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玄门高手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3:49

玄门高手

玄门高手 萧竹生 著

已完结 郭阳,莫雯雯 豪门 腹黑 灵异 空间

玄门一脉八代单传的郭家后人郭阳,为破解郭家流传百年的诅咒,而开始寻找解决方法,最终解开诅咒,在繁华都市打下一片江山,坐拥美女入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千金重生得圣宠

妗悠握紧拳头,咬紧牙关,不让眼泪流下来,她从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就在心里发誓,绝对,绝对不能再流一滴眼泪,因为泪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百熹端来了药,妗悠不嫌苦涩,一口气吞了下去,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她更加珍惜活着的每一刻。

“百熹,帮我好生梳妆打扮一番,陪我去见干爹。”

纳兰家的姑姑早就在凝珠小姐的吩咐下,为妗悠准备好了各种漂亮得体的旗装,现在正好用到。

百熹给妗悠把头发梳得油光水滑,又上了一个极其精致的妆容。

“小姐,这一打扮,跟从前的您一样的光彩夺目。”

“哼,从前?以后,不要说从前,从前的妗悠已经死了。”

百熹搀扶着妗悠来到了纳兰容德的正堂之中。

“悠儿,你才痊愈,好好休息才是。”

纳兰容德赶忙起身去接似弱柳扶风一样的妗悠。

妗悠扑通一下跪在了纳兰容德的脚边,说道。

“阿玛,请受女儿一拜。”

“悠儿,你这是干什么?为何行如此大礼。”

纳兰荣德有些不知所措,满是心疼。凝珠也赶忙上前去搀扶。

“这一拜,感谢阿玛就于危难之中愿意收留我这罪臣之女,女儿感激不尽。”

“悠儿,爹爹从小看着你长大,你就是我的亲女儿,根本不用见外的。”

纳兰容德知道妗悠从小就是一个很有主意的女孩儿,所以,就不再推脱,倒想听听女儿到底要说什么。

“这第二拜,希望阿玛可以忘记从前的叶赫那拉妗悠,她已经死了,是皇帝亲自下旨,让她入土为安了,现在您眼前的这个人,是您的亲生的女儿,阿玛,为女儿重新起一个名字,给她全新的生活。”

纳兰容德低头思量了一番,说道:“是,为了彻底的保护你,这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那就随着你凝珠姐姐的“玉”字辈,取名为珑瑾吧,希望你的重生之后的生命就如瑾一样,完美无缺,字,就叫念慈吧。”

妗悠并不在意自己叫什么,只盼着叫一个全新的名字,开始全新的生活。

“这第三拜,女儿纳兰珑瑾恳求阿玛,送女儿入宫,女儿要参加选秀。”

“什么?”这话一出,把纳兰容德吓了一大跳。

“女儿呀,你刚刚才从鬼门关走出来,你可知道那宫门可是又一道的鬼门关呀,如若不是你纳兰凝珠姐姐到了年纪还未许配他人,必须去参加选秀,阿玛我也是断断不能让她去的,更何况是你。”

“是呀,我的好妹妹,一入宫门深似海,这些都是叶氏老太爷天天挂在嘴边的话,你我听得还少吗?怎么如今这么糊涂。”

凝珠着急了,稍稍有些生气的对着珑瑾说道。

“阿玛,姐姐,你们忍心看着女儿背负着叶氏一族两百七十人的冤案而苟活于世吗?瓜尔佳氏一族,势力庞大,这天下能帮我复仇的,就只有皇帝一人了。”

说完,纳兰珑瑾就梨花带雨,泣不成声。

这种心思,凝珠和纳兰老爷都一清二楚。

纳兰老爷不忍在看到女儿落泪,值得说道:“你容阿玛好好想想,先跟你姐姐跪安吧。”

凝珠拉着珑瑾就出了老爷的书房,一直把她拽进了闺房之中,帮助她洗漱完毕之后,对她说道:“悠儿,哦,不,瑾儿,今天,跟姐姐睡吧,姐姐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一旁的百熹也上前说道:“小姐,您不知道,您生病的这三天三夜,凝珠小姐衣不解带的在床边翻看医术,照顾您是无微不至。”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姐姐本来的一双杏花眼,如今眼底都是乌青,可不是为了我的缘故吗?”

两姊妹也就宽衣睡下,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凝珠心疼妹妹不已,就算是她躺在自己身边,也时时刻刻的不放心。

“阿玛,让珑瑾进宫对她来说,也并不全是坏事。”

恩铭听说了妹妹的事情之后,前来跟阿玛商量。

“此话怎讲?你可知道,先皇曾经有一个叶赫那拉的贵妃,因为宫门的折磨而英年早逝,所以,叶氏太老爷才对女子选秀的事情极其反感的,我怎么能让他的外孙女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呢?”

纳兰荣德转了转他拇指上的玉扳指,很是果断的说道。

“可是父亲,今时不同往日,您可还记得几年前的乌雅氏一族的灭门案吗?不也是留下了一个格格,结果还是被外人发现,终究未能免于一死呀。”

恩铭思虑周全,这话一出,吓了纳兰荣德一身冷汗。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找到珑瑾。”

“可是,瑾儿迟早是要嫁人的,她总要迈出纳兰府的,到时候,节外生枝的事情不是没有,只有让瑾儿到了那高高的宫墙之中,外人都无法踏足的紫禁城,才是最安全的,况且,如果凝珠被选中,她们两个姐妹能够相互扶持,才能保存性命,只要瑾儿成为皇上的女人,就没有人敢动她一根汗毛了。”

纳兰荣德听着儿子的话实在是有道理,想想柳氏母女还活着,如果她们发现了瑾儿,那一定会危机女儿的性命,但,一旦瑾儿入宫,柳氏母女就没有再见到瑾儿的可能了。

“好吧,既然如此,你好生安排瑾儿入宫,务必把她的身份隐藏的滴水不漏,务必让天下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我纳兰荣德的养在深闺无人识的小女儿,纳兰珑瑾。”

“儿子一定妥善处理。”

转眼,选秀的日子到了。

镶黄旗、满军旗、汉军旗的年满十六未出嫁的女子统统都来参加选秀了。

纳兰荣德的两个女儿凭着父亲的身居要职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一进宫,就在待选区的宫门内住着上等的卧房,当日的初选,女红和女训丝毫没有难倒凝珠和珑瑾,之后,就是等候明日的皇帝殿选了。

殿选开始,各个屋中的小主被车子挨个接送,彼此之间并不相互见面。

“一品大学士纳兰荣德之长女,纳兰凝珠。”

总管大人扯着嗓子喊道。

纳兰凝珠对于自己是否被选中并不太过于在意,但是,这毕竟是面见天威的时候,她还是要保持自己一贯的贤良淑德。

凝珠一出,早就被一群庸脂俗粉弄得失去了耐性的皇帝,突然眼前一亮,来了兴致。

“纳兰凝珠,果然是大学士的女儿,看起来就这么令朕赏心悦目,真的是气度非凡、知书达理。”

“臣女惶恐,皇上过誉了,多谢圣上恩泽。”凝珠听到皇上赞许,并没有太过于激动而失了分寸,仍旧是带着笑容,不慌不忙的如此说道。

皇上向内侍监笑着点了点头,内侍监总管便高声喊着:“纳兰凝珠,留牌子,赐香囊。”

“下一位,一品大学士,纳兰荣德之小女,纳兰珑瑾。”

珑瑾稍稍整理了自己的旗装,踩着花盆底鞋,就出现在皇帝的面前了。

皇上一看到她,一种清风荡漾的舒心,这个小女子,年纪看上去比其他的秀女要小一些,但是,却出奇的平静和沉稳,尤其是她的那双丹凤眼,宁静而令人感觉到甜美。

“朝来云气昏,埋没瑾匿瑜,在朕身边,必定不让你们姐妹二人瑾瑜埋没了。”

一旁坐着的皇太后,也见得这个小女子生的绝世容貌,又见皇帝这般的喜爱,生怕之后会有迷惑圣上的危机,便开口说道:“纳兰珑瑾,若是要你姐妹二人之中,只有一个留在皇上的身边服侍,你觉得你和你姐姐谁更适合?”

“自然是姐姐,姐姐从小就知书达理,很为长姐,给臣女做了很好的榜样,且姐姐长臣女几岁,对于《女训》颇为精通,一定能服侍好圣体安康。而臣女还年小,很多事情不知道分寸。”

“嗯,还算坦诚,不会油嘴滑舌的说自己也好。”

太后看着明显还是一个小孩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心眼,况且,姐姐又如此的恭谦有礼,想来经过她的调教,应该是块璞玉。

皇后向来是一个大方气度的女子,她平声静气的对皇上说道:“瑾色年华风正好,瑜香天国情独钟。恭喜皇上了,这两位佳人,一定会好生陪伴在皇帝左右的,为我们大清国开枝散叶,恭喜皇上了。”

“一品大学士纳兰荣德之女,纳兰珑瑾,留牌子,赐香囊。”

太监总管扯着嗓子,高兴的喊道。

“臣女叩谢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纳兰珑瑾的额头扣在这大清后宫的青石板上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从今以后,她不能为自己活着,只为等到她叶氏一族再次崛起的那一天。

在外面等着的纳兰凝珠看着妹妹出了来了,连忙抓住她的手,看到了身旁跟着的嬷嬷手里端着香囊,就放心了。

“还好还好,就知道妹妹一定被选中,这样的话,姐姐在宫中就不会形单影只了。”

“姐姐,虽然你我为姐妹,但是,在这宫中,我们有福同享,若是妹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那就与姐姐毫无关系了。”

纳兰珑瑾为了不把姐姐牵扯进来,现在,就想要把利害关系说给姐姐听。

“妹妹,你既是我的亲妹妹,就同生同死,你无需多言。”

纳兰凝珠最怕妹妹跟她生疏了,她觉得自己的使命是就要全身亲的爱护妹妹,并且帮助她早日完成复仇大业。

“柳如眉,都怪你,现在好了,叶氏一族倒了,我现在没有得到上官泓不说,连入宫选秀的机会都没有了,你把这家的牌匾换成‘柳府’有什么用呀。”

冷子墨把梳妆台上的各种名贵的饰品摔在了地上。

第21章迷情香之奇效

瑜贵人又连忙跪在地上,说道:“臣妾惶恐,皇后娘娘,您得顾及凤体呀,臣妾都是借着娘娘的福泽,才有了今天的造化,臣妾绝对是不敢恃宠而骄的,更何况,臣妾得到的宠爱,远不及皇后娘娘的冰山一角呢。”

皇后瞥着眼,看了看把头埋进大理石板的瑜贵人,想着:“哼,你这小丫头,还算懂事,若是你敢忤逆本宫,本宫就让你尸骨无存。”

“好了,好了,别跪着了,妹妹快快起来吧,本宫是后宫之主,而妹妹又是皇上最宠爱的人,只要你我姐妹连心,齐心协力,那景妃失宠那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多明显,皇后这是在笼络瑜贵人,经过这早安的一顿恐吓,皇后真的是威风八面呢。

瑜贵人又不是傻子,况且,她现在在宫中,无依无靠,势单力薄,依靠一下皇后,没有什么怪异的,理所当然,这个后宫里,你要么就是景妃一党,要么就是皇后一党,除此之外,你别无选择。

瑜贵人乖乖的垂着泪,跪安了。

皇后看着瑜贵人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禁心生妒恨,为什么人人都能跟皇上合欢交好,只有她,到现在,还是处子之身。

想到这里,皇后的眼泪也很是不情愿的流了下来。

“娘娘,您何苦如此委屈自己呢?瑜贵人不懂规矩,您直接责罚就好,这样一个小小的贵人,死在您的手里,是她的福气呢。”

司琴跪着,把茶端过头顶,奉到皇后娘娘面前。

“不,她还是有用的,等她没用了,本宫绝对不会多留她一天的。”

景妃气势汹汹的坐着轿辇来到了她的景仁宫。

一下轿子,景妃的花盆底不小心崴了脚一下,身边伺候的公公袁福成赶忙上前去扶着。

景妃没好气的上去就是一个巴掌,怒气的说道:“你个狗奴才,连本宫都伺候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蠢死了。”

景妃一说,周围的奴才们统统都跪趴在她的脚边,不敢出声,都知道景妃今天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景妃抬起头,看看自己金碧辉煌的景仁宫,咬牙切齿的说道:“哼,皇后,你给本宫等着,看看咱们谁先生下龙种,如果是本宫,那本宫就一定要取你的皇后桂冠来戴上一戴,且让你嚣张着。”

景妃脚下的众人把头都埋在了长街之上,哪个敢说话,但是,大家都知道,景妃也太不懂规矩了,她竟然敢在长街之上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要是皇上听见了,哪里还会记得她的温柔。

“你们,去,把承乾宫的云嫔,钟粹宫的容妃,还有谦贵人,宜常在,统统都给本宫叫过来,若是有谁碍于今早的事情而不敢过来,就告诉她们,今后各走各的的路,哼,快去。”

景妃在长街上发号施令一番,便终于迈步进来了自己的景仁宫。

不一会儿,云嫔和容妃都赶过来了。

其实,这后宫里的派别,根据她们居住的位置,便很是清晰的一分为二。

以紫禁城的乾清宫为中轴线,分为东宫和西宫,西宫就是以皇后娘娘的永寿宫为首,附带以和妃的翊坤宫,以及慧贵妃的长春宫,还有几个宫现在未有正主;东宫是以景妃的景仁宫为首,附带以容妃的钟粹宫,云嫔的承乾宫,也有几个未有正主的宫门。

如此,整个后宫的格局便一目了然,只是,咱们的正主纳兰珑瑾现在还未居于任何一个宫门之中,且等着看她如何叱咤后宫了。

“今日给皇后请安,你们也看到了,本宫即便深的圣宠,可终究不是中宫主位,今天这样的委屈,本宫实在是咽不下去。”

景妃说着,就把旁边桌子上摆着的点心和盘子,一把给推到了地上。

其他的嫔妃也恐慌不已。

谦贵人开口说话了:“娘娘,咱们已经忍气吞声这么久了,不能再忍了呀。”

“你说的都是废话,倒是说些有用的呀。”

景妃瞪了谦贵人一样。

谦贵人不敢说话了。

云嫔看不惯谦贵人总是见风使舵的小人嘴脸,自己说道:“对呀,以臣妾看,咱们都是年轻的女子,只有皇后大了咱们几岁,可是,皇后跟皇上成婚这么久了,皇后居然现在都没有生出龙子来,这,才是皇后的痛处所在呢,娘娘。”

景妃听到这里,若有所思,看了看云嫔,说道:“接着说呀。”

“是,娘娘,眼下,咱们最重要的,不是要跟皇上说皇后如何如何,也更不需要让皇上来替咱们主持公道,咱们最重要的是要有龙子在手,这样的话,皇上的公道自然是在咱们东宫这里了。”

云嫔说着。

景妃叹了一口气,说道:“本宫何尝不知道,这是最有效的办法,可是,可是皇上一个月才来后宫几次?还经常被瑜贵人那个贱人给霸占了呀。”

景妃心急如焚。

景妃看了容妃一眼,说道:“容妃,你袖手于前,半天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这难道不关乎你吗?你到是说句话呀。”

容妃抿了一口茶,很是平静的说道:“这事儿,其实不难。”

众嫔妃都诧异的往容妃这里看。

“此话怎讲,别卖关子了。”

景妃不耐烦的说道。

“办法有两个,第一,让瑜贵人失宠,或者是得病;第二,让咱们有孕,有孕的办法其实很简单,皇上既然来的少,咱们就要抓住每一次可以利用的机会,咱们的云嫔娘娘可是制作香料的高手,迷情香这种东西,你不会没听说过吧。”

容妃向来话不多,但一说话,就能把人吓得半死。

景妃一听这话,连忙让鹿晗屏退了左右。

“容妃,你说话也不小心一点儿。”

云嫔立马跪在地上,说道:“各位小主可要正眼瞧着呀,妹妹我,绝对从来不用这东西的,这东西,可是尤为纲常伦理,三从四德的呀。”

容妃冷笑了一下,说道:“得了吧,皇上都说了,每次见到你,都情不自禁,其实,你就是没有机会侍寝,如果你有机会了,还不是早就有龙子了吗?”

“容妃娘娘,臣妾错了,臣妾知错了。”

云嫔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气势了,连忙抱住容妃的腿,跪地求饶不止。

“好你的狐媚的东西,本宫说怎么皇上一看见你就目不转睛呢,原来,你用了这么肮脏的东西。”

景妃气得把桌子上鹿晗刚刚端上来的热茶杯子砸到了云嫔的脸上,云嫔的脸颊立刻被烧的火辣辣的。

“好了,好了,咱们还是留些力气跟皇后较量吧,别起了内讧了。”

容妃依旧淡定的说道,懒散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抿着茶。

景妃思量了一番,命了鹿晗去娶了冰凉的毛巾,自己拿在手里,走下主位,来到云嫔跪着的地方,欠身把毛巾给她贴在脸上,轻声柔气地说道:“好妹妹,刚才,是姐姐下手狠了些,不过,你跟姐姐我也太见外了,有这种好东西,怎么好一个人享用呢?你可得分出来一些,好让咱们整个东宫都能感受到皇上的雨露恩泽呢,明白吗?”

“是,是,是,臣妾一定拿出来孝敬各位姐姐。”

云嫔此刻也不顾及自己是否会在日后被查出来了,她只知道她敢说半个不字,她今日有可能就走不出这个景仁宫了。

“这样才好嘛,回去,一定要好好准备,一定要做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呀。”

景妃很是诡异的笑着,看着云嫔的脸,说道。

云嫔把头埋进景仁宫的大理石地板上,眼里面流着苦泪,没有办法了,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容妃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皇上从云嫔那里出来,半道上遇见了容妃,容妃就闻到了皇上身上有一种特有的香味儿,告辞完皇上之后,她转身进了云嫔的承乾宫。

容妃的小丫头灵儿,看到云嫔的贴身侍女在慌乱的掩埋什么,后来,容妃让小丫头去查,就查出了这个惊天的结果,不过,都是东宫的,她只等来日还要利用呢,况且容妃向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主儿。

当天晚上,皇上按照平日里的习惯,今晚是月底,该翻景妃的牌子了,而更为直接的原因,是景妃的阿玛今日在早朝上,对文字狱的事情极为的功勋卓越。

景妃早早的就等在景仁宫的门口了。

皇上拉着景妃的纤纤玉指,领着她来到了卧房之中。

“嗯,景妃,你今日的宫里,怎么这么香呢,这味道,朕好像在云嫔哪里闻过,是什么香味儿呀。”

其实,是云嫔一早就送来的迷情香了,在香炉里放了稍许,就有这个味道了。

“什么呀,皇上,您好不容易来了咱们东宫,竟然还惦记着别人,是呀,云嫔刚才在这里坐了好一会儿呢,给臣妾绣了一朵牡丹,既然皇上惦记着别人,那就不要来臣妾这里了。”

景妃说着,就嘟着小嘴,故作撒娇的坐在皇上的腿上。

“哎呦,原来是这样,朕要是真想着她,还来你这里干什么?嗯?不要生气了,叫朕看着怪心疼的,朕几日不见你,朕的伊人都独憔悴了。”

皇上说着,就抬起了景妃的尖尖的小下巴,吻了她的香唇几下。

景妃也就欢心了,双手抱着皇上的脖子。皇上抱着她越来越进,好像从未有过的宠爱。

景妃享受着皇上的宠爱,她得意的笑了,她知道,那迷情香,起作用了。

这一晚上,景妃真的是有了腾云驾雾般的快感,虽然从前皇上有时候为了宣泄,也曾经让她有过这种幸福,可是,都没有今晚来的如此的猛烈。

“啊。”

景妃不经意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朕弄疼你了吗?”

皇上问道,可是,他的唇根本离不开景妃的身体。

“皇上,您看。”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 幻想异能小说
    幻想异能

    贵宾小说网轻松爽文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幻想异能小说大全,打造幻想异能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幻想异能小说免费阅读。看幻想异能小说,就上贵宾小说网。

  • 大话王妃
    大话王妃

    作者:琉铭

    已完结

  • 都市神瞳
    都市神瞳

    作者:黄啊三

    已完结

  • 汉服传奇
    汉服传奇

    作者:秀水寒冰

    连载中

  • 惹上邪魅冷殿下
    惹上邪魅冷殿下

    作者:夏木嫣然

    已完结

  • 狂野透视眼
    狂野透视眼

    作者:九尾狐

    已完结

  • 妙手奇医
    妙手奇医

    作者:飞皇

    已完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