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阿离的异界爱情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9:49

阿离的异界爱情

阿离的异界爱情 阿菜 著

已完结 秋水离,卫若一,明痕风凌 婚姻爱情 总裁 豪门 宠婚

秋水离觉得自己是一个平凡的人,她的人就如她的日子一样,平平凡凡,可如果要细细地说起来,她又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平凡。秋水离对天地初开的故事很迷恋,不过她并不太喜欢中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6章 多少痴恋

云翔走后不久阿离准备也离开这间小屋,她要去找一个有人的地方生活,因为她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在着荒无人烟的地方生存。她抱着兔子回头看了一眼住了多日的小木屋,他走了,这里也就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但如果可以,阿离愿意在这里和云翔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阿离知道这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梦。阿离看了看自己左手腕上的银手镯。和他并不是相见无期。

阿离带着兔子漫无目的的走着,但那只兔子在趁自己不注意时迅速地跑掉了,无论阿离怎么追都追不到,因为它的速度比起秋水离的那个世界兔子的速度不知道快多少倍。阿离开始担忧,自己现在还是靠云翔留下来的食物生存,但食物终究有被吃完的时候,而自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无人之地,且这这个世界动物比秋水离的那个世界动物厉害几倍。先不说捕杀动物来做食物,就是保护自己都是个难题,如果再遇到上次像狮子一样的动物,那自己就真的永远走不出这里了。

于是阿离开始训练自己的枪法,不过她不会使用子弹或很少用子弹,毕竟子弹有限。她会想尽办法让自己走出这里。

这一天,阿离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她的衣服被刮破了好几处,头发有写凌乱,有点破的衣服还有点脏。因为阿离没有找到水,她的脸上布满了尘土。尽管她尽力地想不让自己那么狼狈。但似乎有些不可能。然而,令阿离兴奋的是齐全看到了几个像农民的一样的人,但他们看到阿离都一脸厌恶地走开。不过没关系,阿离已经知道她来到有人的地方了。

听这里的路人说这座城叫德浩菲城,是属于南祈族境内。阿离来到一繁华的条街上,人来人往,有很多店子。也有摊子。只是现在的阿离身无分文。阿离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沦落到这种地步。阿离走到一个水池边,池的周围还有几个妇女在洗衣服。她看着那池水中自己的倒影。的确是乞丐一样,于是阿离从自己的衣裙上撕下一小块布。反正这衣服那么多层,撕掉一块也没有关系。阿离把那一小块布打湿了些水,把自己的脸擦干净。秋原之心说自己在这个世界是绝色美女,那好好利用去吃顿饭,因为她实在是太饿了。

“喂!你别把水搞脏!我们还要洗衣服!”

这带有嫌恶的声音从阿离的声后传来,阿离被吓了一跳,回头,原来是刚才的那几个洗衣服的妇女,她们正一脸不满地站在自己的声后。阿离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妇人们看到阿离擦干净的脸后不由的呆住了。她白皙的皮肤和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就足以让她们看呆了,难道她是公主?妇人们想。

“你在这里干什么?”有一个穿着灰色长裙的妇女反应过来,对阿离质问道。

“我……”阿离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阿离听到她凶恶的声音,心里出现了一点紧张。

“母亲,这个姐姐这么漂亮,你为什么那么凶呀。”一个看上去大约十多岁的小男孩不知从哪出现在这灰衣妇女的身边。他长得很俊,长大后一定是个不错的男生。他用看到了糖果般的欣喜的眼神看着阿离。

“你知道什么?萧飒,越是漂亮的东西就越危险,她一定是从别的地方跑出来的奴隶。”

萧飒睁着迷茫的眼睛看着阿离,一脸迷茫:“怎么会呢……”

“奴隶?”阿离惊愕地看重复道。这里还有……奴隶?

她一步步向阿离走近,阿离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是逃走,论体质,速度,自己都不可能比得上她,若是开枪,那自己便会害一个无辜的人。而且,这里的人也不可能会放过她。

“我最讨厌看到像你这种妖媚的不要脸的女人!”她似乎很厌恶阿离。

阿离还来不及解释便被她推下了水池,其实这个妇女不是想把阿离推下水的,她只是没有想到自己那么轻轻一推她就掉了下去。

水又深又冰冷,阿离不会游泳,她在水中挣扎着,心里的确害怕极了,脸色惨白,刺骨的寒冷不断地侵袭着阿离的身体,阿离挣扎着,向岸上喊着:“救命救命”

她感到越来越难受,身体不断地向水里下沉。

突然,阿离感觉到一只温暖而有手的手抱住了她的腰,她的身体停止了下沉,由于她此刻因几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加上刚才的那一幕,她的身体非常虚弱,也没有看清楚那个人是谁,自己就稀里糊涂地被告带到上坚实的大地上,她冷得瑟瑟发抖。

“早就知道你身体很弱了,不过也不至于这么浅的水都受不了吧?”一个熟悉的声音自阿离的头上响了起来。

阿离无力的地抬起头,看到一张英俊的脸,和头发飘着的红色带子,好熟悉的面孔……阿离一时想不起伊荃,她颤抖着说道:“冷……我好冷……真折好冷……”

这声音也因为虚弱而显得很轻。

这个人似乎感到了什么,一只手抱起了阿离的腰,风驰电掣般地跑开了,阿离听到风在耳边呼啸着,不久,阿离就被这个人带到一个很大很干净的房间里。

这人人把阿离扶到床边坐了下来。

“秋水离,秋水离!你没有事吧?”他问。

雨色的脸色惨白惨白,看着身边的红色身影,慢慢地,视线开始模糊……

不知道过了多久,阿离慢慢地恢复意识,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盖着一张暖和的被子,她有些惊讶,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不过,这张床很舒服,自己似乎有很久很久没有么舒服的床上,可是身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好饿……

正在阿离乱想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在椅子挪动的声音,阿离吓了这大跳,这才注意到那边有人,阿离抬头望去,却是一个穿着红色劲衣,面貌英俊的潇洒男子。

居然是个男人!

阿离大吃一惊,不觉又尴尬又气愤又害羞,她的屋子里怎么会有男人进来?对了,这里又是哪里?为什么她会在这里?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了那个男人是谁?

这里怎么会有男人?

“你!你!你!你是谁!”看着那个陌生却似乎又很眼熟的男子走来,阿离吃了一惊,语无伦次地说道。

那男子勾唇一笑,一双眼睛像天空的星辰般璀璨明亮,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阿离,眯着眼睛,那英明神朗的容貌让阿离看得呆了一下,这个男人虽然有些无礼,不过长得还是对得起大众的。

自己竟然看一个男人看呆了,阿离马上反应过来,继续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男子笑道:“你忘记了吗?我们可是见过面的。我叫原云,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哈哈……”他邪笑着看着阿离那又羞又窘的脸庞,一张脸越发英俊逼人。

“你怎么乱进女孩子的房间?你快点出去!”按照常理,这个世界的人思想应该比较保守才是,这个原云还真是另类人物。

原云笑了笑,再看了一眼阿离,转身走到门边推开门出去了,身后的红袍也跟着飘荡起来。看到他走了出去,阿离松了口气,开始在脑海里搜索有关于原云的记忆。

原云?

不是吧……

原来是他啊……

阿离愣愣地想了一会儿,轻轻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走到那门的后面,正想伏在门后听一听外面的动静。只是听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正觉得奇怪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了原云那爽朗的笑道:“不要听了,外面就我一个人!”

阿离愣了愣。

他怎么知道她在偷听?

是了,是了,差点儿忘记了,这里的人听力都非常好,更何况了传说中的原云殿下……

算了,反正自己落在他手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反正看原云的样子,并不准备对她做什么,这样的话,那还不如自然一些,于是阿离索性开了门。

这时原云正站在门外,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阿离。

打量了阿离一眼,原云说道:“走吧。”

阿离愣了愣,忍不住问道:“走?去哪里?”

“吃东西。”原云笑着回答道。

阿离愣了愣,看着他那渐渐走远的红色身影,心里头不由地怀疑起来,吃东西?啊!是啊!她刚刚才觉得饿得很,正想着吃东西。

原云已走得很些远了,为了不饿坏自己可爱的小肚子,阿离连忙跟了过去。

现在她还真的只想吃一顿饱饭。

原云带着阿离走出了这间房间,阿离这才发现这里是一家客栈,客栈有三层楼,第三层楼是住的地方,第二层是高等的吃的地方,第一层是普通吃的地方的。

而现在原云带着阿离去的就是第二层的高等包厢。

这是一间很宽敞的房间,屋子里干净而整齐,窗子是打开着的,窗子前面摆着一个高桌,桌上有一瓶插着百合的花瓶。

屋子里倒是有一阵清香的气息。

不过这都不是最吸引阿离的,最吸引阿离的是那桌丰盛的饭菜。阿离觉得这空气里似乎也夹杂着这诱人的菜香。

现在的阿离是饿极了,加上闻到这样的菜香,引得她直咽口水。

原云笑了一笑,带着阿离到那桌子边坐了下来,阿离的眼睛都直了,呆呆地看着那桌菜,直恨不得多长两只嘴,将这些菜都塞到嘴里去……

但现在原云就在她的身边,她又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这么吃,再说了原云还没有动筷子,她一个客人怎么好意思先拿筷子?她一向都很有教养的。

那原云看着这阿离一副极想吃又不敢吃的模样,不由地笑了起来,阿离登时狠狠瞪了原云一眼,那原云忍住笑,说道:“放心吧,菜里没有毒,要你死还不简单,有必要浪费毒药吗?”

阿离不由地气结!

什么叫做让她死,有必要浪费毒药吗?她连被毒死的价值都没有?太侮辱人了!

“我又不怕你在菜里下毒!”阿离愤愤不平地说道,十分不满地看了原云一眼。赌气似地抓起碗筷就狠命地吃起桌上的东西来。

也许是一个人饿了,总想多吃一些,但阿离一向很有教养,也知道一个人饿的时候不要一次性吃太多,不是说古代的大文豪杜甫就是因为饿得太久了,看到有人请他吃东西,他就吃啊吃,吃啊吃,最后竟然吃撑死了……

她阿离可还没有活够,更不想吃死!

所以吃到大概八分饱的时候,阿离就放下了筷子。

原云倒是有些惊讶。

刚才她明明饿得半死,他也知道她晕过去的原因有一半是因为太饿了,所以他也猜想她有好多天没有吃东西了,可现在为什么吃得那么少?

难道是要保持淑女风度?

就阿离这模样也想保持淑女风度?不是吧?想到这里,原云不由地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原云莫名其妙地发笑,引得阿离一脸的疑惑,原云脑子有病?什么东西那么好笑?

不过看到笑得那么开心,阿离也懒得和和他说话。

她的耐心一直很好,这会儿她也只是看着原云,等原云笑够了后,她才无语地问道:“笑够了?”

原云哈哈一笑,然后回答道:“没有笑够,不过剩下的笑先留着,以后再笑。”

阿离脑子上掉下两条黑线。

什么人哪!

不想理他!

原云笑了一会儿,看了看阿离明亮的眼睛,再看一看外面的天,天色已经不早了,原云也不再笑了,只是说道:“吃完了就走吧。”

“又去哪?”也许是刚才原云那么无理取闹地笑她,现在的阿离一肚子的气,现在没有好气地回道。

原云说道:“当然是回南祈族了!”

他说得那么理所当然,而秋水离却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不敢相信地瞪着原云。去南祈族?想到海云歌的一头紫色长发,秋水离对这里的种族中的皇宫有些害怕的,她可不想去那种地方,就是在她原来的那个世界,皇宫永远和权力及阴谋摆脱不下干系。总有那么多的阴险之人,面在这里,说不定有什么阴险邪恶的女巫啊什么的,阿离越想越害怕,脸色也不由地变了。

“怎么了?”原云看着秋水离那副表情,不由地问道。

“我才不去!”秋水离说着,转身就想逃。

那种地方,谁要去啊!

虽然那里可能会很好玩,但她可不想那么早就死,额……虽然说死有些严重了些。

说完这句话,秋水离转身就要逃开。然而她还没有逃开,一个红色的影子迅速地挡在了她的面前,只不过是眨眼间的工夫,那原云就稳稳地站在了秋水离的面前。速度快得有些吓人。

秋水离看着原云似笑非笑的模样,心里有些害怕。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看着刚才他的速度,他应该和慕容云翔一样,速度快得惊人,武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上的,要从他的手里逃走的机率还真的是小之又小。

现在怎么办?

秋水离看着原云,心里乱成一团。

第013章 繁华似锦

秋水离抱着兔子,十分无语地看着红原兰。

“乖,别怕,秋水离只要是要救她的白毛兽罢了。”森卡爱抚地拍着怀里的红原兰的背,安慰着她,“你放心吧,有哥哥在,秋水离怎么可能是会杀你?”

这……这话秋水离听起来怎么那么奇怪啊?什么叫做有他在,秋水离就不会杀红原兰啊?难道他不在,秋水离就要干这种事情?她是那么十恶不赦的坏蛋吗?秋水离准近怎么老成反面的角色了……

不过……秋水离看着那边的原云和红原兰,这兄妹的感情倒是好得令人羡慕,难得红原兰是这样一个单纯可爱的公主,也难得她有这样一个好哥哥。

“好了,别哭了,明天哥哥带着你和海离去玩,好不好?”原云继续安慰红原兰,并把海离也当成了条件来哄红原兰开心。

红原兰一听到“玩”和“海离”这几个字时,两眼发光,转哭为笑……

“想不到你这么有耐心。”事后,秋水离对着这原云感慨地说道。现在的红原兰又跑去找海离了,此时此刻说不定和海离在哪里有说有笑呢!

原云听了这话,有些无所谓地笑了一笑,不说什么。

“你们感情这么好,那你哭的时候,红原兰会怎么安慰你呢?”秋水离明知道似原云这样的人物不般不会流泪,可是她偏偏这样问。

“我哭?”原云果然一脸惊讶地看着秋水离,不由地说道,“你不知道男人不会流泪的吗?”

“不会流泪?”秋水离有些不理解,但转念一想,也许是的吧理论上都是这样说的,但往往现实生活中,有的男人遇到事情比女人还哭得厉害。

你瞧瞧贾宝玉就知道了,哪集不哭的?

“你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原云显然有些难以相信,秋水离是什么人?为什么她的体质弱于一般的人,却拥有着绝色的容颜,倾国倾城的容貌,对世间的常识却似乎是一无所知。

“我?”秋水离干咳两声,现在秋水离最害怕的不是别人问她是哪里人,是什么人,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她总不能说她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吧?

于是秋水离说道:“说了你也不懂得,你倒是说一说你们男人为什么不会流眼泪吧。”

她有些奇怪的是,从原云的语气里看来,似乎这个世界的男人与她们的那个世界里的男人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对于眼泪的定义而言。

原云看了看秋水离,既然秋水离不想解释,原云也不想去勉强她,于是原云解答着秋水离的疑惑,道:“男人从懂事开始就不会再流泪水了,除非伤到内心的最深最深处,否则男人不会流泪,然而往往连男人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内心最深处是什么,他们会伤心,会伤到内心深处,但是很难伤到内心的最深处,所以大部分的男人,从懂事后谅没有眼泪了。”

秋水离睁大了眼睛,愕然地看着原云,天啦!原来是这城的男人还当真是“只流血,不流泪。”,秋水离想着她原来是的那个世界,就贾宝玉一个人的眼泪恐怕就是这个世界的人泪水的倍数了。

“我刚刚帮你抓回了你的白毛兽,你要怎么感谢我?”原云对男人的眼泪似乎不感兴趣,不过他的记忆力很好,还不忘记要报酬。

秋水离笑了一笑,说道:“明天陪你去你朋友那里呗。”

原云惊喜道:“你答应了?”

“嗯。”秋水离微笑着点了点头,她想到了海离和红原兰,想着这两个不同种族的人,却慢慢地产生了感情,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将面对着什么样的命运。

她又看了看身边的原云,心里一动,不由地问道:“原云,我问你一个问题哦:如果有一天,海离向红原兰提亲,你会不会让红原兰嫁给海离呢?”

原云回头看了一眼秋水离,他耸了耸肩,道:“老实说,我不想答应。”

原云还是那副大无所谓的样子,又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是我答应不答应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红原兰答不答应,只要红原兰喜欢就行了,没有人能干涉红原兰爱的权力与自由,当然,我也不可以。”

这话倒是让秋水离的心里一动,她不觉诧异地望着原云,心里像是投入了颗石子,一直在荡动不已。

她对原云的印象也越来越好了,在这个世界里,原云已经算是聪明过人了,更加难得的事情是,他做为一个封建家族的王子,思想也能这么地开放,就是在她原来的那个世界里,那些富贵家族的思想都不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原云他……

“请不要用这么崇拜的眼神看着我。”

正当秋水离的内心感动得一踏糊涂的时候,原云突然就冒出了这样一句话……刚才秋水离对森卡所有的好感全都是被自恋两个字占据了……

他还当真很会杀风景啊……

翌日,原云带着华炎,红原兰,海离与秋水离一起坐着一辆大而宽敞的马车离开了这里,来到了一家非常气派的建筑里。

这一次上街,秋水离也仔细注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只觉得这飞花入梦城非常大,街道平整而宽阔,一眼望去,来往的人群,一辆辆豪华的马车,还有两边的铺子都十分打眼。

这里的确是一座很繁华的城。

毕竟是南祈族的首城,自然不会差到哪里。

原云带着几人在一家很豪华的餐厅里,秋水离边走边看,这里虽然比不上南祈族的王宫,但这里比飞花入梦城的其他的地方,都要精美得多,看上去也舒畅得多。

一来到这里,秋水离就有总异样的感觉,看来多出来走一走是件好事,自己平日里的确是太安静太宅了。

原云的朋友一共是三个,一个身材魁梧,比较沉默,名字叫做木教,还有两个人性格都很开朗,善于淡笑,其中一个名字叫做子洵飞黄,另一个名字叫做永青华南。

秋水离与几个人见了面,几人也相互介绍了彼此,秋水离看到这些人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奇怪,但若说是哪里奇怪,秋水离也说不上来。

总觉得是有些奇怪吧。

这个世界的人原本就有奇怪。

这里的子洵飞黄来得最早,他早已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华炎温婉地跟着原云,而红原兰嘻嘻地笑着拽着一脸尴尬的海离,几个人相互见了面后,说了几句话都纷纷坐了下来,只有华炎安安分分地侍立在原云的身后。

“华炎,你也过来坐下吧,今天是带你出来玩的,你不必这样拘礼。”原云看着身后的华炎,微笑着说道。

原云的话让华炎有些受宠若惊,她连忙说道:“不不不,殿下,我只是一个侍女,怎么有资格与您坐在一起呢?”

“既然他是殿下了,你就要听他的话呀。”秋水离也过来凑热闹,站起身来硬是把华炎拉了过来坐下,那边的原云笑了一笑,向着华炎点了点头。华炎虽然有些不安,但也到底坐了下来。不敢再继续推辞。

秋水离想到上次骗华炎的事情,总觉得自己有愧于她,所以面对着华炎,总想对她好一些。

那原云的朋友子洵飞黄和永青华南看到这美如天仙的秋水离时,不禁有些痴醉了,他们看了看秋水离,又看了看原云,忍不住赞叹道:“殿下,没有想到多年没有见面,你居然娶了一个这么美的妻子。”

原云笑了一笑,回过头温柔地看了秋水离一眼。那秋水离呆了一秒钟,见原云与老朋友相聚,原云也不去解释,她了也不解释的自己不是他的妻子,毕竟不想扫了原云的兴,也不想让原云失了面子。

红原兰没有注意到子洵飞黄的话,她只顾着和海离有说有笑的,海离只觉得这边的红原兰有些吵,一直说个不停,不过红原兰虽然说话,海离就让她说去吧。

秋水离看得出来,这些日子里,那海离时常有意无意地提起红原兰,有时说得起劲的时候,还会不自觉地笑了一笑,也许海离自己都不知道,在他的心里,红原兰已不知不觉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原云的另一个朋友永青华南冲着那边正笑着与海离说话的红原兰笑了一笑,搭讪道:“红原兰公主,多日不见,公主出落得越发漂亮了。”

正与海离说些话的红原兰听到这话后,顿时像是吃了糖果的孩子一般高兴地眯着眼睛笑子起来,她有些调皮的拉着海离的手臂,晃来晃去的,笑嘻嘻而又充满了期待地问海离:“海离,你觉得我漂亮不漂亮?”

海离怔了一怔,一向带着傻气的脸上微微地泛出点红色来,他大概是觉得尴尬吧……

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啊……

红原兰仍然充满期待的看着海离,海离无奈之下,只有带着些敷衍地回答:“漂亮。”

红原兰登时心花怒放。

而看到这里,这边的秋水离和原云都对视了一眼,忍不住都笑了起来,至于原云的朋友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你的妹妹也太可爱了些吧……要是我,我是真的不好意思问。”秋水离忍不住对着身边的原云笑着说道。

原云无奈地摇了摇头,压低了嗓声回道:“哎……说起来也怪我平时太宠爱她了,不过嘛,那个永青华南一直对红原兰有好感,很喜欢红原兰,现在他看到这一幕,大概知道死心了吧。”

秋水离会意地点点动。

之后子洵飞黄招呼着大家吃饭,那边的红原兰对这一点反应最快,早就拿起了筷子准备吃东西,脸上还带着笑容,然而这炎华却有些拘束,有些不好意思。

秋水离早就饿了,这会儿也拿起了筷子,想想现在的生活,什么事情都不要做还能吃得这样的好,真是太舒服安逸了。

子洵飞黄举起了酒杯,原云也跟着举起酒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这个朋友在一起嘛,喝喝酒是很正常的,看着原云一杯连着一加,那边的秋水离有些点担心了,万一他兴奋是过了头,喝醉了怎么办?

鉴于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秋水离便劝道:“少喝一些点,万一你醉了,我怎么回去啊?”

原云不觉笑了一笑,看着秋水离的眼睛里带了些古怪。

“王妃不用担心,原云殿下是千杯不醉。”这时那边的永青华南对着秋水离说首。

秋水离差点忘记了,原云的身体那么多,又出身高贵,酒这种东西自然是少不了的,猜想他的酒量当真是小不到哪里去。

只是这里的永青华南一遍一遍地叫自己做王妃,秋水离真觉得浑身不自在。

她才不想去做什么王妃呢!

“放心吧,我怎么会醉呢?”这时这原云笑了起来,向着秋水离低声说道,“等一下我还要带着你们去别的地方玩一玩。”

既然原云都这么说了,秋水离当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她转念一想,哎,也许她根本就用不着担心,过了一会儿,秋水离吃饱了后,已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但是那一边的原云和他的三个朋友还在那里吃着东西,喝着酒,说着话,秋水离有些无聊了。

她今天带着她的兔子一起来的,反正现在也没有事情可以做,秋水离就想给她的兔子找些东西吃。

但现在她的兔子并不在她的手上,刚才她将它放了下去,现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秋水离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兔子正朝着门外跑了过去,秋水离站起身来,对这边的原云说道:“殿下,我先出去一下,等会就回来。”

原云点了点头,让秋水离去了。他知道秋水离是要去找她的兔子,说实在的,他是准备陪着秋水离一起过去的,但这里有这么多的朋友,他是完全都不开,这里嘛,也是有名的高极餐厅,秋水离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这里有安全。

但还是放心不下秋水离,于是原云对着那边的华炎说道:“华炎,你陪着秋水离一起去吧。”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去就够了。”秋水离瞥了一眼正在吃东西的华炎,心里想着这原云也真是的,现在华炎吃饭吃得好好的,就让她做这做那的,当王子命令别人命令习惯了是吧?

原云见秋水离这样一说,也只好让秋水离小姐一些,就让秋水离出去了。

于是秋水离走了出去,四处去找着她的小白兔。

秋水离出去后,原云继续和子洵飞黄等人喝着酒。

那边的红原兰夹了一块鸡脯肉放入海离的碗里,眨着眼睛向海离笑道:“海离哥哥,这个很好吃的。”

海离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红原兰笑得天真可爱,海离也不好拒绝,便说道:“谢谢。”

红原兰乐滋滋地笑了起来,摇着头说道:“不要谢我,红原兰最喜欢海离哥哥了。”

听了这话,那原云不由地瞥了这红原兰一眼……

最喜欢海离哥哥了?

红原兰……当真是重色轻哥啊……他这个哥哥就坐在这里,红原兰居然说最喜欢海离哥哥?

海离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的脸上,仍然不觉露出一丝微笑。他也夹过这边的一块鱼肉,放入红原兰的碗里,说道:“这里的鱼很好吃,你尝尝。”

红原兰登时心花怒放,开心地吃着碗里海离刚刚夹给她的鱼,刚刚吃两口,她突然觉得头一阵晕眩,眼前的海离越来越模样,脑子也似注了铅一亲的沉重。

这是怎么回事?头好晕……

红原兰晃了晃摇脑,仍敌不住这袭来的晕眩,终于昏倒在了桌面上……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