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完美再遇:早安,沈先生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9:04

完美再遇:早安,沈先生

完美再遇:早安,沈先生 卫繁渺 著

已完结 黎杞沛,沈星楼,顾寒映 搞笑 虐恋 历史 架空

他是广告界首屈一指的设计师,身边尽是桃花,一生却只爱了一个人。她出生起爹不疼娘不爱,逼她改名,逼她出国,回国后仍然不断被找茬,自己闯荡的江湖,自己追来的男人,爸妈

精彩章节试读:

第020章 狼狈为奸

这几天因为婚礼的事让黎杞沛忙的焦头烂额,给了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可乘之机,稍微动了一丁点手脚,黎杞沛的工作可算是漏洞百出,引得合作商电话快把沈星楼这里打爆了。

黎杞沛这边焦灼的对照着每一份红酒合同,沈星楼那边忙着处理售后,把错误都拦在自己身上,好不容易安抚好了合作商,回过头要陪着黎杞沛把合同重新理正,倒是一点也没有怪她的意思。

黎杞沛给合作商态度诚恳的补充合同发送过去,合作商那边经过协商表示愿意继续合作,黎杞沛这才歇了一口气下来,瘫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喝了一整杯水,才缓解了下来。

应该是想起来什么,黎杞沛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往杯子里倒了整整一大杯,然后端着,离开了办公室,沈星楼不明所以,也不便追问,便继续低着头看文件。

黎杞沛端着水来到前台,白尔语正在前台和林望城说话,蜜雪儿在一旁打印开会要用的文件,黎杞沛来到二话没说,就把手里水杯里的水泼到了白尔语脸上,白尔语连反应都没有。

反应过来,更不用提躲闪,一整杯冰水正正的泼在脸上,狼狈至极,“啊——你有神经病啊。”白尔语尖叫,旁边的蜜雪儿反应过来,连忙抽出纸帮着白尔语擦身上的水滴,而林望城完全呆住了,这个姑娘,这战斗力,不容小觑。

白尔语把身上的水擦拭的差不多,目光死死的盯着似乎没有觉得自己有错的黎杞沛,“黎杞沛,你神经病啊,你没事干嘛拿水泼我?”

“我让你清醒清醒,以后你就不会屡教不改了。”黎杞沛甩了甩水杯,把水杯控干,这样高傲的黎杞沛让白尔语一顿生气,白尔语趁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冲过去,就动了手,好在黎杞沛反应灵敏,避开了,白尔语的这几下都只是打在了胳膊上。

但是不巧,有一下,还是因为指甲的尖锐在胳膊上划开了一道口子,血液聚集在伤口出,很快就渗了出来,黎杞沛看了一眼,没有理会,示意门口的保安拦住了白尔语。

保安看了看状况,限制住了白尔语的动作,通过这几天的观察,黎杞沛在沈少总心里什么地位,他们了若指掌,还是站对位置最重要啊,白尔语要是知道此刻保安心里的想法,一定会一口老血噎死自己。

“黎杞沛,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我是沈少总亲自招进来的前台,你一个靠上床上位的贱人怎么可以这么嚣张?”白尔语口不择言的叫嚣,像是什么都不在乎是要与黎杞沛争个你死我活那般,连林望城的阻拦都不看在眼里。

黎杞沛轻笑,走到白尔语面前,一巴掌扬了上去,“这一巴掌算是小惩大诫了,我就不追究你故意伤害我,白尔语,一厢情愿真的是让你蒙蔽了你双眼,我一早警告过你,别去肖想你不该肖想的人,我以为你会懂,你会就此放弃,真是没想到,你真的是死性不改,为了赶走我,你竟然私自篡改公司和合作方合同,你知道因为你公司损失了多少利益么?你承担得起么?”

“哈哈哈,黎杞沛你不用一副为公司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模样,你不过是怕沈少总不要你了,你不都嫁给沈少总了么?干嘛还这么畏手畏脚,我可是听说你这个位置可是从你从姑妈女儿手里抢来的呀,大家都来看看,这就是我们的少总夫人,真是可笑。”

白尔语拉拢着周围的同事,对着黎杞沛大大咧咧的指指点点,黎杞沛眉头紧皱,白尔语嘴里的诋毁像是一双手把心里结痂的伤口撕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她备受折磨,却又无力辩解。

黎杞沛不愿争辩,在她眼里,白尔语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了,对于这种人,不值得她费心神,转身欲离开,却正面迎上了来看好戏的戚姿亲,戚姿居高临下的看着黎杞沛,嘴角扯着嘲讽的笑意。

“我亲爱的妹妹不是战斗力爆表么?怎么这会倒让一个小小的前台说的哑口无言,是不是因为她说的都是事实,你觉得无脸再呆下去啊。”

黎杞沛扶额不耐,沈星楼这些烂桃花怎么都看不清楚自己位置呢,“表姐,关于白尔语说的事实,你最应该清楚他是不是真么?还有别以为她真的和你站在同一战线上,小心与虎谋皮。

我可是从第一天进公司就知道,我们这个小小的前台可是堂堂名牌大学毕业,是为了沈星楼才进公司做一个小前台的。”说完,甩甩手不想再多说什么,奔着办公室走去。

走出去好久,突然停步,大喊:“戚姿,白尔语,记住了,爱情里永远没有理所应当,也没有先来后到,不被爱的永远都是第三者,而你们需要清楚自己的位置。”然后摆摆手离开。

还留在原地的白尔语愤恨的盯着黎杞沛扬长而去的背影,丝毫没有注意到戚姿的眼神像是把她吞噬一般可怕,戚姿手下成拳,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独留下白尔语一个人收拾残局,而刚刚还想看好戏的林望城在戚姿来了之后就逃之夭夭,女人的战争,在他的概念里,能躲就躲,不然殃及池鱼就不好了。

办公室里,沈星楼听着林望城绘声绘色的演讲自己在楼下看到的世界大战,越听越生气,他在气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对黎杞沛的宠爱竟然把黎杞沛推到了这样一个众矢之至的位置上,越听越坐不住,顾不得林望城的呼喊,冲出了办公室。

在电梯处和黎杞沛不期而遇,黎杞沛看到沈星楼马上一副委屈惨惨的样子张开手求抱抱,沈星楼伸开手把黎杞沛抱在怀里,不小心牵动了黎杞沛胳膊上的伤口,黎杞沛倒吸了一口凉气,用手忽闪着伤口减轻疼痛。

沈星楼拽着黎杞沛回到办公室,无视林望城大咧咧的存在,进了里面办公室,把黎杞沛摁在自己上做好,自己翻找出医药箱帮黎杞沛处理伤口,黎杞沛抬起一只手揉了揉沈星楼额头的头发。

沈星楼抬起头白了黎杞沛一眼,“现在知道错了?”

“楼楼,人家都说男生摸女生头发是真的觉得女生可爱,可是女生摸男生头发是因为想摸宠物。”

沈星楼呆愣了两秒,一把把黎杞沛圈住,“小妖精,你找刺激?”

“我错了。”

“晚了。”

第019章 烂桃花

在医院休养了一天一夜,黎杞沛的精神好了许多,只是寡言少语的样子让沈星楼很难适应,本来想着今天陪黎杞沛好好地在家里休息,但是黎杞沛态度坚决要回公司上班,也好,最近红酒的合作因为黎杞沛的专业性又增加了好多,现在正是焦灼的时候,于是,黎杞沛重新整理好精神,和沈星楼一起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黎杞沛直奔办公室,虽然只有一天没在,桌子上也是积压了成山一样的文件,创意部更是因为她不在阵脚大乱,有几个创意简直是一塌糊涂,黎杞沛紧急召集了对接部门开会,交代了接下来的事情,指出了最近一些不甚满意的意见,散会又检查了新送来的红酒,等着一系列的事情都结束,黎杞沛才长叹一声,放松下来。

黎杞沛摇了摇杯中新来的红酒,心里思索着这一系列的事情,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那个人会是鬼,他们明明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在背后,她怎么就可以变了脸,而且一变变了这么多年?

沈星楼在外面办公室处理设计图,林望城那几个项目虽然谈下来,但是他都没怎么上心,把机会给了几个新人,但是新人嘛,难免会出错,这不林望城终于是找到了机会来WE,看着像是来兴师问罪,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来追求白尔语才是最大的目的。

林望城透过门缝看着里面沉思的黎杞沛,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姑娘,又有怎么样的一段故事?她肤如白雪,皓腕凝脂,面若桃花,笑靥如画,头发简单的束起,凌乱着散落着几缕发丝在耳边,耳朵上布艺刺绣的耳环,和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布艺刺绣的锁骨链相呼应。

手中摇曳着红酒杯,眼睛无神却专注在红酒杯上,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里间办公室的灯前几天被黎杞沛换成了暖黄色,这时候打在黎杞沛身上,倒把黎杞沛衬得摇曳生姿惹人怜,林望城一时看入了迷,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魅惑众生的狐狸,怪不得迷了沈星楼移不开眼睛这么多年,连自己都要被摄了心神去了,如若不是自己有自知之明驾驭不住这一款,自己又喜欢白尔语,怕是真的会喜欢上这个姑娘了。

“怎么?我家沛沛这么吸引人了么?让你足足看了十分钟。”沈星楼一个白眼赏给了林望城,醋意十足,要不是了解林望城的喜恶,他还真是介意别人盯着他的沛沛那么久。

林望城尴尬的笑了笑,掩饰了自己刚才的行为,“的确吸引人。”

沈星楼往里面办公室看去,这个样子的黎杞沛的确是让人移不开眼睛,也难怪林望城失神,他总觉得回了国以后的黎杞沛连仅存的青涩都消耗殆尽,甚至于那所剩无几的可爱也只有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表现。

除却这些,黎杞沛给自己贴上了成熟,有韵味的标签,总是在不经意间抓住别人的眼球,让人不自觉的对她产生兴趣,就像追捕狼群的猎人突然看到麋鹿出现一样,双眼放光,不能控制。

黎杞沛沉思了好久,只觉得脑袋生疼,干脆把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准备出去放放风,推开门,看了一眼沈星楼和林望城,没有多理会就走出了办公室。

躲进卫生间,找了一个位置,躲进去,点燃从沈星楼手里偷来的香烟,自己有多久不需要用这种东西来缓解情绪了,自己都不记得了,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碰,没想到自己那么坚不可摧也没用,照样被人伤的体无完肤。

门外,白尔语和前台的另一个叫蜜雪儿女生来洗手间,依靠在洗手台上偷懒,“尔语,我听说那个叫黎杞沛的女人都已经和咱沈少总结婚了。从她来公司第一天我就看出来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善茬,没想到手段这么高明。”

“以色侍人又能长久到哪去,能拴住沈少总才是王道,领了证的男人还有偷腥的呢,毕竟家花总没有野花香。”白尔语一边补妆,一边跟蜜雪儿探讨她扭曲了的人生观,听得黎杞沛一个劲想笑,但是又有兴趣听下去,这个沈星楼的脑残桃花还有怎么样惊世骇俗的价值观。

蜜雪儿洗了洗手,“也是,但是看沈少总宠她那个样子,她应该不会很快下马吧。”

“蜜雪儿,这就是你笨啦,男人总归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总是抵挡不住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沈少总也是男人,总归是逃不过这个定律的,只要一丁点手段,拉下那个女人我看是绰绰有余。”

白尔语眼中迸发着志在必得的光芒,仿佛下一刻,她就拉下黎杞沛,成功上位,成为新的沈家女主人一样。

黎杞沛实在是听不下去这些歪七扭八的道理,推门,出来,在洗手台前认真的洗了洗手,抬头看着镜中不乏姿色的白尔语,轻声浅笑,“看你的样子倒是胸有成竹赢过我啊,白尔语小姐。”

看到黎杞沛,蜜雪儿一个劲后悔刚刚说的话,生怕黎杞沛一个故意告诉了沈少总,自己职位不保,相反,白尔语只是脸红了几秒,随之仰起头,骄傲的盯着黎杞沛,自己就是胸有成竹,比起黎杞沛,她自认为自己出了认识的时间是劣势其余的地方并不差,所以不需要害怕。

黎杞沛笑了笑,抽出纸把手擦干净,扔进垃圾桶,依靠在洗手台上,“从我认识沈星楼到现在,想打败我贴上他的人不计其数,我都不记得自己应付情敌应付到心力交瘁的时候了,因为实在是太多了,后来我干脆把这些情敌都放着,让她们动手,动各种脑筋只为了博沈星楼一笑,一个眼神,因为我想看看到最后谁能从我手里活着抢走他。”

起身,走向白尔语,在白尔语面前站定,轻微侵身靠近她,字字珠玑,“别试图触碰你不应该碰到人,别去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毕竟是烂桃花,总有一天会落下,尘归泥土的,只有开的最艳的桃花,才有资格得到整个树的仰望,你觉得呢?”轻笑一声,离开了卫生间。

在走廊上还能听见白尔语不甘的诋毁,执迷不悟,这要是放到以前,她一定二话不说直接自己解决了这朵烂桃花,要不是自己最近心情欠佳,她一定得跟白尔语说教一下,让她明白什么才是她应该有的人生,而沈星楼的人生,早已经和她黎杞沛签了契约,谁违背谁一辈子不幸福的那种。

黎杞沛心情缓和了好多,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门口停住,手机显示一条新信息,点开:

黎杞沛,听说婚礼要开始了,准备好迎接我的礼物了么?

黎杞沛略沉思了一会,缓慢的打上几个字回复过去,把手机放进口袋不予理会,回了办公室继续研究红酒。

那你准备好接受自己的真面目了么?鬼小姐。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