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豪门独宠:冷傲总裁缠不休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1:30

豪门独宠:冷傲总裁缠不休

豪门独宠:冷傲总裁缠不休 汐娅 著

已完结 贺悠北,夏星然 婚姻爱情 仙侠 情有独钟 穿越种田

第一次正面交锋,她把他当牛郎,送他去警局。再相遇,她霸气依旧,成了他的顶头上司。 送送咖啡,跑跑腿,莫非他一代男神的作用就在于此?“不,我还可以暖床”某男一本正经道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一章 突击检查

顾青果真来了一次突击检查,在夏星然和贺悠北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按响了门铃。

“妈,你,你还真来了?”夏星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副完全没睡醒的模样。

“你妈可是说话算话,你呢?女婿给我准备好了没有?”顾青笑眯眯的望着夏星然,目光不断朝屋内望去。

“你先进来吧,他,他,还没起床……”

“哎呦,都十一点了,怎么还没起床?晚上就不知道节制点吗?不管了,不管了,我现在就要见见我未来的女婿”顾青夺门而入,正欲敲贺悠北的房门。

“妈,你先坐着,好不好,我,我去叫他。”

她轻轻打开他的房门,贺悠北睡得正香,丝毫没有察觉她的进入。

“喂,醒醒,醒醒……”她推了推他,他却没有丁点反应,她只好凑上前去,熟料贺悠北猛地伸手,将她拉倒在床上,她一个不小心,便栽在他健壮的身上。

“早啊,亲爱的。”

夏星然慌忙的想要直起身,却被他死死的按在身边。

“你,你干嘛装睡啊,叫了你那么久都不醒。”夏星然有些恼,“快起床,我妈来了,你今天可得跟我好好表现。”

“放心,我会的。”

贺悠北伸了一个懒腰,“帮我拿下衣服。”

她乖乖的在衣橱里找了一件衣服给他,贺悠北整理好后,两人一同出了房间。

“哇,然然,你眼光真不错。”贺悠北才踏出房间,顾青便扑了上来。

“伯母好,我叫贺悠北。”

“好,好,啧啧……”顾青的眼里满是赞赏“找了这么一个帅气的男友,可真是你前世修来的福气,然然,我还以为你嫁不出去呢,结果……”

“妈,您就别再损我了,你怎么说的我好像充话费送的一样。”夏星然将顾青拖到沙发上“您就好好坐着,喝杯茶,歇歇气,行吗?”

“伯母,学姐人长得这么漂亮,心地又好,工作能力又强,和她在一起是我的福气才对。”贺悠北嘴上还不断卖着乖。

好吧,让他扮演她的男朋友还是选对了人了。

“学姐?”顾青有些疑惑。

“是啊,我们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只是我小两届而已。”

“哦,原来如此,可真是缘分。”

“那个,妈,你准备在我这住几天?”夏星然着实有些猜不透顾青。

“怎么,我才来,你就想要我走啊!”

“我哪敢啊。”

夏星然不再多说,换好衣服。

“我们今天去哪里吃饭?”夏星然问道。

“就在自己家里?”

“什么?”夏星然望向贺悠北。

“当然得自己做啦,放心,不会让伯母失望的。”贺悠北自信满满,“我们去附近的超市买一下东西,伯母先在家喝喝茶,看看电视,我们马上就回。”

“行,我可得好好尝尝我未来女婿的手艺。”

两人在超市挑选一番,贺悠北很是熟练的搭配着各种食材,俨然一副家庭主夫的模样,相反,夏星然对着超市各种美味的食材却无法下手

“我喜欢吃牛肉。”夏星然将一盒牛肉放到购物车内。

“你喜欢吃的就买。”贺悠北又多拿上一盒“反正你负责吃就对了。”

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一个错觉,放佛,他们真的是热恋中的情侣,而她,也很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贺悠北。”她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

“嗯?”他没有注意到她的小情绪,仔细的选购着新鲜的食材。

她好想问他,究竟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她?她很想听他说是,可是却又害怕他说,因为她已经渐渐依赖上有他的日子,但是她的心中却自始至终放不下那个叫沈之谦的男人。

想要得到新的被宠爱的感觉,却又始终留恋过往,一颗心被分成两半,这样对贺悠北是不公平的。

“怎么了?”见她不说话,他询问道。

“哦,我其实很喜欢吃西兰花。”

他微笑着看着她,揉了揉她如海藻般的长发,随即又去蔬菜区拿了一盒西兰花。

回到家后,贺悠北开始忙活起来,夏星然帮着在厨房打下手,比起上次在秦筱家打杂,显然这次她会轻松很多。

贺悠北在厨房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不一小会儿,几道菜便上了桌。

红酒烩牛肉,西兰花炒虾球,糖醋鱼,莲藕排骨汤,西红柿鸡蛋,望着桌子上的美味,夏星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啊。”夏星然赞许的点了点头。

“尝尝看,喜不喜欢吃?喜欢的话·····”

“天天做给我吃。”话才出口,夏星然却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她怎么能够要求他天天呆在厨房,为她做饭呢?

顾青这下对贺悠北的好感可是直线上升了,嘴里一个劲的狂赞贺悠北,要知道,自己的女儿都不怎么会做饭,现在碰上这么一个好男人,她也是放宽了不少心。

夏星然的难题来了。

顾青硬是要在她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本来这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不过,毕竟家里多了一个贺悠北,而且,顾青现在以为他们是同居的男女朋友,所以,既然是这种关系,那么他们总不能分房睡吧,不然顾青肯定会起疑心的。

贺悠北自觉的将被子抱到沙发,却被顾青给制止了。

“呀,悠北,你怎么睡沙发啊?”

贺悠北一头雾水,家里就两间房,他不睡沙发睡哪里?

夏星然向他使了一个眼色,他恍然大悟,糟了,这下可得来真的了,不怕别的,就怕他自己控制不住啊。

夏星然拿起沙发上的被子,抱进自己的房间。

“其实,我比较喜欢睡沙发。”贺悠北口是心非道。

“家里又不是没有房间,干嘛睡沙发,只有小两口闹别扭了,睡沙发还说的过去,好了,不要顾及我,你们两晚上该干嘛还是干嘛啊!”顾青露出一丝笑意,夏星然看的头皮有些发麻。

“只要然然你声音小点,动静小点就行。”

“噗!”贺悠北忍不住笑出声来,顾青的言外之意他是懂了。

“妈,你说什么呢?”夏星然又羞又恼。

“伯母,她挺矜持的,你多虑了。”贺悠北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他这是在替她解围吗,怎么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闭嘴,贺悠北。”

“好了,我先去睡了,悠北,加油!”顾青拍了拍贺悠北的肩膀“我可是想女婿孙子一块要呢。”

“放心,伯母。”

真是的,夏星然一副无法理解他俩的表情,转身走进房间。

“快去啊。”顾青推了推贺悠北,贺悠北也随即跟了进去。

“贺悠北!你……”夏星然正想发作,却被贺悠北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

“伯母还在外面,你自己看着办吧。”

想了想,夏星然还是忍了下去。

顾青其实也是揣着一肚子心思,她站在门外,一直偷听着房里的动静,弄的夏星然和贺悠北根本就没法睡。

“看样子,伯母很希望我们发生点什么。”贺悠北悠闲的躺在床上,可是夏星然却不敢上床,独自坐在床边。

“我们可是有协议的。”夏星然不忘提醒他。

“我也没说要违反协议啊。”贺悠北突然坐起身来,将她拉入自己怀中,两人双双往床上倒去。

“啊,你要干什么?”夏星然大惊失色,叫了出来。

“逢场作戏咯,不然伯母今晚会在门外站一晚的。”

顾青听到夏星然的叫声,心中果真一阵窃喜,心想,这事,八成是成了。

“亲爱的,有点诚意好不好,做戏也得认真点啊。”贺悠北盯着她泛红的脸颊轻声说道。

“怎么才算有诚意?”

“比如,一些,自然的反应?”贺悠北戏谑道。

她怎么知道什么是自然的反应啊,那些反应,她根本就羞于启齿好不好?

“是不是要真实演练下学姐才会明白?”贺悠北抱着怀中的她,心里又升上一股冲动。

“不许胡思乱想。”夏星然再次郑重警告道。

“好。”忽然,贺悠北用牙齿咬上她的脖颈。

“啊,好疼,你轻点!”

“这下,我们在干些什么,伯母应该放心了。”他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夏星然的脸‘蹭的’涨的通红,用粉拳捶了一下他坚硬的胸膛。

顾青以为房里战事激烈,便安心的睡去了。

可是,夜真的很漫长。

贺悠北有意靠着床边,离夏星然远点,可是放下防备,安然睡去的夏星然无意中却又靠了过来,紧贴着他的身躯,他的脸上渗出一丝汗意,辗转反侧,夏星然柔软的身躯碰到了贺悠北僵硬笔直的身体,顿时清醒了。

贺悠北,叫你戏弄我。

黑夜中,她的嘴角轻轻上扬。

她故意使坏将手臂搭到他身上拥住他,然后身子像只猫咪一样,轻轻往他身上蹭去,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愈发沉重的呼吸声以及越来越僵硬的身体。

贺悠北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了,偏偏夜又如此漫长,他拿下她缠在身上的玉手,转身走进浴室,现在,他急需要一个冷水澡来浇灭心中的欲火。

夏星然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忍不住躲在被子捂着嘴偷笑。

贺悠北,等着瞧,你今晚就别想睡了。

果然,贺悠北刚回房间躺下,夏星然又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他,惹得他不停的往浴室走去。

真是个小妖精。

无奈之下,他回到客厅,打开电视,将音量关掉,看起了无声电视。

他拿出红酒,慢慢品了起来,注定又是不眠夜啊。

第七章 盛世酒会

现在对于各种晚会,应酬,夏星然都不忘拉上贺悠北,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身边有一个人会安全点,可是,明明他以前没有出现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也过得很好啊,为什么他的出现会让她有一种依赖的感觉呢?

“不想了,不想了!”她烦闷的晃了晃头,在衣橱里精挑细选,也没能选到参加酒会的合适礼服。

红色太妖艳,黑色太深沉,白色又太平淡,犹豫许久,她最终还是选择了一件淡紫色抹胸及地长裙。

紫色较为典雅,合体的剪裁突显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她将黑丝绾成一个发髻挽在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随意上了点淡妆,便准备前去赴会。

恰巧此时,贺悠北来了电话。

“我在你家楼下。”

这么快?

夏星然跑到窗户边,拉开窗帘,便看到贺悠北一身笔挺黑色西装,倚着车门,站在楼下。

她会心一笑,正好被他看到,他向她挥了挥手,嘴角扬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她走下楼去,可礼服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方便,这让她的行动变得有些笨拙,贺悠北走上楼来,细心的为她托起礼服好看的裙摆。

夏星然心头一暖,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很美!”贺悠北发自内心的感叹。

她哑口无言,不知是不是该说声谢谢呢?

贺悠北没有感觉到她的失神,替她开好车门,然后自己回到驾驶位上,开车前往盛世酒会的举办地点,也是盛世旗下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此次酒会邀请的人不乏商业精英,影视名流,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也邀请到了,夏星然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有些心不在焉。

贺悠北虽然只是威阳集团旗下的一名实习生,可在酒会上却有不少人前去搭讪,当然,这可能与他那副与生俱来的好皮囊有关,夏星然不禁在内心感叹,这真是一个看脸的世界啊。

贺悠北身边的美女换了一拨又一拨,可她们依旧乐此不疲。

“沈公子,最近回国内发展了啊?旗木现在可是势头正盛,你让我们这些小公司还怎么活的下去?”一个男声高调的响起,夏星然回过头去,他的脸,就那么清晰无比的出现在她眼前,然后慢慢放大,直至占据她眼里的整个画面。

沈之谦。

那是她辛辛苦苦等待了五年的重逢。

“说的是哪里话,优秀的公司比比皆是,旗木哪有资格一家独大?”他淡然自若,细品着杯中的红酒。

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到她的身上,隔着那么多人流,她依然能够第一时间准确无误的找到他,可是,他却感知不到她的存在。

也好,或许,他们没有必要再见面。她的痛楚,无人会知晓,她的等待换不来任何结局,姜旭说,他已经找到了爱情,所以,她没有资格在继续等待,继续纠缠了。

她端着酒杯,往外走去,这个地方,她不想再停留。

她走到一处长廊,冷冷清清,远离了喧闹,她靠着墙壁,黯然伤神。

“星然!”姜旭竟然跟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酒。

“人太多,原谅我照顾不周。”

“没事的,姜先生。”

“这杯酒,我敬你!”姜旭将酒递到她的唇边。

夏星然接过酒,没有犹豫,仰头喝了下去。

姜旭脸上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夏星然没有发觉他的异样。

“姜先生,你去忙吧,人太多,你,你不用,顾及,我······”夏星然摇了摇头,竭力保持清醒,身体却摇摇欲坠。

“星然,你怎么了?”姜旭一把扶住她即将倒下去的身子,故作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就是头有点沉,身体,身体有些闷热,你,你不用管我……”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躯也逐渐柔软无力。

“那怎么行,我送你去房间休息。”姜旭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抱进酒店的一个房间,随后将门反锁。

他将她放到床上,看着床上的可人儿,蠢蠢欲动。

是的,他在酒里下了药,他承认,他很卑鄙,不过,为了想要得到的不择手段,是他向来的行事作风。

“我好热,好热!”夏星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只是出于本能的低唤着。

今晚,你是我的女人。

姜旭脱掉西装外套,丢到一旁,伸手解开她礼服背后的拉链,露出她光洁柔软的皮肤,他低下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姜少爷,姜少爷!”门外响起一阵重重的敲门声,一阵紧接一阵。

“我靠!”姜旭不满的咒骂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夏星然,拿被子盖好她裸露在外的身体,随即走去开门。

“什么事?”他不耐烦的吼道。

“那个,那个,沈之谦沈公子说要见您一面。”下人颤颤巍巍的答道。

“什么时候不好,偏偏挑这个时候坏我好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姜旭回头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夏星然,还是关上了房门。

贺悠北的魅力可还真不是盖的,周围莺莺燕燕就没间断过,他环顾四周,这才想起了夏星然。

来参加聚会的人太多,贺悠北围着走了几圈也没发现夏星然的身影,电话也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夏星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白色的床单已经皱的不成模样,整个人如火烧般难受,她挣扎着走下床,想要找点水喝,一个没站稳,跌到在地。

贺悠北,贺悠北,你在哪里?

手机铃声在床边响起,夏星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你在哪里?”贺悠北的声音有些焦躁。

“我,我在酒店的一个房间,我好难受,好难受……”她想站起来去看一下房间号,可无论如何却直不起身来。

“哪个房间?快说啊?”

手机无力的从她手中滑落,全身像蚂蚁钻噬一样难受。

贺悠北像发疯一样,一个房间接一个房间的搜寻着,他听到她说难受,他就更加不安起来,可是,酒店实在太大了,光房间就不知道有多少个,他却丝毫没有头绪。

当他推开不知道是第几十扇门的时候,他总算看到了她的身影。

她蜷缩着躲在房间的角落,瑟瑟发抖,她脸上的表情很是痛苦,发丝凌乱,衣衫不整,这让他既惊讶又无比心疼。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快速褪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

“我,我···”她的唇张张合合,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要再说了。”他抱起地上的她,走出门外,离开了酒会,回到了自己家中。

他将她放到床上,将被子盖好,可不一小会儿,却又被她打开,反反复复。

她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放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更加舒服,贺悠北精明的眼里已有一丝了然,竟然有人对她心存非分之想,而且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双眸一沉,拳头不自觉的紧握。

夏星然觉得自己就像要炸开一样,她一把拥住了贺悠北冰冷的身体,不断往他身上蹭去,似乎这样才能缓解身体的火热。

“别,别这样!”贺悠北额上青筋暴起,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好不好,怎么经得起如此诱惑,他推开她,可是没一小会儿,她又缠了上来。

“你,你不要逼我好不好?我真不是牛郎。”可是,此时的夏星然又怎么听得进去他所说的话呢?反而动作更加大胆,甚至贴上了他的薄唇。

“好吧,得承认,是你诱惑我的。”贺悠北不管,反手扣住她的头,重重的吻了下去。

一夜翻云覆雨。

夏星然嘴里发出一声不满的声音,随即翻了个身,白色丝质棉被紧贴肌肤,很是柔软,似乎昨夜是做了个好梦,睡梦中,她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丝甜蜜的笑意。

“你这是醒了吗?”贺悠北眨着眼睛,露出一脸无害的笑意,跪在床边,细细的盯住她泛红的脸颊。

夏星然猛然一惊,贺悠北?为什么她醒来后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贺悠北。

“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可是他家啊!

“贺悠北!”夏星然‘蹦’的从床上弹起,却发现自己未着寸缕。

“啊!”她大叫,赶紧拿被子捂住自己的身体。

贺悠北也有些尴尬的别过头去,她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了什么,可是除了发胀的脑袋,她什么也想不起。

她想要站起来找衣服,但腿间却隐隐传来一阵疼痛,宣告着他们昨晚的战事有多激烈。

她恍然大悟,死死的盯住着别过头去的贺悠北。

“对不起,我百口莫辩。”贺悠北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无论她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还手的。

“我的衣服呢?”

夏星然的反应让贺悠北有些不知所措,她不哭不闹,不找他理论,这让他心里更没底。

“你要是生气了,你……”

“贺悠北,我的衣服呢?”夏星然没有理睬他,重申道。

“坏了,不能穿了,不过,我已经叫人送来了,在等一会儿就好,对不起,你生气你可以讲出来,要什么赔偿都可以,我没想到,你还是第一次……”

他知道,这个女人只会属于他,可是,他并没有想要这么早的得到她。

“贺悠北,你够了!”第一次又怎么样?她夏星然虽然年纪大,可是她也没有那么保守,会为此一哭二闹三上吊,过去了她也不想再追究,为什么他一定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呢?

是,她是生气,很生气,可是她还能怎样,难不成杀了他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