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追逐山边的风:错嫁邪魅总裁

更新时间:2019-11-13 10:28:24

追逐山边的风:错嫁邪魅总裁

追逐山边的风:错嫁邪魅总裁 无双1 著

已完结 总裁 未来 穿越 虐恋情深

因一次意外她失了身,那个桀骜不羁的男人甩下一张支票,一句“当我的女人。”你丫的,当她是钞票识别机吗?认钱不认人……从失身到到后来的失心,他给过她甜蜜给过她伤害,他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二章 父子对话

罗维平时并不在学校里住,爸爸觉得学校的环境怎么也不会家里的好,都在一个城市,也很方便,所以他平时下了课就回家住。

今天他一踏进家门,就觉得气氛和以往有所不同,爸爸已经早早的回来了不说,还坐在沙发里面沉如水。

他不禁心里一愣,爸爸一般都是早出晚归的,辛苦的经营着公司,自己也目睹爸爸这些年的心血和罗氏的壮大,所以他严于律己,从来不随便挥霍钱财,为人也是温雅有礼。

所以,当他看到爸爸阴沉的表情时,他并不觉得爸爸的心情差会和自己有关。

转脸望去,只见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端了一杯茶,微微的热气从盖子缝中渗透出来。

一见他回来了,妈妈在爸爸身后连连冲他使眼色,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

罗维心里立刻疑惑起来,难道让爸爸生气的事情与自己有关?他立刻在脑海里把自己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快速的梳理了一遍,没有啊……

还没有等他弄明白,罗钟山的眼神带着锐利扫过他的脸,让他清楚的确认了,果然是自己的原因。

罗钟山紧绷的嘴唇张开,吐了两个字:“过来。”说话间身子并没有动,像是不可盘转的泰山一般,巍然不动。

罗维也无暇去想那么多,他快走了两步,到了爸爸的近前,没有爸爸的话,他到底是没有敢坐下。

罗钟山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的淡然,动作举止都很像自己,而且难得的是没有那些富家子弟的坏脾气,对自己和妻子都十分的尊敬,从来没有和长辈顶撞过。

儿子已经上了大学,其实有个女朋友也不算什么事儿,可是……

罗钟山脸上的怒气少了一些,担忧之色却萦绕在眉宇间不肯散去,他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手背上微微显起几条青筋。

见儿子站在那里,他叹了一口气,垂下手指了指旁边的坐位,声音仿佛没有什么力气,轻声道:“坐下吧。”

罗维在沙发上坐下,眼睛却没有离开父亲的脸,似乎有很久没有见到父亲这种为难担心的表情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刚要开口问,妈妈走过来,在爸爸面前放下那杯茶,声音像是轻柔的风,淡淡抚着两父子间的僵硬气氛。

“老罗,有什么事情慢慢跟儿子说,一起商量一下,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罗钟山没有开口,伸出手拿起茶几上的茶杯,茶几的色泽像是被泡开了的红茶,有种古典的稳重,被擦得一尘不染,清晰的折射出在罗钟山拿起茶杯的那一刻,手指微微的发抖。

罗维第一直觉就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让父亲遇上了不好解决的难题,他眼神中蒙上了担忧,手心也开始冒汗,身子往前一探,关切道:“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罗钟山轻轻划动着茶杯盖子,微微的响声让他想起今天上午马金龙对自己的敲打,他长出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罗维,一股担忧之色穿透过来。

“罗维……你,”罗钟山犹豫了一下,但想到马金龙的话,不由得狠了狠心,这不仅是关系罗氏发展的事情,重要的是,他不希望儿子在这件事情当中受到什么伤害,以凌氏的势力,自己是无法与之抗衡的。

“你是不是在学校找女朋友了?”罗钟山说完,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呼吸也变得谨慎起来,眼睛一刻也不离开儿子的脸。

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

罗维听到爸爸这么问,这与他心里所想的差别太大,这个问题来得太过突兀,太过直接,他的眼前也随着父亲的话闪现了童诗诗娇美的模样,还有……在医院时,自己搂她在怀里时的那一瞬间的温暖。

想着这些,他不由得红了脸,眼睛里有了一抹荡开的温柔,浓黑的睫毛似乎也柔顺了下来,他不自觉的双手交叉紧握,微微低下了头。

这种局促的神情和温暖的模样,映在罗钟山的眼里,他只觉得眼睛就要喷火,而心头却是一点一点的变凉,手握茶杯的力度也慢慢加大,指甲开始泛白。

而这一切,都被低着头的罗给给忽略了,他沉浸在童诗诗的美好里,无法自拔,轻声慢语对爸爸说道:“爸,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罗钟山一声冷笑,微微发颤的嘴唇无力去扯一个笑容,连声音像是从冬天飘过来:“处理?怎么处理?用支票吗?”

他的话带着凛冽的寒意直逼罗维此时正在火热燃烧的心,那里现在正蜜意翻滚,甜得不亦乐乎,而这句话附着那一声冷笑,则像锋利的寒刀把那心剖开,那蜜糖登时冰冻,变成了一块块凉得让人发麻的冰块,骨碌碌滚了一地。

罗维惊得抬起头来,眼底的伤痛、疑惑、惊讶不时的变幻着,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扑天盖地冲着罗维山而来,与罗钟山眼中如同冬天冰柱的寒意激烈相撞。

“爸……”罗维半晌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翻滚的情绪,艰难的开口,声音哑瑟难闻。

可是罗钟山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手中的热杯也给不了他口中的语气半点温暖,“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和她断了联系,并把支票收回。”

“爸!”罗维“腾”一下子带着不满的风站了起来,头发在额前也颤抖了一下,他的眼神中闪过浓重的怀疑,长长的睫毛在透窗的阳光下变成愤怒的翅膀,牙齿咬着下嘴唇,胸膛一起一伏的频率配合着鼻翼的煽动,表明着他现在激动的情绪。

“父子俩这是干什么呢?”妈妈端了一盘水果走了过来,淡淡的果香让空气中的冷意略退了一分。

妈妈在爸爸身边坐下,看了看罗维,示意他坐下,转脸对罗钟山道:“老罗,我看,儿子谈恋爱也不是什么坏事,咱们也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家,如果那女孩子善良、身家清白,即便是个普通人家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妈妈把问题想得简单了,她以为罗钟山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那女孩的家境不好,又听到说什么支票,就更确认是这个原因。

而罗维显然是和母亲的想法一致的,但是他知道爸爸也不是一个势利的人,怎么……

罗钟山叹了一口气,眼神中闪过一丝无奈,他回头对妻子说道:“你知道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问题不在于这里。”

罗太太一愣,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了。

罗维却再也忍不住,他握了握拳,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眼神中倒是有一种坚定不可移的情绪,脸上也是一脸的坚毅,他冲着父亲道:“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儿子出了手的东西,怎么能再要回来?”

他的声音盛满各种的情绪,委屈、不解,甚至还有一丝丝轻微的颤抖。

罗钟山知道,如果不让他知道实情,他也不会死心,既然已经说了,索性都说了,趁着儿子还没有彻底的陷进去,早早的了断也是一条好的出路。

想到这里,他目光炯炯的看着罗维,身子直了直,像是一只仍然勇猛的兽,他的嘴唇有些发干,下巴上还有点微微的胡茬,有的黑,有的白,嘴唇一动,另那些黑点白点交织成一片。

“是凌氏,凌隽一派人找过我,似乎很关心这个女孩的事情,还特意告诉我你和这个女孩的事情,甚至于,你给了支票他们都知道。”

罗钟山的话适可而目,他知道儿子很聪明,他应该已经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自己也没有提关于凌氏应允的订单的事情,倒不是不敢让儿子知道,他只是不愿意再平添误会,更何况,自己有意解决这件事情,也并非只是为了那些订单,更重要的,是为了儿子着想。

罗维如罗钟山所想,他已经知道了那是什么意思,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童诗诗怎么会和凌氏的人扯上关系?

可是扯上了又怎么样呢?难道因为凌氏,因为凌隽一对诗诗感兴趣,自己就得放弃,就要退出?

笑话!他凌隽一以为自己是什么?古代的皇帝吗?想让谁就范谁就得就范?

想到这里,他身上的阳光之气慢慢退去,变得异常的清冷,眼睛里也迸出坚定的火花,他对罗钟山道:“爸爸,我是不会放弃的。”

罗钟山以为,当儿子知道这些事情以后,会主动的退出,因为他相信以儿子的心智自然明白这里边的利害关系,可是还没有等到他那口气松完,罗维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顿时,他觉得心中一片憋闷,他眼睛盯着罗维,嘴微微张着,顺了半天的气儿才回过劲来。

他猛然站起来,低头看着罗维,阳光照在他鬓角的花白头发上,闪着苍白无力的光,他抬起手,指着罗维,腾腾的怒意在身边流转,眼中的无奈已被怒火烧成了灰烬,他的话正像是从那千年的冰潭里打捞上来的。

“好,那么我也告诉你,我会打电话给银行,那笔钱是不会兑现的,还有,明天我会让秘书陪你去学校,顺便通知你的校长,过了明天你不必去学校了,就在家老实呆着吧。”说着,转头对罗太太道:“准备一下,送他出国留学。”

说罢,迈开大步噔噔的转身上了楼,高大的背影写满了坚决。

“爸!”罗维已经站了起来,眼睛看着父亲的背影,慢慢升腾起一股绝望,弥漫在细长的眼底,他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人扼住了咽喉,有些喘不过气来,任凭他再不甘心,可是也回天无力。

第十三章 收回支票

“童诗诗!”同宿舍的一个女孩子从门外进来,喊了一声。

童诗诗回过头,看着她,“怎么了?”

“楼下有人找你。”

“噢……谢谢。”童诗诗转身出了宿舍的门,一边走一边想,到底是谁找自己?

猛然,她心里一紧,是凌隽一吗?应该不会……他不会胆大到来宿舍找自己的程度吧?

罗维?也不会……如果是罗维,那么大家都认识啊,罗维是全校有名的好学生,品学兼优,经常在全校同学面前做演讲,他沉静的气度、温雅的个性,让很多女生着迷。

她想不出来索性不再想,见了人自然就知道了。

她到了楼下,四处张望着,而等下楼下的罗钟山已经认定,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

他从来没有怀疑过儿子的眼光,他知道,从高中的时候开始,罗维已经是焦点人物,追求他的女生不在少数,可是罗维从来没有一些花边的事情惹人的眼光。

据罗钟山所知,罗维现在喜欢的这个女孩子应该是罗维第一次的恋爱对象,所以,他相信,这个女孩子肯定有出众之处。

仅管这次的问题在于那张支票,自己也是为此而来,但是他从来没有因为这笔数额并不小的钱,而低看这个女孩,他不了解这女孩,但是他了解自己的儿子,他不会对自己悉心教导多年的儿子的看人眼光产生怀疑。

当他看到童诗诗下楼来走出宿舍楼大门时候的那一抹身影,他便从心里笑了,为着儿子的眼光,和自己对儿子最基本的信任。

这天的清晨阳光很好,树木更显得郁郁葱葱,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淡淡的撒了下来,在童诗诗的身上抹下淡淡的暖色。

她穿了一条长裙,碎花的清新纯棉布料,简单、朴素却带着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头发在背后散开,在阳光下闪着如黑缎一样的光泽,与露出的洁白肌肤相辉映,更显得肌肤胜雪。

她的眉毛像是两座雾的远山,淡淡的在瓷白的脸上伸展着优美的线条,有一种超出年龄的坚毅之色萦绕在那里。

长长的睫毛根根分明,像停下来休息的鸟儿的翅膀,那双眼睛大而亮,恍若一汪清亮的池水,澄净,明亮,折射出的光芒,直指人心。

高高的鼻梁让五官居显得越发精致,比例恰到好处,一张红润嘴唇,像两片散发着柔美气息的玫瑰花瓣。

她长得纤瘦,身高在女孩子中也不算低,长长的裙子衬托着她美好的身段,让她走路的姿势愈发显得优雅,一步一步,飘起的裙摆像是雨后盛开的莲花。

罗钟山见她的眼光从自己的脸上滑划,有一瞬间的愣神,片刻之后,便带了一脸的笑意向自己走来,那笑意中有尊敬,更有不卑不亢。

罗钟山站在那里没有动,一脸的淡然和目光中的赞赏在童诗诗的身上流转。

童诗诗走过来,伸出手道:“罗伯父好,我是童诗诗。”

罗钟山微微一愣,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疑惑,让童诗诗看得清清楚楚。

童诗诗淡然一笑,像是这早晨的雨露一样清新,在阳光下有晶莹的光,“我在一些报道上见过您,而且……罗学长的相貌和您很相像。”

罗钟山释然的一笑,赞赏的神色又加了几分,他与童诗诗握了手,看了看四周。

童诗诗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凉亭,歪头笑道:“不知道罗伯父愿不愿跟我一起去凉亭聊一聊?”

罗钟山先是一愣,接着点了点头,心中暗暗想着,这个丫头还真是聪明。

微风习习,周围的树叶沙沙作响,落入童诗诗的耳中,她知道,罗钟山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想必是有什么话要说。

罗钟山看着对面的童诗诗,只能感叹自己的儿子眼光真是不错,这女孩子小小的年纪就遇事不慌,而且待人接物很是有礼,对比自己条件好的人也是进退有度,不卑不亢。

如果事情没有出现意外,罗维某一天把童诗诗带回家里,相信自己和妻子都会是十分喜欢的,可是如今……

想到马金龙的话,以及凌隽一,他不禁有些烦躁,抬手抚了一下花白的头发。

“不知道伯父找我来有什么事情?”童诗诗清脆的声音响起,混合在这沙沙声里,像是悦耳的金铃。

“听说,你母亲病了,不知道……最近情况怎么样?”罗钟山面对这样的女孩子还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

“现在还好,谢谢伯父关心。”童诗诗脸上含了笑意,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清亮流转,她已经知道了罗钟山的来意,怕是为着那支票来的。

想到这些,她反倒有些释然了,心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那支票不过是薄薄的张纸,却如千斤的巨石压在她的心头。

罗钟山正想接口,说出自己已经想好的台词,却见童诗诗秀美的眉毛挑了挑,细长的手轻轻一拍光洁的额头,像是忘了什么的样子,正在疑惑,只见她又说道:“伯父请等我一下,我有东西请您帮我带给罗学长,我很快回来。”

说着,童诗诗一个转身,脚步轻快的已经转身离去了,裙摆在风中飘起,撒了一路的碎花,娇俏的身影,一转眼,便不见了。

罗钟山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的口被咽了回去,他微微挑了一双苍眉,倒觉得心头一松,吐了一口气。

自己这次来,不算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如果没有凌氏的阻挠,那么看到童诗诗的这副模样,再念着她的母亲生了病,自己慷慨解囊倒也不是什么难题,可是……

世事总是没有可是,也没有往回退的道理,只是希望当罗维知道这一切后,不要记恨自己吧。

阳光慢慢的抚过凉亭,罗钟山心中想着这些事,才有空暇仰望一下天空,澄蓝的天空蓝汪汪的像是一块泛着莹光的宝石,朵朵的白云柔软又缠绵,不时的变化着形状,微风吹过,额前的头发扫着额头,有些微微的痒。

时间不大,跑步的声音响起,罗钟山收回了目光寻声望去,只见童诗诗已经又跑了回来,她一步一步踏在青石砖铺成的小路上,步子有力,让砖发出微微的声响。

阳光逆着照在她的身上,她挥着手臂向前跑,身后的长发丝丝缕缕飘起、落下,整个人镀了金光,像是一只在晨光中盛开的娇美花朵。

童诗诗带着一股清风在罗钟山的眼前站下,两条眉毛已经舒展开来,又像远山一样淡淡的远去,一又眸子如同清亮的水面,微微荡着波纹。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可能是跑得太快了,胸脯激烈的起伏着,她鼓起白嫩的腮,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调整了呼吸。

看着罗钟山看着她,她莞尔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纤长的手指往前一递,唇间的话更让如同轻风抚平了罗钟山心头的忧虑。

“伯父,这是罗学长前两天给我的支票,当时在医院里,我思绪太乱了,也没有拒绝学长的好意,只是现在我母亲已经好转了,我想这钱我用不上了,请伯父代我转交给学长吧。”

罗钟山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眼神中的赞赏、无奈和羞愧互相转变着,再加上自己尴尬的神色,现在的一张老脸肯定是表情怪异到了极致。

他很感谢童诗诗的善解人意,他相信,童诗诗的母亲绝对不会像她说的已经好转了,她会这么说,无非就是顾念自己的脸面,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罢了。

看着童诗诗一脸清纯的样子,他只觉得自己更加的无地自容,他犹豫再三,扯了一下衣角,轻声道:“好孩子,多谢你。你……认识凌隽一吗?”

童诗诗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一双眼眸中似乎挂一层寒冷的冰霜,眼中荡开的波纹也失去了生机,慢慢结了冰。

罗钟山心中立时明白,马金龙没有说谎,凌隽一是知道童诗诗的,而且这其中定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至于究竟内情是怎么回事,自己也就无法多问了。

他相信,聪明如童诗诗,尽管自己只提了凌隽一的名字,想必她也已经猜了,自己这次来收回支票,并不是自己小气,舍不得这笔钱财,而实在是……无奈啊。

看着童诗诗的反应,罗钟山不由在心底一声长叹,到底是罗维没有福气,他匆匆收起了心中的遗憾,对童诗诗笑道:“我会把它转交给罗维的,你放心。我先走了。”

“好,”童诗诗微微一低头,往前送了两步,“罗伯父慢走。”

看着罗钟山远去的背影,童诗诗只觉得方才还清凉的微风,现在竟然有点刺骨。

她原本以来,罗钟山不过是知道了罗维给自己钱的事情,怕罗维遇人不淑,来表明自己的立场罢了。

她单纯的以为罗钟山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知道,他是不同意自己和罗维在一起的,所以不用他开口,自己就主动送回了支票。

而从罗钟山的口中出现的那个名字,童诗诗突然意识到,也猛然醒悟过来,罗钟山只是迫于压力罢了。

凌隽一……你太可恨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