在大厅里现场表演。”

顿时,大厅的一群人被雷得里嫩外焦。

“小敏丫头,你太着急。哥不喜欢你这样的小萝莉!”苏阳笑呵呵地摆了摆手。直惹得小敏一阵怒目相视。不过苏阳毫不在乎,而是转向沈丹婷,说道:“沈大美女,这是辜鸿野,你们昨晚见过。他以后就和我一起轮流做你的保镖。”

“他,不是“野鬼”吗?”沈丹婷有点愣神,明显没有明白野鬼怎么变成了辜鸿野。只是想到昨晚野鬼那一身阴冷的气息,心头就有些瑟瑟发抖。

“嫂子,现在没有野鬼了,只有辜鸿野。”辜鸿野笑得很温和,语气也很平和:“我是苏大哥的兄弟,就是你的兄弟。昨晚只是个误会。”

沈丹婷又是一愣,脸又一红,真像一颗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明显是被这突兀地一声“嫂子”弄得有点手足无措。

这也是辜鸿野这个性格毫不拘束的家伙故意喊的。他就是要让苏阳难堪,还想看看苏阳和沈丹婷是不是真的如苏阳口中所说的“保镖与雇主”的清白关系。

毫不意外,辜鸿野也是一个活宝,跟小敏有一拼,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不爽之上。这不,小敏竟然也笑呵呵地叫着“嫂子”呢。惹得沈丹婷对她一阵乱掐。

倒是苏阳,根本毫不理会,直接迈步走向了大门外。大有“哥不鸟你,任你怎么翻江倒海也没有鸟用”的意思。

“苏老板,你不吃午饭啊?”胖厨师正像门神一样坐在大门口,很是诧异地问道。

“我有点事,去逸品轩会会秃麻子。”苏阳摆了摆手,语气郑重地叮嘱道:“协助辜鸿野保护好沈所长。如果遇到大麻烦,就让你的四个徒弟(厨房的其他大厨)出来帮帮忙,及时给隔壁派出所的苟新军打电话。不管是谁来找事,都给我打出去,只要不死就行。”

“你放心吧!绝对出不了事。”胖厨师抖了抖一身肥嘟嘟的肉,满脸信心。他看了看吧台的沈丹婷,笑呵呵道:“派出所的前任所长都被咱们搞得灰头土脸,谁还敢来找麻烦。何况现在还养着一个派出所所长呢?

…只是胖厨师没想到,还真有人找麻烦。而且这麻烦还不小,是一大群人堵了锦绣茶坊。

第25章 逸品轩茶室

逸品轩茶室,一栋精致的七层临街小楼,坐落于临河街东头,与锦绣茶坊相距不足五百米,紧靠平安河南岸。

仅仅去过一层的客人,会认为逸品轩就是一个普通茶室,最多玩玩小赌怡情。

但是,去过其他楼层的人深知,这里不仅是一个地下赌场,更是一个为男人精心编织的家——男人心中向往的,如同天堂般的家。

逸品轩被坊间戏称为温柔乡里,其中的每一个房间,都布置得浪漫而雅致,不仅仅有茶厅,还配有一间小小的厨房和小小的卧室。

如果你无意于小赌怡情,大赌装酷,豪赌败家,也许在回眸一笑,最是一刹那间的温柔里,可以在温柔乡里,幸运地邂逅一“贴心娇妻”或者“知心郎君”。她或者他会贤惠地为你准备好几样小菜小酒,温柔地替你舒缓疲惫,耐心地为你开解忧愁。

每一个若浮萍般在茫茫人海中漂泊的人,无论男女,都迫切希望给心灵寻找一个停靠休憩的港湾——家。这是一个极其浅显的道理,却只有少数感同身受的人才会明白。

那些对于家的记忆渐渐模糊的人,对逸品轩这个临时的家有着急迫的向往。

事业迷途眉目愁的青年人,娇气出轨醉生死的悲催货,腰缠万贯不惜金的豪主客…

春闺深锁阁门出的女主,寂寞空庭富贵家的怨妇,懵懂不惜少年时的女孩...各色人等,趋之如骛。

温柔乡是英雄冢,也是女儿墓;赌场桌是蚀骨粉,也是穿肠毒。一入逸品不由己,纵使英雄也枉然,没有人会从这里毫发无损的走出来,无论男女。

…………

这就是逸品轩,赖龅牙带着秃麻子等众兄弟起家的“龙兴”之地。当初,逸品轩只是一个真真切切的小茶室;后来,秃麻子坐镇逸品轩,将逸品轩改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

逸品轩七楼,秃麻子的办公室里,苏阳和秃麻子面向而坐。

一张小桌,立于中间,如同泾渭分明的界线,清晰地隔离了两个特征分明的人。秃麻子西装革履,循规蹈矩;苏阳背心裤衩,邋遢不羁。

“喝茶!”秃麻子举着一杯茶,笑容可掬,又看了看苏阳的一身装扮,说道:“老弟是年轻人,该讲究点儿。要不然,我这茶室的姑娘可就看不上你了,她们可都现实得很。”

秃麻子不明苏阳的来意,寻了个话题开启了话茬子。言语之间,大有相逢一笑泯恩仇之意,完全忘了前几日两人还连续两次冲突,连两颗大牙都被打落了。

“比不得老兄!坐拥这逸品轩,日进斗金。”苏阳也笑了笑,举起茶杯一饮而尽,叹息一声:“小弟我那茶坊只是养家糊口罢了,现在更是危弱累卵。恐怕连老兄的茶钱都要付不起了!”

假装诉苦示弱,联络商榷之意不言自明。秃麻子号称头脑灵活机变的精明人,自然听出了苏阳的话中之意。

“老弟你有事相商,应该提前给我打个招呼啊。”秃麻子苦笑着,有点埋怨道:“可你直接进了我这逸品轩,明显是不给我退路嘛!咱们前几天刚刚交手。要是我老大(赖龅牙)知道你进来,还安然无恙的走出去,恐怕哥哥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正如赖龅牙所埋怨的!苏阳就是故意大摇大摆进了逸品轩,要把秃麻子架在火上烤。秃麻子要么选择跟苏阳合作;要么为难苏阳。别无他途。

“抱歉,抱歉。”苏阳假装不知其中关节,笑呵呵的说:“其实,老兄你大可以说我是来喝杯茶而已,难道赖龅牙连送钱的客人都要赶走。”

这话说得,你苏阳是普通客人吗?简直是赤果果地装糊涂。

可是苏阳越是装糊涂,秃麻子心里就越苦。他领教过苏阳非凡的手段,能力和目中无人的狂悖!也隐约猜到苏阳的背景非同小可。

他第二次去围堵锦绣茶坊,落荒而逃之后,就立刻请各路朋友调查苏阳的背景,甚至还请了几个在国内都很有实力的侦探公司。但是几天已经过去了,却得不到任何信息,连籍贯之类的都查不到,仿佛世间就不存在苏阳这个人一般。就连锦绣茶坊的工商登记信息都是茶坊的那个死胖子(胖厨师)。

在以前,他秃麻子要想调查的人,绝不会连一丝有用的信息都不得到。就算苏阳是化名,通过照片,那些强大的侦探公司总能查出一些痕迹吧。可是偏偏一无所有。

这又让他对苏阳产生了更多的遐想。觉得苏阳太过神秘,神秘得如同一团迷雾。而这团迷雾还一直笼罩在他秃麻子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一个神秘的人,总是令人心中产生太多的不安,甚至恐惧。所以,一向精明的秃麻子根本没想,更不敢为难苏阳。因为他知道,这世界上有些人是他根本惹不起的,尤其是那些背景神秘,又能力非凡的人。

“说吧!老弟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秃麻子语气显得颇为恭敬,话锋一转,淡淡地说道:“虽然老哥我微不足道,但做事还是有底线的。至少背叛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做了。”

这是提前堵死苏阳要他秃麻子为难赖龅牙的路,看来秃麻子和赖龅牙的关系还是颇为紧密啊。

“老兄你多虑了。我可不是来为难你的,而是来给你送大礼呢!”苏阳哈哈一乐,笑得很猥琐。是人都能感觉到苏阳不怀好意。

沉默了一会儿,苏阳再次喝了一杯茶,像是感叹人生一般,郑重道:——“有的人奉行知足常乐,适可而止,有的人会孜孜不倦,不断追索。心态,决定了高度,也竖起了一道门槛。”

说道这里,苏阳略一停顿,看到了秃麻子眼中闪过的惊诧,笑呵呵地继续道:“我觉得,老兄你不像是知足常乐者。倒像是暗中筹谋,蓄势待发的人。别这么看我!我有很多理由。”

不容秃麻子反驳,苏阳直接晒出了他的理由清单——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