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独家私宠:总裁前夫来撩我

更新时间:2019-11-13 10:29:25

独家私宠:总裁前夫来撩我

独家私宠:总裁前夫来撩我 点朱唇 著

已完结 穆槿,席栾 百合 灵异 历史 鬼怪

穆槿从没见过比席栾更烂的男人!结婚半年,出差半年。他想离婚。她不同意。为了逼她签字,骗她到酒店,把她送上陌生男的床,造谣她有病逼陌生男跳楼……婚姻既已千疮百孔,

精彩章节试读:

第3章 她是怎么爱上他的

白婧?

婧婧?

穆槿脑中炸裂一道白光,用尽全力反抗,尖声厉叫,“席栾,你看清楚我是谁?”

他叫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在她耳边说情话,说脏话。

穆槿咬着小手臂,眼泪哗哗地流——

席栾,你欺负人……

不知多久,穆槿晕的人事不知,就听一声闷响,席栾翻下,滚到了地上。

穆槿没有动。

她现在就像条脱水的鱼,她不停地问自己,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他这样对待?

穆槿又想哭,眼睛却很干。

到底不能忍受自己这幅窘迫样,穆槿咬牙爬起,发现地上的男人。

席栾窝在沙发和茶几的空隙间,睡得安稳,嘴角的笑意好像某种餍足的猫科动物,可爱又可恶。

穆槿想给他一脚,抬起脚却没有动……她到底是舍不得。他们之间再有龌龊,也是夫妻。

少年夫妻老来伴。人生中多少磕磕碰碰,他不过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外遇,出轨!

她要和他过一辈子,有些事就得忍耐。

穆槿微微仰头,心痛地瞥开眼。

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她把他扶上沙发,看到罩面上那一抹红,她心头木木的,已经完全没有想法。

安顿好席栾,穆槿去二楼卧室自带的浴室冲澡。

她裹着浴袍从楼上下来,听到有人交谈。

席栾说:“辛苦你照顾我。”

一个女人说:“你和我客气什么?你前些天还病着,这次突然中暑发烧,差点吓死我……太太?”

白婧坐在席栾怀中,就差贴到他身上。

自古秘书易出三。她这个正室直不起腰来,只能回避。

“你们继续,我上去了。”

穆槿低下头,转身就上楼。

“等等。”席栾叫住她,“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还是把话说清楚吧。”

穆槿捏紧潮湿的浴袍,坐在这两人对面。

白婧双手捂着肚子,说:“太太,今天中午发生的事,我很遗憾。你名声太差,严重影响公司的形象,真的不能继续做席总的夫人。如果你真为席总好,我建议你们离婚。”

穆槿抿着嘴,紧紧盯着地板上的花纹,像个木头人,完全没反应。

白婧再接再厉,“席总根本不爱你。如果你纠缠这段婚姻,是为了钱的话,席总会给你一笔客观的离婚补偿金。”

穆槿头垂得更低,微微摇头。

白婧叹息一声,“你何苦呢?席总一个月前就已经寄给你离婚协议书,你再坚持下去也没有意义……”

“一个月前?”

穆槿抬头,茫然地看着那两人。吊灯的光太耀眼,她几乎什么都看不清。

席栾嫌弃她们的谈话太啰嗦,代为解释道:“一个月前,白婧检查出怀了我的孩子。我得为他们母子负责。你一直拖着不离婚,我只能委屈白婧。但现在,你还有什么脸当我妻子?”

穆槿震惊地看着他,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他。

也对,她确实从来都没认识过他。

穆槿想笑,牵动僵硬的嘴角,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个月前,她根本没看到什么离婚协议书!

她懂了,因为她没看到所谓的离婚协议书,自然不会给他回复,他因为白婧怀孕,着急逼她给白婧腾位置,就用下三滥的手段:给她发短信,骗她去酒店,请人拍她难堪的照片,故意找人跳楼自杀闹事,败坏她的名声……

他想离婚,可以和她明说呀,何必做什么多?是怕她死缠烂打吗?

她就是再没脾气,再没尊严,也是有自己底线的。

“你们不用说了,我同意离婚。我先上去换身衣服。”

穆槿平静地看着两人,努力维持最后的风度,“祝你们……幸福……”

说完,慢慢地往二楼卧室走。

短短几步路,穆槿感觉自己好像走了一辈子。

她回忆她和席栾相处的场景,除了一年前在日本他对她施以援手外,他们根本就是陌生人。

她到底是怎么爱上他的?

穆槿看着房间中熟悉的布置,恍惚不已。

半年来,她一个人守着这座房子,幻想他们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

她问爷爷他的口味,每天做一大桌子饭菜,想象他们一起吃饭时,她把所有的好吃的都让给他,又帮他挑出他不喜欢的葱段……

他衣柜里带着吊牌的衣服,她都一遍遍清洗熨烫,然后挂在衣架上,想象那些衣服能穿在他身上……然后她虚虚地抱着那些衣服,就好像他抱着她……

她对着空气说话,谈笑,就好像他真的在她身边。

甚至请爷爷帮忙,进入CE做一个最不起眼的员工……只要想起他们在同一栋楼里工作,呼吸着同一片空气,她就满心欢喜。

她不止一次告诉自己,席栾是她丈夫,她爱席栾。

她爱席栾。爱想象中的席栾……一个泡沫一般的幻影。

穆槿走上楼梯,扶着扶手站稳,又慢慢蹲下,心脏一抽一抽地疼,她就用右手在胸口又掐又拧,左手塞在嘴里,压着声音哽咽。

她不仅傻,还很可怜。

他不是出轨,也不是外遇,只是容不下她!

楼下,席栾搂着白婧的腰,摸着她平坦的肚子,“累不累?”

他中午在阳光直射的走廊站了半个多小时,就觉得身体不适,吩咐司机老王送他回家。没想到老王送他回穆槿在的房子!

穆槿在的房子?

席栾看到垃圾桶里的药盒,心中咯噔一下。

怀中的白婧红着脸说:“穆小姐怪可怜的。工作没了,又和你离婚,在赔偿金的问题上,你要多多照顾她。”

席栾勾着她鼻子笑,“你就是心肠好。那种下贱女人,可不会领你的情。”随即皱眉,“这里不干净,我们走吧。”

席栾扶着白婧站起来,他才从沙发上起身,大手摸着白婧平坦的小腹,满脸温柔。

白婧在席栾身侧,一眼看到他刚才坐的位置,褶皱的面罩遮着一点血红,脸色一变,搂住他的腰,俏脸微红,“刚才真是累死我了。还好医生说,三个月以后能适当。不然孩子就危险了。”

第23章 找上穆槿的原因

席爷爷听得全是火气。这臭小子明知他看重穆槿,当着他的面都敢如此使唤穆槿,可想而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臭小子如何磋磨她!

只是他被席栾闹得心生疲累,火气发不出来,只能拉着穆槿往外走。

娶妻娶贤,席栾找的这个白婧,只会给他拖后腿。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席栾从创业到现在,一直走得很顺,没经历太多坎坷。让他吃一次亏,长个记性也好。

穆槿彻底充当鸵鸟,不出声,不冒头,乖乖地被席爷爷拽到电梯间里。

电梯门上的数字飞快闪烁,席爷爷以很慢的语速说:“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一句委屈,让穆槿湿了眼眶。

如果她奶奶活着,肯定也会心疼她遭遇的事情。

她清清白白一个小姑娘,放着大好的工作不做,莫名签了一份结婚协议书,守半年活寡,被人污蔑名誉,落得离婚的下场。然后又被男人抱着玩物的心态,圈养成了小三。

迷失了人生的风向,道德底线也差点沦丧。

穆槿抿着嘴摇头,安慰席爷爷,“没事。我现在挺好的。”

席爷爷表情冷肃,看不清内心的想法,正好电梯门开,穆槿扶着席爷爷走出电梯间。

离开医院,两人坐进专车。

席爷爷升起驾驶座的隔板,说道:“席栾一直以为我对白婧有偏见。但我怎么可能会为难一个素未平生的女孩子呢?实在是见过白婧私下和人相处的样子。”

穆槿竖起耳朵听着。

“那大概是席栾公司刚办起来的时候,我因为兴奋,大老远地飞到美国,去参加他们那个小公司的剪裁仪式。席栾也是有心,给我定了提前一天的机票,让我到美国后休息一天倒时差。但我也是个急性子,刚下飞机,就问路到了公司。”

“一路找到他们的总裁办公室,发现白婧那女人,和别的男人动手动脚的。”

“我和席栾说过这件事,席栾只是一笑了之,说什么他们是好朋友,好朋友有些肢体上的亲密很正常。”

最后,席爷爷说着摇头,“我这么大年龄的人了,不好意思把事情说的太详细。席栾也是个成年人,应该具备判断是非的标准,我就没细说。”

“没想到以后我再和他说这些事,席栾就很严肃地表示,他的个人私事,让我不要插手。”

“我一听,就知道坏了,肯定是那两人在他面前打了预防针。”

“从那以后,我一直留心,想给席栾介绍个稳重踏实的女孩子。但奇怪得很,好像席栾天生容易招惹烂桃花,他遇到的女孩子,不是三流小明星,就是搞公关援交的女郎。好女孩都和他绝缘……”

穆槿心想,按照席栾那性子,好女孩肯定对他退避三舍。

“老天开眼,终于让我找到了你。我那天看到从日本发回的简报,真的很开心。你当街叫他阿娜达,他不仅没反驳,还帮了你一把。席栾不是乐于助人的人,你对他而言,一定有潜在的特殊性。所以,我就找到了你。”

穆槿眼前飘过一连串发金光的星星。

她那声阿娜达……就是孽缘的起源吗?

因果循环,她得到席栾的相助,所以要用一辈子偿还吗?

代价未免过于沉重吧!

穆槿表情似笑非笑,要哭不哭,每一寸肌肉细细抽动,十分怪异。

席爷爷关心地问,“小槿,你没事吧?”

穆槿尽力牵起嘴角,艰难地说:“没事。”

车子很快停在锦绣小区。

席爷爷邀请穆槿上楼。

穆槿以明天一大早上班为由,委婉拒绝。

席爷爷没有强求,让司机把穆槿送回学校。

穆槿经历过席栾司机老王一事后,很讨厌司机之类职业。但她现在坐在后排,驾驶座上升起隔断,心中并不害怕,便没有矫情地拒绝。

当车子快回到学校时,司机接了一个电话,当即掉转车头。

穆槿脸色一变,以为老王的事情再次重演,声音有些不可见的颤抖,“什么事?”

司机摇下隔断,“席老爷子出事了。”

穆槿耳边炸响一道惊雷。

席爷爷出事了?

刚才还和她侃侃聊天的席爷爷,怎么会出事呢?

人生如此不可捉摸,上一刻还说笑的人,下一刻就要面临天人永别。

穆槿靠着车门默默流泪。

她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

奶奶身体一直不好,却紧紧瞒着她,等她知道时,见到是只是奶奶的遗体。

穆槿想起过去的伤心事,悲从中来,抽泣出声。

司机看了眼穆槿,脚踩油门,车跑得更快。

结果,穆槿只是虚惊一场。

医院护士告诉穆槿,席爷爷走过小区盲道,不小心踩到一根香蕉皮,摔倒了。老年人摔一跤,极容易造成骨折。

伤筋动骨一百天,那也很疼!穆槿迫切希望尽快见到席爷爷,加快脚步。

推开病房门,穆槿松了口气。

席爷爷目前腿上绑着绷带,靠在病床上看书。席栾陪在旁边,削平果皮。

席爷爷听到动静,朝她招手,“你怎么来了?明天不是还好有课程吗?”

“是我叫她来的。”席栾说着,把苹果放在手掌心中,右手握着小刀,把苹果削成小块,用牙签扎着,一个个在盘子中摆好。

然后侧头,对穆槿说:“我们出去说。”

穆槿朝席爷爷笑笑,就跟着席栾去楼道的通风口。

通风口无人,席栾点燃一支烟,慢慢吐出悠长的烟圈。一股浓重压抑的气势从他身上蔓延开来,穆槿不免惴惴不安。

抽完一根眼,不过五分钟而已,穆槿觉得过了很久。

“爷爷还在等,我先去看爷爷。”

“你还有脸提爷爷吗?”

席栾扔掉烟头,抬脚狠狠碾压。

“爷爷对你多好?任何事都想着你,刚才还提出让我帮你办幼儿园。哼,一个贵族幼儿园,一个慈善幼儿园!穆槿,你有多脸,敢让老爷子为你操劳至此?”

穆槿也知道办幼儿园是在为她多管闲事善后,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以后不会了。”

席栾冷笑一声,扬手打在穆槿脸上。

穆槿猝不及防被打的磕在墙上,头狠狠撞在墙上,耳边嗡嗡作响。

“穆槿,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话,让你照顾好爷爷,你就这么给我照顾的?”

穆槿眼前一片水雾,席栾狰狞的表情也变得模糊。

席栾扔下狠话,“我不喜欢打女人。但你这种蠢货不教训一次,永远记不住自己的职责。”

穆槿手心掐进墙皮里,白灰簌簌往下掉,落满她整只手掌。

她的职责……就是做他的听话玩偶?

穆槿以为自己不会再哭,但眼泪还是刷刷掉下来。

她知道自己不该和白婧比……白婧闹脾气时,他多般容忍,甚至为了白婧顶撞爷爷,而她,什么都没做,也是错。

这样的差别对待,她接受不了。但就是事实。

穆槿只觉得庆幸,还好她把那个勾引席栾的念头掐死在摇篮中,不然按照席栾对白婧的维护之情,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她为了以后的生活,可以忍,但这样的生活,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

穆槿小臂塞进嘴里,狠狠咬下去,舌尖尝到血腥味,才稍稍冷静些。

慢慢来,她先在席栾面前装出温顺的样子,然后寻找合适的时机,抽身而退。虽然她没有具体章程,但她有了前进的目标。

席栾回到病房中,席爷爷侧头看着窗外,怀里躺着翻开是书,书上压着一块苹果。

席栾坐到椅子上,默不作声地给爷爷削苹果。

爷爷姿势没变,缓缓问他,“我记得有一次,穆槿出了事,你说,她要是过马路被车撞死,难不成也要怪你让她出门?反正就是和你没关系。同样的道理,我摔跤,也和穆槿没关系,你不能因为在白婧那边受了气,就朝穆槿发泄。”

席栾否认,“一个女人而已,我没必要把她当发泄桶。”

爷爷缓缓收回视线,低头,把书页上的苹果块捡起,扔到床边的垃圾桶。

“席栾,你回来时,脚步轻快了很多。你当爷爷是傻子吗?”

削平果的动作停下。席栾微怔。不是因为席爷爷的敏锐,而是因为爷爷叫他的名字……哦,刚才,爷爷称呼的也是穆槿的全名。

称呼全名……爷爷生气了。

席栾放下苹果,也用上了敬语,“您认为我做错了?我让她照顾您,她做到了吗?”

席爷爷说:“她一不是你的媳妇,二不是你的保姆,你凭什么要求指示她做事?更何况,即便是媳妇、保姆,也是有尊严的,现代社会不流行动则打骂的规矩。”

席栾想说,她是我包养的……

但包养的情人,除了睡觉,就是花钱,穆槿还充当了他的煮饭婆,还在他困顿时照顾他,还逗他的爷爷开心……如此说来,穆槿只得到了情人的报酬,却一直在超额付出。

席栾点头,“是我对不起她。”

席爷爷闭着眼,轻声说:“她是我给你找来的姑娘,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对她和善些。”

“好。”她不是想开两家幼儿园吗?他同意了。

此前答应帮她开一家,现在出于对那巴掌的抱歉,再给她开一家。她算得上是他的女人,他不会亏待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