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极品小校尉

更新时间:2019-11-13 10:00:26

极品小校尉

极品小校尉 司马栩 著

已完结 陈汤,乐桓,乐瑶 婚姻爱情 虐恋 豪门 穿越种田

他本来是一个摸金校尉,在一次倒斗中意外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大汉王朝。穿越在太平年代,他本想着讨几个美媳妇,生得一群子女,卖弄一下自己偷来的才学和见识,过上美滋

精彩章节试读:

第19章 许配

到了乐子泽的书房,陈汤和乐萦站在乐子泽的书桌面前,乐子泽一看到陈汤,欢喜得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

“陈汤你可算回来,萦儿不懂事,也不知道你的能耐,所以对你无礼,我这就给你陪不是。”乐子泽再次见到陈汤,首先就是赔礼道歉。

也难怪乐子泽会对一个护院如此,因为陈汤是摸金校尉,乐子泽要找长明灯,必须说服陈汤。虽然乐子泽和陈汤也是同行,可乐家早就金盆洗手,乐子泽没到过古墓,若能说服陈汤是最好的。

乐萦就对自己父亲的行为不是很满意,家族中的报应她是知道的,只要她一想到自己的性命可能会在这个嬉皮笑脸的男人手上,乐萦整个人都不好。

什么报应,乐萦根本不在乎,就是乐家的往事不堪回首,损了阴德,让乐萦不得不相信。

她现在已经十九了,如果真活不过二十岁,明年就是她的大限,这个乐萦在多年前就知道,也看淡了,现在回想也是忧伤。

自己还那么年轻,唉!

“老爷客气了。”陈汤连忙说道,能让这样的大人物对自己恭敬,陈汤也受宠若惊,他也知道乐子泽有求自己才会如此。

乐子泽笑道:“我想不到陈汤还是一个才学不错的才子,今天过后,扬州城的才子已将你的事情传播的沸沸扬扬,很多人都想不到你只是我乐家的一个护院,哈哈!”

乐萦就不屑地说道:“出入烟花之地,结识三教九流之人,即使才学再好也不过如此而已。”

在男人眼中,出入青楼,能有一两首词作在歌姬那里扬名,绝对是值得一说。到了女人眼中就不一样,因为女人会嫉妒,还会厌恶这样的男人,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大小姐这样就说错了,优雅阁的虽然女子身份不好,但她们沦落如此也是迫于无奈,试想一个女人怎会甘愿到青楼卖身?”陈汤反驳说道,“我们男人去青楼消费……不对!是寻欢作乐,其实就是给她们一口饭吃。要说三教九流的人,少爷好像经常出去优雅阁,难道少爷也……”

“住嘴!”陈汤还没说完,乐萦大声斥责,陈汤竟敢在自己面前替青楼正名,她受不了,更受不了将乐桓说成三教九流的人。

“哈哈!能够为优雅阁如此说话,也只有你陈汤一人。”乐子泽说道,“好了,闲话休说,陈汤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在乐家继续留下来?”

陈汤说道:“老爷对我很不错,我自然愿意留下来的,也要多谢老爷的挽留。只是老爷你的用意我也明白,让我去替老爷找灯油,我只能说我想金盆洗手,除非老爷你有说服我的理由。”

乐家的可能是遗传病,不是什么报应,找到灯油可能没用。而且下古墓,特别是能拥有长明灯的古墓,必定不是普通的墓,墓主人不是普通人,里面肯定机关重重,九死一生。

就好像秦始皇的墓,据说里面全是水银,千百年后水银蒸发存留在空气,只要吸上一口,就会水银中毒,命丧黄泉。

想到这里,陈汤偷看一眼乐萦,猜测乐萦知不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如果不知道,自己说了这些话就会让乐萦奇怪而追问,得知真相后就伤心。

“我乐家对待你一个护院已经够好,你竟然不知恩图报,让你为我乐家做事你也不愿意。”但听乐萦说的,已经知道什么事,也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这不是报恩的问题,而是生死的问题。我不怕说自己是贪生怕死,既然如此,大小姐你可以再将我赶走。老爷,刚才朱家的两个少爷找我,他们想招揽我,嘻嘻!”陈汤一个毫不在乎的样子,气得乐萦俏脸发红,还挺可爱。不过乐萦也没多长时间,陈汤又心生不忍,以后就尽量不要让乐萦生气吧。

“萦儿你不要怪陈汤,陈汤说的也不错,古墓里面危机重重。”乐子泽说道,“萦儿啊!你都十九了,别人家的姑娘到了十九,早已经嫁人,就萦儿地还愿意留下来帮我管理生意。”

乐萦眼圈一红,说道:“弟弟心智未熟,难以担当重任,如果可以的话,萦儿愿意永远留在爹爹身边帮助爹爹。”

乐子泽说道:“萦儿你有心,我很高兴,只可惜明年……明年……”

乐萦说道:“萦儿不在乎生死。”

乐子泽说道:“萦儿不外乎,我在乎,陈汤你不愿意去,我会亲自去。”

又将话题扯到自己身上,陈汤表示无奈,他说道:“老爷,就以乐家的财力,大可以重金找人去做,不需要老爷亲自动手。”

“找其他人,我不相信他们,万一他们会要挟我怎么办?”乐子泽说道。

“那么老爷怎么会相信我?”陈泽不明白。

“因为你拒绝过我,我说过可以将整个乐家都给你,你都能拒绝。”乐子泽凝重地说道。

“老爷,我是怕有钱没命花,钱财虽好,能吃饱穿好即可,我现在总算明白,当初自己做了那么多缺德的事,拿了那么多钱,也不如现在快活。”陈汤说道。

乐萦想不到陈汤还会说出这样的话,让她吃惊。

“你当真不愿意?”乐子泽说道。

“除非老爷有能让我满意的理由。”陈汤说道。

“萦儿!”乐子泽看着乐萦说道,“你都十九了,自从你十五岁开始,就一直帮助我,如今都四个年头,辛苦了你。”

原来大小姐这个女强人那么年轻就开始管事,放在现代社会,十五岁的女子还是萝莉,只会撒娇。

“爹爹不要说这些,如果我们家真有报应,萦儿能活的还不够一年的时间,萦儿虽然可惜,但萦儿会好好栽培弟弟,让他接手萦儿的一切。”乐萦泪水已经落下,冷冰冰的女强人竟然也会落泪。

只有不到一年的寿命,无论是谁知道这个,可能都受不了,但乐萦还能安然,足够说明她的坚强,陈汤也佩服他。

二小姐还小,有些事情她还不知道,不知道二小姐到了大小姐这个年龄,也会不会如此?我应不应该帮助他们?陈汤心中很是纠结。

万一自己在古墓里面九死一生,将灯油带回来,然而这遗传病还要了她们姐妹的性命,所有的努力岂不是白费。

“不,爹爹不会让你们姐妹有事,陈汤如果不愿意,爹爹亲自下古墓。”乐子泽说道,他这是上演苦情戏,是要感动陈汤。

“爹爹你不可以,乐家没了爹爹,就不是乐家。”乐萦哭道,泪水来的更凶。

“陈汤,之前我跟你说过,萦儿倾国倾城,虽然十九岁,我看你也过了二十,如果你能帮忙,我可以将萦儿许配给你,我只希望你能够给萦儿幸福。”乐子泽说道,这个就是他要说服陈汤的理由。

上一次和乐子泽谈话,乐子泽真的说过,陈汤根本就不当作一回事,如今当着乐萦的面提出来,不知道是真是假。

“爹爹我不要!萦儿情愿去死!”乐萦马上拒绝,她对陈汤的成见很深,不可能接受陈汤。

“老爷,我也不同意,我和大小姐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如何使得?”陈汤也拒绝。

“你们!唉!”乐子泽无力地说道。

“爹爹,萦儿相信报应是假的,不会有任何报应,爹爹不要为了萦儿做那么多,萦儿对不是爹爹。”乐萦说道。

他们父女如此,陈汤看不下去,只担心看久了自己会一口答应下来。

乐子泽从椅子坐起来,走到乐萦身边轻轻地抱着乐萦,在他的眼眶里陈汤也可以看到泪水。

陈汤说道:“老爷,大小姐,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吩咐?”

乐子泽说道:“萦儿还有点时间,陈汤你在乐家继续留下来,现在你可能不同意,以后就不一定了。”

陈汤说道:“我说过了,我会留下来,说不定以后老爷会有说服我的理由。”

乐萦说道:“爹爹,萦儿有一个想法,萦儿看陈汤也不是普通的人,有点才学,做事果断,不若让陈汤跟在弟弟身边做弟弟的书童。如果陈汤能够改变乐桓,萦儿去了,也有弟弟帮助爹爹。”

虽然对陈汤很不满,但知道陈汤是摸金校尉,知道陈汤在优雅阁用一张嘴说服了秋荷,让全扬州城的才子都津津乐道,她也想用陈汤来改变乐桓。

“这个……不太好吧?”陈汤真的觉得不好,跟在乐桓身边一点乐趣都没有,因为秋荷的事情,乐桓早就不满陈汤,如果陈汤要做乐桓的书童,还得了?

乐子泽想了想,说道:“萦儿的提议不错,陈汤以后就麻烦你教导桓儿,我也不会亏待你,你的工钱我给你升三倍。”

三倍,也就是三十两,陈汤慢慢的摸清楚这里的物价,三十两不是小数目,既然有钱,他连忙答应说道:“绝对没问题。”

“真是势利小人。”乐萦说道,陈汤也不在乎她怎么说自己。

“好了,陈汤你先下去吧。”乐子泽说道。

“陈汤告退!”陈汤说道。

离开了书房,陈汤已经饥肠辘辘,连忙去厨房看看,发现厨房什么吃的都没了,他懊恼,只能够挨饿一个晚上。

无奈之下,回去自己房间,刚刚走进花园,只见乐瑶正在花园的亭子坐着,似是等自己。

“坏人你回来了。”乐瑶高兴地走过来。

第26章 看胸

“画画,木炭还能画画?”乐桓惊奇地说道。

“少爷,你们头发长见识短,木炭当然可以,快点让人给我找来,而且还要长条的木炭,我保证给你看一幅与众不同的画。”陈汤说道。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找人准备。”乐桓坚信陈汤能够做出与众不同的事情。

很快乐桓就将陈汤需要的东西都找来,下人拿了一堆木炭,用来画画的布条,乐桓直接往羊皮的,为了送一个与众不同的礼物给秋荷,乐桓什么都愿意做。

陈汤摊开羊皮,挑选了一个比较长和细的炭条,拿出自己的匕首削尖,乐桓不知道陈汤要做什么,只是在看,也有点糊里糊涂的。

狐狸精秋荷迷惑众生,她容貌甚美,陈汤虽然看不到秋荷,但秋荷的样子已经被他深深地记忆在脑海中,现在一回想。

“我靠!”陈汤一想秋荷,首先在脑海里面出现的,是在阁楼上面秋荷对自己行礼露时出来的胸脯。咽了咽口水,陈汤轻轻摇头,慢慢地回忆,奈何在阁楼上面秋荷身穿宽衣,长发披肩的样子最为深刻,也最为诱人。

“陈汤你在想什么?你该不会画不出来吧?”乐桓急了,催促陈汤动手。

“嘘!别吵,我在酝酿。”陈汤酝酿好一会,终于举起自己手中的木炭动手。

乐桓还没见过有人用木炭来作画,他还是第一次,一看到陈汤动手,目不转睛地盯着。木炭在羊皮上面“唰唰”地画了起来,不多时一个大概的人形的轮廓已经出现。

陈汤一边画,一边想象,大概半个时辰之后,一幅画已经在陈汤的手下出现,还是一幅用木炭画出来的扫描画。

画中的人正是秋荷,陈汤根据自己的想象,画的是秋荷的背面,身穿宽大的衣服,长发披肩。陈汤画的虽然是背面,但特意地画了一个秋荷回头的侧面,目光柔和,秀眉轻挑,还有淡淡的、迷人的微笑。

“这是……这是秋荷小姐!”乐桓拿起羊皮,双手都为发抖。

这种画画的方法,他闻所未闻,而且画的真实,栩栩如生,虽然只是木炭的灰、黑两种颜色,但画面感很强大,比起乐桓见过的很多画都要好。

“陈汤,你真的太厉害,哈哈!你竟然能将秋荷小姐画的那么像,你看看她的微笑,像极了真人在微笑,陈汤……哈哈!”乐桓激动地说道,他觉得自己看到秋荷的真人那样。

“少爷你会不会写字?好不好看?”陈汤问道。

“会写字,但不好看。”乐桓问道,“有什么用?”

陈汤说道:“算了,你记下一句话,回眸一笑百媚生,这是这画的题目。”

“回眸一笑百媚生?”乐桓又在画上盯了许久,拍手说道,“好一个回眸一笑百媚生,形容贴切,很好,哈哈!我等会就找一个写字漂亮的人在羊皮上写上。”

陈汤点点头,看着自己得意作品,应该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副扫描画。只是木炭并不是铅笔,会掉灰,陈汤又问乐桓要细毛笔,用毛笔再勾勒一遍,等墨水干了之后,这个狐狸精图再也不会掉灰。

拿起来看了看,陈汤极为满意。

“不错,比刚才的还要精致,陈汤我真的佩服你,你能不能教教我?”乐桓满脸仰慕地说道。

“少爷你还是算了,不适合你学,好好读书吧。”陈汤说道。

“读书没用,我看你都不读书,知道的比我多那么多,我不读了。”乐桓说道。

“好吧,你先说服大小姐,我再教你。”陈汤笑道。

“这个……还是算了。”每一次说起乐萦,乐桓都会怂,“对了,陈涛你能不能多画一个?我送一个给秋荷小姐,留下一个,这样多好啊!”

留下一个,看到乐桓这个猥琐表情,陈汤马上想到乐桓还不会用秋荷的画做什么吧?越是这样想就越恶心,他连忙说道:“不画,我只画一幅,送还是不送少爷你自己看着吧。”

“算了,你那么小气,我也懒得求你。”乐桓连忙将话手起来,他说道,“我拿回我的房间,我要看上十天,哈哈!回眸一笑百媚生,比起写诗果然好多了,哈哈!”

陈汤没办法理解乐桓的思想,只觉得乐桓的做法很恶心。

看了看外面,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陈汤说道:“少爷,现在没什么事我想先回去,夜了。”

礼物都准备好,乐桓当然不会留下陈汤,挥手说道:“走吧!走吧!”

陈汤一刻都不想留下,先去厨房偷吃了些东西才回花园。

花园里面,二小姐乐瑶还在等待,陈汤去找乐萦之后,已经将乐瑶给忘了,又在乐桓那里耽搁了些时间,回来以后已是晚上。

乐瑶就一直等到晚上,直到陈汤回来,乐瑶才快步走出去。

“坏人!”乐瑶叫住陈汤。

“二小姐你怎么还在?”陈汤惊讶地说道。

“坏人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我等你很久了,我还以为你说出你的建议后又被姐姐赶走。”乐瑶说道。

“还没有,大小姐说考虑考虑,我又被少爷叫去做事,现在才回来,我还以为二小姐你已经离开,想不到还在,吃饭了?”陈汤心中有愧,乐瑶等自己那么久,自己却去和乐桓画画,画的还是狐狸图。

“吃了,我说过要等你回来,肯定等。不过坏人你回来得正好,你看现在已经是晚上,你是不是可以讲故事?”乐瑶没有责怪陈汤,还很诚心地等陈汤回来,陈泽越来越惭愧。

现在这个时候,大概是现代社会的八九点,古代没有任何娱乐工具,很多人都睡了,陈汤也不会睡那么早,失眠的乐瑶也是如此。

“好啊,不过我说至尊宝之后的故事之前,我还有两句话要提前说出来,这是接下来的故事的关键。”陈汤说道。

“好啊!好啊!你快点说,我会认真听。”乐瑶兴奋地说道。

陈汤轻轻一点头,想了一会,说道:“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这句话,是故事接下来的紫霞仙子说的。”

“哇,紫霞仙子的想法很伟大,如果可以的话,我的意中人也要是一个盖世英雄,他虽然没有金甲圣衣,也没有七彩祥云,但他有一颗对我好的心。”乐瑶明亮的双眸看着陈汤,似乎她的意中人就是陈汤。

“我相信二小姐你的愿望可以实现。”陈汤说道,“还有一句话是: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顿了顿,陈汤继续说道:“这个是至尊宝对紫霞仙子说的话。”

“这个……这个怎么可能?”乐瑶虽然还小,其中的含义他还能够理解,她说道,“至尊宝喜欢的不是白晶晶吗?怎么突然成了紫霞仙子?难道是至尊宝移情别恋?不可能的。”

从昨晚听来的故事,乐瑶早就认定了至尊宝是一个好男人,怎么会移情别恋?

“二小姐你不要心急,你听我说完之后就会明白,其实至尊宝穿越之后,白晶晶喜欢的人已经不是至尊宝,而至尊宝喜欢的人又成了紫霞仙子,我只怕你听完之后会忍不住哭了。”陈汤笑道,这个故事那么复杂,一个小萝莉陈汤还担心她听不懂。

乐瑶迫切地说道:“快点,你快点说。”

“好,我这就说。”陈汤说道,“传说在如来佛祖座下有日月神灯,日月神灯的灯芯已经成仙,一个叫紫霞,一个叫青霞,而青霞和紫霞是两个人的元神,共同拥有一个身体,紫霞仙子有一把紫青宝剑,这把剑只有她的意中人才能拔出……”

陈汤慢慢地将故事说下去,乐瑶同样听得真切,听到至尊宝竟然能将紫青宝剑拔出来,忍不住惊叫。又到了至尊宝因为白晶晶拒绝了紫霞仙子,她又觉得至尊宝是好男人。

“坏人,你说在一个人的心真的可以说真话?”乐瑶看着陈汤的胸口说道。

陈汤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想了想整个故事,笑道:“应给是吧,紫霞仙子在至尊宝的心中得到肯定的回答,所以在至尊宝的心里面留下一滴眼泪。”

乐瑶想了许久,说道:“我真的想知道你的心会怎么说话,很想进去看一看。”

陈汤又笑道:“二小姐你想的太多了,我们不是神仙妖怪,只是一个凡人,怎么可能进入人心看一看。”

乐瑶连连点头:“说的也是,不过坏人你想不想听听我的心在说什么?”

“二小姐你的心?我还真的想知道。”陈汤说道。

乐瑶突然挺起胸膛,她年龄虽然还小,不过十五岁已经发育,胸前凹凸有致,胸口隆起的还挺好。

“长大之后,二小姐可能又是一个狐狸精。”陈汤心想,又惭愧自己怎么有这个猥琐的想法。

“坏人你要看就看吧!”乐瑶大胆地说道,脸早已经是红红的。

“看什么?看胸?”这个想法突然在陈汤脑海里面出现,将自己也吓了一跳。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