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爆宠乞丐小刁妃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9:06

爆宠乞丐小刁妃

爆宠乞丐小刁妃 凌霄 著

已完结 苏子晴,南宫澈 虐恋 宠婚 豪门世家 贵族

警花苏子晴穿越重生,变身落魄小乞丐,开始一场穿越游戏之旅。开启生存模式,躲避各种追杀,战场上展露才华,谈个王爷领回家。开启战斗模式,玩转朝堂斗百官,扰乱后宫斗嫔

精彩章节试读:

第018章 阴谋出现

苏子晴守候在南宫澈的床边,心中想到无数种让无字医术出现字迹的方法,可她不敢冒险去试,医术只有一本,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迟暮几人守在门外,对于苏子晴的话都没有抱希望,只当她太在乎南宫澈而已。

“迟西,主子的毒怎么样了。”

迟西摇摇头,眼神闪烁不知该如何回答。迟暮拍拍他的肩膀,无声叹息一声。“别着急,迟延正在寻找神医,不要勉强自己。”

迟西点点头,主子是他的救命恩人,送他去医谷学医。他的心里主子就是他的神,无论处于何种境况都可以坚忍不拔。

气氛一时间沉寂下来,几人面色黑沉,抿着唇不语。

突然,迟北问出声,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大哥,刚刚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声音是从主子那里传出来的。一个黑衣人的武功非常高,我被他划伤手臂,招架不住时声音响起,他倒在我的面前,随后你们就进来了。”

迟南眼睛中闪烁着小火苗,撑着下巴反问道:“主子在月圆之夜根本没有功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好奇怪。”

突然一拍手掌,挑一挑眉道:“小王妃那里的状况也是这样。”

“好了,等主子醒过来再问吧,你们先去休息,我在这里。”迟北打断了大家的话,让他们离开。

一夜无眠,苏子晴脑子里一遍遍的推算,一遍遍的推翻自己的理论,不知不觉间就是一夜。

中南山庄,夜无痕嘴角噙着一抹温柔,面对着青山绿水展颜一笑。他的衣衫飘飘,飘逸的长发随风而舞,仿若无欲无求的仙人。

他手持着一只碧绿的玉萧,薄唇轻轻的呼出气息。清脆的音符缓缓而出,如流水般灵动,可以唤醒人的灵魂。

高威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聆听着优美的旋律。突然萧音一断,打断了他的思绪。

“何事?”淡漠的声音响起。

高威缓过神,将密信递给他。“庄主,密信。”

夜无痕看着上面的字面色一冷,温柔的眼神变的狠决,与刚刚的形象截然相反,眯着眼冷冷的道:“最近京都太平静,送他一份大礼吧。”

“是,还有小姐那边也传来消息。他们安然离开京都,目前应该在平阳。”

“是吗?准备去不夜城,本君在那等着她。”夜无痕的面色缓了缓,收起玉箫,挥挥衣袖离开,行于流水的动作显示了高贵的风度。

高威看着庄主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握紧拳头呼出一口气,尽力平息强烈波动的情绪。

别人只是看见庄主的武学成就高深和江湖地位的显赫,却不知他身上背负着多少的痛苦。

自己只是他的侍卫,无法为他担起那些责任,十五年来能做的就是做好他交代的每一件事。

慢慢的松开双手,闭着眼开始思考该送那人什么惊喜,一个主意冒了出来。“风亦。”

一个青衫的少年应声出现。高威附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少年的脸色一红,随即点点头离开。高威的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南宫澈醒来就看到苏子晴趴在床边熟睡,手放在她的脸上,小心翼翼的抚平她皱起的眉头。见她难掩疲惫的小脸心一痛,她一定为自己担心了一夜。

收回手掀开被子下床,拦腰将她抱起放在床上,仔细检查一番,见她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

苏子晴的睫毛颤了颤,但没有睁开眼睛,小嘴嗯了一声又睡过去。

南宫澈笑了笑,帮她盖好被子走出房间。迟北见到南宫澈心里不知什么滋味,又欣喜又担忧,刚要出声就被他制止了,打手势告诉他自己去后院。

经过一夜的休整,四名侍卫已经恢复精力,看到南宫澈已经没事都很欣喜。迟暮给他端了一杯茶,静静的等着他的吩咐。

南宫澈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有事要问,抿了一口茶后道:“想要问什么就问。”

几个人给迟暮递眼色,旁边的迟西推推他的胳膊。迟暮无语的白他们一眼,就知道这帮小子会牺牲自己,大着胆子问道:“主子,昨晚您怎么杀死那个刺客的,明明您都没有出手,可却及时救了属下一命。”

南宫澈自然相信自己的几名心腹,摸向腰间抽出手枪,摆在他们的面前。“手枪。”

几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自己主子的意思。视线都被面前的陌生物体吸引,皱着眉头仔细观察。

南宫澈将他与苏子晴一路经历的事,言简意赅的讲出来。几个人听的津津有味,对于苏子晴是更加的敬佩。

南宫澈又拿出一把递给迟南,将枪的使用方法交给他,并要求他进行仿造,不懂的可以去请教苏子晴。

迟南像得到一件宝贝,小心翼翼的拿着,眼神中闪着光芒,一个劲的点头,保证自己一定完成任务。

其他几人苦着脸,向他投去羡慕的眼光。

迟南嘿嘿一笑,“等我成功了就送你们一人一把。”几个人才满意的展开笑颜。

“咳咳……”南宫澈清咳两声,几人停止窃窃私语,“昨晚的事,晴儿已经知道了吗?”

“是呀,王妃可担心你呢,那一身的气势吓了我们一跳,她还扬言一定会帮你解毒。”大嘴巴的迟西在他话音落下后就大声嚷嚷道。

迟暮嘴角一抽,想要拦着他都拦不住了。他知道王爷心疼王妃,自然不愿她知道自己身中剧毒。

果然不出他所料。主子听了他的话脸色大变,黑的可以滴出水来,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主子,属下也不是有意让王妃担心才……说出真相的。”

南宫澈没有出声。几人垂首看脚尖。

迟西捂着嘴想要撞墙。得罪了王妃不要紧,如今还得罪了王爷。全都是这张嘴惹的祸呀!

“本王知道了。她不喜欢被欺骗,你们没有错。”南宫澈停顿一下继续说道:“让暗影他们动手,本王要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话音刚落老掌柜端着早饭进来,“主子,请用早膳。”

南宫澈挥挥手,“撤下去吧,等晴儿醒了再用。”

太子等了一夜也没有等到暗一的好消息,却得到他们全军覆没的噩耗,一怒之下推翻了案几,笔墨纸砚散落一地。

“好你个南宫澈,竟然折损了本宫十几名的高手,很好,很好。”北恒昊天咬牙切齿的喝道,一把掐住那个回报的侍卫的脖子,青筋暴起,面容狰狞,凌厉的双眼透着杀意。

小福子缩在暗处不敢靠近,太子殿下的残暴可是出了名的,此时出现只是搭上一条命而已。

侍卫拼命的挣扎,最后死不瞑目的闭上眼。北恒昊天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松开手,一把推开他。小福子拿过丝帕递给他,他擦擦手扔掉。“整理干净。”

几名侍卫进来将尸体抬走,后勃颈都在发凉,暗想太子真是太狠绝了。

宫中的虞美人坐立不安,太子昨日可是警告自己了,最近不能有大的动作。旁边的宫女递上一封信,虞美人拆开查看。

“红音,有新任务,主子要我们出宫相见。老东西还能活多久,我们要加快进程。”

“小姐的意思是……”

虞美人眉眼间的妩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恨意。手中的丝帕揉的发皱,轻启红唇冷冷的道:“为我章家报仇,他必须死。”

“是。”

红音拿过烛火。信件变成了灰烬。

“皇后想要和我们玩怀柔政策,博取陛下的好感。我们也不能落后,按着主人的安排去准备吧。”

一个小宫女走进来,神色有些慌张。虞美人抬头看她一眼。红音开口问道:“有什么事?”

宫女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眼中带着惊恐,断断续续的哭着说:“娘娘,奴婢……奴婢在柴房看到一具尸体。”

“什么?”

虞美人从榻上坐起来,递给红音一个眼神,说道:“红音你去处理,不许留给人把柄,本宫乏了,不许任何人打扰。”

“是。”

所有的人都走了,虞美人走进内室。

她换上一件随身的便服,掀开墙壁上的一幅画,旋转开关。一道石门打开,她笑着走进去。

“柔佳拜见主子,不知主子有何指示。”

对面的少年头戴斗笠,他的脸被乌沙遮挡,看不清容貌,但声音却很清脆。

“这是本次的任务,完成后有人接应你出宫。太子快要出手了,你会有危险。”

“主子,柔佳要等那个人死在走,还请主子能答应奴婢一件事。”

“说。”

“奴婢死而无憾,但奴婢的侍女陪奴婢十几年,还请主子将红音送到安全的地方。”

“好。”

说完施展轻功离开,将写有任务的纸扔给她。虞美人弯腰送他离去,才打开纸阅读。她的眼睛转一转,把纸塞到怀里。

她从暗道中走出来便看到红音,招呼她走过来伺候她更衣。“小姐,主子可有说什么。”

虞美人换好衣服,坐在梳妆台前,将一张纸装进信封。“送到钰王府,小心太子的眼线。”

红印点点头,“小姐,这是……”

“不要管了。”虞美人叹了口气,拉着红音的手说道:“红音,你跟着我多少年了?”

红音不明白她的意思,“已经十年了。”

“十年了,红音你我相依为命,我早把你当成唯一的亲人。如今我为了报仇入宫,却把你也牵扯进来。我已经请求主子,尽快送你离开。”

红音一听泪如泉涌,噗通一声跪在她的面前。“小姐,红音不走。”

第014章 奇怪翼王

一大早起来,苏子晴就发现南宫澈有些不对,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她低头喝着粥,猛然间抬头就看到南宫澈再看自己,怎么看怎么觉得他的眼神中带着宠溺。

她连忙低下头,但那道炙热的视线看得她有食难咽呀。啪的一声放下碗,抱着手臂看过去,迎上他的视线。“你还让不让我吃饭了?看着我就能吃饱?”

南宫澈嘴角弯弯,挂着宠溺的笑。夹了一块咸菜放到她的碗里,“快吃吧,吃完我们就启程。”

苏子晴无语的看看屋顶,心想他今天吃错药了吗?谁能把那个面无表情的南宫澈还给她。填饱肚子要紧。又一次拿起碗开吃,故意把咸菜咬的出响。

南宫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总感觉她的动作很可爱。丝毫不受她的影响,自己拿起碗开始食用。

隐在暗处的迟家两兄弟大眼瞪小眼,这是他们冷酷的王爷?没有被掉包吧。迟西联想到昨天的事,心里冒出一个猜想。主子不会喜欢那个苏子晴吧。他附在迟暮耳边嘀咕,迟暮拍了他一巴掌,看到两人用餐的和谐氛围小声提醒。“蠢货,主子听到你就惨了。”

不得不说两人都真相了,迟西立刻闭嘴,老实的靠在自家老哥的身边。南宫澈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暗处的两兄弟身体一哆嗦。

苏子晴优雅的用完早餐,拄着下巴看向对面的男人。“南宫澈你到底怎么了?有事就说,别婆婆妈妈的。”

南宫澈擦擦嘴角,伸手帮她把额前的碎发理好。“走吧。”

苏子晴被他的动作吓得不轻,睁大眼睛看着他。傻愣愣的被他拉着走,完全搞不明白状况。直到上了马车,她还在愣神。

“南大哥,艳儿愿意伺候在你的身侧,可不可以带我一起走。”

“小艳,不要胡闹,赶紧回去。”王武拉着她劝道,他可不想因为姨妹耽误自己的前程。

李艳看他们要离开,不顾姐夫王武的劝告,挣开姐夫的束缚,直接跟了上去。娇滴滴的声音让人全身不舒服,身体一软倒向南宫澈。

南宫澈见她倒过来,身体一侧避开,冷着脸看向身边的两人。迟暮上前将李艳推开,李艳梨花带雨的坐在地上哭。

苏子晴揉揉额角,不耐烦的朝车外喊了一声。“还走不走?”

南宫澈知道她生气了,立刻登上马车,向迟西下了命令。“走。”

坐在马车里,苏子晴是百无聊赖。没有手机电脑的生活简直是地狱呀,第二十次叹息后终于爆发了。

“好无聊呀!南宫澈,还有多久到客栈。”

南宫澈倒是很悠哉的样子,没有半点不适。苏子晴不禁感叹,自己果真不适合穿越,早晚要建一些娱乐场所,要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天黑就能到平阳城,至于回掖城还需一个月。”

“一个月。”苏子晴一听跳起来喊了一句,砰的一声撞在顶棚上。捂着头坐下,紧皱的眉峰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南宫澈将她拽到自己身边,仔细检查她的额头。“还是这样急躁,怎么样?疼不疼?”

“没事。我只是有些闷而已。”苏子晴面对这种状态下的南宫澈很是无力,坐直身子,向旁边错开一些,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南宫澈打开手边的暗盒,从里面拿出棋盘,推一推闭目养神的苏子晴。苏子晴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棋盘来了兴趣。不过,她可是不会下围棋,就算原主司徒雪颜会下她也不打算玩。

围棋太费脑筋,自己都那么累了,可不想在多杀死更多脑细胞。

侧着头想一想,突然来了主意。“南宫澈,我们玩五子棋吧。简单易懂又不费脑筋。”

“什么是五子棋?”南宫澈见她开心心情大好,宠溺的笑着问道。

“五子棋是一种两人对弈的棋类游戏,双方分别使用黑白两色的棋子,下在棋盘直线与横线的交叉点上,先形成5子连线者获胜。懂了吗?”

南宫澈思考一下点点头,“你选黑子还是白子。”

“黑子,你先下。”苏子晴自信的说道。南宫澈没有犹豫,拿起一颗白子放下。

苏子晴坐直身子,变得严肃起来,执起黑子落下。

两人都很专注,几分钟之后依旧没有分出胜负。苏子晴抬头看看他,还真是思维敏捷,第一次玩儿就能达到如地步,翼王还真是不简单呢。

南宫澈是一个对新奇事物很有兴趣的人,两人一路上都在玩儿五子棋。苏子晴被他的认真弄得窘迫,不过难得遇到对手倒也不错。

夜幕降临时他们到达一处客栈,有了上次的经历,苏子晴总感觉住在这里会有危险。南宫澈拍拍她的肩膀,递给老掌柜的一个眼神。老掌柜恭敬的带着他们去天字号房。

苏子晴坐了一天的马车,不说头昏眼花也是全身酸痛。没有吃晚饭,洗漱结束后便直接上床入睡。

“属下护主不力,甘愿接受责罚。”刚刚的老掌柜还有几名黑衣人出现在南宫澈的房间。

南宫澈抿了一口茶,挥手让他们起身。想到苏子晴下车时脸色有些难看,他才出声询问。

“苏子晴有没有吃晚膳。”

苏子晴?几个人不明所以,不约而同的看向老掌柜。老掌柜眼珠一转就明白了,上前一步恭敬的回道:“回主子,那位公子并没有吃晚膳,他的脸色不太好,需不需要请大夫诊脉。”

老掌柜的话很得南宫澈的欢心,“本王先去看看,她是本王认定的王妃。”说完拂袖出去。

留下的几人大眼瞪小眼,什么叫认定的王妃?王爷的未婚妻不是定远侯的嫡女吗?怎么成了男人了。

面无表情的迟暮轻咳一声,几人知道他有话要说,站好保持沉默。

“苏子晴是女扮男装,几次救王爷于危难之间,王爷已经认定她为王妃,大家不要多事了。”

几人面面相觑,心里对这个未来的小王妃更加感兴趣。

“老大,小王妃人怎么样?”迟南凑上前,一脸八卦的样子。

迟暮知道几个兄弟的性格,苏子晴想要当稳王妃肯定要得到他们的认可。“王妃为人坦荡,心地善良又武功高强。至于容貌你们已经见过了,不用我说了。”

“武功高强呀!哪天我要会会她。”武痴的迟北摸着下巴思考着,突然被迟暮拍了一巴掌。“不许胡闹,惹怒王爷自己负责。”

迟北摸着后脑勺,立刻闭上了嘴,认真听迟暮讲述有关苏子晴的信息。越听越想要找苏子晴比一比了。

苏子晴马上要进入梦乡了,门吱呀一声响起。她的意识突然清醒,悄悄下床往外走,直到看见南宫澈才吐出一口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有气无力的问道:“你怎么来了,我的美梦都被你打破了。”

南宫澈走进,看她只是穿着里衣,玲珑的身材被大概勾勒出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声音也变得有些暗哑,不自然的撇开头。调整好情绪后转过身,将她拦腰抱起放到床上。

苏子晴没有料到他的动作,身体腾空后“啊”的一声叫出来,双手就势搂住他的脖子。苍白的脸瞬时变得一红,低着头窝在他的怀里。

“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又受风寒了,我去叫迟西帮你看看。”南宫澈一边询问一边探向她的额头。苏子晴垂下眼睑,她真的不想在和他说下去了,伸手拉住他的袖子,“我没事,只是晕车而已,睡一觉就好。”

南宫澈似信非信的看着她,帮她盖好被子守在床边。“快睡吧,你睡着我再走。”

苏子晴闭上眼睛,极力忍受着自己身上的那道视线,心里叹息了无数次,就是想不通南宫澈怎么突然就变了。他一副痴情男主的样子,自己把持不住的好不好。

南宫澈怎么能不知道她在装睡,不过他很想逗逗她,看她摆出小野猫的架势,越看越喜欢。

苏子晴终于忍不了了,“啊”的一声喊出来,掀开被子坐起来。“我认输,南宫澈你究竟想怎么样?你不是冷若冰霜的吗?怎么今天性格大变呢。你必须说清楚。”

“没什么,只是想要对你好而已。”南宫澈笑得很邪魅,看的苏子晴莫名其妙。

“好吧,你的好意我接受。”苏子晴向里面退一步,挪出一块地方。“反正我是睡不着了,既然那样你也别睡了。上来,我们聊聊天。”

南宫澈点点头,脱去鞋子上床,两人面对面的坐着。苏子晴率先开始了话题。

“南宫澈,我们算是朋友了吧。”南宫澈点点头,苏子晴接着又说道:“朋友就要相互帮助,我现在有个计划于你于我都有益,要不要听一听。”南宫澈又点点头。

“嗯,那我可说了哦。我想要培育几名特种兵,需要你提供人才。他们达标后听从我们两个的指挥。未来的某一天或许会有用武之地。”

“特种兵?”南宫澈疑惑的出声,想了想又问道:“你说的是暗卫?”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