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都市职场 > 第二人生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5:53

第二人生

第二人生 茶与水 著

连载中 茶正鸿,夏冰 未来 种田 架空 空间

我叫茶正鸿,因为一场荒诞离奇的生死逃亡,我不得不摇身一变成为夏冰。接管他的身份、仇恨和爱情,我开启了不可思议的第二人生......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海上迷途

在苍茫的大海上颠簸流离,疲于奔命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已经有人在关心我的安危。意大利首都罗马西北国中国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

圣彼得大教堂是现在世界上最大的教堂,总面积2.3万平方米,主体建筑高45.4米,长约211米,最多可容纳近6万人同时祈祷。远远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着尖顶和拱门的方形建筑。拱门前面是一排支撑着教堂高高屋顶的大理石束柱,教堂一侧矗立着一座差不多是教堂两倍高度的尖顶高塔。

教堂内部最显眼的就是这个高大的圆穹顶,圆穹内壁上是大型镶嵌画。比较著名的有米开朗基罗《哀悼基督》的雕像和拉斐尔的《雅典学院》油画等。教堂四周是狭长的窗户,镶嵌在窗户之上的是描绘着天主教传奇故事的花窗玻璃。高高的墙壁之上悬挂着由铜或是云石雕刻而成的天使和一些其他形象。这些沉重的雕像只有一小部分连接在墙体之上,好似完全克服了重力的束缚,有如浮云行空。

阳光通过教堂的顶部和四周的花窗玻璃把光线投射进来,整个教堂里面显得是那么光怪陆离和庄严肃穆。多年后当我再回到这个让我蜕变的地方时,依旧是感觉那么神秘莫测。

此刻教堂里空空荡荡,在主堂最前排的长椅上坐着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半晌之后中年男人站了起来,因为面前的红衣主教完成了祈祷。

“主教大人,华夏国龙家最近正在追查一个叫做茶正鸿的商人,我们怀疑和夏冰有关。”

“我的孩子,白色代表着坚贞和不屈,主会保佑你。”边说着红衣主教把一根白色长带挂在了中年男人的脖子上,接着说道:“拉斐尔,去吧,我们要先于龙家找到他。”

就在这个叫拉斐尔的中年男子领命而退的时候,我所乘坐的远洋货轮终于驶进了地中海。进入地中海后,航行一帆风顺,七八天后船只终于到了意大利南部海面。这天正好是傍晚,船长找到我说,只能帮我到这儿了。他的船舶不能偏离航向,否则很容易查出问题来。

在我目瞪口呆之时,船长给了我一艘橡皮艇和足够的食物。他告诉我一直向北划,在明天天明之前可以到达意大利西面的西西里岛。我躲进角落询问蝴蝶下面怎么办,蝴蝶告诉我就照船长说的办。一路走来,我已经无力吐槽,只能认命。带上背包和船长给的物品,我爬上橡皮艇,艇被慢慢放到水面上。

眼望着船长随着船只在视线内模糊,我只能振作起来。经历过的磨难不少,我深知意志坚强的重要性。

“怎么办?”我划起桨来,结果橡皮艇在水面上转了几个圈。虽然平时酷爱运动,可是划船不在我的锻炼项目中。还好大船依稀在视线之内,要不我肯定连哪里是北都分不清了。

“多练习,很快你就会掌握的。”折腾了半天,情况终于好了一点,我查看指南针确认了方向奋力向前划桨。一定要在明天天亮之前趁着夜色,登录西西里岛,不然被人发现的风险就增大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二战时盟军攻打意大利时登录的西西里岛,在我的有生之年也会亲自登录一次,而且划得是橡皮艇。

夜色的海面波澜不惊,星光点点,波光粼粼。可是我却觉得这海面像是巨人的嘴巴,我正在他的唇边挣扎求生。

划累了,我也不敢过多的休息。天色渐渐亮了,我的手掌早已磨的血肉模糊。可是目力所及之处并没有什么岛屿出现。我心里慌了神,难道是已经错过了西西里岛?我也不知道现在划了多远的距离。

天越来越亮,我越来越慌,手下的划桨频率也越来越高。又过了两个小时,可是无论是前后还是左右都没有类似岛屿的存在。我开始怀疑船长要故意害我,仔细分析后又被我否定了。如果船长要陷害我,我也不可能到这里。

“这是怎么回事?”我惊恐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蝴蝶也傻了眼,“会不会是我们的指南针出错了,我们走错了方向?”干你娘的,你问我我去问谁呀?

人生中最失意最黑暗的时候,不是在你走进穷途末路的时候,而是在你走进穷途末路,却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时候。就比如说现在的我。

第17章 前往梵蒂冈

历经生死磨难从华夏逃到了意大利,没想到逃出并未生天,而是遭遇到了更大的打击和挫折。逃亡的始作俑者夏冰死了,我国内的亲人正在因为我的潜逃而遭受磨难。

后悔已经没有用处,责备和抱怨也只能徒劳。我试着不再怨恨夏冰,因为是爱让他走到了这一步,正如我之前的暴怒,也是因为爱。有人曾近说过真正为了爱而产生的行为,即便是错的,也不应该受到诽谤和质疑。

当我尝试着不再去注视身前的过去,而是探视身后的未来时,很快找到了一点头绪。既然他们一直把我当成夏冰,我就将错就错。既然教廷有办法恢复夏冰的能力,我就要获得夏冰拥有的能力,因为无论是真正的夏冰,还是我茶正鸿,都需要强大起来。

恢复理智的我让大白兔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我的时候不再是那么的戒备。就在这时大白兔的手机响了。接通手机后大白兔只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挂掉了。

“冰哥,教廷的人来了,咱们走吧。”

我和大白兔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下楼来到卡潘尼尔酒店门口的时候,三辆黑色的阿尔法罗密欧已经整齐的停在那里。中间的一辆车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小伙子身姿笔挺的立在车门一旁,看我走来他喊了一声冰哥,连忙把车门打开。

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些家伙都喊我冰哥,虽然我没有见过夏冰,但是我猜测自己应该和夏冰的面貌差别很大。不然昨天在都灵理工大学校园里,夏冰的女友小蝶看到我就不是那般模样了。不过简单的理了一下,我就想通了。和大白兔一起出来的,而且走在他的前面,除了夏冰还有谁?或许他们都接到了消息,夏冰因为某种原因,改头换面了。

三辆汽车在路上风驰电掣,很快来到了卡塞莱机场,也就是都灵机场。下车之后每辆车上都下来一个人跟在我的身边,一路向机场内的停机坪走去,一辆直升飞机早已停留在那里。登上直升机后,飞机直飞梵蒂冈。

梵蒂冈是一个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小的主权国家,面积只有0.44平方公里,还及不上华夏国旧时的一个皇宫。因为太小了,所以梵蒂冈并没有机场,但是为了方便各国政要参观,便建了一个直升机场。

我和大白兔与一行人乘坐在直升飞机上,一路向南。比起汽车,飞机的速度要快多了,就是这样还是花费了数个小时。当直升机在梵蒂冈的直升机场上缓缓降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

从飞机上下来的第一瞬间,我就看见了迎面走上来的阿德里安神父,原来他已经从意大利南部卡尔代托小镇赶到了梵蒂冈。我不知道夏冰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孩子,你来了。”

面对神父的微笑,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说得越多,暴露的可能性越大。如果让人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夏冰,那就麻烦了。

“教皇陛下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过去吧。”说完阿德里安神父领着我向圣彼得广场走去。

距离广场还很远的时候,我就看见了上百人组成的队伍围绕在广场中心的祭坛四周,低沉的祈祷声让我的心里有些慌张。我跟着神父一直往前走,大白兔和其他几个人则站在仪式队伍的外围,没有过来。

经过上百人的仪仗队,终于走到了祭坛下方。祭坛上方正立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他身上穿的白色礼服上绣着一个又一个颜色各异的十字架,脖子上挂着一个金色的十字架,左手之中握着的是一根银色的耶稣受难十字架权杖。

他就是梵蒂冈的教皇,也被信徒们称作教宗,是梵蒂冈的最高首脑。除了头发花白之外,岁月似乎并没有在这位老者的脸上刻下太多的痕迹,只见他皮肤红润光滑,双目炯炯有神。

“教宗大人,夏冰回来了。”阿德里安对着祭坛上方的教皇说道。

教皇远远就看见了我,他伸出右手,一个噤声的动作,整个广场迅速安静下来。

“我的孩子,欢迎你的归来。”

教皇的声音波澜不惊,听不出任何的情感在里面,他的话还在继续。

“孩子,来到祭坛的上方。圣母将会修复你的生命和灵魂,上帝将会再次赐给你守护的力量。”

我没有说话,一步一步走上了祭坛,来到了教皇的身边。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