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若得一世不留白

更新时间:2019-11-13 10:04:04

若得一世不留白

若得一世不留白 话斋 著

已完结 陈静,齐豫,顾留白 娱乐圈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鬼怪

残月是枯死的美人。相遇于不经意之间,偶然开启了那个书中的巧字,指尖摸索过的画笔被搁置在梦中黑暗的尽头。“你我之间,没有谁对不起谁,有的大概只是不合适罢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你好我叫齐豫

刚想插上钥匙,顾留白发现门已然开了,愣了一下,伸手将门推开,应该是来人了。

四周打量一眼,南向的房间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在地上透出一大块阳光。转头就看到一个站在一张窗前的。

那个人很高,蓝色的牛仔裤和白色的衬衫,很干净。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光,肤白,像是北欧人那种白,似乎带着北极圈的寒气。

似乎察觉到有人近来,那个人转过头来,立体的五官,像是教堂上亚当的壁画一样完美,带着点点灰色的眼眸,夹杂了些许笑意。

外国人?

“你好,我叫齐豫。”意外的中文很好,声音低低的,但是很动听。

姓齐?中国人

“你好,顾留白。”声音清朗,齐豫不知怎么就想起大雪融化时水流的声音,咕咕的带着几分清脆。

很多年后,齐豫回忆起第一次见顾留白的时候说,自己从小在芬兰长大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清淡的男人,就像水墨滴进清水那样,带着飘渺的韵味,在水里打着旋儿。

就站在门口,带了几分打量的看着自己。

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有些尴尬。

顾留白拖着自己箱子随便找了一个床位,将行李放好,回头见看到齐豫正在看着自己,手上的动作停下来。

“有什么事吗?”

“啊,没…”齐豫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你是什么专业的?”

齐豫莫名的想和这个人说话。

“国画。”顾留白笑笑,浅淡淡的,总觉得就算笑起来也带了几分阴郁。

“我是珠宝设计的。”齐豫笑道。

今天是报道的第一天,所以宿舍只有两个人来了,晚饭随便吃了点什么熄了灯两个人就各自上床睡觉了

“留白……”齐豫在床上翻了个身,他有些认床,睡不着。

“嗯?”

齐豫没想过顾留白还没睡,刚刚只是无聊极了喊了一声,谁知道真的有回应。

“你也没睡?”

顾留白没有回答,该怎么说是被你叫醒了呢……

“我睡不着……”齐豫接着说道,对于自己认床这个问题自己也很无奈。

顾留白翻过身看着对面的齐豫,接着外面路灯的光正看见齐豫一脸生无可恋的盯着天花板。

“你……认床?”顾留白有些不确定,毕竟怎么看齐豫也不像认床的人。

“有点。”齐豫也翻过身来,忽然笑了一声,笑的顾留白有些懵。

“睡觉吧。”

不睡的是他要睡觉的也是他,真是折腾。

早上齐豫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对面的人早就不见了,连床铺收拾的整整齐齐。被子叠的像个军人,齐豫看了看自己猪窝一样的床褥,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不过只是一瞬,齐豫就那一点点的不好意思抛过了自己四楼的阳台,啪的一声摔死在外面。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刷牙,洗脸,还没有开始上课,所以这几天可以过得悠闲一点,齐豫笑着。

“你起来了啊,过来吃饭吧。”齐豫还在厕所刷牙,就听见门响,接着就是顾留白的声音。

“嗯……嗯…”齐豫嘴里含着泡沫含糊的应着。

顾留白往洗手间探了探头,看见齐豫一嘴泡沫还在眯着眼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齐豫吃的倒是很快,抬起头发现顾留白还在一口一口慢慢的吃着,像是哪家的小姑娘一般吃个饭都吃的那么文静。

没多会顾留白也吃完了抬起头正对上齐豫的目光,像个孩子一般打量自己。

“怎么了?”

“啊?没……就是谢谢啊。”

齐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会看别人看的出神,真是丢人,这要是个美女也就算了,还偏偏是个男的,虽然就算自己擅长睁眼说瞎话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人长得确实不错。

顾留白哪里知道齐豫在想什么,吃过饭将桌子收拾好,又从自己的柜子拿出自己画笔。

“你要干什么去。”

“我去画室。”

“还没开始上课,你去什么画室?”

“哦,反正闲着也没事。”顾留白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齐豫看了一会儿,坐到自己的床上开始穿鞋。

“你也出去?”

“嗯。跟你去画室,真的挺无聊的。”齐豫看着顾留白,不知为何顾留白觉得好像一只大号的萨摩耶在看着自己。

“你不怕无聊的话就来吧。”顾留白倒是无所谓,反正也不会影响自己。

于是齐豫就一脸满足的跟着顾留白去了画室,齐豫这一副混血儿的长相无疑是很受欢迎的,学校人还不多,偶尔路过几个女同学都偷偷的打量着齐豫,连带着一旁的顾留白也顺便受了一波注目礼,瞬间暗自腹诽这家伙怎么不把自己挂在旗杆上?

画室不大,还有其他人的东西,看来也是刚刚出去。

“你们国画专业有没有美女啊。”齐豫一脸你懂得的笑容,看着顾留白。

奈何顾留白不接招“我不知道,万一有呢。”

“不够意思”

顾留白在齐豫幽怨的目光下开始画画,是一副未完成的花鸟工笔,画的是海棠,看得出来画的人水平很好。

色彩的搭配让人舒服却又不过于流俗,线条流畅又富有变化。

顾留白拿着两支笔,一支笔沾了颜料,一支笔占了清水,一点一点慢慢的描绘。

齐豫看了看画,倒有几分绿肥红瘦的意味

齐豫看着顾留白,真是个奇怪的人,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安静到让你觉得安心。长而微翘的睫毛一闪一闪,红色的海棠潋滟如同正开在雨后的雾中,而那双白玉般的手就像是上叶滴落的露珠,轻轻地颤着,直直颤道人的心里去。

其实,这也是一副画,齐豫伸出手,比了一个相框。

顾留白似是有所感应,抬起头来正看到齐豫这个孩子气的动作,纤长的睫毛微微的抖了抖,一双琉璃灰的眼瞳有些懵懂。

目光交叠,霎时,日色都泛了黄,就像陈年的照片。很多时候开始只在一瞬间,但是结束却要很多年。

“干什么?”

齐豫缓缓放下手,一向善谈的自己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他,只能笨拙的挠了挠头发。

“我说过画室很无聊的。”

“不…我觉得挺好。”

齐豫找了个椅子倒坐着,头抵在在椅背上看着那副海棠。

“继续画……我看着。”

那时候日色变得很慢,一点一滴水墨氤氲开,像极了一句情话。

临近开学的前一天,舍友才算是来齐了,一个带着眼睛长得清秀的叫程文远,另一个属于运动型的一看就是体育很好的,有些大大咧咧的叫赵宇,略带口音的自我介绍齐豫直接就听成了赵云……

“还以为常山赵子龙来了呢。”

齐豫是很会逗人开心的那种人不一会儿就和新来的打成了一片。

“我们宿舍还有一个叫顾留白的,这会儿应该在画室晚上你们就能看见了。”齐豫说的有些郁闷,顾留白不让自己跟着去了,原因是自己会打扰到其他人……哪能怪我吗,都怪我太招女孩子喜欢,齐豫肯定的点了点头,一定是这样。

“顾留白,怎么听着这么耳熟。”程文远声音带着南方人的糯米味儿,软软的,倒是挺好听。

“啊!我想起来了,我女朋友说过,这艺考第一就是这个顾留白,他是从小在北美长大的。他爸好像就是顾遗笙,没想到我竟然跟这么个天才在一个宿舍。”

“厉害厉害……”赵宇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自己进北美可是擦着头皮进的,和这种高材生简直没得比。

那崇敬的心情简直可以算得上是高山仰止了!

“话说这顾留白是什么样的人,据说天才都是很傲的。”程文远拍了拍齐豫的肩膀,看着那边正亢奋着的赵宇,毫不留情的兜头泼了他一头凉水。

“顾留白……”

齐豫念着这个名字,明明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人眷恋到了心坎里。不知怎么又浮现出昨天自己框住的那一副画面,那惊鸿一瞥当真是,绝代风华,虽然这么形容有问题,但是齐豫却想不出更适合的词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回来你们就知道了。”

齐豫爬上自己的床,心思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些烦乱,最近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咋咧……”

“不晓得哎。”

两个人也不去管齐豫,聊着天收拾自己的东西。两个人东西虽然不多但是也收拾了一会儿,刚坐下没多久顾留白就回来了。

顾留白开门发现两个陌生人,愣了一下。

“程文远。”

“赵宇。”

“留白回来了。”齐豫从床上探出头来,眼睛笑的都要看不见了。

“话说今天我们宿舍第一天见面,出去搓一顿怎么样。”

赵宇是北京本地人,总带了些北方人的豪气,跟谁都是自来熟。

其他几个人也都没有意见,于是四个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向路边的小餐馆杀去。

最先进门的是赵宇,找了一个空桌就坐了下来。

“你们喜欢吃什么?”

“随便点就可以。”齐豫倒是没有特别不能吃的,说完看了看顾留白“你呢。”

“也都可以。”

“嗯,我的话口味比较重,不过也可以试试你们北方的菜。”

“好,那我可就随便点了啊。”

学校边的小吃店大多比较杂乱哪怕是帝都也就那样,有人说过全世界的学校只有中国的大学可以养活一条小吃街。

顾留白四下看了看,他是很少出来吃饭的,“你们喝酒?”

“你不喝?”齐豫倒是不意外,看这样子顾留白也不想会喝酒的人。

果然不出所料,顾留白很是诚实的摇了摇头,“不会。”

喝酒手会抖,所以他的父亲就不许他沾酒,免得像他的小叔一样,白瞎了自己好天赋。

“没事吧,就一点而已又不喝醉。”

北方人喝起酒来那怎么可能是一点的问题,不过好在酒量都过关倒也没出事,除了程文远,程文远是上海人,不太受得了,最后是几个人把他拖回去的。

第10章 笔下的你

他说他是男的。

“你在乎我是男的吗?”齐豫也觉得自己问的很好笑,怎么可能不在乎。“没……”

“你要是不在乎,我想我也可以。”顾留白觉得自己还有几分不确定,但是如果要说这次回绝了齐豫的话,他想他会后悔。自己这一生不强求的太多了,总该求点什么,那么就求一个齐豫好了。

齐豫刚想说没事,但是就听到顾留白那副平缓的语调再次在耳畔响起,依旧是那副无喜无悲的语调,但是齐豫却听出了一丝带着忐忑的喜悦,像是一个胆怯的孩子想大人讨要想要的东西。突然间觉得心里的某一处被戳痛了,留白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小心翼翼。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

就像是峰回路转,走过了漫长的等待,终于等到了那个离去已久的归人。

因为激动微微颤抖的手缓缓的将顾留白拥进怀里,很轻很轻,像是面对着一件稀世珍品。只要你就够了,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顾留白,齐豫活了这二十年第一次觉得上天如此的厚待他,虽然他什么都没有给自己,但是却给了自己一个顾留白,但是这就够了,这就足够让自己感谢他一辈子了。

“足够了。”

顾留白第一次听到齐豫这么正经的说话,就像是从心底里说出来的,带着几分教徒般的虔诚。

是的足够了,真的,足够了,这个世间有齐豫就够了。顾留白看着窗外,是一片的湛蓝的天。

这年的暑假,顾留白没有回家,而是跟着工人出去画墙绘。

“接好。”

“不错,这次没递错。”

顾留白站在梯子上,齐豫就在下面给递他东西,在经历了无数次递错,齐豫终于可以不用顾留白说,就知道顾留白要用什么了。

齐豫看着正在画画的顾留白,他现在应该是很开心的,连画出来的东西都很轻松。

如果说,顾留白什么时候不洁癖,那一定是画画的时候,就算满身颜料他也不会皱皱眉。

“这家人的面子真大,顾遗笙的儿子给他们画墙绘,啧啧啧……”

齐豫靠着梯子看着这个不大的房子还在装修,昨天他见过房主夫妇,是对新人,看上去很是幸福。

“得了吧。”

顾留白继续画着他的墙绘,脸上是一直挂着满足的笑意,原来自己也是被上帝记挂着的,不然怎么会让齐豫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与自己相遇。

“你为什么也不回家。”

“那有什么好回的,左右就是那几个人,又不是没见过。”

齐豫撇撇嘴,他才不回去呢,回去对着那群人哪有陪他家留白出来画画好。

“还说我呢,你不是也没回去。”

顾留白笔下一停,自己父亲出国了,家里只有小叔一家,小叔和婶婶总是在冷战,家里气氛挺奇怪的。

“看来咱俩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了,所以你就收留我吧。”

“好啊,房租AA。”

“我……你顾家家财万贯竟然和我AA房租?”齐豫像是发现了另一块新大陆,自己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古留吧这么财迷?旋即念头一转不过财迷自己也喜欢!

“你家呢?再说顾家有钱和我有什么关系,爱A不A,实在不行我找别人。”顾留白调着颜料,看着某人像调色盘的脸色,心情突然就很舒爽。

自己收回自己刚刚那句财迷自己也喜欢!留白是怎么从一只小白兔变成小狐狸的,齐豫开始反省自己了,是不是自己带坏了人家娃?

“你还想找谁!”齐家山西老陈醋洒了满满的一地,对于齐豫来说管他男的女的只要和他家留白住一起就不行!

“你猜。”

齐豫觉得顾留白变坏了,而且还是猝不及防突然变坏,搞得自己都没点准备:“成交!”

几天后,齐豫才发现自己貌似拿了一半多的房租时,不由得感叹道顾留白是个奸商!

对此顾留白的解释是,“饭是我做的,不吃可以不拿饭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是铁饭是钢,还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在屋檐下。好!我忍了。

从此齐豫安安静静……

“留白……我想吃牛排。”

“嗯牛肉味方便面爱吃不吃……”

狗子你变了!

正吃着顾留白的手机就收到这么一条表情包,笑的顾留白差点呛到。再看看对面正一脸悲愤的吃方便面的齐某人,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

吃过饭,其实就是方便面,画完那家的墙绘之后,顾留白就拿着自己的画跑到附近的公园里,有人来画就画画人,没人就画画风景。反正两个人真还不算是缺钱的人。

“哎,留白你也给我画一张。”齐豫十分不要脸的凑上去,两个人都坐在草坪上,齐豫就抱着顾留白的腰。顾留白当没听见,不搭理这货安安静静的话自己的风景。

齐豫自从得了顾留白的允许后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顾留白身上:“留白,留白……”

“坐那里坐哪里。”顾留白扶额,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货这么粘人,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顾留白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齐豫很认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的可行性。

当人坐在对面的齐小同学当然是不知道对面的人在想着把自己退货的事,一脸笑眯眯的看着顾留白。

顾留白画画的时候很认真,认真地就像整个世界就剩下了他和他的画笔一般,齐豫突然很害怕,也顾不得顾留白不让他动,扑过去一把把顾留白抱在怀里。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不要再把顾留白带走了。

“你怎么了。”

“没……”齐豫把头埋在顾留白的脖子里,闷闷的说着,嗅着顾留白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会再放手了。

“哎……”顾留白笑着推了推又挂在自己身上的齐豫“都在看呢。”

毕竟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回头率还是蛮高的。

“不管,他们看他们的去。”齐豫带着鼻音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听着这撒娇的话,顾留白笑的愈发开了,又推了推自己身上的人:“你还画不画了。”

“画!”

齐豫的眼睛亮晶晶的,他想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的人滋味,对他来说顾留白跟以前所有的人都不一样,自己喜欢他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是顾留白。

“好了过来吧。”

齐豫过去,正要伸手拿自己的画,顾留白把画往身后一别。

“来,工本费。”

齐豫看着伸在自己面前的那只细白像女孩子的手,一把抓在手心里,嗯,还是那么凉丝丝的,夏天这么握着真舒服。

“哇!是不是啊我就没个八折?”

“没有,小本生意概不讲价。”顾留白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齐豫上打量了顾留白一眼,突然伸手,不给我就抢!顾留白似乎没想道齐豫会过来抢,一时间就觉得自己好像找不到重心了,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

“哎!留白!”齐豫没想到顾留白会被自己撞倒。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顾留白睁开眼。

那双深邃的双眸就在自己咫尺之前,细碎的刘海在自己的眉心扫来扫去,带了几分痒。那个人似乎还带了几分慌乱,视线到处乱飘,似乎不知道该放在哪里。顾留白似乎觉得自己似乎枕在什么东西上面,动了动自己的头。

齐豫觉得顾留白的头发在自己掌心擦来擦去,很痒。刚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手垫上了,别说这草扎的还真有点疼。

但是他怕他疼。

齐豫第一次那么清晰的在顾留白的眼中看到自己,依旧是那么浅的琉璃灰色,但是却像是有了温度一样。突然心跳加快,连呼吸都变得短促。然后就脸上突然像是炸开了什么,热的难受,把自己垫在顾留白脑后的手抽出来,手忙脚乱的爬起来。

顾留白起来之后看着齐豫背过去的身影,怎么了?然后顾留白就看到了齐豫那双红的快要滴血的耳尖。齐豫也觉得怎么会莫名其妙就这样了,又不是初恋对吧,这么矫情确实不应该啊,但是想是这么想,可是他就是矫情了,而且是很矫情。

所以他这是害羞了?

顾留白觉得自己被自己这个认知吓了一跳,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有个词叫什么来着,恼羞成怒!齐豫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个状态,转过身去,看着笑的眼泪都快出来的顾留白,本来想收拾他来着,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什么都不想干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面前这个人是自己的顾留白。这个念头就像在心中生根发芽一样,每次出现就会让自己觉得不由自主的开心。

“喏,给你。”

“嗯,果然是我家留白画的。”齐豫仔细看了看,指着画上的落款,“顾舒?”

“我爸不让我在外面画这个,不能让他知道,走吧,回去。”顾留白把东西收拾起来,能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真好。

因为遇见你,自此我的笔下就只剩了你。齐豫大概是不会想到,那个人会在他离开的五年间只画了他一个人,哪怕他不知道自己画的是谁,叫什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但是他却只画了这么一个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 都市职场小说
    都市职场

    贵宾小说网轻松爽文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都市职场小说大全,打造都市职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职场小说免费阅读。看都市职场小说,就上贵宾小说网。

  • 都市特种高手
    都市特种高手

    作者:竹子大人

    已完结

  • 猜忌
    猜忌

    作者:火花

    已完结

  • 超强战神
    超强战神

    作者:玖月

    已完结

  • 无敌护花兵王
    无敌护花兵王

    作者:妖道

    已完结

  • 极品打工仔
    极品打工仔

    作者:火兆

    连载中

  • 神医李雨
    神医李雨

    作者:秀峰林子

    连载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