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蛊王的绝色宠妃

更新时间:2019-11-13 10:38:23

蛊王的绝色宠妃

蛊王的绝色宠妃 青泽 著

已完结 沁月 搞笑 百合 娱乐圈 重生

命运大多是用来嘲弄人的,她本是苏府嫡女,却落得个身残丧母多年苟延残喘。遇见他,究竟是她的幸运,还是她的不幸?且看逆袭嫡女,反受命运。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蛊术

出府的路行的极为顺畅,虽然偶有石子颠簸些,但并无大碍。

一路上,丫鬟小厮三三两两的聚着,说到些什么。

叽叽喳喳的人声,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吵闹和厌烦,凭添了几分热闹。她不刻意去看,也不刻意去想,更不在意周围人议论些什么,只将注意放在满园通起的春色和热闹着的景致,心情愈发的好了起来。

苏府是更加气派了,鎏金的牌匾像是昭示着什么一般熠熠生辉。

春色正好,春意无边。

三两只喜鹊驻在翠绿色的嫩柳上,相互依偎,叽叽喳喳的叫着,好不欢快。路边的花紧紧扎扎的开着,红的、粉的、蓝的、紫的,好不动人。

谁家的夫人,牵着不足膝的小姑娘,嘟嘟翘起的唇角,粉嫩粉嫩的脸颊,肉顿肉顿的步子,时不时看着扑闪扑闪的流蝶,眼神透着好奇和懵懂。

真可爱呀,她好想捏一捏那滚圆滚圆的脸颊,搓一把咯嘣咯嘣翘着的羊角辫。

“小姐?可莫要在盯着人家小姑娘看了...”小姐,难道你没有看见人家娘亲紧吧紧吧的盯着你看吗?

“对呀对呀。”

厚喜长叹一口气。

“小姐,上马车吧。”

“嗯~”她依依不舍的看着,被紧紧抱在夫人怀里的肉团子,慢吞吞的踩着脚凳,好容易上了马车。

“小姐,我们去哪里?”

“牛老铁的铁匠铺子。”

“小姐,你好容易出来逛逛,去那偏的地方作甚?”

牛老铁的铺子,在京城偏西的行子里,来回一趟,约摸要一个时辰。

“自然是想铁老咯!”

“他胡子拉碴,又粗糙的很,有什么好想的?”

胡子拉碴?嗯,挺对的。粗糙的很?嗯,不错不错。铁老的手的确不光滑,小时候,每次去铁老那,他都会用手摸她的脸,满是茧子和裂纹的手,触到她的皮肤,她觉得......

怎么形容呢?其实,并不难受,是一种躺在麦草堆里的感觉,反而有些让人想念的紧。

他打铁,她坐在一旁看着,滚滚的火光,烧的她脸颊烫烫的。

“好~嘞~”

末了的时候,他猛地一锤子打在铁上,橘黄色的火光打在他的脸上,精壮的背脊大片大片的淌着汗,他却笑盈盈的,着实令她钦佩的紧。

马车行的轻快,一路上厚喜叽叽喳喳,这家姑娘怎的啦,那家公子怎地啦,苏沁月时不时捧腹大笑。

半个时辰不到,她们就到了牛老铁的铺子前。

可巧的是,老铁竟和她夫人外出踏青去了。

幸好铁老的门生是个相熟的,见了苏沁月,眼泪哗哗的寒暄了几句。末了,苏沁月将牛皮纸包住的信封给了他,并嘱咐他仔细的交给牛老铁。

这铁老也真是的!哪日出去踏青不好,偏偏今日去了!她本来还想同那粗糙的汉子探讨下细节的地方,看来现在也只能相信他了。不过铁老的手艺,倒也没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她现下有些年龄了,身子也嗖嗖嗖的长开了些,原先的那些玄铁兵器,虽然亮堂的紧,可到底还是有些不合手了。

她还想打上一件可以将腿固定住的器具,图纸是画出来了,只是繁杂的很,也不知道铁老能不能打出来。

只依稀记得,铁老醉酒微醺时说的话:“这世上,只有你小月儿想不到的,没有我刘老铁打不出的!”

如此狂人,倒也名至实归。凡是接下的活,没有一个人不交口称赞的。兵器的事情,倒是有了着落。了却一桩心事后,她和喜儿谢过了门生。又坐上马车,欢天喜地的朝着京城最热闹的街上去了。

“小姐......”

琵琶声,柔情而迤逦,七分的情意绵绵,三分女儿娇软妩媚,从不远处传了出来。

大白天的,绿林里为何会有如此缠绵的琵琶声。苏沁月将车帘拉开一条缝,厚喜也侧过头看着。

琵琶声像是感受到了回应,愈发的娇柔了。

左右看了看,并未见弹奏的女子。苏沁月有些疑惑。

“小姐,看......”厚喜指了指不远处的树梢。

一个约摸二八年华的少女,背靠在树梢上坐着。苏沁月揣测,她在苏府呆了六年,难不成时下流行起坐在树梢上弹琵琶了?

遂叫马夫行的慢些,远远的看着弹琵琶的女子,到底是何方人物,究竟想做什么?

想着,琴音发生丝丝变化,感觉一道寒气,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射向她。

竟有杀她的心思?为何?她黑了脸。

“小姐,小心!”厚喜感受到寒意有些晚,恐怕小姐躲不过,她转过身,抱住了小姐。

“啪,啪,啪。”说时迟,那时快,有什么东西堪堪接住了那道凌厉的寒气,随即掉了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

“苏姑娘竟然修习的蛊术,恕小女子有眼无珠。”

古书?什么古书?她才没有看过什么古书,她的武艺,是那大红头发赤百鬼教的,哪需看什么书?

“既然苏姑娘修习蛊术,那是与我绝配了。”

额,苏沁月扶额。好像不知道是哪位美女,前不久还想置她于死地,这会子,竟然又要与她联合了。

“为何?”

“姑娘有何不明白的?小女修习媚术,苏姑娘修习蛊术,媚蛊二术,绝配。”

先前,她只是不满名榜榜首为何会是断了腿的,现下见了,觉得妙极了,更觉得,敬佩的很。

习蛊之女,仿佛是个不可言说的存在。蛊术需极高的天分。至今,她所知道活着的蛊师,只有嵩阳老者。不过据说,许些年前,他一直搜集未曾满月的男孩,不知道是否寻得合适的人选。

她原是不顺眼,想要杀了她。现下见了女蛊师,只是觉得惺惺相惜起来,毕竟,修习媚术,也是极苦的。

媚古?媚骨?奥~媚蛊!苏沁月恍然大悟。她想起来师傅曾在讲奇门异术的时候提起过。只是不知这位清纯中带着妖艳,妩媚中带着冷清的女子,究竟是哪只眼睛看见她修习蛊术了?

她好像大声的强调一遍,她才没修习那种邪恶的毒术呢。但考虑到今日出门并未带兵器,再看看晕倒在一旁的喜儿,马夫也是一手执着鞭子,不曾放下的愉悦飘然姿态,咬咬牙闭上了嘴。

罢了罢了,蛊术就蛊术吧,先打发了这个女子再说。

第19章 惩治苏一枝

“刘夫人,我好歹也是这苏府的小姐,这例银,总该有吧。”

“我这就叫人送过来。”刘夫人欲起身。

“慢着...这六年该有多少例银,大夫人是当家的,该很清楚吧!还有喜儿的,下午之前,一并送过来。”

“苏沁月...“苏家小姐的例银是每月十五两,丫鬟五两。这统共算下来,得一千多两。下午之前凑齐,可不是要她的命?刘夫人咬咬牙,收起到嘴边的话,换上一副半边晴,半边雨的笑脸,“那自然是...”

“大夫人果然识相。“

“芜院,我住了六年,再不顺的也看的顺了,就不必劳烦刘夫人收拾其他的屋子了。”

“好。”眼不见,心不烦。既然她不愿搬到后院,那更好了。省的她日日见了,烦心。

“其他的,夫人就照着其他小姐的分寸,看着添置吧。”白花花的银子到手,是最重要的。刘夫人能有什么好心,平白给她添置些好东西?她才不信呢。

有了银子,她就可以按自己的心意,添置些衣裳。总好过,穿的破破烂烂或者花里胡哨的,凭白给自己闹了笑话。

她现下,最需要的,还是银子。

文试过后的武试,在无妄峰,路有些远,自己又不能骑马,还得多备些银子才是。

当年被驱逐到芜院,她很是不情愿,却也从了;渐渐的短衣短食,她也默默的忍了;冬天没有足够的炭火,因为冷,从未睡好过,她也未曾挣扎着获取什么;还有他......

她已经退缩的太久了,她退的越多,就输的越多。一无所有的时候,看似穷尽了,其实不然。人生的路那么长,若想改变些什么,足够了。

这次,无论会遇到多少艰难险阻,都不会阻止她前进的脚步。一路向前,才是她的风格。

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充分的准备,她就是用尽手段,也要登上那无妄峰的。

她没有退路,必须成为嵩阳的女弟子。

“这...大夫人呢?”苏沁月扶额,将思绪拉回来,抬头却看见厚喜整理些花,正往瓶中插。

“额...都走了有一会了。”厚喜浅浅的答道。

苏沁月又扶额。

“都这个时辰了,厨房还没有送饭食过来?”

想的事情多了,还真是饿得快。她突然觉得,自己的眼前,多了许多小星星。

“奴婢去瞧瞧?”

“去吧。早些回来。”

“小姐!“厚喜怒气冲冲的回来了。

“小姐,奴婢去厨房催菜,碰巧遇见赵姨娘的女儿。她见我拿着食盒正要走,使了个绊子,本做好的菜,系数全打翻了。”

“她还说...”

“说什么?”

“说小姐是青楼的妓子,全靠一身的狐媚功夫,才得了榜首。”

“放肆!”一个姨娘的女儿,谁给她的胆子!

“喜儿,你且去把她带过来!若是她不肯,就把她拖过来!拖不过来,就打晕了,叫小厮抬过来!”

呵,送上门的鸡,不杀,她是不是傻!是时候,在苏府立立威了。一个姨娘的女儿,也敢当众胡言乱语污蔑她,她要她好看!

“是,小姐!”厚喜好气,不仅给小姐使绊子,还污蔑小姐,太可恨了。她行的极快,片刻的功夫就到了厨房。

“苏一枝,我家小姐请你去一趟!”

“你家小姐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她让我去,我就得去?”苏一枝还在继续同周围的人说些什么,大家也都面露诧色。

“啪!”厚喜一巴掌扇了过去。她用手攥住苏一枝的衣领,拖着她向芜院走去。

“放开我!你一个奴婢,竟敢打我,我要告诉我娘,看不打断你的腿!”

“嗯。好大的口气!那奴婢就等着你娘来打断奴婢的腿!”

“放开我!你这个贱婢!苏沁月是个千人枕万人骑的货色...”

厚喜从地上拿起一块沾满污泥的石头,堵住了苏一枝那又臭又脏的嘴。

真恶心...她看见支支吾吾从苏一枝嘴里渗出的唾液,忍不住想吐。

周围有些人想要拦着,厚喜厉声道,让开!

她拖着苏一枝到了芜院。

厚喜一推,苏一枝便猛的跪在了苏沁月的面前。

“喜儿,你也真是的,怎么能怠慢了苏家小姐呢?”苏沁月嗔怪。

她的手从容的从琴上划过,看似轻柔而随性的动作,却充满了跌宕起伏的暗音。

果然是不同凡响的一张脸,花容月貌,妩媚妖娆。到底是青楼妓子的女儿,容貌倒也不差。只是这无知的大脑,堪堪将她的容貌毁的渣子都不剩。

“呸!”苏一枝将口中的石头吐了出来。

“苏沁月,你好大的胆子!唆使丫鬟打我,你也敢!”苏一枝很是气愤,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苏沁月竟排在名榜榜首。她明明是个三等残废!

“欧?这么说,还倒是委屈了你!”

“你这个贱人!”

“啪啪!”苏沁月并未说什么,两巴掌狠狠的扇在了苏一枝的脸上。

有些人,还真是连提点的必要都没有呢...不如直接上手,来的痛快些。

“贱...”苏一枝捂住脸,血从指缝,嘴角,眼眶猛的渗出来。

苏沁月自知内力深厚,却也只用的三成的力量。呵,没想到,自己的功力没有退化,反而愈发的厉害了。

“碰!”贱字还没出口,厚喜便一脚踹到了苏一枝,让她和满是坑洼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然后又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苏一枝果然老实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子被撞傻了。

“呵,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造谣?”

苏一枝怎么也想不到,以前那个低眉顺眼,从不敢得罪别人的人,哪里来的胆子,竟敢打她?她似乎变的不一样了。她不敢轻易的声张,只是小声的喘着气。

“我娘和大夫人会给我讨回公道的。”苏一枝忿忿不平。

“呵。你不妨说说,是谁给你的胆子,要不然,你这如花似玉的脸,可就要添上些如墨般的颜色了...”苏沁月拿着弯弯如月的尖刀,晃动着。

“我说,我说。”苏一枝被打的有些怕了,赶忙开了口。

她可还没傻到连自己脸面都不顾的地步,如花似玉的年龄,还思着春,怎么能毁了容?

至于受得气,到时候让娘和大夫人帮她出了,就好。

“昨日,苏蓓翠说与我的。她说......”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