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九天剑皇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8:57

九天剑皇

九天剑皇 冬冬格尔 著

已完结 奇天云 重生 情有独钟 校园 贵族

他是新崛起的武林神话,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外之剑的传人,令武林群雄闻之色变,但却一直是传说中的人物。他消失七年之后,终于为了寻觅下一个天外之剑的传人而踏入江湖,谁也

精彩章节试读:

第350章 虎门之子

上午时分,风已停了,街上行人又多起来了,乡民们在屋里呆了好多天,此时都一个个从屋里出来大口地透气。

路面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好在天已放晴了,再有一两个大晴天,滑溜的冰块便会化成水了。

奇天云夹在稀少的行人当中,他的身影显得很孤独落寞。

莫独从酒馆里红光满面地出来,他刚把自己的老弟灌倒在桌上,本想找雷鸣继续比拼的,但雷鸣仿佛受了什么戒律的训导似的,死都不肯跟他拼酒量,一时间找不到其他人跟他比拼,便只好无奈地出来了。

莫独一眼瞅见奇天云孤独的背影时,眼睛一亮,忙几个大步过去,大手拍在他肩上道:“走,陪我喝几杯去!”

一般而言,孤独的人总是禁不住美酒的诱惑的,他以为奇天云一定也抵不住这种诱惑。

但是奇天云却摇了摇头,表示拒绝了,而后又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的家人到哪里去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喝了酒的缘故,莫独有些迷糊地道:“我的家人不是在这里吗?”

奇天云摇摇头道:“我是说你的妻子儿女,他们到哪里去了。”

莫独好像醒过来了,眼神不再迷离不清了,他呆呆地望着奇天云,像是第一次才想到这种问题似的。

奇天云疑惑道:“你该不会还没有成家立业吧?”

莫独叹了一声道:“你说什么傻话,我当你爷爷都绰绰有余呢,怎么会没有妻儿?”

奇天云便道:“你有没有想过去找他们呢,反正你现在已经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莫独没说什么,他走在奇天云身边默默沉想着,自从离开霸王城之后,第一次开始想自己的归宿以及那些分离多年还未见面的亲人。过了一会儿才幽幽叹道:“当年我为了掩护我妻儿顺利逃出霸王城,故意留在府中,让他们将我抓走。”

奇天云点头道:“我知道,以你的武功,只要好好谋划一下,想逃出城去是不难的。”

莫独又道:“他们出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他们的任何音讯。老徐帮我打听了很多年,后来才辗转打听到一点消息,他跟我说,他找到了当年护送他们母子俩出城的两个侍卫,他们已经做了铁匠,他们说我妻子在逃亡途中已经过世了,而我的儿子却跟他们失散了,他们一直都想找到他,可是人海茫茫,根本无从寻找,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他们知道我入狱了,说想等找到我儿子之后,找机会让我们见上一面。”

奇天云知道那是他们安慰他的,人世间有许多事情本来就不是人力所能为之,这么想着,脑海中不由得闪现那个,走遍天涯海角寻找自己失散的老伴的老乞丐,他们努力想做的事情岂非就像那个老乞丐一样,总是遥遥无期,即使可望但也是咫尺天涯。

不过,奇天云并不想对莫独说这番话的,他只是劝道:“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两个侍卫的下落,大可先去找他们两个,然后再打听他的下落也不迟啊。”

莫独点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想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再去找他,然后,带他来这里见见他的叔叔婶婶,还有堂弟,那时候才真正是一家人团聚了。”正想着这些美好的前景时,忽然产生了一个疑问,便不解道:“你怎会突然想起问我这个的?难道你没有家人吗?”

奇天云点头道:“有啊,我父母还健在呢。”

莫独又道:“那妻儿呢?”

奇天云也没犹豫一下便摇头道:“暂时还没有呢,以后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莫独见奇天云还很年轻,暂时没有也很正常,便随意道:“那你总有相好的吧?”

他以前的两个能征善战的侍卫总是很受姑娘们欢迎,而奇天云的身手怎样他不大清楚,但是至少也是有些谋略的,这回就是听了奇天云的计策,他们二人才能顺利逃出城去,所以他想,像奇天云那样有谋略的人想必也是很受姑娘们欢迎的吧?

奇天云微微叹了一声道:“就算有过吧,不过现在是没有了。”转而又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儿子——”说到这儿忽然打住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莫独见他忽然不说话了,便转过头去望着他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问我?”

奇天云想了想,试探着问道:“你儿子是不是姓莫?”

这问题很怪,当莫独还是答道:“当然是姓莫。”

奇天云又问道:“他是不是双眼盲瞎?”

这回莫独有些呆住了,他蹙起眉头道:“你怎么知道的,该不会是听谁说的吧?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

奇天云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平静道:“没有听谁说,我是见过这个人,我第一次听到你姓莫的时候,就想到他,现在我知道你儿子就是叫莫傲。”

莫独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真地见过他吗?在哪里?”

奇天云肯定地点头道:“只要去一个地方,找一个人,这个人一定知道莫傲在哪里。”

莫独舒展开眉毛,露出惊喜的面容道:“你说,去找谁,我们马上动身去找他。”

他们二人此时已快走出小镇了,奇天云望着那方屹立着的,刻着“雷雪镇”三个大字的石碑,坚定地道:“他就是莫独的师傅。”

莫独的师傅就是铸剑师,铸剑师的称号在武林中是独一无二的,铸剑师所掌管的铸剑谷,那是一个世代出产神兵的地方,这个称号也总是跟神兵联系在一起的。

而现在,多年未动手的铸剑师已打算亲自铸造一把神兵,这个消息轰动了整个铸剑谷,当然,也轰动了武林,这消息已传遍了大江南北,来到铸剑谷等着看神兵现世的人越来越多了,都快赶上守剑山庄外面聚集的人群了。

这天,铸剑谷中又来了两个客人,指名有要事要见铸剑师,而此时谁都知道铸剑师为打造神兵几乎是废寝忘食,哪有空闲接见外人?来铸剑谷的人都知道这点,因而谁都没有贸然打扰,但是来人却说只要铸剑师知道是他们来了,就一定会见他们的。

铸剑师在炉房挥汗如雨,他正在拉动风箱煅烧着一块铁——这是一块非同一般的陨铁。

外人都知道这是铸剑师找来的陨铁,但是只有铸剑师的弟子们才知道这块陨铁是来自守剑山庄,来自那个被寒风阻挡了所有人前进的脚步的废弃的庄院。

好在没人知道这一点,否则的话,铸剑谷就更加热闹了。

炉房外面有铸剑师的两名弟子把守着,不让外人随便打搅,就像铸剑师是在闭关修练武功一样。通报消息的人说有远客来访,那俩人就说师傅现在正忙着呢,就算有远客来访也得让他们等等再说。通报的人就说来客说只要师傅知道是他们来了,就一定会接见的。

他们的说话此时已滴水不漏地传进了铸剑师的耳朵里,他一边忙活,一边问道:“是谁要见我?”

通报的人便道:“是奇天云。”

铸剑师一听这个名字便停下了手里的活道:“他们来了多久了?”

通报的人道:“刚来不久。”

铸剑师便放下眼前的大事走出去道:“炉子里的那块铁不要动,等我回来再说。”

看他那样子倒像是打造一把轰动武林的神兵,比不上要见的客人那么重要。

铸剑师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走出壁垒森严的城堡时,忽然站住了,他已感觉到有两个人在等他,其中一个是奇天云,而另一个却是从所未见,只是那气势似乎有点熟悉,他便将头转向那个人,静静感受着他的气息,猜测着这会是什么人。

奇天云朗声笑道:“前辈别来无恙?”

铸剑师也笑了:“你给我带来了一个新朋友?”

奇天云答道:“可以说是新朋友,也可以说是老朋友。”

铸剑师点头道:“这我感觉到了,我从这位新朋友身上感觉到了一位老朋友的气息,只是我还不大清楚是哪一位老朋友。既然来到这里便是我铸剑谷的客人,走,咱们先去老地方喝一杯吧。”

走到他们跟前时才发现忘了一件事,便对奇天云身旁那人道:“还没请教这位朋友尊姓大名呢?”

那人简短地答道:“在下莫独。”

铸剑师一听这话便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道:“敢问阁下可认识一个叫莫傲的少年人?”

莫独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道:“那便是在下失散多年的小儿,苍天有眼,竟让在下还能在有生之年找到他。阁下大恩大德,我莫傲永世不忘!”说着便要跪下去。

铸剑师回道:“不必多礼。”说着踏前一步,双手作势往虚空中一托。

一股浑厚的内力随着劲风刮到莫独身上,便像是有人扶着他似的,自然而然地直起了身子。只这一下,莫独便知铸剑师内力高深,也庆幸自己的儿子没有拜错师傅。

三人笑着往附近的镇上走去,一路上,莫独都在和铸剑师谈论莫傲的事情,听说他虽然双眼盲瞎,却也凭着不凡的毅力练得一手好剑法时,莫独欣慰得连连点头不已,一个劲地夸赞是师傅教导有方。还没见到莫傲,做父亲的却已经有些按奈不住了。

第152章 铸剑谷二辱师之恨

奇天云忽然觉得这个老头很怪,倒不是因为他大骂铸剑师还有闲心坐在这里喝酒,而是他似乎就是在山谷中居住的,如果真的看不惯铸剑师的话,大可搬离此地,为何还要在这里住下去呢?总不会是无处可去吧?只不知这些问题可不可以问问他。

奇天云一边想着不由自主地就走进去了,那位铸剑师嘛,一时半会儿也未必就见得到他的人,眼下就先跟这个古怪老头说说话吧,说不定还能了解到一些事情呢。

他毫不客气地在老头的对面坐下,也叫来酒菜摆在桌上,好在桌子够宽,还容得下他再占一块小地方。

而这个古怪老头似乎也没有对奇天云这种不请自来,还不打一声招呼的无礼举动表示强烈的不满,还是优哉游哉地坐在那里喝着小酒。

奇天云才吃了几筷子菜便赞道:“老人家今天痛骂铸剑师的事情,现在想必已传遍整个山谷了,老人家居然还能坐在这里喝酒,真让人佩服啊!”

此言一出,饭馆里立刻有许多人的目光转到这一桌来了,都有些惊愕地望着这二人,特别是这个老头。

老头的眼睛似乎空洞无神,但却精神矍铄,酒量和食量也很不错,不时叫伙计添酒加菜。跟这样的人坐在一起,就连奇天云的食欲似乎也出奇得好,胆子也出奇得大。

他一边开怀大吃,一边还没忘问这老头还知不知道铸剑师的别的什么毛病,好像有这老头一起作伴,就算是被铸剑师的那些徒子徒孙们,抓去暴打一顿也无所谓了。

而老头似乎也是有问必答,知无不尽,不仅知道那位前辈的很多毛病,而且还很乐意跟人分享。

搞得饭馆里的人都一直在看着他们这两个疯子,而店老板也是胆战心惊,深怕等会儿人家找上门来算账,就算是铸剑师宽宏大量,但他的那些弟子们又怎能容忍别人,在此地辱骂先师呢,这不是欺人太甚么?

老头正说着铸剑师一些鲜为人知的秘事,忽然拍桌子道:“那老家伙怕是一辈子都没女人喜欢,所以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唉!可叹啊可叹!”

奇天云讶然道:“哦,老人家怎么知道他现在还是孤家寡人呢,难道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吗?”

老头喝了口酒道:“人尽皆知倒也未必,只是他若有子嗣的话,这么些年都没露面,这个铸剑谷恐怕早就换了别人来打理了,唉!”

奇天云却似乎很理解地道:“其实大凡在某些方面有惊人艺业之人,大多都是孤家寡人,恐怕也只有以全部精力和心血倾注其中,才能成就不凡之人,所以像这样的人似乎注定是孤独的。”

他本来是在说别人,但说到这里反而像是在说自己似的,不过他虽然自问成不了这样的人,但是也觉得自己也像是孤独之人,真是让人想不通啊。

老头听他的语气似乎变得很萧索,这才想起老是自己在说,他在一旁附和,却还没听他说过什么呢,于是便问道:“年轻人,你来此作甚,莫非也是来打造兵器的么?”

奇天云叹道:“其实我是一直在赶路,然后觉得有些困了便爬到树上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就在山谷中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的,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老头有些诧异,觉得这个年轻人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忽然问道:“你背上背着的是什么东西啊?”

奇天云自嘲道:“没什么,不过是七八十斤重的笨家伙而已,本来是要送人的,不过走了老长的路也没找到这个人,只好继续找下去了,没办法啊!”

老头纳闷道:“你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去送人?你到底是要送给谁啊?”

奇天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要送给谁,其实我只知道那个人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至于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是男是女,当今之世是否有这么个人,却是全然不知,所以唯有期盼在哪一天会与那人不期而遇了。”

老头更加不解道:“既然此人这么难找,那你为何还要去找呢,既然送不出去,为何不干脆自己留下呢?”

奇天云苦笑道:“就是因为它有七八十斤,太重了,背起来特别得累,而且这也是别人送我的,又不能随便塞在哪个角落里,所以我才想将它送给能拿得动它的人呢。”

老头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是店老板忽然就朝他们走过来,然后不停地作揖道:“两位还是到别处去吧,今天两位的帐就算是小店做东好了,等会儿如果铸剑师的弟子们如果来追究的话,小店实在担待不起啊,两位客官还是去别处吧!”

言辞颇为恳切,倒好像那些人是洪水猛兽会把他吃了似的。

奇天云见他一副可怜相,心想跑买卖的人也不容易,刚要起身离去时,却听老头冷冷地道:“哼!那帮小兔崽子敢来这里捣乱,老子就把他们一个个都给我骂回去!”

那声音很是严肃,好像铸剑师的那些弟子都归他管似的。一听这话,老板再也不好说什么了,本来劝他们离去,一则是惹不起那些人,二则是他在此地经营多年,也承蒙人家关照,若是让人在自己店中议论人家,说些不好听的话,心里也着实过意不去。

但是见这老头如此执拗,也只好作罢了,反正这里那么多人都可以给他做证,说人坏话的是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人,可不是他。

奇天云见他不再赶人走,也便大马金刀的端坐不动,但是好像没兴趣继续说下去了,便顾自无精打采地挟菜吃。

而老头似乎对奇天云产生了兴趣似的,一个劲地问长问短,诸如他到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样的人之类的。好在老头没再说铸剑师的坏话了,老板心想总算可以消停一下了。

但是还没平静多久,就见门外有人冷喝道:“是谁在此有辱家师!给我站出来!”

众人都忍不住提心吊胆地往外面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两个劲装大汉,脸上都是古铜色的,他们穿的衣服都露出了一只胳膊,胳膊上满是精肉,手上也长出了老茧。听他们的口气,似乎都是铸剑师的弟子,真想不到,他们还是找上门来了。

老板忙满脸堆笑地走过去道:“哎呀!误会误会!两位误会了,在铸剑谷哪个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说铸剑师前辈的不是呢,你们说是不是啊?”说着还冲周围的人嚷道。在座的都一个劲地说是。

但是奇天云和那个老头对此却是不理不睬的,仿佛他们两位始作俑者都是例外,用不着为此负责。

其实那两个铸剑师的弟子早知道,说坏话的就是他们两个,他们只是想让这二人陪个礼道个歉也就作罢了,见这二人居然还是不声不响地坐在那里,不由得火都大了,在他们的地盘上居然还敢如此托大,看来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就不会知道铸剑谷的人都不是好惹的!

左边那个长脸的汉子,一边将一双老拳捏得“格格”直响,一边对旁边那个大脑袋的汉子冷冷道:“老七啊,人家特意跑到咱们的地方来撒野,你说怎么办呢?”

大脑袋也一边活动着手脚一边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人家既然不客气,那咱们也用不着客气了,反正人家就是来找打的,咱们何不顺水推舟做个人情呢,你说是不是啊?”

长脸的汉子点头道:“没错!只是这店里地方太小了,活动不开手脚呀,看来要打还是应该在外面打才痛快!”

大脑袋冲店里嚷道:“喂!你们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有胆量的话就都给我出来!”

二人还是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奇天云并不是真的有这么大胆,只不过一时之间陷入迷茫的冥思之中,对外界的事情也就不闻不问了。

而那老头子却好像对奇天云那些,看似平平无奇的经历很感兴趣似的,挖空心思想要知道得一清二楚,也不管奇天云愿不愿回答,只管一个劲地问,也就没空去理会那两个大呼小叫的大汉了。

大脑袋古铜色的脸上似乎又青了一些,显然是被气的,他若有所思地道:“老五啊,人家不肯出来,你说怎么办啊?”

长脸的汉子恶兮兮地道:“既然不肯出来,那就只好咱们亲自去请出来了,谁叫人家架子大呢?”

大脑袋赞同道:“嗯,也是,这样吧,我去请那个小的,你去请那个老的,走!”

俩人说着就大踏步走进店里去了,虽然是大踏步,但是脚下却没发出一点声响,好像脚底下垫着棉花团似的。

但是他们越是没发出声音,其他人就越是害怕,因为这只有内力高深的人才能做得到的。看他们那气势汹汹的样子,等会儿那两位像菩萨般动都不动的肇事者恐怕要被打成肉酱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