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富豪老公的复仇妻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5:40

富豪老公的复仇妻

富豪老公的复仇妻 盛宫霓 著

已完结 汪西圆,汪岩 婚姻爱情 灵异 鬼怪 言情

“此生,此世,我汪岩再也不会放开你,我会将你刻进我的心里,印入我的脑中,恒久不变。”汪岩“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不然我饶不了你”汪西圆

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 一言不发

董丽看着她的模样将她拉进怀里抱着她,听着汪悠如此悲戚的哭着心里酸涩不已,而穆婉婉见着汪悠哭也不由的跟着哭了起来。

回到金盛华邸的时候汪悠已经醉的不成模样,她由董丽和穆婉婉扶着,一张脸也不晓得是因为喝多了还是怎么的,刷白刷白的。

容姨见汪悠这幅模样也是吓坏了,赶紧让董丽和穆婉婉将她放到沙发上。

“这是怎么了?小姐怎么会喝那么多酒?”

穆婉婉不知该如何表达,说了半天最后还是董丽整理了一番后才说了个清晰。

容姨听了后一言不发,只是坐在一旁握着汪悠的手叹了叹气。

送走了董丽和穆婉婉,容姨这才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听对方接通,她有些担忧的唤出那个称呼,“少爷……”

这是一个普通的公寓楼,外表陈陈旧旧的,看起来也是有了些年头了,杨静雯从车上下来四处看了看见一旁的几个小伙子猛瞧着她看,忍不住皱了皱眉眉头。

这种小区没有电梯,杨静雯只能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往上爬,好在她要去的是五楼爬爬停停的也算是到了。

敲了门,随后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女人少了那些名牌,可是脸上的脂粉还是如以前那般,她保养的极好皮肤也没见怎么松弛,看来夏海的死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

“哟,这不是静雯么,怎么亲自到这边来了!你找夏琴吧,她在屋里我去叫她。”

“好。”杨静雯扯了扯嘴角,按理说她也该叫这个女人一声舅妈的,不过这女人以前只不过是个发廊小姐,她杨静雯那一声舅妈是怎么也叫不出口的。更况且现在夏家沦落到了这幅田地,她更不愿意多理睬她们什么,要不是这夏琴和她还算合得来她怎么会亲自来这里!

夏琴很快就出来了,见到杨静雯就满脸笑容,“表姐,你怎么会来这儿了,你都好久没找我了,我也正想去找你呢!”

“怎么,手头没零用了?”杨静雯笑笑,声音不高不低的。

夏琴感觉不到什么异常,倒是站在边上的夏母蹙了蹙眉头,“我去倒茶。”夏母说了句就朝厨房里走,她不想与杨静雯说什么,毕竟他们之间的差距已经摆在了面前。若不是平日里她自己藏了些钱,或许连这种破房子都住不起了。

“喏,这里有一万,你先拿着吧。”杨静雯见夏母进了厨房打开包就拿了一万现金出来给了夏琴。

夏琴见到钱嘴角扬的更高了,她已经不是夏氏千金了,没有了以前的奢华,她什么也不是,从小养在豪宅里现在死了父亲,又没有了保姆她的生活困难的厉害!立马接过钱夏琴连连朝着杨静雯道谢。

“别先急着谢我,这一万只是先给你一点小钱花花,我今天找你是有事让你做,做成了,你们今后的生活我保证不会难过到哪里去,我们杨家养你们两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夏琴听杨静雯这么说心里倒也有些不确定了,她朝着杨静雯看着,问道:“表姐,这,你是要我做什么呀?”

杨静雯笑,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头发,“过来。”轻说出两个字,见着夏琴俯身靠过来她也就凑到了夏琴的耳边。

夏琴听着杨静雯说,一双眼眸不由的睁大了起来!

容姨给汪悠煮了醒酒汤,汪悠喝了就开始吐,吐到胃酸都出来了。

容姨虽然心疼她,可见她这幅模样也忍不住怪道:“小姐你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还要去喝那么多酒呢!借酒消愁愁更愁你都这么大人了难道也不懂么!”顺着汪悠的背,见她吐完就拿着毛巾为她擦了擦将她扶了起来。“王梦洁虽然瞧见了少爷在机场拉你离开,不过她只以为那是Darius而已,并不知道少爷的真实身份所以小姐不用太担心的。再说,为了这种朋友而难受,又有什么值得的。”

汪悠吐的肚子里都空了,这么一折腾倒是也清醒了些,倒在床上,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捂住了额头,“是不值得,一点也不值得。”

“不值得你还这么喝,要是少爷知道了他肯定要担心死了。”

“容姨你不没有告诉哥哥么。”汪悠笑了起来,满是苦涩。

房内没有再对话声,容姨沉默了一会儿打了盆热水过来挤了毛巾为汪悠擦身子。

“容姨,我这人,是不是特招人讨厌呀?”汪悠闭紧的嘴又说了话,她眨了眨眼睛,眼前是一片昏沉的。

“怎么会呢。小姐的苦,她们又怎么会理解。”

汪悠又哭了,这次只是低低的抽泣着,哭的跟个孩子似的。

第二天一大早杜城亿就敲响了门,容姨在厨房忙活,汪悠就去开了门,头还疼着,晕晕乎乎的,见是杜城亿她就挡在了门口不让他进来。

“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这几天打你电话怎么都不接呢?”

“有么?我没看到。”汪悠撒谎都不带眨眼睛的,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继续道,“你来有什么事情,没事的话我关门了。”

杜城亿怎么会让她关门,伸手就撑住了门,“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舒服么?”

“没什么。”汪悠不太高兴和他多说,门上的手加了些力气,只是杜城亿力气比她大的多,这门纹丝不动。

“如果是因为我母亲跟你说的那些话让你不高兴,我向你道歉。”杜城亿一眨不眨的看着汪悠,神色认真。

杜城亿说的话太认真,让汪悠顿时觉得有些感动,可她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无所谓的说道:“没什么,你母亲没什么话能刺激到我的,不过当然还是那句话,即便把你全部家当给我我也不稀罕。”

两人僵持在了门口,容姨从厨房出来看到了这幅景象赶紧开口,“君先生吃过早饭了么,我多做了些,要是没吃过就过来一起吃些吧。”

杜城亿听闻,赶紧笑着道谢,从容的挤进来,在汪悠的眼皮子下大大方方的走到餐桌前,坐下。

汪悠顿时惊住了,杜城亿他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了!心里有些气不过汪悠也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端起容姨倒好的牛奶猛喝了一口。

“慢点喝,没人跟你抢。”杜城亿眼底带着笑意,顺手抽了张纸巾为汪悠擦了擦嘴。

容姨看着他们两人不由的笑了笑。

兜兜转转的,或许他们之间还是有缘分的。只是他们的缘分间还隔着太多东西。

容姨笑着的嘴角又平了下来,立即转身去了厨房,看她还正熬着的小米粥。

用了早餐杜城亿就要准备去公司,他跟汪悠说了声就要走,可又在汪悠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来,伸手扣住汪悠的后脑勺,低头就吻在了她的唇上。

这一吻,太突如其来了,让汪悠一点防备也没有,反应过来想要去推他的时候杜城亿已经放开了手,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有些喜滋滋的走出了汪悠家的大门。

汪悠瞪了他一眼刚转身放在口袋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出一看竟然是温梓夙打来的,没犹豫,她挂了电话,只是紧接着他又打了过来。汪悠犹豫着,还是接了电话。

“汪悠,我是温梓夙,不要挂电话听我说,有人匿名传了邮件给我们警方说你就是白青的侄女,现在警方正在往你家里来,只要你一口否认的话他们也没什么办法的,美国参与过这件事情的人都被你哥哥杀光了,只要我也否认,警方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汪悠站在原地,听着温梓夙的话有些不知怎么回应,直到温梓夙叫了她的名字几声后,她才回道:“你是执法人员,现在竟然包庇我?”

“没时间了汪悠,我不会害你的,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真的!”

“见过我的那些美国警察都死光了,我的身份也洗过,没什么好担心的。至于是什么人发的邮件我想我也清楚,至于现在,我觉得你还是该好好想想自己的说辞吧。”挂了电话汪悠就将手机扔在沙发上,她站了一会儿也就坐了下来。

容姨端了一碗补汤出来放在她面前,见她神色有些不对就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过汪悠摇了摇头,抿着嘴笑了笑:“没什么,只不过等会儿会有些警察局的客人来,容姨去准备准备,不可怠慢了客人。”

容姨怔了怔,立即点头,“这些警局的倒是不怕什么,主要的就是怕这些事情传到了那些人的耳中,会招来事情。”

“是啊!”汪悠的手握紧了些,“现在就只能希望风声还没传出去。”

警局的人来的很快,汪悠事先就让容姨将门开着,而她就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杂志翻看。

“白小姐你好,我们是A市刑警大队的,有件案子需要你配合我们调查。”说话的刑警拿着证件举至汪悠的面前让她看。

“案子?”汪悠挑眉看向说话的那个刑警,“可以,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配合。”

“那就请小姐跟我们去趟警局了。”

“案子很大?”汪悠面露惊讶,“还要跟你们去警局。”

“如果查明和白小姐无关我们自然会送白小姐回来。”

“那行吧。”汪悠点头,让容姨拿着外套穿上就跟着他们出了去。

这帮警察见汪悠柔柔弱弱的倒也没为难什么,到了警局的讯问室里,他们派了一个女警过来问话。

第8章 不放过

听着汪悠回答,白青绷紧的脸色才缓和了些,“哥哥和嫂子就你和阿延两个孩子,叔叔我一生无所出你们就是我的孩子,谁要欺负你们,叔叔我第一个不放过!”

汪悠听着眼眶酸酸的,她挽起白青的手往里走,不说话,只是使劲抿着嘴露着笑容,“叔叔,警察他们抓不到你的对么!”

知道汪悠的担心,白青摸了摸她的脑袋,目光宠溺,“傻丫头,叔叔那么厉害,岂会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抓到的呀!”

汪悠点头,只是眼泪就不自觉的掉落了下来,“我有些累了,去睡会儿。”她找着理由离开,回了房间就趴在床上无声的流泪。

她怕,经过今天帝国大厦的那一幕,她真的是怕的要死,她怕叔叔会离开,像爸爸妈妈一样,离开他们。

第二天一大早温梓夙就来了电话,当时汪悠还在睡梦之中。

今天是休息日,温梓夙局里没什么事情便想着约汪悠出来四处逛逛,汪悠欣然接受,挂了电话她就打开橱柜找起衣服,那件和温梓夙在集市上一起买的那条裙子挂在厨里,她伸手摸了摸,可惜现在是大冬天的,不能穿。

换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她又套了件大衣在身上,化了个淡妆后就出了门,让容姨送到了马路边汪悠就自己打了车过去。

到达温梓夙说的公园之时,他已经在花坛边等候,温梓夙穿着橙色的羽绒服,牛仔裤,让他看上去更加像是个大男孩,且引来的回头率也极高。

汪悠下了车对着他笑,温梓夙瞧见立即就小跑上前,二话不说就将一个东西塞到她的手里,热乎乎的,垂头一看,原来是个灌了热水的瓶子!

“谢谢!”汪悠有些惊喜,她握紧了些手中瓶子,看着身旁的温梓夙,“这个你给了我,那你冷么?”

“不冷。”温梓夙笑着,他嘴唇上抹了润唇膏,一点也不干燥,“我是男人,熬点冷不算什么。”

汪悠噗嗤一笑,冬日的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格外美好。

“对了,你要去哪里逛?”

“恩,随便逛逛吧,先去吃点东西,然后,恩……看电影行么?”温梓夙显然对这方面很生疏,时不时的抬手抓抓头发。

汪悠只是笑,点头答应。

她们去了家普通的西餐厅吃饭,西餐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边上的客人正说着笑话,让汪悠忍不住侧目去瞧。

这顿饭吃的倒也愉快,在街上逛了圈,他们又买了点爆米花与饮料就进了电影院,汪悠心脏不好,温梓夙很体贴的选了部轻松搞笑的片子。

这个时间段,看电影的人也不多,电影很有笑点,看的汪悠忍不住“咯咯”的笑。而温梓夙就坐在她身旁看着她,脑子里乱乱的,他想着领导跟自己说的话,可看着身旁的汪悠,始终都有些下不了手,可是,他毕竟是一名警察!保护人民是他应尽的责任!

握紧的拳头在颤抖,温梓夙的额头紧张的有冷汗在流下,他终于还是说服了自己的内心,抬手,他的手朝着汪悠的脸伸去,“别动。”他轻声的说着,手指为她擦去了嘴角的零食屑。“好了,这样就干净了。”温梓夙一笑,将手伸了回来。

汪悠心里顿了顿,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她回过头去,继续吃着爆米花。

温梓夙端坐在椅子上,他的手依旧捏的紧紧的,只是手心里的东西已经没有了。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尹诺拒绝了温梓夙送她回去,而是自己拦了出租车,在相同的地方,她下了车,而容姨早就在那边等着她了,见她过来,容姨立即下了车,为她开了车门。

“玩的怎样?”容姨问道。

“挺好的,吃了饭,又去看了电影。”

“好是挺好的,只是小姐,温梓夙他毕竟是个警察,容姨担心你会受到伤害。”

“放心吧容姨,他只以为我是二叔身边的一个秘书,而且那时候我也告诉他我是不会再继续做下去的了。”

容姨依旧皱着眉头,她的心里还是很担心,可嘴上还是祈祷着一切都能跟想象里一样,平安无事。

回了山庄汪悠就去浴室里泡了个澡,出来后,她才想到自己的手机在大衣的口袋里,在她摸出手机的同时,一片绿色的叶子也就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汪悠疑惑了下,捡起叶子来回瞧了瞧,现在这大冷天的,外头的树上根本没有树叶可是这片叶子又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这颜色,还那么鲜艳!

想不太通,她随手一扔,就将手中的叶子扔进了边上的垃圾桶里。

而与此同时,警察局里,温梓夙正和同事们坐在电脑前,看着定位系统停留在郊区的这座山庄里头时,其他的同事欢呼起来,只有温梓夙像是斗输了的公鸡,一下子就瘫软在了椅子上!

汪悠在骗他,她依旧在青老大的身边!她在骗他!难道,她真的,是青老大的人么?

犹记得初次见面的那一个晚上,她虚弱的像是濒死的鱼,大喘这气,颤抖着将要服下。

而这药里头,竟然有毒品成分。

命运跟自己开了个玩笑,温梓夙扶着额头,有时候他真的很想立即申请调回中国去。可是转念一想,他是个执法人员,在个人感情面前,永远要将法放在第一位。

这个,是他在学校之时就知道的。

汪岩给汪悠来了电话,说这个汪末就会回来。

这一年里,汪岩很少回来,离上一次见面也差不多有四五个月了。

哥哥要回来,汪悠自然是极高兴的,她在网上查了些食谱研究了一番就在厨房里捣鼓。在二叔他们都说味道不错的时候汪悠就开心了!

眼看着汪末即将到来,温梓夙又来了电话,说他在这边发现了一家非常做的非常地道的中国菜馆。

汪悠没拒绝,去赴了约。

温梓夙今天好像有点心事,有时候说话说着便会停下来,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汪悠以为他是工作上和这边的同事相处的不太越快,就想了几个笑话给他听。见温梓夙笑了,汪悠也就露出了笑容。

这家菜馆的中国菜做的确实很不错,问了老板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位老板以前在中国住过好几年,在中国的时候拜了个中国厨师,专门学习中菜。

或许是因为老板在中国的经历,他和汪悠他们非常聊得来,从中国的文化到中国的城市,又从中国的器具到中国的菜系。

汪悠觉得很开心,这种感觉像是遇到了久别的好友,聊得特别畅快。

可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在黄昏来临之际,他们终是告别彼此,并且约定下一次的相聚。

这次温梓夙也没有执意将她送回去,只是在汪悠离开的时候温梓夙突然上前抓住她的手臂。

“怎么了?”汪悠有些奇怪。

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温梓夙很快就松开自己的手,摇了摇头,“没事,回去小心点。”

“恩。”汪悠察觉温梓夙的不对劲,可是也不晓得到底是哪里的问题,没多想,她就打了车离开。

回去后,二叔就已经在等她回来吃晚饭了,他说明天阿延就要回来了,一起去机场接他。

汪悠点头,心里开始期盼起来。也不晓得那么久没见,哥哥是不是又更帅了些。

用了晚餐,又和二叔一起聊了会儿天,汪悠就回了房间,洗澡的时候,汪悠又在自己的口袋中摸出了一粒圆圆的黑色东西,看上去像是塑料做的,上头有个小孔,有点像人家穿项链的珠子。

随手扔进了垃圾桶,汪悠脱了衣服就去了浴室,她泡了个澡,临睡前又服了几粒药。

或许是因为心情转好的原因,她的心脏已经很久都没有再疼过了,容姨说这样很好,说不准哪天不靠药物了也不一定。

听着容姨这么说,汪悠自然是高兴的,冬日的夜来的特别早,此刻的外头已经黑成一片了。有雪花从天际飘下,汪悠将浴袍裹紧了些,走到了窗边。

不知道A市的雪有没有如此的大呢?不知道A市的杜城亿,现在又怎样了?

低低笑了笑,汪悠摇了摇头,既然自己选择了离开,就应该不要再去想起了,不是么!

第二天来的特别的快,天才刚亮,汪悠就起身穿戴了整齐,今日的她化了点妆,挑选了一件穿了件黑色的大衣,又带了顶酒红色的贝雷帽。

外头的雪已经停了,阳光暖暖的照耀下来,格外舒服。

同叔叔一起坐上车就朝着机场的方向去,一路上,汪悠和叔叔就怀念着以前的事情,说说笑笑的一路,倒也是快的很。

白青瞧着汪悠灿烂的笑容,心里也是欣慰不少。在他脑子里,他是那么深刻的记着六年前见到她的那一幕,中了子弹,面色苍白的可怖,毫无生机,他是多么怕,怕下一秒就会失去这个侄女。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