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4:16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一见倾情:亿万首席宠甜妻 我是夏浅陌 著

已完结 沈喻爱,封靖辰 穿越 历史 架空 空间

沈喻爱是第一个闯到封靖辰怀里哭的女人。被渣男劈腿,被爆出床照,一时间,她在暮城成为了众矢之的。封靖辰很给她机会:“睡服我,帮你反击!”两个人都知道,封靖辰并不是

精彩章节试读:

第17章 不花20万都睡不着觉,我做的贡献还不多?

“你觉着你们两个大男人深更半夜住进我家合适么?”沈喻爱在身后穷追不舍,一再的想要阻拦,但是耐不住这封司的力道大,动作快。

对于她的阻拦压根就没有什么作用。

“我跟我大侄子住进你家,你不用觉着太荣幸。”封司将张郁苛抱到了一楼的房间里,因为别墅没有开灯,只能靠着他敏锐的身形一点点靠近!

“那是我的房间!”沈喻爱隐隐可以看到封司走去的方向,立马将壁灯打了开来。

霎时间,灯光的光辉照射在几个人的身上,张郁苛的脸红的像猴屁股一样,此刻在封司的怀抱里已经打上了呼噜。

封司的脚步一停,高大的身影仿佛璀璨灯光下的王子,那一双长腿更是吸引着沈喻爱总是想多看一眼,在看一眼,他周身萦绕的神秘气场,却跟着一身的玩味大不相同。

“客房在哪?”封司耐心的问,今晚已经做了十足的把握,说什么都不离开!

“那。”沈喻爱指了指旁边的房间,下意识的说出了口。

说完,她就后悔了!

这……不就是同意了他们住在这了么!

Mygod……

她站在原地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见到封司已经带着张郁苛进去了,才抬在半空的手瞬间收了回来。

算了,不过是住一晚而已。

转身,沈喻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才喝了点酒,明显现在开始上头了,她晕晕乎乎的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

封司将张郁苛放在了床上,自己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这大侄子有地方住了,那他呢?

出来之后,他按开了壁灯,大致的扫视了一圈,别墅的场景。

一楼的小摆设,几乎都已经被搬空了,只剩下那么一个专门打造的柜子。

难不成,这个女人要离开?

松了松自己的领带,汗珠已经浸透了衬衫,他嗅了嗅自己满身的烧烤味,嫌弃的脱下了外套跟衬衫,找到了沈喻爱家里的盥洗室,就走了进去。

他将西装跟衬衫全部都扔到了一边,给陈华打了电话,叫他明天早上别忘记送过来。

自己则钻到了花洒下面,享受着水流的滋润。

那健硕的古铜色肌肤上,肌肉分明,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从腹部延伸而至的人鱼线,更是吸睛。

他的身材简直可以用好到爆来形容!

水珠浸透了发丝,晶莹点点被他的双手一甩,直接将晶莹的水珠甩落,从而又覆上了另外一层水珠浮于表面。

“框”

房门突兀的被打开,沈喻爱捂着唇,头不抬眼不睁的趴在马桶旁就是一阵呕吐。

晚上吃饭的那点味道,全部都顺着空气蔓延在了整间屋子。

“天呐,再也不想喝酒了,太难受了。”沈喻爱边吐边哭,看的封司竟也忘记遮挡自己,拉开了浴室的帘,直接坦诚相见,看着沈喻爱诧异了一会。

这女人,喝酒还能喝到哭?

“要不要我帮你?”封司本来是出于好心的,但是这声音一出。

沈喻爱立马从马桶旁边站了起来,挥着袖子擦拭了自己的眼泪:“不用。”她抽噎了两声,不经意的将目光落在他身上时,感觉脑子里的思绪瞬间清晰了不少。

这个男人——竟然没穿衣服!

果着身子,藏在自己家的盥洗室里……

“你在这干嘛!”沈喻爱嫌弃的将眼睛闭了上。

封司看到她这幅模样,总是想要上前去逗逗她,眼梢的笑意渐渐绵长,“当然是洗澡了,怎么?你要跟我一起洗?我不介意的。”

“洗澡!洗澡你怎么不关门!”沈喻爱现在真想拿棍子给他拍出去,上别人家也这么随便吗!

“深更半夜的,谁能想到你竟然喜欢偷看我这么帅气的男人洗澡。”封司眼波潋滟着桃花,调侃道。

“你……!”沈喻爱此时此刻的心情用吐血三升也表达不了心里的郁闷!

索性不跟他争辩了,冲了马桶后,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里。

封司看着她的身影,薄唇勾起,怎么看到他这么完美的身材都不感叹一下?真是个不会欣赏的女人。

——

第二天一早,才刚刚六点钟,沈喻爱就起了床,跑到大厅去制造超大的噪音。

这其中意识很明显,让他们两位起床,赶紧离开他们家!

她将自己房间的音响全部都搬了出来,放在大厅,将音量开到了最大。

她在一旁坏坏的笑。

封司给张郁苛被这声音吵的,确实是醒了!

张郁苛揉着太阳穴从房间里看似很疲倦的走了出来:“小舅妈,你还喜欢音乐吗?”

“每天早上跳跳舞,身体好!”

沈喻爱见到张郁苛跟封司相继都起来了,眼梢扬起得意的弧度,跟她斗?他们舅侄两都不是对手。

“哦,小舅妈,小舅呢?”张郁苛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有看见自己的小舅舅。

他又重新赶到湘城,并不单一是为了小舅舅的伤情,也是为了给封司带份文件的。

昨天玩心大起,竟然忘了这件事了。

张望着了一圈后,房间门的悠悠的开了,封司裹着被,但是气场依旧强大,背脊挺直很精神的一枚帅锅。

“小舅舅,你怎么不穿衣服?”张郁苛连忙上前。

“等着陈华送,大侄子你是不是忘了,你舅我的衣服从来不穿两天!人活着就是要潇洒,浪费,尽情的享受。”封司边说脸颊流露着对现状很满意的感觉。

他的人生,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沈喻爱从来都看不惯这种顽固子弟:“有钱没地方花了?是么?就不知道为社会多做做贡献吗!这个社会啊就是多了你们这些败家子,才会变的这么乌烟瘴气!”

看着他这幅模样,怎么就那么欠骂呢。

事实上,她还真没忍住。

“每天不花20万我都睡不着觉,我做的贡献还不多?”封司并没生气,只是邪笑着望着她。

沈喻爱想要还嘴,就被突然到来的陈华给打断了。

陈华将装有西装的礼盒递给了封司,面无表情恭敬道:“BOSS,今天谢赫秋要约您吃饭,您是,是去还是不去?”

第3章 赔偿损失费!

“我这个没有教养的他舅舅,西装很贵。”男人用如玉竹般的手指推开她的肩膀,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沈喻爱抬起眸,点点晶莹在眼眶里扩散,泪水缭绕的视线里,却是一位英俊如斯,犹如天抵的男人。

她愣了一下,抽噎着看着他。

男人已经习惯了女人看待自己的花痴表情,丝毫没有同情她,从自己的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跟随时携带的钢笔,写上了一行字,旋即递给了沈喻爱。

她诧异的接了过去,还没等看内容,眼前英俊如斯的男人神情疏离,嗓音很低沉好听:“我是封司,这是我的电话号码,等着赔我大侄子的精神损失费吧!”

“什么?”

沈喻爱诧异的更深了,什么鬼!

他大侄子的精神损失费?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眼前的男子,怎么感觉跟刚才追赶自己的少年有些像呢。

“你把你的电话号码也写上,一切都走法律程序!”

“神经病!”沈喻爱眼睛哭的通红,骂了一句,完全没有理会他,还不忘狠狠的推开了挡路的封司,“你挡我的路小心我告你光天化日欺负良家妇女!”

封司:“……”还真是一个不讲理的野蛮女人。

十米开外的凯迪拉克的轿车上,张郁苛紧张的看着车外如此‘血腥’的一幕。

因为距离太远,他听不见他们说什么。

只见他低头惋惜叹气:“真感动,小舅舅你为了我竟然出卖色相了!”

封司是背对着他,所以他在车内根本看不清封司嫌弃的表情,但是确实清楚的看到两个人真真切切的抱一起去了。

封司被她这么一推,第一反应不觉得自己丢脸,而是这个女人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我说……”封司转过身来,才发出两个音节,就被沈喻爱给打断:“臭流氓我告诉你,在跟着我,我就喊非礼。”

她边哭边朝着别墅区外跑去。

封司眼梢微微上挑薄唇眯成一条线,这个说谎的女人,见过他这么帅的流氓吗?-

沈喻爱一口气跑到了街道的尽头。

在不小心撞到一个人后,才失魂落魄的停下来。

就连跟那被撞男子说对不起三个字,都是泪眼婆娑,人家本来想要开口教育她一下,见到她这个样子,都避而远之。

现在碰瓷的太多,这条路又比较偏僻,万一有理说不清呢?

男人走后,沈喻爱像是用光了所有的力气,蓦地坐在了地上。

被全世界抛弃也大致就是自己现在这个模样,老公出轨也就算了,在离婚的这一个月里,她还天真的以为他会回心转意来找她,却等到了他在自己的面前跟别的女人玩1027P高清无码!

这份感情,还真是输的狼狈至极-

夜。

斑斓的灯光将城市照亮,暮城市中心最大的酒吧前,站着两位身穿三点跳艳舞的异国女郎,勾着行人的荷尔蒙蠢蠢欲动。

其中,同样淹没在人群之中的凯迪拉克一点点拉近跟酒吧的距离。

张郁苛握着方向盘偷瞄着车外的一切,心脏‘砰砰’的乱跳,眸光流露出惊喜之色:“小舅舅……我来这,会不会被妈骂。”

如墨的眸划过漆黑的夜,眼角眉梢都是绵长的笑意。

封司收回了搭在车窗边的胳膊,望向封司玩味的问,身上张扬着不知从何处来的自信:“你可知小舅舅在暮城的外号是什么?”

张郁苛想了一会,好像是——风流二少,这四个字才想要脱口而出,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就这样说出来,真的好吗?

“小舅舅……”张郁苛有些觉着为难,看着封司不知怎么回答他这个深奥的问题。

暮城的人都知道,封氏集团的二公子,不务正业,沉迷女色,毁了百年基业,跟大公子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可惜,大公子英年早逝,在十年前出意外身亡。

至今,大公子封靖辰为封氏集团创下的业绩仍旧无人打破,在商场上已成为人人敬仰的神话。

“嗯?”

封司收敛了期待的目光,嫌弃的说道:“我姐怎么教出你这个笨儿子,走吧,小舅舅今天就带你去体验一次,什么才是男人应该有的人生。”

他迈开长腿,周身的强大气场无与伦比。

那张俊俏的脸到哪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总是会吸引着周遭任何雌性生物。

在他身后,张郁苛连忙跟了上来,脑海里一直都在萦绕着一个问题:“男人应该有的人生?是什么人生?”-

酒吧里,奢靡,迷乱,空气充斥着浓重的荷尔蒙气息。

五颜六色灯光交替在身上,纸醉金迷。

中间舞池中,男男女/女尽情的释放,甚至还有一位不知喝了多少的女人,连纯白色的小衫都脱了下来,放在手中跟随着音乐摇动,霎时间,她的周围迎上去了很多男人。

谢梦梦坐在吧台吸了一口饮料,目光一直聚焦在那女人的身上,见那女人被围了起来,自言叹气:“看来今晚这女人要比皇后还舒服了!”

她旁边的位置上,沈喻爱已经喝的不省人事,人生第一次化妆也惨遭了眼泪的毒手。

那黑色的眼线全部都被泪水冲到了脸颊上,那一趟一趟浓重的黑色,差点没吓死谢梦梦,她惊恐的看着沈喻爱脸颊上两行‘黑色的眼泪’黏在了脸上,实在是没忍住,蓦地笑出了声。

“瞧你丫的出息,刚才是谁说的不为渣男掉一滴眼泪,你看看你现在,白瞎了我给你化的妆!”

沈喻爱视线里昏天暗地的,看着谢梦梦都是双影,却也还不忘跟谢梦梦吵架:“你不心疼我,你竟然心疼你的化妆品,死丫头,你们姓谢的没一个好人!”

“是是!除了我谢梦梦,姓谢的没一个好人!”谢梦梦随着她骂了一句,毕竟这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就是跟喝多的人讲道理。

“呕……”沈喻爱这胃被酒精搅的翻天覆地,连忙朝着卫生间跑去,一路上横冲直撞,最终跌跌撞撞的来到了卫生间,将胃里的食物残渣全部都清理干净后,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却发现眼前,正有三个大老爷们看着自己,并且,耳廓里如同水龙头放水的声音一点点的回荡……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