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

更新时间:2019-11-13 10:03:22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

宠入心扉:这个前夫有点撩 月小叶 著

已完结 骆黛之,江谨喻 婚姻爱情 虐恋 灵异 古言

第一次见面,他说他要娶她。她是父母双亡的可怜孤儿,她是被夺去身份的草鸡公主。为了复仇,她成了他的妻子,成了他的替身。她说:只要你能帮我报仇,我可以付出我的一切!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心机洗白

骆黛之被若安然拖到了别墅外面的花园里,毕竟是多层豪华大别墅,江家的都透露着奢靡而这个花园下面,还建造了一个水池。

说完把自己带到的地方,就是泳池那一边,游客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骆黛之根本就不认识了,有些茫然的被拖着走。

到了泳池的边上,她还未站定,若安然却是忽然间松开了她的手腕,嘴角扬起了一抹幽深莫测的笑容,下一瞬间,她便翻身,从栏杆一跃而过,翻身摔下那水池里。

众人本来正在玩乐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事情,直到听见扑通,一声水声,伴随着女人惊恐的尖叫,周围瞬间,聚拢了一大批的人。

“啊!救命!”若安然在水池里面扑通之水,本就娇弱的身躯在水中被打湿,看起来越发的单薄和让人怜悯。

骆黛之这下是忽然明白了,原来这个女人是想故意碰瓷。

真是深不可测!

可是,她是那么好随意算计的人吗?而且,像这种拿生命来开玩笑的人,她最不屑和讨厌。

只是当下,她站在边上,伸手握住了栏杆,一个利落的翻身,很快跳进了水池里,伸手,她抱着若安然,把她高高举起。

这时,上面的人不知道谁拿了根绳子抛下来,骆黛之猛的抓住了绳子,给若安然的身上扣了几圈,让人把她带上去。

等到一个人被解救上来,绳子再次抛了下去,递给了依然泡在水中的骆黛之。

骆黛之抓到绳子回到了岸上,正打算去看乱来的情况,就是看见了不远处温晔一身冰冷黯然,大步冲到了若安然的身边,扶着她满脸的焦急:“你怎么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安然有气无力的咳嗽了两声,大喘着气,怯懦的看了一眼骆黛之,对着江谨喻道:“你不要生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说让别人不高兴的话的。”

站在一边,浑身湿透的骆黛之,被这一眼看的有些发懵。

这时什么情况?

为什么一把无名的火烧到自己身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骆黛之把你推下去的吗?”江谨喻紧紧的搂着若安然,转首目光如刀一般锐利的剜了一眼骆黛之。

若安然低下了头,声音软软的,看起来有些委屈的模样:“谨喻,她也不是故意的,我觉得她是不小心,您不要生气了。”

这一套戏做的,骆黛之一口气憋闷在了胸口,只是当看到了男人眼中的那一抹厌恶和冰寒,她的心头有些刺痛的抽了一下。

他也不相信至极,相信一个看起来温柔善良,这个弱不禁风,实际上满心歹毒的女人吗?

心底的悲凉一点点的席卷到了四肢,身上湿淋淋的衣服穿得难受,她没有若安然的好运,虽然救上了她,却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

自嘲的笑了笑,她强咽下要说出的话语,机房的看了一眼对面你侬我侬的两个人,转身就要离开。

其实,她今天来这里也是多余的,到底只是一个陪衬的摆设。

一直修长如玉的手腕胡人间覆盖上了她的手腕,男人的力道非常的紧迫,她的目光微微一滞,转身,抬眸便看见了他那张冷峻阴鸷的俊脸,黑眸森寒的仿佛要吃人。

“给她道歉!”刀锋般的薄唇吐出冰冷的字眼,他冷冷的命令带着威慑感,让在场的人纷纷是为之一震。

骆黛之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冷哼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我不会道歉,我根本就没有推她!”

“我知道你不愿意承认,我不会怪你的。”若安然一脸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好像真的是受了莫大的冤屈但是又不忍心伤害别人一般。

骆黛之看着好笑,在江谨喻极其阴寒的目光中,缓缓的走到了她的身边,目光咄咄咄逼问:“如果我真的想要陷害你,我为什么还要跳下去救你?”

不应该逃之夭夭吗?还是继续留在这里,等着被当靶子?

若安然的神色微微一僵,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看着她有些语无伦次:“我不知道,大概是你做贼心虚吧?”

她没想到骆黛之居然这样的理直气壮,一时间也没有做那么充分的准备,被问的有些懵了。

“如果我作则心虚应该跑掉。”骆黛之好笑的看着她,精良的目光灼亮锐利:“你觉得我有那么的蠢?”

若安然目光有些心虚的颤抖了一下,看着她讷讷道:“谁知道呢?可是你确确实实是推我了。”

见这个女人还是死不承认,骆黛之也懒得多烦,看着她冷冷道:“不如调查一下监控,谁是谁非,应该很清楚。”

若安然看着她,咬了咬唇,还要说话,却是被江谨喻给冷冷打断:“好了,先把若小姐送进屋里换身衣服。”

说着,他忽然间走上前,一把拉走了站在一边的骆黛之,骆黛之被他扯到了别墅里面,愤怒的甩开了他的手腕,目光冷冷的看着他:“你这是做什么?明明知道她做错了还要包庇吗?”

他分明是看出来了,所以才没有让让人继续说下去,想要保全那个女人。

“她一向安分守己,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男人的目光顿了顿,忽然上前一步,深寒的眸子带着凛冽的气息:“倒是你,用救人洗白自己的不错。”

呵,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改变过想法,他宁愿相信那个女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

“既然你这么认为我,为什么不让我继续道歉?为什么不让她继续说话?”骆舒沫目光冰凉看着他,有些气恼的大喊。

“因为她的身体不好,所以我担心她。”他阴鸷的目光沉沉的看着她,薄唇吐出冰冷的字眼。

因为担心她的身体,可是自己为了救她,也被水给浸湿了全身,站在那里浑身颤抖,他却是视而不见。

本身就是一场利益交换的婚姻,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苛求,可是他那嫌恶的目光,像是一把刀,重重的插在自己的心头。

骆黛之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声音冰凉的平静:“我知道了,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看着眼前女人一瞬间的转变,男人的目光暗了暗,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像是有什么在远离,可是他没有太多的抓住这一丝杂念。

他目光凉薄的扫了一眼她,薄唇吐出清冷的字眼:“你好自为之。”

危险冰冷的警告,他那棱角分明的俊脸上没有任何一点多余的表情,转身大步的离开了她的面前。

第9章 学长你醉了

待骆黛之醒来,已经是次日清早了,她竟然昏睡了一整天。

看着手腕上那个针孔,骆黛之依旧忍不住头皮发麻,那种疼痛就像是烙印在骨骼上一般,每每想起都让她惊恐,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

突然手机震动,她打开一看,竟然是高中同学发来的邀请函,让她去参加同学聚会。

这种聚会骆黛之向来是敬谢不敏的,可是比起和江谨喻共处一室,她宁愿去参加这个同学聚会。

“去参加同学聚会?”江谨喻挑眉重复着骆黛之的话,言语间没有丝毫起伏让人探不透他的想法。

就在骆黛之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江谨喻却突然开口,“晚上十点前回来。”

所以,他这是答应了?

骆黛之一喜,又讨好的替江谨喻泡了一杯咖啡,随后欢快的离开,就如同蹿出鸟笼的小雀,却没有看到身后男人渐渐幽深的眼神。

等骆黛之赶到聚会地点的时候,人已经到齐了,一见她进来立刻炸开了锅,一个个都叫嚣着罚酒。

骆黛之小脸一苦,早知道就不来了。

“我来替她喝。”突然一道清澈好听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竟是拒绝了一众美人的校草苏怀安。

“英雄救美啊,不行不行,苏大校草要是替酒可要罚六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有撺掇着提议。

“好。”苏怀安淡笑着点点头,竟然没有拒绝。

骆黛之一惊,抬头看向苏怀安,却刚好撞进了他的眼中,柔和却强势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她,骆黛之下意识的垂头,不自然的避开他的目光。

苏怀安每喝一杯都惹起一阵喧闹,更有甚者不停的撺掇两人在一起,让骆黛之有些尴尬。

找了个理由,骆黛之走出包厢,去厕所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几分,却没想到刚转身,就看到苏怀安靠在门边。

微醺的眸子染着醉意,让他身上柔和的气息更加醉人,清俊的面孔带着些许迷离,可落在骆黛之身上的视线却分明带着露骨的炙热……

骆黛之一惊,疏离的说道,“学长,你醉了。”

“我没醉,骆黛之,我很清醒。苏怀安看着骆黛之有几分惊慌的眸子,勾了勾嘴角,“我喜欢你知道吗,难道我对你的好,你都看不出来吗?”

苏怀安看着骆黛之殷红的唇,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涩,一丝燥热自小腹燃起,他一把扣住骆黛之的下颚,他想吻她。

骆黛之推拒着苏怀安的胸膛,可是半醉的男人力道大的惊人,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他却一动不动,骆黛之气急,就在苏怀安就要吻.上她的时候。

她的小臂上却突然传来一阵力道将她扯开,而苏怀安也是被狠狠一脚踹开,直接撞上了洗手台。

骆黛之惊愕的抬头,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只是他此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惊惧的寒意,仿佛要将整片空间凝结成冰。

竟然是江谨喻!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骆黛之看着周身气息恐怖的江谨喻忍不住脊背生寒,一丝不安在心底蔓延。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