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遗梦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0:16

遗梦

遗梦 拉五 著

已完结 蓝梦琪,秦琼,遗梦 未来 腹黑 宠婚 民国

公堂之上,虽然此时还是一片宁静,但所有王公大臣们心里都无比清楚,这只不过是一个假象而已。先是南梁公主失踪,然后菱玉殿下死了,来自南疆的贵妃被打进冷宫,接着听闻皇帝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想念

北炎后宫多变,而南梁,也不安静。

鲁卫昌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对梦琪的想念就日益渐深,以至于他逼着秦少阳给秦琼送书信。

出身于后宫,从小见惯了阴谋斗争,鲁卫昌从不相信任何人。

即便这个人,是他曾经的师父,如今……他是他的父亲。

今夜,他一声广袖,立在空阔的大殿上,就是等待信鸽。

仰首,看着那轮明晃晃的圆月,鲁卫昌忽然想到,千里之外的梦琪,不知是否也在赏月?

纵然相隔千里,却有一轮共同的明月照耀着他们。

梦琪,你等我。

我不会让你再在北炎受罪,哪怕将来我会成为万夫所指,亦在所不惜!

天空中,一直灰色的信鸽,扑棱棱的煽动翅膀,向端贵妃的养心殿而去。

鲁卫昌将手中早就握住的一枚石子,轻轻向上空一弹。

石子以破空之音极速向上,准确无误的砸中了鸽子。

那鸽子惨叫一声,扑棱着翅膀掉下来。

鲁卫昌快步上前,伸出手掌,刚好抓住了鸽子。

鸽子还没死,但却流血了,显然受伤不轻。

鲁卫昌对着光线,取下了绑在鸽子腿上的纸卷,快速的瞄了一眼,瞬间脸色发青。

“啪”的一掌,生生捏死了掌心里的灰色鸽子,鲁卫昌一手紧握纸卷,快步朝养心殿走去。

养心殿,内殿里,秦少阳正背对着门口,跪坐在地上,为端坐于太妃榻上的太后体贴的洗脚。

察觉到身后的异动,秦少阳转身,对上了鲁卫昌那冰冷而愤怒的黑眸。

他手中的动作一顿,问道:“卫昌,何事?”

鲁卫昌一言不发,将那书信砸在他脸上。

秦少阳一怔,脸色铁青。

那张纸条慢悠悠的从空中飘荡到了地上,端贵妃赤足上前,弯腰拾起来,只见上面写着“秦琼已有准备,叔多保重!”

端贵妃面色一凛,咬牙,红唇生生的咬出雪白之色来。

秦少阳看着那熟悉的小纸条,情知那必然是秦琼寄过来的,不知如何落到了鲁卫昌的手中,顿时脸色衰败,喃喃的向端贵妃走去,轻声道:“画眉,你听我解释……”

“滚!”

端贵妃牢牢的握住手中的小纸条,咬牙切齿的盯着秦少阳,怒火攻心道:“秦少阳,你给我滚!”

“画眉,你别这样,我是逼不得已的,一个是我的亲生儿子,一个是我的侄子,你让我怎么办?”

秦少阳掭着老脸十分无奈的解释道。

“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端贵妃的身体瑟瑟发抖着,这一刻,她忽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竟然又再次相信了这个男人!

而毫无意外的,这个该死的男人,竟然再一次的出卖了自己!

鲁卫昌挡在端贵妃的面前,感受到母妃的剧痛,虽然平日里母子俩经常怒目相对,但这一刻,深刻的愤怒和被抛弃的痛苦,令他不顾一切的一扬手,怒喝道:“你去死吧!”

“死吧——”指甲缝中,黑色的粉末状物体朝秦少阳挥洒去,一团黑色烟雾朝秦少阳的脸上扑来。

“不要!”端贵妃一把抱住了鲁卫昌,不再让他动手,对秦少阳喊道:“快滚!”

敏感的察觉到了空气中的毒粉味道,秦少阳不敢大意,身体疾驰倒退,一个后空翻,看了看躲在鲁卫昌身后目光怨毒的端贵妃,心知仇恨已经铸成,再也无法挽回,只得无奈的叹气,转身朝窗棂飞扑出去,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母妃!”

鲁卫昌恼怒非常的挣脱开端贵妃,骤然转身,一双清冷的冰眸凝视着端贵妃:“时至今日,你怎么还能护着他?”

端贵妃恼道:“驿儿!他毕竟是你的父亲!”

“朕没有这样的父亲,朕的父皇早已长埋地下!母妃你若是放不下那个老混蛋,大可出宫去找他!总之,朕跟他不共戴天,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

鲁卫昌猛然跺足,一甩龙袍,转身离开了养心殿。

端贵妃呆呆的望着养心殿的门口,再看看满室的狼藉,一滴清泪滑落脸庞。

一瞬间,她仿佛苍老了十岁,脚步迟缓的向绣床上走去,重重的跌坐在绣床上,垂泪不语。

窗外的梧桐树桠上,有风微微吹动,深沉暮色里,似乎有一袭灰袍隐身于其中。

今夜,注定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秦琼最近这几日很忙,梦琪都见不到他的面。

白天他忙于政务,晚上,等他到了云枫阁,梦琪通常已经熟睡,他总是悄悄看一眼,然后为她盖好被子,就又离开云枫阁,回到圣福殿。

这个夜晚。

他静静的立在殿前廊檐之下,负手北望,眉头紧皱,任谁也猜不透秦琼的心事。

铁卫已经派出去五天了,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而南梁那边……

一只灰色鸽子扑棱棱的飞过来,秦琼伸出胳膊,灰鸽子以平稳的姿势滑落到他手臂上,秦琼取下鸽子腿上绑着的细小纸卷,小心翼翼的舒展开来。

待一瞟见那纸卷上的字之后,肃然变色!

将纸卷放在掌心,念力一动,便化为粉屑漫天飘舞。

秦琼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来回踱步。

鸽子落在廊檐石柱之上,静悄悄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良久,秦琼才快步入书房,取了一张纸条,奋笔疾书一行字,尔后卷好,喂鸽子吃了食物,一拍鸽子,那灰色鸽子便咕叽咕叽的拍着翅膀飞高远去了。

秦琼抬头,凝望着深沉的雾茫茫的灰色天空,心里也沉重如铅。

正所谓黑云压城城欲摧,一场蓄势待发的战争,恐怕将避无可避了。

不过么,三叔给来的消息,也让他很是振奋。

鲁卫昌的身世,在他知道的同时,秦少阳也早已飞鸽传书告诉了秦琼,秦琼敏感察觉这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于是,就让三皇叔去查一查,南梁国内,有哪些王爷蠢蠢欲动。

现在,查到了源头,机会就要来了,一切,只等一场东风!

梦琪,等我平定天下那日,你就是这天下的主母!

天下风云,变幻莫测,一切,都是未知数。

…………

这天夜晚,在南疆附近的密林里,福叔打马飞奔,一整天都没休息过。

到了晚间,来到一条溪边,他便想稍做休息。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冷笑从溪流对面传了过来,福叔眯着眼睛向前看去,只见一个和尚带着十个骑兵伫立对岸。

和尚见他看了过来,微微一笑,朗声道:“借阁下一样东西用用!”

福叔在马上微微欠了欠身,淡淡道:“不知尊驾要从小老儿这借些什么东西!”

和尚笑道:“借你一条命!”

话音未落,带着十名铁卫驱马袭来。

福叔眼中精光暴突,大喝一声,向和尚袭来。

和尚从马背上抽出一支镔铁打造的降魔杵,举杵猛击。

福叔从腰间抽出一支软鞭,轻轻一挥,缠在和尚的降魔杵上。

和尚虽惊不乱,用力后夺,福叔也毫不怠慢。

这么一来,两人倒成了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福叔见和尚已经渐渐吃力,轻蔑一笑,刚想着将软鞭抽出,忽然一声尖锐的响声在耳边颤抖袭来。

一阵剧痛穿过胸前,福叔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的密林之中,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拿着一把造型奇特的硬弩,正在向自己微笑。

福叔“噗”的吐了一口鲜血,只觉得片刻之间,身体的力量流失了个干干净净。

他只觉得一个巨大的阴谋似乎笼罩在了南疆头顶,颤声说道:“铁……卫……”

一个卫字还未说完,人便倒下了。

鲁德文从密林中策马出来,淡淡看了一眼福叔的尸体,便对老和尚道:“安排弟兄们,分成三波,骚扰省亲队伍。不求伤敌,只求扰敌!”

老和尚十分佩服鲁德文的计谋,匆匆收拾了福叔的尸体,便带着十二个铁卫袭击省亲队伍去了。

这一夜,每组铁卫都骚扰省亲队伍两次,往往这一只队伍刚走不久,另一只队伍便又来了,将省亲队伍折腾的苦不堪言。

此刻,芳贵妃正红着眼睛坐在胡床上,见侍女来了,没好气道:“怎么,那些不要脸的南人又来了吗?”

侍女摇了摇头,跪在地上,道:“娘娘,刚刚李总管传过话来,让娘娘您一个人先走!”

芳贵妃怒道:“李贺是不是老糊涂了!”

话音未落,一个老人已经走了进来。

这老人满头白发,一身戎装,正是蜀王的得力爱将,李贺李老将军。

李贺当年做过芳贵妃的师傅,芳贵妃见了他,恭敬道:“贺师傅,您来了!”

李贺淡淡一笑,负手而立道:“娘娘,我请您先回南疆!”

芳贵妃怒道:“贺师傅,您说的是什么话!”

李贺道:“这次的敌人十分狡猾,而且武功高强,配合严整。我们手下这群乌合之众,实在不是对手。你留在这里,实在是非常危险!”

芳贵妃虽然知道他说的全是实情,但心里也不禁有些犹豫。

李贺道:“正所谓千金之体,坐不垂堂。娘娘,您是金枝玉叶,怎么能置身危险之中?”

芳贵妃摇了摇头,道:“此事万万不行!本宫若孤身一人逃跑,事情传扬出去,丢的不止是我李家的脸面,同时也有皇家的面子!”

第13章 心有灵犀

是以两人不禁同时出声问道:“去哪儿?”

见心有灵犀,彼此相视一笑。两颗心福至心灵,跟着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又同时说道:“杏花楼!”

这一说完,两个人忍不住同时大笑。

秦王爷抱紧了云曼丽,便向外大步跑去。

皇宫之中,有侍卫见一个青年男子抱着一个美貌女子向外逃去,都不禁吓了一大跳。

秦王爷很少在宫中,因此,这些人并不认识秦王爷,以为是哪里冒出来的大胆采花贼,又将云曼丽当做了北炎嫔妃。

暗想这采花贼真是好大的狗胆,居然采花采到了北炎皇帝秦琼头上!

可是瞧着那人一身武功,侍卫想着自己必定追不上,若是宣扬开来,倒免不了被皇上责罚。

不如装作没看见。

秦王爷这时一颗心都在云曼丽身上,哪里又想到自己居然被侍卫当成采花贼了?

秦王爷快步向外跑去,目的地就一个地方——去杏花楼!

既种因,便得果。

正是因为今天的误会,才让这对本来就艰难修成正果的爱侣,又经历了数道风波,和数道难关。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秦王爷带着云曼丽,终于摆脱了侍卫们的层层阻击,逃出了皇宫。

对于刚刚的惊险,两人兀自心有余悸,不过此时此刻,却没人会大煞风景,再去理会其他事情。

云曼丽本来想要从他怀中挣脱,但挣扎了两次,秦王爷的手臂都牢牢的,似乎要将她嵌进身子里一般。

知道挣脱不得,便继续缩在秦王爷怀里。

秦王爷知道云曼丽虽然出身青楼,但却极为羞怯,是以便避开了大路,专门走一些小路。

饶是他武功出众,在诺大的凤都城中,还是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回到了杏花楼前。

看着眼前这栋熟悉的建筑,两个人都不由百感交集。

若是当时梦琪没有突发奇想,要来青楼,两个人还会相见吗?恐怕一场大好缘分,便要由此错过。

两人虽然因为梦琪的缘故,而彼此烦恼,彼此困苦过。

但今时今日,解开心结之后,又不由得要感谢梦琪,若是没有她,哪里又会因祸得福,进而寻找到一生之挚爱?

杏花楼依旧迎来送往,人声鼎沸。

而离开不过短短数日,却不禁让云曼丽和秦王爷生出恍如隔世的感觉。

云曼丽看着秦王爷,并没有说话。

但秦王爷却从她眼中体会到了她的心思,无论如何,云曼丽都是杏花楼的老板娘,在姑娘和下人面前,她始终要保持庄重的。

秦王爷微微一笑,将云曼丽放了下来。

云曼丽娇柔一笑,莲步轻移,率先向杏花楼走去。

杏花楼门前的龟公姑娘,看是掌柜的回来了,登时一个上前迎接,一个去大厅通知。

对于这位老板娘,杏花楼上上下下还是十分爱戴的。

毕竟云曼丽宽以待人,而且并不会克扣姑娘和下人们的血汗钱。这可着实有别于其他青楼!

过了片刻,杏花楼里大大小小的姑娘、丫鬟、仆人、厨子、龟奴全都迎了出来。见云曼丽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知道自己的掌柜的,虽然平日里有不少公子王孙大献殷勤,但从来不为所动。

而这人能跟在一旁,显然已是掌柜的默许,如此更可见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是以杏花楼上上下下一齐恭敬道:“见过老板,见过老板娘!”

云曼丽被众人先是吓了一跳,跟着脸上羞红。

秦王爷在旁呵呵一笑,他在边疆统帅万千将士,纵马驰骋,挥斥方遒,却从来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一家青楼的老板,然后被青楼上下,一齐恭称老板。

秦王爷看了看身旁的云曼丽,忍不住暗想:若是有朝一日,帮助秦琼一统天下,完成大业之后,不如我就陪着曼丽,辞去王位,回到杏花楼中,安安心心做一位闲散掌柜的,偷得浮生半日闲?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就连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不容他多想,云曼丽一跺足,没好气说道:“都傻乎乎愣在这里干嘛,不做生意啦!”

众人这才一哄而散。

云曼丽眼里满是笑意,看了看秦王爷,秦王爷握紧她柔荑,微微笑了笑,道:“老板娘,请进!”

云曼丽捂嘴笑道:“你堂堂一个王爷,却跟我一个弱女子抢个青楼生意,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秦王爷哈哈一笑,抱紧她柔弱无骨的娇躯,迈开大步,便向楼内走去。

不顾杏花楼上下和客人们的目光,秦王爷抱着云曼丽坚定向三楼走去。

到了三楼,来到云曼丽门前,秦王爷先是站住了。他伸出左手,轻轻摸了摸木质的房门。

指尖传来一阵温暖的触觉,又看向了怀中的云曼丽,柔声笑道:“曼丽,你知道吗?若是没有这只门,恐怕我们两个还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彼此过着不相干的日子!”

云曼丽眼中闪过一丝好奇,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秦王爷道:“因为从前我心里有一扇门,而这扇门却解开了原先那扇门。后来,这扇门并没有在我心里消失,又或者被另一道门取代,而是被打开了。你知道吗?是它,将我们连在了一起!”

云曼丽有些懂了,但又不是全部明白。

不过她心里清楚,若不是那日阴差阳错,两人一个站在门内,一个站在门外,恐怕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

所以他说是这道门成全了两人,倒也并不为过。

云曼丽点了点头,摩挲了一阵房门,便将门轻轻推开。

房间里依旧和往日一般干净整洁,看来这几日之中,虽然她去了宫里,但也有人时时打扫。

秦王爷抱着云曼丽走进了房中,来到床边,将云曼丽温柔的放在床上。

两个人从皇宫中逃离,本来是因为彼此情浓,要寻一处地方来发泄情欲。

但这时回到杏花楼之后,彼此的欲念消失了,爱念却将两个人充的满满的。

秦王爷也来到床上,两个人静静的依偎在了一起,彼此相拥,静静看着对方。

说不清是谁先主动,四瓣火热的唇齿贴在一起,那温度,逐渐攀升。

房间内的情形,也就越发旖旎起来。

“曼丽……曼丽……”

因为曼丽有孕,怕伤害她腹中的胎儿,因此两人是女上男下的姿势。

这时候的曼丽,黑发散落在白嫩的肩膀上,随着动作上下起伏,落入秦王爷的眼里,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或许,娶她为正妃,应该在自己去边疆之前,把这件事给办了。

主意一定,秦王爷搂着曼丽的纤腰也就更紧了。

南疆和兴城的战事,已经绵延十日。

这十日当中,南疆吃了一场大败,损兵折将,不计其数。

但对于早已被仇恨支配的南疆将士来说,生死早就置之度外。

天刚破晓,天空上还有一片灰暗。

看起来十分压抑,让人心里也跟着沉重。

兴城内外,此时也是一片静寂。

无论是城头上的南梁边军,还是城下的南疆将士,都屏着一股气,做大战之前,最后的调整。

十日来不分胜负,无论是南梁边军,还是南疆将士,此时此刻,都需要一场大战,作为这十日战争的节点。

一个南疆将军在兴城前面的空地上,策马驰骋。

胯下战马不时打两个响鼻,和身上的将军一样,显得极为不耐。

但城头上的兴城守军,对于此举却熟视无睹。

暗卫们,早在鲁德文的率领下无声无息的从南疆士兵的队伍之中撤了出来。毕竟暗卫的人数一共只有三十六人,这三十六人每个都经过多年的培养,极为珍惜。是以鲁德文也不敢轻易将他们留在军中涉险。

而此时此刻,那位两军阵前,策马驰骋的南疆将军,显然还没有预料到身后早已危机四伏!

毕竟,通过这段时间的反复调查,鲁德文已然断定,这个南疆将军,就是此次平复南疆的第二个导火索。

因为芳贵妃是第一个,是引起南疆和兴城战事的导火索。

而他,就是引起南疆和兴城全面战争的导火索。

因为,他是蜀王爷的唯一孙子。

若是他死在两军阵前,想必蜀王那只老狐狸就是再狡猾,再不愿意与南梁兵戎相见,到了那时,也会倾力一击,死命报仇!

随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兴城城楼上突然传出一阵鼓声。

鼓声重重传来,刺破了天地之间的静谧,也将两方将士从昏睡之中唤醒过来。

蜀王的孙子,那位南疆大将见兴城传来鼓声,脸上不惊反喜,抽出腰间佩剑,大喝一声:“儿郎门,整装待发,马上进攻!城破以后,兴城就是你们的了!”

对于将士们来说,没有什么比金银财宝和女人更加让他们热切的了。

听到蜀王孙子的话,一个个都如同打了鸡血,摩拳擦掌,恨不得立时便将兴城踏为平地。

兴城的守将冷冷一笑,拿起身边雕弓,对着南疆将军便是一箭。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