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狂灵剑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0:30

狂灵剑

狂灵剑 空大女神 著

连载中 月鸣 豪门世家 校园 言情 空间

月鸣,罗云国将军府公子,原本平淡而又安静的生活,却不料造化弄人。种种的痛心遭遇:亲人惨死,好友妻子纷纷叛变,家仇国恨;最后被逼坠入悬崖!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死去,痛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剑影流星

除去平时的修炼外,月鸣还经常把打猎到的猎物拿到附近的小镇上贩卖,一来能换点钱,二来能收集近些年来大陆的实力分布。

跟四年前相比,如今大陆上的实力发生了太大的变化:原本的罗云国,早在两年前因叛乱就被覆灭,现已改名为云星国;

而云星国就处于天元合众国境内,天元合众国,就如其名,乃由天元国,跟其它大大小的几十个家国组成的联合国家,实际上这些小国都是依附在天元国的脚下,除了天元国外,这些小国之间的战争是默认允许的,因此常年之间都会听说有哪个国家被覆灭了。

月鸣拿出笔跟纸,在小木桌上画着---如今大陆中的势力分布:

合众板块:位于星云大陆西南---天元合众国---七星宫:主要是以阵法、剑法、修真者构成。

巨兽板块:位于星云大陆西北---黑兽公国:黑兽公国是以兽人为主的国家

位于天元合众田国与黑兽公国之间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森林:万兽森林

白石板块:位于罗云大陆最右侧---木楚联邦---斩情殿:主要是木楚家族的人掌控,由剑法、刀法而闻名。

万泉板块:位于罗云大陆的中间---宇炎公国---星梦堂:主要是武者的集中地,堂门位于宇炎公国的东边。

焚月教---由修真者构成,教总部位置位于宇炎公国的西边,于星梦堂为死敌。

迦蓝剑派---近四年前新兴起的势力,主要是以剑法修炼为主,传说门主的剑法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总部在天元合众国的小国内,具体位于哪,只有知情人知道。

万泉板块:位于罗云大陆的左边---古天国---金羽世家:古天国代代传承下来的门派,其门派的实力足以动摇到整个古天国,各门修真修炼者都有。

元始书院---同为古天国传承下来的势力,但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门派,就如其名,书院,主要是广大的学生与教师构成,在星云大陆与罗云大陆各地都设有书院。

其中宇炎公国、古天国乃是当今传承下来的古文明的国家;木楚联邦与黑兽公国之间隔着一片大海,古天国与天元合众国之间的地理位置也类似如此。

除了以上势力外,大陆还有两大势力未算入其中:光明教庭与杀手公会,因为这两大势力并没直接参与各国、各势力的争斗当中,因此月鸣就把它们略过。

自从两天前从猎鹰身上接到任务后,月鸣就已经着手做准备。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天元国内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中,任务内容是要刺杀当城的城主。

至于月鸣为什么要去行刺?主要原因还是归根于一年前,一次机遇中加入了杀手公会,乔装术、各种各样的刺杀方法都是从杀手公会中习得而来。

杀手,以杀人为职业,任务来源于公会指派或者是委托人的委托。

他们平常与常人无异,但是心理素质极高,精通各类杀人工具,善于伪装和潜行,采用多种方法致人于死地。

这些人常年行走在于刀光剑影之中,在大陆中也是极为危险的存在。

月鸣收拾好行李后,踏上了任务的旅途。

早在三天前,月鸣就已经来到了城内,安顿好后,就打探起消息来。

漳密河城,乃是天元国内一个中等的城市,人口不过二十万,位于天元国的北面内陆地区,城内的居民主要以贸易为生。

漳密河城占地面积约五十公里,要是步行绕上全城的话可要两个时辰,城墙高达七十尺(注:10尺为3.33米,70尺也即是23.31米);

城内三条主干道,直通城门与城主府,其它大大小小的街道纵横交错在城内,城主府就位于城中央;

全城兵力约为三万人,而城主府内就占了二千人,这二千人是由城主穆坚成直接率领,此人并不习武,至所以能坐上城主的位置,靠的是父辈们的传承。

穆坚成手下有两名得力干将,一名为罗文德;一名为澹台敏才;均为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年纪虽轻,但资历不浅;听说这两子均为佣兵出身,未成为护卫前久经沙场,练得一手好本领;深受穆坚成重用。

城内的居民虽然主要以贸易为生,但近些年来日子却过得并不好,自从穆坚成这老滑头上台后,城内的税务就老高不下,搞得城内百姓怨声四起。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与依旧喧闹的漳密河城相比,月鸣租住的小院显得格外安静。

时间,就在修炼中悄然度过,此时的月鸣正演练到极意无影剑的第一招中第二段的:剑影流星。

极意无影剑法,共有四大招式,每招两小段;无影剑法讲究以快打快、以快制慢;同时还讲究千变万化。

月鸣修炼此剑法是从四年前开始的,也就是刚好十六岁那一年。十一岁到十五岁这一时期一直都是跟着父辈们学习行军打仗,空余时间就跟着父辈们一起炼体,为的就是打下扎实的基础。

相比起普通人,月鸣的悟性还是非常的不错,只花了四年的时间就把剑法修炼到青虹四重巅峰。

手持寒剑,月鸣整个人自然进入了心静,自然的状态,整个人瞬间就进感受体身剑气的流动,缓慢的挥出了第一剑,然后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直到挥出第十剑后,挥的剑速度突然的加快。

“追风!!”突然院子内无风大作,一片片落叶像一只只蝴蝶,在空中上下翻飞。

“飞燕!!”剑影宛如一只只飞燕,在空中迅速的划过!

“流光!!”剑光就宛如流动闪烁的光彩一般,反射着夕阳的阳光在院子内不断的跳动。

“逐电!!”半空中便撕裂出一条条光痕,好似一头巨兽咧开着血盆大口,正欲吞噬万物。

“流星!!”仿佛眼前出现了一颗缩小版的流星划破了天空,擦出了无比奇异的光芒。

“剑如嘶嘶破风,落叶纷崩,又如飞燕穿梭,行走空中,时而流光跳动,闪动光彩,时而骤如闪电,银光吞匈虏血。公子,果然好剑法,好剑法!”在一旁观看已久的掌柜惊叹的打破了这片安静。

月鸣也不回应他,向他抱了抱拳表示感谢。

掌柜的像想起了什么事,走到了月鸣身边,道:“公子,你今天拜托我帮你办的事,已经办好了,你所需要的物品都在这了!你过目下!”语罢,便打开了早已放在地上的包袱。

月鸣点了点头回应,掌柜一顿寒暄后,别离开了月鸣租住的小院。

月鸣再一次的把剑法演练了几次后,开始着手刺杀的准备。

他现在担心的是罗文德与澹台敏才,从小道打听回来的消息,此两人分别都具有炼体四重中期与青虹四重初阶的实力,虽然不足以为患,但对付起来肯定还是要花一定的功夫。

一直忙到太阳落山,月鸣面前的桌子上已多出了好几样道具,此行的刺杀就必须要用到它们了。

再次的确认了路线后,月鸣把地图与它们都收进了空间戒指中;等待着夜色的到来。

第3章 阴谋

此时月府上下早失去往日的安静;

逃跑声,惨叫声,哭喊声,追杀声....乱成一片。

月鸣一进门,就发现了府中的惨象:外院中满地的碎肉,模糊而血腥,早已分不清是人的迹象,就像是被某种动物啃食过似的。

此时二叔,三叔,两位队长分别与一名黑衣人战成了一团。

从里院传来了下人的救喊声,月鸣跟婉仪赶紧冲了进去。

只见一只全身上下毛发冲天的动物正张着血盆大嘴,嘴中还啃食着一名下人,眼看这人已是活不成了。

这不是黑狼吗?看清这动物的样貌后,月鸣心中一惊。

平时生活在大山森林中,以残忍闻名的黑狼此刻又怎么会来到了罗云城中?

很快,月鸣就得出了答案。

从书房里面走出了一位黑衣人,黑衣人好像并没发现两小口一样,看着黑狼不满到:“喂喂,又那么快弄坏了,你这可不行噢。”

黑狼仿佛听懂了黑衣人责怪的语气,灰头灰脑的趴在了地上。

“阿啦,这不是月少爷跟少夫人吗?让你们看到不好的一面,小的在此向你们道歉,虽然死的是月府中的人。”黑衣人谑而近虐。

月鸣手紧握着佩剑,看着面前的黑衣人却不敢动毫一丝,因为,他感受到面前的黑衣人的实力比自己强大。要是贸然行动恐怕连累身边的未婚妻。

紧握着的手心出了血丝,眼睛快要喷出火来了,月鸣努力的让自己不爆发,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们月府,我们月府不曾记得有得罪过人,你们到底是谁?”

面前的黑衣人,一脸虐笑的看着月鸣,也不作声回答。

“这不是当然的吗,你们虽然不曾得罪人,但并不代表,就没人不把你们视为眼中钉。”从房间中走出了另一位黑衣人,此人怪里怪气。

手中还提着一位貌美的下人,那下人嘴巴张大,血不时的从嘴里浸出,神色痛苦。

“呼,老大,这女的实在太爽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位女下人终究还是被逼做了龌龊猥琐之事。

怪里怪气的黑衣人把她往黑狼边上一扔,也不顾她的生死,就这样直接从她身上踏了过去,来到了那名老大的身边,狞笑的看着月鸣。

“老大,府中上下都已搜索过一遍了,并没有发现目标的踪影!”另一名黑衣人上前禀报。

此时,二叔、三叔,还有几位队长已与黑衣人们分出了胜负,分别聚在月鸣身边。

黑衣人隐约的把他们四人包围在其中,瓮中之鳖----此时用这成语来形容他们四人就最好不过。

“不亏是月雷将军,看来我还是少看了罗云排名第三的实力。”

“竟然能以一敌三,还反杀了我两名属下,想必月将军定是有锻魂中期的实力了。”那名黑衣老大眼色欣赏地看着月雷,

月雷面不改色盯着眼前的黑衣人,狠声道:“哼,都把我月府逼入地狱了,还在此猫哭老鼠。我呸!”

黑衣人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再次出声道:“月将军,我再问你一次,只要你能把它交出来,我定能保证你们四人全尸!”

月雷心中惊讶,隐约中猜想到的情景终究还是来了,却想不到会来得如此的迅猛,但,依然不能退缩,再次拒绝道;

“在下不曾知道阁下到底在寻找什么东西,就算知道----”月雷此时停顿了一下,再次运功:

“宁死也不会交给你们这群畜生!!”

待黑衣人们一楞神时,月雷四人早已经准备好,动作最快的月鸣将婉仪夹在腋下,四人同时向包围圈最弱的点突破,瞬间就跃墙而出。

黑衣人们一时失神之间,竟眼睁睁地看地月雷等人跃墙而逃。

数秒后黑衣老大怒喝道:“把他们给我拿下,生死不论!!”

黑衣人们瞬间就往月雷等人的逃脱路线追去。

“哈,哈,哈,哈......”半空传来了阵阵的喘气声;只见四人大步流星,身边的景物顿时化成一片虚影。身后时不时传来追喊的声音:“快,快,快跟上,别让他们跑了!”

月鸣四人向着璃山方向逃去,只要到了山林里,借着夜色与山林树木的掩护,就定能逃离罗云境内。

可惜,月鸣等人还是小看了黑衣人,借着黑狼灵敏的鼻子,根本用不上半柱香的时间,便找到了月鸣等人逃入山林后的方向。

好不容易的逃到璃山山峰上,三叔突然察觉到一股黑球从侧面袭来,果断的运功大喝一声:“拳风,破!!”

只见一道成土黄色的拳影随着三叔右手往前一挥,就跟侧面袭来的黑球碰撞在一起。

巨大的冲击力使正准备继续逃脱的月鸣等人的身影顿时停了下来,身边的作为掩护的花草树木也被冲击力刮得不见了六分。

冲击力散去后,三叔面前出现了一位黑衣人,正是那名怪里怪气的黑衣人,正神色狰狞的看着月鸣四人。

从刚才拳风与黑球的碰撞看来,双方都是旗鼓相当。

此时三叔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黑衣人,道:“二哥,你先带着月鸣他们先走,我待会就赶上来。”

察觉到三弟的留意已决,月雷神色痛苦的点了下头,继续就带着月鸣两人继续逃离。

“没用的,老大他们很快就赶到了,今晚,你们势必命丧于此!。”怪里怪气的黑衣人依然狞笑着。

“轰....”

在月鸣等人离开不久后,身后传来了激烈的碰撞声...

月鸣等人刚好逃到的另一边的山崖边上时,东俊带着一个小队人也正好到了此地。

对于月鸣来说,此时无疑是雪中送碳。

“二叔,您看,东大哥来救我们了!”

“什么,东俊那小子来了?可恶!”月雷心中惊讶,马上拉住了月鸣,隐约的把他护在了身后。

“该来的总算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月雷此时露出了伤感的神色,面不改色的盯着东俊。

月雷明眼就看出了东俊的意图,怒声斥骂道:“想不到是你这小子,你这个卖国贼臣!”

东俊作出一副不知情的委屈模样:“月叔,我不是很懂你在说什么,是不是你老人家听到别人的流言蜚语,以致于您误会了。”

“哼,误会?我倒也希望是误会,只不过如今事实摆在面前,不到我不相信...”

“我的为人如何,我想你们都应该了如指掌,我怎么会做出这种卖国耻辱的事情来呢?”

“哼,诳时惑众的家伙,你骗得过别人,却瞒不了我。”

月雷双手做了个恭敬的姿势,继续道:“要不是陛下英明,早已察觉到军中有异心者在,想必今天我也会被瞒在鼓里。”

停顿一下后,月雷继续道:“再加上半个时辰前我就派人前往东府请援兵,但时至月府被血洗,直至艰难逃出,都依然不见救兵的到来,如今,你却出现在此地,这样,就让我更加确信!”

“好,好,真不愧为姜越老越辣,事到如此也我不必再隐瞒了,没错,一切都算是我算计好的。”

“什么,大哥竟然是...我不相信这是真的,说到底大哥是为了什么?”月鸣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哼,为了什么,问这臭小子就知道。”

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落在了月雷等人面前,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人头;

“三弟!!三叔!”月雷与月鸣同时发出惨痛的叫声。

“少爷!”此时几位黑衣人终于都追到了此地,怪里怪气的黑衣人也有其中,然而这名黑衣人此时已无了见面时的自信,全身上下伤痕累累,面如土色,右手更是断了一半,血已经浸透了衣袖。

月雷面带死色的盯着他们,怒声道:“东俊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人,你忘记我月府这些年来怎么对待你了,陛下是怎么对待你了!”

东俊背负双手,神色冷漠的看着这一切,继续玩笑道:“没错,你们确实对我不薄,但,人心总会变的,比如当你脸前放着一块肥肉时,你还会把他白白的送给别人吗?”

目光转向山崖边,东俊继续道:“我等这个机会等了两年了,正好借这次机会把罗云连根拔起,阿哈哈哈哈!对了,我顺便告诉你们一件好事,一年前,我爹与月龙叔意外去世的事,也是我一手策划的!”

“什么!!你这个的畜生,竟然连亲生父亲都不放过!”月雷抱着自己三弟的头颅愤怒的吼道。

什么!!这不是真的!!我爹他,我爹他竟然。。。一连系列冲击的事实使月鸣燃起希望的心一下掉落到谷底,身子不由得颤抖,要不是婉仪在身边持着他,他早已跪跌在地上。

“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把玉玺交出来,我就留你们一条全尸!”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