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娇宠人生,闪婚二手鲜妻

更新时间:2019-11-13 10:04:45

娇宠人生,闪婚二手鲜妻

娇宠人生,闪婚二手鲜妻 言萌萌 著

已完结 黎落落,莫鑫 虐恋 宠婚 重生 贵族

直到面对被闺蜜、老公双重背叛的现实 ,她才明白,爱情不是卑微和付出就会收获幸福;刻骨铭心的爱情,却最终抵不过小三的介入,签下离婚协议,带着腹中胎儿黯然转身。她从没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重生

黎落落绝望的闭眼,原来心死不过一刻。以往恩爱的时光演化成刻骨的恨意,自己未出生的孩子,薛彻,你怎么能这样残忍!手紧紧握住,指甲陷进肉里,带着恨意昏死过去。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看不到源头,只有钻心的痛。突然像沉入大海,海水漫过脖子,挣扎着猛得睁眼,清醒,汗水早已将头发打湿。

黎落落看着周围很是熟悉的场景,低头一看,自己一身白色的婚纱,门外的婚礼进行曲播放着。很是好奇,她下意识摸着自己的肚子,平平的好像那个生命从来就没来过一样。好奇怪,难道她重生了?怎么会回到她和薛彻结婚时的场景。当她正在好奇是怎么回事时门被一群人打开。

“落落,怎么妆又花了,来来来,赶紧,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一个女子笑语盈盈的看着她,头发束起,一袭深v礼服,诱人的胸让女人看了都不禁咽口水。而那张脸,却是让她恶心无比的面孔。她闭上眼睛,整理着事情的来龙去脉,想起那张面孔,心底狠狠的痛着。原来和薛彻纠缠的那个女人早在自己婚礼上便已见过。只是那时她马虎,忘记了而已。

薛落落睁开眼,笑着问道:“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啊。”眼底背后是无尽的黑暗。

女人身子有些僵硬,随后恢复镇定,笑着说道:“啊?我啊,我是薛总的下属。”

“可是我们好像不熟啊,你这样闯进来怕是不合适吧?”黎落落仍旧笑着,把玩着手中的珠饰。

女子笑的有些尴尬,正当所有人都奇怪为什么新娘子会出口刁难这个女子时,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走了进来。老泪纵横,脸上是厚厚的脂粉,遮住原本很老得面容黎落落无语,除了她见钱眼开的母亲林欢,她想不出第二个人会如此做作。

“我的好女儿啊,想不到你都出嫁了。真是太感慨了。”老妇人流着眼泪抓住黎落落的手,哭诉着。周围的人仿佛也被她的情绪带动一样。女儿出嫁,母亲哭泣,是多么感人的一件事啊。纷纷出言安慰:“林阿姨别伤心嘛,落落福气好,嫁了那么一个又帅气又多金的老公,今天大婚,是好事啊。”

“对对对,是好事。”周围的人跟着符合。

黎落落很是无语,当初她嫁给薛彻时她的好妈妈便是这幅嘴脸,想不到如今又经历了一遍。

“妈,您别哭别哭。”黎落落将自己的母亲扶起,看向周围,说:“你们可以出去下吗,我有些贴心话想跟我妈妈说。”

众人见状,面面相觑离开。谁都知道薛彻家有钱,想必是支开众人,赛给她母亲钱吧。有些人眼里带着妒忌,不情愿的走出不算大的化妆间。而那个女人也走了出去,在出去的一刹那,黎落落看到了那个女人眼里的恨意。将这一切收入眼底默不作声。

化妆间里只剩母女二人。

“妈,快把眼泪擦干,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别装了。”

林欢从地上起来,握住黎落落的松开。

“死丫头,我不装一下我的好女婿怎么能体会到我养女的不容易呢。”林欢将脸上的泪水擦干,一点都不含糊的坐在黎落落面前。

黎落落心里五味杂陈,想起就在刚才,她才死了一遍,肚中的孩子,心里的绝望,还有对那个贱人和薛彻的恨早已替代了一切。看着自己这爱钱的老妈,心里更是恶心。若不是她爱财,恐怕自己也不会那么早和薛彻结婚。思前想后,她冷静下来,轻轻的开口:“妈,这婚我不结了。”

“啪”一声,手掌稳稳的落在黎落落的脸上。黎落落感觉眼睛里有血红流出。

“小贱人,你想什么纳,我收了人家的五百万,五百万好吗?都够买好几个你了。薛家那么有钱,那么大的排场取你,你是疯了吗?不结,由不得你不结。”林欢将泼妇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黎落落捂着半边脸抬头看她的亲生母亲,眼里有泪流下来:“你是我的亲妈,你都不问我原因就打我。”

林欢有些慌,看着她白皙的脸上出现的巴掌印。这被薛家人看出来还得了,赶紧安慰:“落落啊,不是妈妈说你,你也挺喜欢薛落的,怎么能不结呢?五百万了,不可能说退就退啊。”

黎落落绝望,五百万五百万,钱真的那么重要想起前世,若不是因为林欢,自己怎么可能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嫁给薛彻,一开始她虽不愿意,可是薛彻爱她,给她很多东西。可是最后却背叛她,肚子里无辜的孩子不能让自己再犯一次错。可这是婚礼现场,又怎么能反悔,她吸血鬼一样的母亲怎么可能容她选择。

“好,妈,我嫁,可是我告诉你,过不了我久我会离的,到时候你不要逼我。”

林欢松了口气,只要五百万还在手里,管她离不离。“乖女儿,乖女儿。”手轻轻摸摸她的脸,以示安慰。

婚礼还是照常进行,她仍然由母亲签着走进礼堂,曾经的种种又重新上演,包括薛彻说的那些海誓山盟。而此时她再也没有快乐,有的只是无尽的恶心。

下面有请新郎薛彻,新娘黎落落入场。”司仪的声音响彻整个礼堂,随着结婚进行曲进行到高chao。黎落落挽着薛彻缓缓踱步走来。梦幻的婚礼,整个大殿用粉红色的玫瑰花装饰,清香四溢。一条长长的红毯在黎落落面前,可现在的她深知,这条红毯是通向她死亡的路。微微抬头看着薛彻,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是那个女人!

黎落落的手握紧了几分,若不是重生,她怎么能知道她心爱的男人在婚礼上对另一个女人的痴情。眼眶有些微红,脸上还有林欢那一巴掌的痛。

台上的司仪见新娘的这般模样,声情并茂的说:“我们新娘幸福的红了眼眶,有一个爱她的男人是天底下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第7章:杜悦的哥哥?

“咚咚”,有水滴的声音,黎落落躺在浴缸里听着外面的水声,睁开眼,灯还亮着。

“小悦,小悦?”

没有人应答,黎落落起身用浴巾围住身体走出浴室。刚开门便撞入一个坚硬的怀抱,淡淡的烟草味很陌生。反手一巴掌,却被来人捏的结结实实。

“杜悦怎么会有你这般野蛮的朋友?”男人的声音,充满磁性。

黎落落挣扎着抬头,看到一张妖冶的脸,丹凤眼,高挺的鼻梁,可是唯独没有男子气概,这幅面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个男人是gay,还是小受那种。

“艹,你是谁!”

男人将黎落落的手甩开,带着厌恶的表情,死死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黎落落也毫不畏惧,直勾勾的看着他的那双眼睛。在对视一分钟以后男人突然笑开:“你是第一个敢跟我对视那么久的人。”

“那又如何?”声音有力,没有一点畏惧。

男人的眼光往黎落落身上瞟着,打量良久才慢悠悠的说出一句话:“果然是杜悦的朋友,不知羞耻的程度相当。”

黎落落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用力的裹紧身上的浴巾,白了一眼,不禁爆出粗口:“你他妈擅闯民宅还有理了。我又不是没穿衣服,再说,我一个女人都不害臊你怕个屁啊!”

两人争吵之际,杜悦开门进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诡异的场景。黎落落裹着浴巾脸颊微红,男子淡然的眼神从她身上瞟过。

“额,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转身又要走出去。

“回来,这个gay里gay气的男人是谁啊!”黎落落一声吼,杜悦退出去的身子又硬生生进来。

“哎呀,大家都是朋友嘛,落落,这个,这个是……这个是……”

“我是她哥哥,杜林。”杜林淡定的开口。

剩下黎落落眼睛睁得很大,什么!杜悦的哥哥?杜悦不是孤儿吗?

杜悦看着黎落落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连忙解释道:“别惊讶,他真是我哥哥,前段时间才找到我的。”

杜悦房间里

“哦~你是说,现在的你父母双亡是真,然后又多出了一个特别有钱有势的哥哥。对吧?”

“嗯~算是吧。”

“啪”的一声,黎落落立刻狗腿的抱住了杜悦的大腿。“小悦悦,你要帮我。我是你亲亲的好闺蜜。”

杜悦无奈的擦擦汗,立刻将她提起来:“虽然他在军区官儿还挺大的,但是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他并不喜欢我这个私生的妹妹。”

“没事没事,多个人多条路嘛。”黎落落可以说把狗腿这两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前一世她等了那么久,也没有等到杜悦找到她的家人带她飞黄腾达,果然重生所有命运都不一样了。哈哈,开心!

“那你说你准备怎么办?”

言归正传,毕竟想要弄死林意和薛彻那对狗男女确实需要费力气。

“我想去薛彻的公司上班。既然还没离婚,我就一定得利用好薛彻这个资源。还有,杜悦,我可能会做出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不要问我,好吗?”黎落落看着坐在床上的杜悦,很认真的说出这些话。

“我干嘛问你?我只知道,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这样就行了。”杜悦笑得大方,在眼眸深处,却藏着很深的东西。

“啧啧,你们还真是姐妹情深啊。”杜林半倚着门看着房内的两人,啧啧称奇。

黎落落立刻换上了另一副面容,笑着说道:“呵,杜少校,您进来干什么啊?”一副狗腿的模样。

杜林嗤之以鼻,看向已然两幅面孔的黎落落心生不爽。只帅帅的落下两个字:“吃饭。”随后帅气的转身离开。

黎落落转过身看杜悦,杜悦满脸的无可奈何。虽说是她亲哥,可是那么多年根本没有感情基础。她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饭桌上气氛十分诡异,黎落落总是觉得大气也不敢出,杜林当惯了兵,一身正直之气莫名的让气氛变得很压抑。黎落落觉得她应该开口,缓解一下这种气氛。

“那个,杜少校,您看着也不像当了那么多年兵的呀。”

“我的意思是你太……太……”黎落落实在找不出词来形容这个男人,明明长了一张妖冶的脸,却偏偏当了那么多年兵,年纪轻轻级别就那么高。

“我喜欢当兵跟我长的好看是两回事。”轻轻一句话,云淡风轻,但是又透着不可抗拒。

“噗”杜悦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杜林,你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杜林冷静抬头看着杜悦,简单的回复一句。“彼此彼此。”此后,杜悦再也没说话来怼他。

黎落落越发是看不懂兄妹两人的相处模式了。这年头,相依为命的兄妹都是这样的?不存在吧。正在黎落落低头认真吃饭得时候,手机响起,熟悉的号码。她心底是抵触的,每次一接这样的电话准没好事。想都没想便按掉电话。没过一分钟,电话又响起,她起身向厕所走去。

“妈,什么事?”

“呜呜呜呜……女儿啊。”

“贱人,快点说!”

电话那头传来打骂的声音。

“女儿啊,我现在需要三百万啊。如果今晚没有送钱来,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黎落落的手都在颤抖,三百万!三百万她上哪里去找?把她买了也不值那么多钱。

“啪啪啪。”

“求你了,饶了我吧,求你了。”林欢在电话里哭诉。

黎落落沉默片刻,还是狠不下心不去管她,冷静的开口:“好,晚上七点我给你。”

“地点在豪爵,如果没见到钱,别怪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对方语气狠辣,不容得有丝毫拒绝。

黎落落挂掉电话,走出厕所,像没事人一样笑着吃完饭。

“落落,今天我要跟杜林出去办点事,你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咯。”杜悦首先开口,向黎落落神神叨叨的笑着。

黎落落强挤出一丝笑容,打趣道:“什么事啊,要带你去相亲吗?”

“咳咳。”杜林站在门口等着,看着眼前两个女人,眼底生出一些不悦。

杜悦转过头像杜林说着:“好了好了别催了。”

说罢向杜林跑去,出门前小声的向黎落落说着:“我们去转移财产咯。”

“砰”一声,门被关上,偌大的房子,只剩黎落落一人的呼吸声。

三百万,怎么办?去偷去抢?难不成又回去找薛彻?他那副嘴脸,就现在想着都觉得恶心。正在焦急的时候想起了莫鑫给她的那张名片。她迟疑了片刻拿起电话拨通。

“嘟嘟嘟。”几声忙音过后便再也没有音讯。“艹,没用的名片给我干嘛,浪费空间。”很是恼火的将名片扔在地上,踩了两脚,走开。随后又不得不又把名片捡起来。

杜悦才回国根本就没有什么钱,杜林虽是她哥哥,可两人才相认根本就不可能拿出三百万帮她这个不算熟络的人。难不成回去找薛彻?

黎落落绝望的闭眼,重生之后不是应该事事顺利吗?怎么一到她这里就不灵通了?手机重重的扔在地上,又不得不捡起来。只有薛彻可以救她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