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原来爱你那么疼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3:41

原来爱你那么疼

原来爱你那么疼 佳人 著

已完结 秦歆,纪霆东 未来 灵异 校园 民国

人人都说我秦歆是狐狸精,只因我有一双,同我那出入风尘的母亲一样的绿色眼睛。这双眼睛,注定了我这一生颠沛流离,克人克己。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就这么嫁了

诺尔曼私人会所,坐落在S市的风景如画的郊区,虽说这里是郊区,但便捷的交通和怡人的环境让这里的地价上涨迅猛,而这偌大的诺尔曼会所也就变成了上流社会的高级会所,一般平民百姓也只能望而却步了。

平日里人烟稀少的诺尔曼会所今日却很是热闹,不断的有各种豪车驶入,身穿黑色笔挺西装的保全在大门那站着,远远看去好似一座座雕塑。

各种戒备森严的警卫以及的随处可见的名人面孔都足矣让人看出今天的东道主身份是多么的尊贵。

“恭喜恭喜。”

“谢谢。哎哟,您来了~”

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好似被一层幸福的光圈笼罩着,就连空气里都弥漫着甜甜的气味。

诺尔曼会所的VIP房间里,夏小一身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不可思议的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

“嘶~疼。”

夏小一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她龇牙咧嘴的倒吸一口凉气。果然不是在做梦,今天确实是她的婚礼,她就这么嫁了,嫁给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不,或许可以算是认识,毕竟她也听过他的事迹。

她那还未谋面的丈夫,是让商界中人人都嗤之以鼻,并且称之为段氏败笔,扶不起的阿斗,段仁浩。

不过这个事情她是刚刚才知道,想当初签订协议的时候明明说的是嫁给段家最厉害的接班人,怎么想那个人也会是段仁宇。夏小一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么被爹坑了。这段仁浩怎么样也不是个厉害角色,段家的接班人怎么想也不可能会落在这种人的身上。

“啧,小一,你在发什么呆。快点,婚礼准备要开始了。”

只见门被一下推开,身穿名贵西服,满脸不耐烦的中年男人走路到夏小一的身边,眉宇紧蹙的上下打量审视她。

进来的这个男人,是夏小一前几天刚认的亲生父亲,夏木集团总裁夏林。

“可以了。”

夏小一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和夏林并肩站着。虽说这确实是她的亲生父亲,但是二十年的空白让她还是叫不出口那个字。

夏林让夏小一挽着他的手,便带着她出去了。

随着脚步不断的前进,夏小一的心也扑通扑通的加速狂跳起来。虽说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现在她还是怕的恨不得钻个地洞逃跑了。

婚礼是在诺尔曼的草坪上举行,各种花朵簇拥成的图案如同锦上添花一般点缀着,一张张精致的白色餐桌有序的摆放在那。宾客们站在两侧,夹成一道,看着新娘由父亲带着缓缓走向新郎。

夏小一紧张的视线都模糊了,她咕咚吞了一口唾沫,大胆的扫视了一圈两侧的人,发现除了两张略微熟悉一点的面孔之外,其他全部都是些陌生人。

那两个熟悉的人,一个是现在正不屑的看着自己的夏琳妮,走到她身边时,夏小一明显的听到了来自于她幸灾乐祸的冷笑声。

夏小一也不甘示弱的瞪了一眼夏琳妮。拜托,自己现在可是为了她代嫁耶,这女人不感谢就算了,居然还在这幸灾乐祸。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夏琳妮死活不肯嫁段仁浩,夏小一现在还在城中村的房子里愁着母亲的医疗费,完全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但是,如果没有她,母亲的手术现在也还不能安排。夏小一觉得从另一方面来说,夏琳妮也算是母亲的救命恩人了。

“呼~”

默默的叹了口气,夏小一甚至没有勇气抬起头看着前面不远处等着她的丈夫。她实在不敢想象那个所谓的“商界阿斗”是个什么样子。

“今天是你们大婚的日子,应该开心一点。”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夏小一循声看去,心里的阴霾扫去了些许。对她说话的男子,正是商界男神,段家太子爷段仁宇。

只见段仁宇穿着剪裁得体的定制修身黑色燕尾西服,三七分的黑色短发干净利索,金色边框眼镜架在挺直的鼻梁上,俊美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看着让人的心也跟着荡漾起来。

其实据说最开始的结婚对象是段仁宇,但因为段仁宇不肯,便把这事落到了段仁浩的头上。也是,如果结婚对象是段仁宇这个男神级别的暖男,夏琳妮也不会悔婚了吧?

“小一,你发什么愣,仁浩在前面等你呢。”

夏林不耐烦的拉了一下正犯花痴的夏小一,四处瞟了下诸位来宾,那些人等着看好戏的眼神让他的怒火一下往上窜,拉着夏小一就大步往前走。

“仁浩,我这宝贝女儿就交给你了,以后要好好对她。”

夏林说完客套的话后就迫不及待的把夏小一的手放到段仁浩的手上,完成之后他松了口气,转过头冲一旁站着的段玉和萧红得意的笑了一下。

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陌生温度,夏小一的心跳的更快了。她本能的想抽回手,却被握得更紧。

“怎么?你怕了?刚才看那人的时候不是挺豪放的?”

一阵带着嘲讽的反问让夏小一心里一怔,这人分明是瞧不起她。她必须要说清楚,什么叫她怕了?什么叫她豪放?

夏小一鼓起勇气,猛抬起头,却被眼前的一幕给呆住了。面前的男人身穿白色燕尾西服勾勒出他挺拔的身姿,优雅的黑色蝴蝶结系在领口,他头发也染成了白色,竖起的飞机头造型率性狂野,深邃俊美的五官,时尚不羁的黑钻耳钉,以及他薄唇上邪魅狷狂的笑容……当这些点全部集合在一个人身上时,他的全身就会散发着耀眼的光。

白马王子。

夏小一觉得这四个字用来形容段仁浩最为贴切。这样一个俊美的让人屏息的男人,居然会是大家口中的段家败笔?

“喂,发什么呆啊,赶紧宣誓交换戒指,我饿了。”

段仁浩的话让夏小一脑袋嗡的响了一下。什么?他刚才说饿了?

咕咕~

夏小一的肚子也很配合的发出了咕咕的声音,她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还没吃东西呢。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把流程走完去填饱肚子再说。

接下来的宣誓交换戒指都非常顺利,两人都奔着一个目标。当牧师宣布两人正式成为夫妻之时,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一些人开始起哄,让新郎新娘拥吻,夏小一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心更是突突的跳个不停。

“喂,你……”

夏小一刚想警告身边的段仁浩不要乱来,转过头时才发现段仁浩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而此时她才惊觉掌声已经停止了,刚刚围在这的众人也散开了,各自组成小群体在聊天吃东西,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做梦一样。

夏小一有些尴尬的自己提着裙摆走下舞台,她扫视了一圈,发现段仁浩正坐在一个位置上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

什么段仁浩,分明就是段人渣。

夏小一心里狠狠的吐槽着。大家都忙着攀交情,根本没人理会她,毕竟上流社会的宴会大家都是怀有目的而来。

也罢,没人看着正好,她终于可以去好好的吃一顿了。看着那些罗列摆设的美食,夏小一双手摩擦交握,忍不住舔了下嘴唇。

拿了几个好吃的点心塞进嘴里,夏小一狠狠的咀嚼着。这明明是她的婚礼,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她本来不应该属于这里,一切都是命运的作弄,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夏小一眼睛酸涩,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发什么呆?”

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夏小一吓了一跳,猛然转过身,却碰到了一个从端着盘子从她身边走过的服务生,服务生一个趔趄,眼看就要失去平衡倒地。夏小一反应敏捷的连忙大步向前,一手扶住服务生,一手拿起歪了的杯子,完美的拯救了即将与大地亲密接触的服务生。

“真是好身手。”

段仁宇鼓掌叫好,夏小一把酒杯还给服务生,得意洋洋的拍拍手,“那是必须的,想我以前在餐厅打工的时候,我经常……”

说道这,夏小一的声音突然收住,她尴尬的看着依旧是噙着温和笑容的段仁宇咧嘴傻笑。糟糕,一时得意,忘记之前夏林说过不能露陷,不能让段家的人知道她是从城中村出来的。

“仁宇,你过来一下。”

“好的。”

“我先失陪一下,很高兴和你成为一家人。”

段仁宇说罢便笑着离开了。夏小一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她猛的拍拍胸口,真是虚惊一场,看来她还是得远离这些人,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不然婚礼上就路出马脚可就不好了。

夏小一提着裙子,走开宴会场地,在附近转悠。今天早上来这里的时候太匆忙,完全没注意到这里的景色,不得不说这里真的很漂亮,好像御花园一般。夏小一兴奋的深呼吸,慢着。前面不远处那个被一个女人从背后抱住的男人,不就是她的丈夫段仁浩吗?

好呀。才刚结婚就出轨了,她必须要留下些证据来,到时候离婚也好有个证据。

夏小一想着,整个人已经来到距离段仁浩最近的一棵大树下。

“段仁浩,如果你现在跟我走,我还是会原谅你的。”

女人甜糯的声音让夏小一恨的牙痒痒的,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这么偷偷摸摸的抢老公,这简直是太不要脸了,她必须拍下来,夏小一想着,开始翻衣服找手机,找了一通才想起自己穿婚礼没带手机。

气急败坏的她抬起头,想看看他们到底还能做出点什么事来的时候,却发现段仁浩和那个女人不见了。

“小一,你怎么跑到这来了,让我一顿好找。”

夏林满头冒汗,一把冲过来抓住夏小一的手,刚才他还以为她逃跑了,把他吓了一身汗。

“你现在就跟我回房间去呆着,我警告你不要乱跑。”

第二十章大材小用

段任浩下了楼,夏小一一个人在房间里大喊大叫了好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除过脑袋还略微有些痛之外身体并没有其他的不适。

有些慌张的揭开被子看了眼身下的床单,虽然有些褶皱但还是洁白如雪的颜色……看着洁白的床单夏小一突然就安心了。

原来段任浩还算个正人君子。

夏小一拉好被子,心中有些感激的想着。

只是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还有头发上隐隐传来的洗发水的味道……也就是说,昨晚……是段任浩给自己洗的澡。

看看领口微张的睡衣,夏小一的脸突然就红了。

该死的段任浩,刚刚还觉得他是正人君子呢,原来也是条老色狼。

只是转念一想,人家说不定只是嫌自己一身酒气才帮自己洗的澡,再说了,他又没对自己做什么……

不知为何,夏小一心中突然隐隐多了些失落……

一个男人的定力是得有多好才可以在看到一个女人的身体之后还无动于衷的……

夏小一也不是自恋,自己的自身条件夏小一是清楚的,而且段任浩的风流性子也是远名在外的,可是昨晚……

失落一点点被放大,渐渐就变成了不自信。

大抵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的吧。

穿戴整齐下楼后,段任浩已经在吃早餐了。

经历过刚刚的思想斗争,夏小一在看到段任浩的时候还是有些恍惚的感觉。

夏小一不会伪装,有什么都写在脸上,所以此刻的段任浩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她脸上的不开心。

是因为被自己看光了所以不开心么?段任浩一边吃着吐司一边暗暗思索着,还是说,是因为……

咽下最后一口吐司,优雅的擦了嘴和手,段任浩的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笑。

看着段任浩吃完饭的满满的开心,坐在他旁边的夏小一却是没有一丝的食欲。

段任浩看了夏小一一眼,前一秒还在夏小一面前的吐司已经到了段任浩手中。

夏小一有些惊恐的看着他,不是吧?这家伙要和自己抢食?

愤怒的眼神盯上段任浩一张欠揍的脸,只是再下一秒段任浩拿着吐司的手却是送到了夏小一的嘴边。

看着段任浩一脸理所应当,夏小一却是有些恍惚,段任浩,这,是要干嘛?

“不喜欢我这么喂你,那我换个方式可好?”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夏小一。

换个方式。段任浩在想什么夏小一已经完全领会了,怎么可能。

一把夺下段任浩手中的吐司,“我自己能吃。”话罢樱桃般的红唇就已经落在了香甜的吐司上。

只是今天的吐司,味道似乎有些奇怪……

饭饱茶足之后也就该去上班了,因为前两天的事情,夏小一一提起上班总是兴致缺缺。

反倒是平日里上班总喜欢磨磨蹭蹭的段任浩似乎格外的积极。看着夏小一咽下最后一口牛奶就拉着夏小一往出走。

“喂,我还没擦嘴呢。”夏小一嚎着。

但是走在前面的男人似乎是没有听见一般依旧自顾自的拉着夏小一往车子旁边走。

段家大宅门口司机已经将段任浩的车子停好了。

打开车门,段任浩是直接将夏小一塞进副驾的。

夏小一揉着还有些肿的脑袋,“段任浩,你发什么疯。”

对于夏小一的抱怨,段任浩什么都没说,在驾驶位上坐好,从身后抽了张纸巾就往夏小一的方向去。

夏小一看着慢慢朝自己靠近的段任浩莫名的心慌乱了……

“别动。”虽然是温柔的语气,但是不知为何却带着些淡淡的威严,夏小一听后更是莫名的被这种威严弄的不敢乱动。

粉嫩的嘴唇上还残存着乳白色的奶渍,段任浩动作温柔的为她将所有污渍擦去,眼神中的温柔是夏小一不曾见过的。

被擦过嘴的夏小一还处在一种恍惚的状态,“段,段任浩?”轻轻的语气像极了呢喃。

看着段任浩,夏小一仿佛做梦一样,眼前这个温柔似水的人真的是段任浩么?

夏小一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看,左耳上那枚黑钻耳钉闪着美丽的色彩。

男人的手臂突然就伸了过来,夏小一吓的往后一缩,“段任浩,你干什么?”

对方似乎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而是伸出两只手臂环住了夏小一……

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向来反应敏捷的夏小一此刻却失了魄力……

“夏小一,你怎么连耳洞都没有呢?”良久,夏小一的耳侧传来了段任浩极富磁性的声音。

什么?耳洞。

夏小一的情绪被拉回来,男人的手臂也离开了她。

“打耳洞那么疼。”恢复了镇定的夏小一若有若无的解释着。

男人看了一眼夏小一,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发动车子就朝外疾驰而去。

随着窗外景色的渐渐模糊,夏小一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直到发现了段任浩所走的路线根本不是去公司的路时,夏小一的心才又一次提起来,“段任浩,我们这是要去哪?”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夏小一的心中还有些忐忑,她似乎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段任浩了,他到底要干嘛?

车子在全市最大的一家美容会所楼下熄火,段任浩淡淡的走下车为夏小一打开车门,对上夏小一疑惑的目光时只露出了三个字“打耳洞。”

打。打耳洞?

刚刚下车的夏小一差点栽了一跤。大清早不上班跑来打耳洞是闹哪样?再说了,打耳洞就打耳洞吧,跑来全市最大的美容会所打耳洞又是闹哪样?

夏小一只觉得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几乎是被段任浩强拉着进了电梯。

夏小一没来过这种地方,对于美容会所的奢华布置眼中难掩的惊讶。

而段任浩显然就不同了,他似乎是这里的常客。

一进门就有人迎上来对着段任浩恭敬一鞠躬,“段少。”夏小一脑子还没转过弯为什么段任浩一个男人会在美容会所混的这么眼熟的时候,段任浩有些玩世不恭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叫珍妮过来。”

夏小一没来过这里,当然不知道珍妮是谁。但是刚刚给段任浩打招呼的小姑娘就不同了。珍妮可是这里的首席美容师,以前段任浩虽然常带着女人来这里却一直都没有叫过珍妮,由此已经可见这次的这个女人在段任浩心中的地位了。

不敢有任何怠慢,女孩很快就带来了首席美容师珍妮。

夏小一打量着这个涂着烈焰红唇的性感女人,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漂亮。

“段少。”珍妮显然跟段任浩很熟络的样子,一上来就将玉手搭在了段任浩的肩头,丝毫没有看见一旁的夏小一。

“不知这次段少带来的是什么女人居然能劳我大驾?”虽说是调侃的语句,但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显得妩媚无比。

段任浩向后一退,珍妮搭在他肩头的手就落了空。“这是我太太,帮她打个耳洞。”段任浩的声音少见的简短。

被他这么一说,珍妮似乎是才注意到段任浩身旁透明人一般的夏小一。

花着浓重眼妆的眼眸细细的打量着夏小一,长得么倒是挺漂亮,穿着却是中规中矩,脸上的妆容也是简单的可怜。

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豪门走出来的千金?

前段时间段任浩娶妻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珍妮就算是足不出户也是听到消息了的,不是说新娘是夏氏集团总裁的二千金么?

竟然会是这么朴素?。

虽然有些不敢相信,珍妮还是伸出了手,“你好,我叫珍妮,路易芬尼首席美容化妆师。”

听她这么说夏小一也是友好的伸出了手,虽然珍妮刚刚对段任浩的亲密动作让她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在对方主动打招呼的时候夏小一也是发现这个姑娘也就是大大咧咧了一点罢了,于是态度也算友好。

只是夏小一没有想到的,段任浩这个疯子,不就是打个耳洞么,居然请了首席美容化妆师?。

这家伙是嫌钱太多了么。

夏小一愤愤的在心里想着。

“不知段少和段太太今天想让我来弄个什么样的造型呢?”珍妮的性格活泼洒脱,见夏小一也没有介意自己刚刚的动作,心底也是对夏小一这个女人有了淡淡的敬佩,这个女人,似乎很不一样。

来这里干什么?夏小一也不知道。索性直接转头看着段任浩。总不可能说自己只是来打个耳洞吧?

相比夏小一段任浩倒是淡定的多,缓缓的开口,依旧是三个字,“打耳洞。”

什么?。

珍妮差点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

反应过来之后对着浩就是破口大骂:“段任浩,你大爷的。”她堂堂首席美容化妆师,居然被叫来做打耳洞这样的小事,这未免有点太大材小用了吧。

珍妮一脸愤恨的看着段任浩,怎么想都怎么觉得段任浩是在故意整自己。

目光转向一边的夏小一,对方脸上也是一脸的淡定,本来就是来打耳洞的,有什么好奇怪的。

夏小一也是一脸的淡定,虽然刚开始也觉得段任浩的做法有点过了,但是付钱办事天经地义,段任浩有钱爱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又不是赖账,所以夏小一并不觉得有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 都市职场小说
    都市职场

    贵宾小说网轻松爽文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都市职场小说大全,打造都市职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职场小说免费阅读。看都市职场小说,就上贵宾小说网。

  • 猜忌
    猜忌

    作者:火花

    已完结

  • 无敌护花兵王
    无敌护花兵王

    作者:妖道

    已完结

  • 都市特种高手
    都市特种高手

    作者:竹子大人

    已完结

  • 神医李雨
    神医李雨

    作者:秀峰林子

    连载中

  • 超强战神
    超强战神

    作者:玖月

    已完结

  • 极品打工仔
    极品打工仔

    作者:火兆

    连载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