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郎君在上

更新时间:2019-11-13 11:08:37

郎君在上

郎君在上 姑娘有礼 著

已完结 腹黑 宠婚 重生 灵异

本作品纯属虚构,古代言情,非穿越文,架空。 候府嫡女深宫长大,一朝归来,手撕假面姨娘、庶姐。妹控太子、小侯爷溺宠。青梅竹马的谦谦君子日久生情,还有狼性夫君狠

精彩章节试读:

第27章 女孩儿变女人

第二日聆墨早早来叫聆玉出门,聆玉已经换好她那套小家碧玉的行头,就带着五个丫鬟一同出门了。

康城街头并没有往日的繁华,除了有店面的商铺,还开着门,摆摊的小贩连人影都不见一个。马车穿过冷冷清清的街道,凯到城北郊区,原先荒废的庙宇住着不少难民,还有不少难民窝在军帐里。马车停在荒废的城隍庙前,她下了车才发现里头有几张简陋的桌椅,温顺羽坐在里头给难民瞧病。由于太过专注也没有注意到她们的到来,木香见他有些忙不开便主动过去帮他了,他才发现救兵来了,他见澹台兄妹都穿着普通人家的衣服,便识趣的没有请安,眼神会意了下就继续忙活了。

流水见温顺羽和木香都有些忙不开,便说:“小姐,我去帮木香姐姐和冰块脸抓药。”

“小桥,你也一块去吧!”聆玉看着她们二人说道。

二人走了之后,她便朝旁边正在施粥的苏长云那边走去,本想过去给他个惊喜,谁知道忙到连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的他,竟然开口说:“玉小姐,你来了!”

“你都没有看到我,怎么知道我来了?莫非是听到我说话了?”

“从你进来的时候就知道了,虽然我没有看到你,这里太嘈杂也没听到你的声音,可你身上的香味,我一直都记得!”

她听了不禁脸一红,说:“苏大人这鼻子跟狼似的,认得还真准!”

“那也是色狼,只喜欢吃玉儿这只小白兔的色狼!”他转头在她耳边低声道。

她听了脸更红了,心里已经心思惊涛骇浪了,奈何是公共场合,只好故作镇定,说:“苏大人,我来帮你吧!”

聆墨见这里有些拥挤,他在进入帮忙也不太好,便带着白薇和红尘去另一侧施粥了。

他们施粥到晌午才停下,聆玉的手已经酸到不行了。平时就娇生惯养的娇小姐,拿着个大勺子盛了那么久的粥,自然是酸痛不已的。虽然她没有说过一句,但苏长云还是知道的,稍微给她揉了几下。

前来求粥的难民已经散了,只剩几个等着就诊的难民,另一侧施粥的聆墨、白薇和红尘也在收拾东西了,没有人的视线在他们这边,她便蜻蜓点水地亲了他的唇,他看了下她,然后起身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见他这没有反应的反应,她有些失望,他知道她此时的心思,但他只能表现得得像没发生过什么事一样,他不是没有反应,而是不敢,他恨不得现在就要了她,可他们之前地位悬殊太大,如果他们的感情公之于众,不但他有性命之忧,她也会有危险。

她有些失望,有若无所思地发着呆,直到聆墨他们过来,她才回过神来,见他们来了,苏长云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溜了,聆墨也没有多想,就随着众人到外头视察去了,他知道有白薇和红尘在,聆玉自然不会有什么事,便往难民营地的深处去了。

聆玉正打算带着五个丫鬟往营地腹地前去,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喊她:“安阳公主!”

她却想不起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她回头才发现,是她最不愿意遇到的龙敢。他见了这装扮,定知道那日他救的人正是她,虽然听了他那句以身相许之后,她很不愿意承认,既然他已经知道了,她就不会再遮遮掩掩,说:“安阳见过龙敢太子!”

“公主见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这个表情麽?活像个被夫君丢弃的怨妇!”

“龙敢太子想多了!”

“都没及笄,未婚夫就纳了宝林,而且明年就能誕下孩儿,安阳公主,你说你是不是弃妇?”

“龙敢太子明明是七尺男儿,怎么话说得和闹市的泼妇这般难听?”

“本太子的言下之意就是公主可以另寻良人,例如本太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在本太子心里公主可宝贝着呢!”

“荒唐!姐妹们,咱们走!”说完聆玉向不远处的马车走去,还没上车就听到龙敢冲着她喊道:“澹台聆玉,记得啊!要报答我赫拉龙敢的救命之恩就以身相许!”

她听了恨不得立马找个地缝钻进去!快速上了马车,对着车夫说道:“立马回候府,能多快,咱就多快!”

回了候府,聆玉也没有再出弄玉楼一步,倒是把几个丫鬟都遣出去,自己窝在里头看书,没看几页就看不下去了,龙敢本来就对她虎视眈眈,今日又知道那的女子就是她了,据传言,他在赫拉,做事果断,又快又狠,没什么是得不到的,只有他不想要的。为了自己和云郎的未来,怎么样也得想个对策,别倒是退了和千山的婚事,又来一个龙敢搅局,这夜愁得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第二日起床时不但熊猫眼吓人,床单上的血渍更是吓到了,几个丫鬟听到有动静,便冲了进来,木香笑道:“公主这是长大了,女孩儿能变女人了,说通俗点,来了月事,就可以婚配,生儿育女了!”

听了木香的话,她有些害怕,这个时候,她来了初潮,对她更是不利,千山的婚事退不了,之前又说要她进宫为妃,再搅进来一个龙敢,她的云郎该怎么办?难道要他带着自己私奔?害了他性命不说,还连累了候府!

她本想让她们几个替瞒一段时间,谁知道几个进来打扫和伺候她梳妆的丫鬟也进来了,她知道此事瞒不住了,只能跟着她们去洗了洗身子,换了衣服。

天下没有最糟糕的事情,只有更糟糕的事情,她听闻几个丫鬟在嚼舌头根子,说昨天龙敢在城北要她以身相许的事情,候府里的丫鬟都知道了,估计这是康城都传遍了吧。

澹台武晌午一回来,就直奔清曦院,与她核实初潮之事,然后又进宫去了,看来他是听闻城北之事,不想她和千山的婚事节外生枝,估计是找千辉协商婚期,看他这般着急,怕是想开春就把她嫁进宫去。

第14章 女孩子哭可不漂亮

聆玉泡了药浴之后,换了身白色刺绣衣裙,木香给她脸上擦了些消炎镇痛的药膏之后,有给她涂了点珍珠膏,能轻微遮住伤口,还能促进伤口愈合,一举两得。

重新梳妆后,她瞥见梳妆台上有条白面纱,上头没有刺绣,木香给她带上的时候,闻见一股清香,这味道,不是这屋子里任何一人的,但又觉得很熟悉。小桥流水收拾着她刚换下的衣物时,看见那又大又长的白披风时,才想起来,这两样东西是同一个主人。

小桥欲将披风拿进浣衣框,给下人清洗的时候,聆玉制止她:“小桥,披风留下来,罗兰纱裙也先别洗了,等回府再洗。”说完,她将披风拿起,挂到大床旁专门挂衣物的架子上,吩咐白薇几句便出门去了。

行宫虽然不及皇宫豪华大气,倒是别致得很,没有金碧辉煌的琉璃瓦,也没大红宫墙,行宫的青砖白瓦显得秀气异常,院落里不少忙里忙外的下人和呼来喝去的主子。忽然听见不远处和吵闹声,闻声而望,是李蓝月和澹台晴在争执。

她走过去一看才知道,二人是争同一个房间起的争执,便开口道:“二位如此吵闹,同闹市的泼妇一般,传出去也对二位名声也不太好吧?”

“你是何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管本小姐的事情?”李蓝月喝道。

“这女眷住的院落,除了宫里娘娘和公主的事情,还有本宫管不了的事情?不用吃什么熊心豹子胆,本宫闲着没事干就爱操心你们这些不自重的大家闺秀的事情。”被李蓝月这么一喝,聆玉也没生气,倒是反咬她们一口,将她们说成不自重的大家闺秀。

人群里发出零散的笑声,这让李蓝月和澹台晴停止了争执,澹台晴反应倒是快些,说:“本小姐不与你没肚量的女人争,李蓝月,这房间让给你了。”

李蓝月一听,脸都绿了,刚想反驳她,澹台晴便开口了:“本小姐,自小肚量大,不就是一个房间吗?这院子里多的是,本想挨着自家妹妹安阳公主住个一宿,谁知哪里来个不近人情之人,唉,风灵,我们再找别的房间。”

澹台晴言下之意,就是本想和自家姐妹住一起,谁知来了个攀龙附凤之人瞎掺和,李蓝月吃了个闷亏,便识趣地带着她的人走了。李蓝月一行人走后,冷笑道:“原来有个当公主的妹妹,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说完就带着下人进屋了。

聆玉懒得理她这不知感恩言谢之人,径直走开了,走着走着就不自觉后院的康恩湖边,脑海里闪现以前和千山在湖上泛舟的情形,那时候无忧无虑,能在船上呆一个下午,回去时染了风寒,皇祖母还将他们责骂了一番。

几年过去了,皇祖母已经仙逝,她的千山哥哥却抱着别的女人,亲吻别的女人,此时心如刀割,悲痛万分,不禁红了眼睛。皇祖母尸骨未寒,千山就这般对她,越想越是难受。

由于白薇和红尘去调查今早马儿失常的事情了,身边只有木香、小桥和流水,她害怕她们看见她流泪,于是快速跑到一条小船上,利落地解开绳索,她们跟上的时候,小船已经划出两米远,一边划船一边命令道:“你们谁敢跟过来,我就把谁丢湖里!”

几个丫鬟面面相嘘,木香和小桥忙着劝阻,流水却径直跑开了。

聆玉划到远处才哭出了声音,现在已经快到午膳时间,诺大的康恩湖空无一人,只有她这一叶小舟在湖里漂着。她才在湖里漂了一会,便感觉身后有动静,回头望去,苏长云现在船尾,笑道:“女孩子哭可不漂亮!”

“怎么到哪都有你呀?跟屁虫!”见他笑话她,她不禁拿手抹了下泪,她的动作,他尽收眼底,觉得好笑又可爱,他朝她走过去,他虽是高大的少年,可步子却十分轻盈,几步走下来,船身也没见摇晃多少,他在她身后坐下,给她递了一条手绢,她接过去,便忙着擦泪。

他害怕她继续哭下去,先开口道:“卑职何德何能,让公主殿下开口说脏话?公主下次还是憋着,说点文明的吧!”

“如蛆附骨的家伙!身上连姑娘家都东西都有,真是不好的嗜好!”聆玉咯完他,眼睛又开始下雨了。

他不知为何,见了哭泣,甚是心疼,说道:“这是白手绢,男儿家也有随身带的,你的三个丫鬟还在岸边,你这么哭,不怕她们笑话啊?”

她们三个离她这么远,根本看不到她哭,他分明是笑话她!她一生气便转身去教训他,谁知她重心不稳,整个人往他怀里扑去,头贴着他厚实的胸膛,便开口道:“公主,你这样抱着卑职,太子殿下看到了,卑职就是十个头也不够砍啊!”

他以为她听到这话会立马起身,谁知她的肩膀有些抽动,胸口有温热感袭来,接着就感到胸口湿了一片,提到太子,这丫头就哭了起来,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他没和姑娘家相处过,也不知如何安慰她,他脑子里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妇女抱着哭闹的孩童,手往后背轻拍个不停,他便学着,伸出手在她厚杯轻拍了几下,没想到还真起作用了。

他哄了她一会,就发觉天色不对,看起来像要下场春雨的节奏,便开口打断她:“公主,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她从他怀里起来,拿着他的白手绢擦了擦眼泪,嘟嘟囔囔地说:“不哭了,以后再也不哭了,苏长云,这事要有第三个人知道,本宫就叫人砍了你的头!”

都这样了,还不忘威胁他,这丫头也真是可爱,偷笑了两下,便划船上岸了。

快靠岸的时候,他怕三个丫鬟看到他被她泪湿的胸口,刻意将方向调了一下,让她先行上岸,谁知还是躲不过心思细腻的三人,那个右手带着镯子叫他来的丫鬟,一脸狐疑地问道:“苏大人,天还没下雨呢,你的衣裳怎么就湿了?”

他一听,不禁有些脸红,却不知如何回答她,此时聆玉却开口了:“流水,你再多说一句,今天就不许吃饭!”她说完又羞又气地跑了。

木香立马跟着她去了,倒是小桥,伸手戳了下流水的脑袋,说:“你呀,真是没药医了!”

苏长云也上了岸,利落地将船栓好,就快步走开了,留下流水一人在岸边跺脚:“人家又没病,哪里需要大夫来医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