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逆天:亡灵召唤师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7:25

逆天:亡灵召唤师

逆天:亡灵召唤师 莱耶 著

已完结 段清波,段晚菘,阿晚,秦飞舟 娱乐圈 架空 穿越种田 轮回重生

是谁?谁在一直说话,混沌的意识中充满了各种各样叽叽喳喳的声音,段晚菘觉得自己在黑暗里走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的意识马上就要迷失在黑暗里,如果没有这些声音唤醒她,她的意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进阶的小飞雷豹

段清波和阿晚刚走进房间,就被刚出去溜达的元不屈看见,他甩下手下,赶紧巴巴的跑上来,在门口正了正衣服,然后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推门而进:“爹,咦?有贵客在啊,我退下了。。。”

“既然来了就赶紧进来。”元大力摇摇头,自己这个儿子打的什么主意他再清楚不过,无非是见林波的妹妹跟三元镇里的女人云泥之别,虽然只露出了一双眼睛,但是却能看出来绝对是少见的美女,再加上周身的气质,也难怪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看上人家。

元不屈得到了元大力的指示之后,赶紧的进来,乖乖的坐在元大力旁边,元大力笑道:“这是我那不争气的犬子不屈,说起来他还比林小友大上几岁,实力却和小友相差甚远,真是惭愧啊。”

“爹,这两位是?”元不屈赶紧的打断元大力的话,自己还想要在小美人面前留个好印象呢。

“在下林波,这是舍妹林晚。”段清波道。

原来小美人叫林晚,林晚林晚,真是个好名字。元不屈笑意吟吟的看着阿晚:“能认识两位真是不屈的福气。”

元大力笑道:“今日找两位来,主要是想问一下林小友,不知道小友可是想留在三元镇?”

段清波想了想道:“最近一段时间肯定会呆在三元镇,日后会怎么样说不准。”

“无妨无妨,不知道小友可有意向加入我元家?”

“镇长,这是什么意思?”

“我元家虽然不是钟鸣鼎食的大家族,但是在三元镇也算是有些话语权,两位一看便不是三元镇的人,在三元镇容易被排挤,不如加入我元家,即能得到相应的修炼书籍,也能有一个安家立命之所,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多谢镇长好意,只不过我兄妹二人独行惯了,只能拒绝镇长的好意了。”段清波站起来微微躬身。

元大力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紧紧握成拳头,他堂堂的三元镇的镇长,一个四阶的魔法师,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二阶魔法师拒绝,传出去他的脸面何在?

元大力忍了很久,才将自己心中的那一口闷气忍下来,他露出一个牵强的笑道:“既然林小友看不上我这个小小的镇长,那么,我也不强人所难了,日后如果想通了,想要来元家的话,元家还是随时欢迎的。”

段清波带着阿晚站起来行了一礼:“如此,我们兄妹二人便告辞了,多谢镇长好意,后会有期。”说完便离开。

他们刚走出门,元大力就一拳狠狠的砸在面前的桌子上,整张桌子瞬间粉碎,他气极反笑:“好,很好,非常好,我看你们在三元镇能呆多久。”

元不屈虽然害怕他爹发脾气的样子,但是一想到那个小美人就这么跑了,他壮着胆子道:“爹,这两个人这么不识好歹,您就这样原谅他们了?他们都不将您放在眼里啊爹,这真是奇耻大辱。。。”

“闭嘴,你个混账,”元大力怒喝着打断元不屈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警告你,这次你最好消停点,别坏了我的好事。”

元不屈被元大力骂的狗血淋头,他眼里闪过恶毒的光,死老头,你等着,日后三元镇还不是我的,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嘴里却乖乖的应道:“是,我知道了爹。”

“阿波,他们不是好人。”走出拍卖场,阿晚轻声道。

“我知道,”段清波摸了摸阿晚的头,眼里有些忧郁,“所以我们赶紧离开,找个僻静的地方,这样阿晚才能静心学习武技。”

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三元镇,段清波用法力凝结成一个木系植物,然后两人消失在三元镇外的小路上。

“没想到还有高阶的法力技能,看来这个人不是超级世家的子弟就是大世家的核心子弟。”令段清波和阿晚想不到的是,他们自以为在没人的地方施展的法术,已经被人看的清清楚楚,这个人还是对他们非常感兴趣的方老爷。

“来人,”方老爷突然喊了一声,他的身后迅速的出现一个灰衣中年人。

“老爷,有何吩咐?”灰衣中年人面如死灰,声音沙哑,整个人弥漫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方老爷看了灰衣中年人一眼,眼里满是惋惜:“六叔,你还有多少日子就到大限了?”令人惊讶的是看上去比灰衣中年人还要老的方老爷竟然叫这个灰衣中年人为六叔,并且行了一个晚辈礼。

灰衣中年人笑了笑,看向方老爷的目光中带着慈爱:“先行,六叔还能帮你杀人,放心吧。”

方先行转过头,不再看灰衣中年人,面容也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刚才离开的那两个人身上有雪蚕丝,他们的身份肯定低不了,说不准还会有更多的好东西,六叔,去把他们杀了,把东西抢过来,这样我们方家就能压元大力一头,三元镇就是我们的了。”

“好,先行说杀谁就杀谁。”灰衣中年人点点头。

段清波和阿晚回到他们住的破庙以后,便将这次拍卖场买的所有东西都拿了出来,小飞雷豹看到阿晚为自己买的那些东西之后开心的一直在阿晚身边转圈圈,阿晚见他开心,也微微弯了嘴角。

小飞雷豹将阿晚给他买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都吞了下去,不一会儿它就觉得一股疼痛从腹部开始蔓延,这股疼痛来的十分的迅猛,小飞雷豹根本承受不住,它疼的打起滚来,那些晶核和丹药所蕴含的法力已经超过了它的身体承受极限,血珠从它的皮肤上一点点渗出来,很快它的皮毛就被染成一片血红。

“小飞,你怎么样小飞?”阿晚有些惊慌失措的将它抱在怀里。

“阿晚,我疼。”一个虚弱无力的少年声音在阿晚的脑海中响起。

“小,小飞”阿晚有些不可置信,小飞已经可以和她心灵沟通了吗?

“阿晚,我好疼。”少年虚弱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带着一丝痛苦的压抑,可想而知他此时正经历着难以忍受的痛苦。

“阿波,怎么办?”阿晚抬头看向段清波,眼里满是无助。

段清波揉揉阿晚的脑袋,安慰道:“没关系,它主要是吃的晶核太多,能量太大超过了飞雷豹承受的极限,阿晚,你现在尝试聚集一下死灵,让那些死灵帮他分担一下能量。”

“阿波,我们快去乱葬岗。”阿晚说完就急急往外走去,她越走越快,最后不顾及自己身上还有伤就疾跑起来。

小飞雷豹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奔跑的阿晚,眼里的黑色愈发的浓郁。

阿晚觉得脚下一轻,被段清波直接抱了起来:“阿晚,你不能为了小飞而不顾自己的身体。”段清波说完就飞快的朝乱葬岗跑去。

阿晚轻轻一笑,伸手揽住了段清波的脖子:“阿波,有你在真好。”

没用多长时间,两人一兽就到了乱葬岗,阿晚将小飞雷豹小心的放在地上,然后闭上眼睛,调动所有的意识去感受了一下乱葬岗的亡灵气息,她感觉到睁开眼睛看到的那些亡灵也都还在,阿晚伸手一指,指向那些亡灵:“沉睡的灵魂啊,听从我的召唤!”

随着阿晚的声音落下,只见一道道乳白色的身影从地下缓缓冒出,然后慢慢走到阿晚身边,随时听从她的吩咐。

段清波还是第一次看见阿晚召唤亡灵,他说不上来是开心还是难过,阿晚可以召唤亡灵的这种天赋,在段家没有覆灭以前没有任何人知道。

不,也许爹知道,现在段家已经服覆灭,要是被人知道他和阿晚还活着,肯定会被追杀,那么接下来的生活必将是九死一生,阿晚多一些能力,便多了一份保命的机会,所以他不管阿晚是会武技也好,召唤亡灵也好,只要能保住阿晚的性命就好。

但是亡灵召唤师在苍云大陆是一个邪恶的存在,阿晚会召唤亡灵的事情一旦传出去,那么阿晚真的能逃过整个大陆的追杀吗?阿晚以后的生活会不会更加艰难?从段清波的私心来讲,他想阿晚可以召唤出爹娘的灵魂,段家覆灭的没有一丝征兆,他想问问爹娘为什么他们段家为红云帝国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最后却逃不过兔死狗烹的下场?

小飞雷豹太过贪功求进,吃的晶核和丹药实在太多,现在能量已经开始外泄了,阿晚用肉眼都能看见那些从小飞雷豹的皮毛里缓缓流出的金色的能量,这样下去,不仅仅小飞雷豹吃的能量补不了,还会将它原本身体中蕴含的能量全部外溢,最后结局好点小飞雷豹变成一个普通的猛兽,再也没有修炼的天赋,更有甚者小飞雷豹可能会直接命丧当场。

“去!”阿晚指向小飞雷豹的位置。

那些乳白色的人影像是闻到了极其美味的食物一般,争先恐后的扑向小飞雷豹,那些外溢的金色能量便开始缓缓流向这些乳白色的人影,吸了能量的这些人影愈发的清晰起来,同时散发的气息也愈发的强大。

“阿晚,让他们滚。”少年的声音又在脑海中想起,带着一丝暴躁和焦急。

阿晚见时机差不多,便让这些人影散去,有一个人影可能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能量,所以迟迟不肯走,还在努力的吸着小飞雷豹的能量,小飞雷豹愈发的暴躁,杀气强烈的阿晚都能感受到。

“小飞,不要。”阿晚感受到它的意图,想要阻止。

阿晚还没说完,只见小飞雷豹张开嘴,一口咬住还在吸能量的那个人影,吞了下去。

小飞雷豹舔舔嘴唇,没想到吃了能量的亡灵竟然这么美味,它的目光掠过阿晚身后的一排亡灵,带着饥渴和嗜血,看的那些亡灵瑟瑟发抖。

阿晚和段清波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小飞雷豹,没有想到小飞雷豹竟然会做出这种举动,在阿晚的心中那些亡灵和普通人没有区别,甚至可能比普通人还要亲近一些,普通人会嘲笑她的长相,但是这些亡灵曾经将她从泥土深处挖了出来。

“小飞,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阿晚怒喝一声,伸手朝靠近的小飞雷豹狠狠的删了一巴掌,力气大的小飞雷豹都倒退了好几步。

阿晚的巴掌终于让沉浸在亡灵美味中的小飞雷豹醒了起来,他看着阿晚眼里的失望和愤怒,才想起来自己刚才究竟做了什么,“阿晚,我不是有意的。”小飞雷豹前脚趴在地上,用嘴轻轻咬着阿晚的裙角,声音低低的跟阿晚道歉。

阿晚并没有搭理小飞雷豹,她转身看向身后的亡灵,因为吸收了能量的他们身体的颜色也加深了起来,像是有了实质般的身体一样,“姑娘,你不用自责,这一切都是狗娃子自己找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才导致现在的结果。”老者开口,却并没有责怪阿晚。

他们也知道,刚才小飞雷豹的情形十分的艰险,阿晚完全可以不用舍近求远的来到乱葬岗,这是阿晚对他们的照顾,他们并不责怪小飞雷豹吃掉了那个不守规则的同伴,他们只是担心,小飞雷豹吃上了瘾,会将他们一个一个全都吃掉,但是现在看小飞雷豹在阿晚脚下服软的样子,想来他们担心的事情也不会发生。

阿晚听了老者的话,微微点头,然后跟他们告别,带着小飞雷豹和段清波离开了乱葬岗。

“阿晚阿晚,你原谅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阿晚阿晚,你不要不理我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少年央求的声音一直响在脑海,慢慢的没了声息,阿晚微微停下脚步,转头看见小飞雷豹昏倒在路边,她急急的走过去,将小飞雷豹抱在怀里:“阿波,小飞为什么会昏倒?”

段清波看了小飞雷豹一会儿道:“别担心,他应该是吸收了那些能量,要进阶了。”

“他要多久才能幻化成人形?”阿晚突然问道。

段清波想了想道:“还没有记载飞雷豹能够幻化成人形的,所以我也不清楚,不用担心,等到日后阿晚能力增强,可以给小飞再找新的宿主,让它再夺舍就是了。”

回到住的地方,阿晚小心的将小飞雷豹放在床上,确定他只是因为要进阶才昏倒以后,才和段清波一起看剩下的在拍卖会买的东西。

首先是一些最基础的武技和一些可以消除疤痕的丹药,阿晚拿着那些基础的武技翻了翻,里面介绍的都是最基础的东西,别人看可能觉得没有用处,但是对于现在身上满是伤痕的阿晚来说,这些正合适,她本来想着今日就开始修炼的,但是却被段清波以刚才召唤亡灵消耗了过多的精力为理由拒绝了。

在段清波的强烈要求下,阿晚有些无奈的吃了几颗祛疤的丹药,阿晚身上伤痕太多,再加上一直以来没有很好的调理,所以虽然只有二品的丹药但是功效却发挥了十足十,阿晚吃完就觉得有些昏昏欲睡,身上的伤口有些灼热并带着小虫子爬过般的痒,想来药效已经开始发挥了。

苍云大陆上的药师认为睡眠可以让人的伤口愈合的更快,所以大部分的疗伤药都带着嗜睡的后遗症,不过对于阿晚来说,在睡眠中治疗伤口可能在正合适。

“阿晚阿晚,快点醒醒看看我。”

阿晚被少年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她睁开眼睛,发现已经是深夜了,她转头,对上一双黑的不像话的眸子,正是已经进阶的小飞雷豹,小飞雷豹原本纯白的皮毛在四肢上已经开始发黑,只有身体上才是纯白的颜色,看上去有些怪异,模样也和飞雷豹变的有些不相像。

小飞雷豹看阿晚看他,炫耀般的猛地一张口,便吐出了一团黑色的火焰。

阿晚吃惊,这不是骷髅头才会的技能么,难道只有二阶的小飞雷豹已经完全融合了以往的技能?

“阿晚,是不是觉得我是天才?”少年炫耀的声音响起,阿晚轻轻点了点头:“是的,小飞你很厉害。”

“阿晚,你是不是要开始练武技了?”

“恩,”阿晚点头,看了看自己丹田的位置,“我丹田被毁,已经无法修炼法力了,只能先修炼武技。”

“阿晚,我知道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再次拥有丹田。”

阿晚猛地转头看向小飞雷豹,眼里全是不可置信,破碎的丹田难道也可以重新拥有吗?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神奇的事情么?

“阿晚,你只需要找一个健康的有修炼天赋的人的丹田,到时候我会把怎么移植丹田的办法告诉你,这样你就拥有了新的天赋和新的丹田,就可以重新修炼了。”少年的声音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仿佛换丹田对于他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段清波回来就看见阿晚在发呆,她的目光直直的看向远方,但是里面蕴含的情感太过丰富,使得阿晚的面容微微有些扭曲。

第1章 乱葬岗的少女

“隔壁家的春花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真是想念啊。。。”

“该死的老匹夫,我不过是偷懒了一下,他竟然狠心将我扔在乱葬岗,乱葬岗真冷啊,冷的我骨头都要结满冰渣子了。。。”

“我当年可是见过三阶魔法师的,那个魔法师当着我的面用掌心的火烤了一只火鸡。。。”

。。。。。。

是谁?谁在一直说话,混沌的意识中充满了各种各样叽叽喳喳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在黑暗里走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的意识马上就要迷失在黑暗里,如果没有这些声音唤醒她,她的意识恐怕再也无法醒来。

意识醒来以后,她开始用仅存的些许意识慢慢感知周围,一股泥土混着腐尸的味道充斥在鼻间,以她现在的意识也仅仅能探寻到周围一尺左右,她的意识看到她整个人被深埋在土里,土中满是散乱的白骨,白骨周围飘荡着若隐若现的乳白色人影,他们在土中或是跪坐或是站立,完全和在地上一模一样。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谁?

她不断的问着自己,突然间脑海中一阵尖锐的疼痛,她皱紧眉头下意识的张嘴,却被灌了一嘴的带有腥气和腐尸味道的泥,她费力的扒着脸上的泥,脑海里不停的念着:帮我帮帮我,谁来帮帮我。

原本四散的乳白色人影慢慢聚集在一起,他们拾起泥土中散落的白骨,拼接成一个巨大的手掌般的东西,不停的帮她挖着盖在身上的泥土,没多久,覆盖在她身上的泥土被清理干净,那些乳白色人影才缓缓消散,再次融入土中。

这是一个阴森凄寒的山岗,上面堆满横七竖八的尸体,山岗下面一个破烂不堪的石碑上写着三个血红色的大字:乱葬岗。

原本平坦的岗顶被挖开一个人形大的洞,里面躺着一个少女,少女十二三岁的年纪,脸色青白,眉头紧皱,精致的小脸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横贯过整张脸,让她的面容显得有几分狰狞,她浑身上下满是伤痕,有刀伤,也有火属性魔法的灼伤,还有冰属性魔法的冻伤,最惊悚的还是她丹田的部分,那里血淋淋一片,一看便是被人生生废了丹田,天知道她之前究竟经历过什么。

少女的身旁有一个白骨拼接而成的手掌般的工具,少女,白骨,腐尸和乱葬岗,怎么看怎么诡异。

这少女的身上没了泥土的束缚,整个人显得轻松很多,她的意识越聚越多也越来越清晰,终于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有异于常人的眼睛,她有着微微发红的瞳孔,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立刻凌厉了很多,和闭着眼睛的乖巧模样完全不同。

她转头打量了四周,眼里有着疑惑,似乎为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而困惑,当她看到身边的白骨手掌时,目光微微顿了顿,半晌,才嘶哑道:“是你救了我。”

她将手搭在白骨手掌上,用来当做支撑艰难的缓缓的试图站起来,但是由于她受伤太重,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身上的一些伤口反而因为她的这一番折腾而再次开裂,汩汩的淌出血来。

她疼的皱皱眉头,低低的闷哼一声,靠在白骨手掌上喘了几口粗气,耳边突然间又传来隐隐约约的那些说话声,她竖着耳朵听了听,确定声音并不是幻觉,也不是来自地面上而是来自地底下。

听了好一会儿,她才发现那些声音说的永远都是一句话,她再次皱皱眉头,却是因为被他们的声音吵到,她费力的敲敲地面,嘶哑道:“你们很吵。”

那些声音听到她的话微微安静了一会儿,然后炸开锅般的开始新一轮叽叽喳喳,他们的声音吵得她头都要炸了,她敲了敲声音更为清脆的白骨手掌道:“你们更吵了,一个一个来。”

那些声音叽叽喳喳的低声商议着,好像在争辩谁要先说话,趁着他们争辩的时候,段晚菘默默的发起了呆,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今天是血月,血月之月会有血光之灾,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身的伤痕,想着自己这样也算是血光之灾了。

过了好久,那些声音才渐渐安静下来,一个声音颤颤巍巍道:“你刚才敲的是我的腿骨。”

少女看了看刚才敲的白骨手掌的地方,那里果然是一根腿骨,她淡淡“哦”了一声,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

那个声音大概没想到段晚菘的反应如此平淡,呆了呆,才继续道:“你真的能听到我们讲话?”

少女想了想,自己好像是可以听到他们讲话的,继续“哦”了一声。

其他的声音大概受不了推选出来的这个这么白痴,集体将他痛扁了一顿,少女默默的听着那些声音的叫骂和刚才的那个声音偶尔传来的委屈巴巴的无力辩解和痛呼,嘴角勾出一个并不明显的弧度,心道:他们很有趣。

又过了一会儿,有个苍老的声音道:“姑娘,我听说能听到亡灵说话召唤亡灵的人被尊称为亡灵召唤师,不知道姑娘是不是?”

少女想了一会儿,她刚才已经看到自己丹田被毁,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再成为魔法师和召唤师了吧,她再次看了看血淋淋的丹田处淡淡道:“我不知道。”

那个苍老的声音沉默了一下不再讲话,就在少女以为他们都不会再讲话的时候,突然看见很多若隐若现的乳白色人影从地里缓缓的出现,慢慢的朝她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正好是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年人的身影。

那群人影在她周围坐下,有些调皮的人影还会偷偷的挪动着屁股,想要更近距离的看看她。

“我曾经是个一级中阶的水系魔法师,在我们村里也算是强者,所以才能当了村里的村长。”那个老年人身影看着少女,默默的回忆以前,“这个大陆,亡灵召唤师太少了,很多人都将亡灵召唤师当做邪恶的存在,他们认为亡灵召唤师打扰了死去的人,还让死去的人的灵魂和尸骨都不得安宁。”

那个少女疑惑的偏着头看向老年人人影,面无表情问道:“死人不想安稳的呆在泥土里,怪活人干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