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大学冥幻见闻实录

更新时间:2019-11-13 09:59:13

大学冥幻见闻实录

大学冥幻见闻实录 他在他市 著

已完结 李悠铭 百合 穿越 虐恋情深 轮回重生

刚刚踏入大学校园的我第一天便被不知名的声音纠缠。而那声音竟然来自一个。。。!我倍感害怕却又无路可逃,不得已达成协议,后来发现了原来自己的不同之处解开了多年的困扰。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夜探鬼宫万寿宫

在我无限期待的目光之中,陈大爷终于是拿着一张红纸条出来,递给我道:“等过了阴日你们俩去这个地方,不要声张,仔细调查看看。别打草惊蛇。万一遇到不测,烧了这纸条,希望可以帮你们逢凶化吉”

我一听陈大爷这话,双眼立马发直说不出什么了,您真是太好了,就跟我爷一样,无敌见到我脸上有感激的表情,扯住我的衣服,暗示我看陈大爷。

我看着陈大爷看我的眼光有些异样,缓了缓感激的神情,对着陈大爷道:“大爷啊,你说的真对,我坚决不会声张!”陈大爷一看我摸样,立马怒了“该干嘛干嘛去,你们两个没一个省油的灯!”

我苦笑着对无敌说:“连累你了,骂我连你也带上了!”

无敌斜着眼睛,嘴在说着什么。然后她看见我无奈的样子,笑喷了。

还没有笑完,无敌眼珠子一转,悄悄的凑到我耳边,嘀咕说:“我们两个偷偷地潜进去还是?”

我还没机会回答,陈大爷发话了。

“不用偷偷摸摸的,就进去看看就可以。那丫头你要是感觉到了什么异常,也不要说。一切回来从长计议。记得一定要过了阴日再去!!!”

“大爷,够呛啊。你看她现在跃跃欲试的样子”我嘻笑着说”我警告你俩最好听话,要不出了事情,我可不负责“大爷说然后我和无敌就离开了殡仪馆,也不管天色已晚,我们着急就趁着夜色,去了那个西山万寿宫。但后来就知道什么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了!

万寿宫是在远郊,坐公交车到达后,下车之后我看了一下时间,7点半,幸亏现在是10月份,天还没全黑,天边那鱼肚白格外显眼。

我俩从公交车站牌开始朝万寿宫那边走去。路上我问无敌:“诶,你说那个女鬼最近怎么不来吓唬我了?”

无敌贼兮兮说道:“咋了,想她啦?”

我道:“我巴不得她一辈子别来找我呢,还想她,除非我疯了”

话音刚落,我就听见手机来短信了,我拿起手机一看,上面几个字让我心脏感觉停跳几拍:“我一直在你身后那。”

我擦,我勒个擦,都说人不经念叨,这个女鬼也跟着不禁念叨。我胆战心惊的回头看了一下,但是身后黑漆漆的,一个鬼影都木有。由于知道女鬼的监视,我也不敢乱说话了,直接拉着无敌快马加鞭的来到大爷告诉的地方。无敌一到这就皱起眉头,她说尸气好重。我感觉她莫名其妙,心想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道教净明忠孝道的发祥地!怎么可能有尸气!

我对无敌说:“快点看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有那感觉,快点感觉感觉!”

无敌东瞧瞧,西看看。过了一会,我们走进高明殿,她皱着眉头像是感觉到了,跟着她走过去,她一直来到了主神,然后她对我道:“这个地方有古怪。”

无敌指着主神,她凭借自己的感觉说道:“你看”。

我抬头望上去,我顿时身体冷透了。本该是供奉高明大使的主位竟然供奉的是阎罗王无敌听见我这么说,立马灿烂了,道:“是吗,我就说么,这个地方阴气这么大!”

我生怕她兴奋的过头再说出什么话来,捂住她嘴巴,小声的道:“别瞎说,大爷说了不能声张。”

无敌往后看了看没有发现女鬼被害的线索,有些意兴阑珊,继续朝着她认为阴气大的地方看去,除了阎罗王就是牛头马面,就算是我们两个找到天亮也根本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唯一知道的就是道教圣地便成了鬼魂圣地。

万寿宫那么这么大,不能光拘谨在主殿,我拉着无敌出来开始围着这个诡异的道院搜寻了起来。

这个道院占地很大,按道理说这种道院白天接纳游客参观,之后晚上会保安巡逻啊,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儿居然是没人夜间巡逻,像是荒废了一样,被遗忘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建筑大部分是那种道教的红墙琉璃瓦,雕梁飞檐,但其他殿大门紧闭,铁锈丛生,从玻璃窗往里瞧去,空荡荡的,并没有供人游览的迹象。

我感觉不太对劲,说:“无敌,咱还是走吧,我感觉那些鬼已经将饥渴难耐了。”

我连忙咳嗽了几下,拉住有些蠢蠢欲动的无敌然后朝着四周歉意的一笑,低声道:“不用理她,她就这样,但人不坏”

无敌似乎知道自己不对,慢慢安静了,一时间感觉有些冷,我本想着钻进偏殿看看,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女鬼突然又出现了,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现在她不说话,我也不明所以了。

无敌看看我,又看了看女鬼那边,俏声道:“不进去看看么?”虽然此时我有点好奇,但实在不敢擅闯鬼穴,大爷的话我还记得呢。

女鬼似乎看出我的内心想法,抬着手朝着古戏台指去,我和无敌抬头望去,恰好看到一个人形的白影在舞台一闪就消失了。

我惊慌道:“什么东西!”

无敌却好奇:“哪儿呢哪儿呢?”

我纳闷的道:“你没看见?”

无敌点头如捣蒜我对着女鬼道:“谢谢你提醒我,但是我答应帮你,这里面我必须要进去,另外,如果我要是意外转告陈大爷给我报仇”

说完这话,我不管女鬼答不答应,拉着无敌就钻到黑乎乎的偏殿里面。

我进去时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女鬼静静的飘在楼梯口,眼睛盯着古戏台方向的那个东西怔怔发呆。

钻进偏殿,我特意买的强光手电在这里面照了一下,也只能是照出拳头大小的光芒,对于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来说,我的这光芒几乎等于没有。大殿很空,我和无敌钻进来之后脚步的回声很大,嘎达嘎达的声音一下一下像是一阵阵冷风吹过来,让我不禁的哆嗦了几下。进到这个偏殿不久,我身上已经被汗阴湿了,我是真的害怕,真怕鬼戏台上那个东西也跟进来凑热闹。而我为了帮女鬼硬着头皮进了这个偏殿,谁知道我接下来会怎样?

无敌似乎是也接触到了这诡异的气氛,死死的拽着我不再说话了,我拿着手电小心翼翼的往后点殿挪,碗口大的灯光一点一点移动着照亮了仿佛这与世隔绝的诡异的偏殿,等着手电移到某一处时,一道更加光亮的灯光直接打了过来,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我和无敌一跳,这个阴森的偏殿之中还有的人!

我下意识的张口道:“谁在那儿?”现在见到了偏殿里有别的人,我以为是保安,对面的人并没有回声,那灯光也打到了别处。

无敌在一旁低声笑道:“那是你自己!”

我仔细一看,原来对面有一块大镜子。我的灯光打过去,自然反射过来了。我顿时松了口气。

我自嘲的笑了笑,但是手电的灯光朝着别处挪去,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在我看来,晚上照镜子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更别说在这个阴森的偏殿之中了,在确认了对面有一块大镜子的时候,我立马将手电灯光挪到别处。

可就在我手电灯即将离开镜子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突然在镜子之中看到了一个人影,我心里凉一下,这决不是我和无敌的影子,我立马将灯光转了回来,镜子里面在我身后的地方确实悬着一团白色的东西,而且这个影子已经爬上了我的肩膀!

我的头发几乎根根颤栗,嘴中不由自主的狂吼了一声,撒腿就要跑。我肩膀上那白色的东西似乎知道我看见了它,慢慢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这团白影像是一个人影,但是感觉很小,像是一个小孩儿,当它抬起脑袋来的时候,我清晰的看见,原本脸上的五官已经消失了,居然也是白乎乎平整至极,像是一张白纸!

我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被这狗日的鬼影差点吓尿了,我猛地回过头去,朝着那东西原来的位置照去,这一系列的动作加上刚才的闷哼,早就吸引了无敌的注意,她从身上摸出那个柳叶,喝道:“是谁?”

听了无敌的声音,我扑通乱跳的心总算有点底气了,可是刚才在我身后出现的那个白影也消失不见了。

我艰难的吞了口吐沫,对着无敌道:“那个,我快撑不住了,咱、咱撤吧。”

无敌不再闹,在黑暗之中轻声的嗯了一下。

经过这个东西一吓,我加快了动作,麻利的找回去的路,动作加速,手颤抖的就更加厉害,本来不多的光就更分散了。这个偏殿实在不小,摸索中找到了回去的走廊,我和无敌赶紧往回撤。

第19章 恶鬼索命

这个念头如同一盆凉水直接泼到了我的脑门之上,在那一刻,我的意识是如此的清晰,以致我连艺吟鬼魂的喘气声都听的一清二楚。我哆嗦的后头看了看,想要看看艺吟变成鬼魂的摸样。但是转过去之后什么都没有看到,却是弄得一眉他俩莫名其妙。就在我迟疑着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那不知道在哪传来的声阴又阴森地传来,“幽冥,我的呢?”

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我从下了楼就一直听见的那个说话声,这艺吟到底要干嘛,要是想让我帮忙报仇的话,他昨晚肯定会跟我说明白,而不是一个鬼没完没了的在那絮叨,在加上之前艺吟就跟我说过,不让我管这件事,那、那个声音是来源……

这声音一声又一声,每一下都像是闪电击在我的心头一样,头脑里之前的那扒脸小女孩的景象像是3d电影一般清晰的出现在我脑海之中。人这种高智商动物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之前那每一丝恐惧的种子都会在你心田发芽长大,摧残着你。

而现在我脑海中的扒脸小女孩仿佛是活了过来,在她趴着的那块地上,血迹斑斑,小女孩慢慢的抬起头,那扒了皮的脸,猛的一下看向我,而且那耷拉下来的脸皮还在摆动着,惊悚异常!

而我现在已经深入其境了,已经把那身后幽幽的传来的声音当成那扒脸小女孩的了,偏偏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听,我耳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几乎忽略不计的小孩哭声,呜呜呜……

我立马怂了,做了一个大家恐惧时候都会做的事情,撒腿就跑。在没有无敌和陈的大爷的情况下,我不敢直面这突然出现的恶鬼。上一次在鬼殿,要不是有沉着应对的无敌在一旁,我根本坚持不住。即使后来,我悲催的沦为阶下囚。但是现在,不一样,啊哈呵呵呵一般的声音,尤其是在我在经历了炼狱折磨后,不久前又被勾魂见证了一场扒皮仪式,导致现在我的胆量是负无穷大!

我撒腿狂奔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拽了一下,有人吼我:“悠铭,神经啊……”

原来是一眉啊,我赶紧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可是一眉还在寝室门口,喊话我也听不见啊,那这是谁的声音!

悲催的发现,我的头发一下子又立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嘴巴就喊了出来:“啊......”

我发现我的头发现在就想超级赛亚人一样,动不动就立起来。但人家立是爆发,而我是炸毛!

我的喊声在校园里回荡,周围神都想看神经病一样看我。

一眉和乒仔跑过来,然后紧张的问道我:“怎么了,悠铭你怎么了?”

我没心思看那些聚过来看热闹的男生女生,拉着他俩赶紧离开。然后我脸色难看的问:“你,你们刚才叫我了吗?”

他俩莫名其妙说:“你跑那么快,我喊你你也听不到啊,怎么了啊?”

我一下子站在了原地,不敢动了。将刚才的一幕幕收集整理,看着正常的校园环境,我的心才稍微安定了下来。突然,一眉说了一句引爆我神经的一句话。

一眉支吾了一会,说:“我、我、我听到了!”

我使劲的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平复一下,但是心还是莫名的惊跳着,我深吸了几口气,问一眉:“你,你听到了什么?”

一眉一听我问,左顾右盼,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我知道他害怕那是真的。

我刚想追问到底是听到了什么声音,突然耳边又开始传出呜呜声,呜呜嘤嘤......我和一眉的脸几乎同一瞬间白了,我知道他也听到了,一眉开始神经兮兮四处瞟,乒仔想没事人一样,笑嘻嘻的看我俩“发神精”。

都说脏话驱鬼,我张口就骂道:“窝草泥马笔老子是去过炼狱的人不怕你们!”

虽然骂的很大声,但是我明显的中气不足,甚至我感觉听起来像在唱歌。

本来说完这话,我稍微感觉胆气壮了几分,但是旁边的一眉却像是见了鬼一般,啊的尖叫了起来,这声音简直都能和维塔斯相pk了,我吓的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回头一看,却看见一眉和乒仔已经里离开我好远,乒仔捂着嘴巴,眼睛死死的看着我身上。我怀疑刚才的声音是他俩一起发出的!

我刚想说乒仔刚才还笑嘻嘻,怎么现在怂了,我侧头一看,发现原来我肩膀上,有一只手!我脑子轰的一下就傻了,这东西什么时候搭在我身上的!这时候我火气也上来了,一想到自己都进过一次炼狱,害怕毛线啊,有种初生牛犊的冲动在心里喷发,什么魑魅魍魉黑白无常,有本事把爷爷带走,用一句经典的台词就是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一把抓下那只手,一脚就给踢飞了,然后朝着传来声音的方向怒视着。老人有云,鬼怕坏人,你越耸,鬼就越欺负你。不过鬼最怕杀人犯,想起来这一点,我就开始装坏人了。当然事情不是绝对的,你虽然可以装坏人,但你不太可能有坏人的杀气。即使有了杀气但要是碰到怨气高的恶鬼,一样会让你不淡定,所以我心里也是大鼓那个擂啊!

我装着恶人,在加上自己被压抑了这么久,我的勇气指数直接就爆棚了,看着四周环境,,我都想好了,要是再有什么鬼吼鬼叫的声音传过来,或者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出现,别管是什么,我一定骂不死你丫的。

不过让我悲哀的是,我卯足了劲在这当门神,但是根本没有鬼鸟我,好像是鬼怂了,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俩货,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我身后,我有些二逼的问道:“还有声音不?”

一眉现在吓的已经傻了,机械的摇了摇头,我看问也问不出什么,与其在外面像傻子一样,还不如,吃完饭赶紧回寝室,实在不行让陈大爷陪我们一晚。晚饭草草吃完,在寝室门口我们悲催了。我怎么也打不开门,泄气似的踹了几下,但那门就像是铁打的一般,根本弄不开,我拿着钥匙使劲的别着,但貌似里面有人,正抵着门。

哪个逼鬼鸠占鹊巢,我骂了一声:“有本事给老子出来!老子不怕你!“这句话音还没有落下,寝室门中一下子就出现了一张血红色的人脸,没错,就是一下子出现了,那脸血红色的脸。我的眼睛和这张血红的人脸的眼睛对上了,一瞬间,我好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顿时消散殆尽了。那人的眼眶空洞没有焦点眼珠,毫无生气,我见过,我见过,是今天鬼镇里的那个扒脸女孩!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不知所措!

我然后大声嚷嚷着爬了起来,等我起来的时候,我腿都软了,我冲着一旁傻了的一眉道:“跑,快他妈跑!!”一眉他俩这时候也顾不上面子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撒腿就跑,直接冲到了宿舍楼下,我连滚带爬得也冲了过去,心里却是想着这次完了,又被跟上了,怎么又被跟上了啊?!

由于紧张,我和一眉他俩连滚带爬地到了门口,而我们身后的那呜呜的哭声又响了起来,那个东西,就要从楼上刷的下来了,我将一眉推到一旁,自己看着来的方向,心里打鼓起来,手心满满的冷汗。我着急的满头大汗,却看到一旁的那俩货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直勾勾的看着我面前,我感到面前一股寒气,转回头一看,正好看到那血肉模糊的女孩子慢慢的飘过来。

现在宿舍楼充斥着鬼魅之气,根本没有风,但我感觉好冷。这时候,我也不会单纯的以为这是风了。

宿舍楼门开了之后,马上又迅速的关上了,这门卡擦的一声响栋,将我从发呆中惊醒了过来,我使劲的晃荡着打不开的宿舍楼大门,心里咆哮着:“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我一边晃动着门把手一边回头往后看,而我旁边的一眉他们已经彻底的崩溃了,瘫倒在了地上,傻呵呵的只知道发呆,这时候,更让我发狂的事情出现了,原本在不远处的飘着的小女鬼不见了,但原本干净的地板上,居然出现了一道血迹,而且,这个血迹居然还是什么东西爬行的痕迹,拖拉出一条宽约一个人宽的血迹,那种感觉就像是用拖把在粘着血水拖地板一般。

这时候,要是让我看见那个鬼也就罢了,但是明明是空空的,怎么会有血迹,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小女鬼改飘为爬啦?那是人爬过留下的血痕慢慢的朝着我们这边爬来,这东西爬的不快,但我现在希望它爬的快一些,太折磨人了,我知道这是谁,这就是刚才飘着的那个扒脸女孩,只不过她换了一个前进的姿势,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痕迹。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你别过来啊!我不客气啦!我、我、我们没有害过你、你、你为什么,还、还、还要害我们?”

听见我的话,那痕迹停了一下,我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女孩子也是懂人情的的。但是还不等我心里说几句,我就看见那血痕已经来到我面前不到一人的距离!接下来,它肯定能抓到我了!恶鬼索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