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现代王妃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6:29

现代王妃

现代王妃 半城 著

已完结 杨巧巧 婚姻爱情 宠婚 历史 鬼怪

独自出差,意外被绑架,只因为自己长得像一个人,进入一个小国家,说自己是斐戛转世,在这个现代世界里,竟然会有魔法,有女巫,这些事情让杨巧巧难以接受,更让她不敢相信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偿还

刚才为什么没有咬到舌子,而中断说话呢?不对,那个蓝眼睛的家伙在笑——他在耍她!要送,早送了,何必把她绑架到皇宫后再送?杨巧巧冷下脸,“交易就是交易,没有如果。”

卡布里王子愣了愣,不高兴地扬扬眉。

他不喜欢眼前女人锐利的目光和带刺的语言,女人,就该像温驯的小绵羊,温柔地趴在他的膝盖上,像仰望神一样存在地仰望着他,爱慕着他……

“不能保证毫发无伤,至少,你的肉体无法保证。”

“扑”杨巧巧吐了一地的血,什么叫肉体无法保证?那就是……供上自己的身体,换来一百万?这和卖有什么区别?“如果我拒绝……”

卡布里王子收起笑容,轻扣了两下桌面,内务官立刻把两份合同送到杨巧巧的桌上。

合同都准备好了,还问她愿不愿意,简直是……他们是怕中国大使馆问起来,好用这个搪塞?阿城不是说没有中国大使馆吗……他在骗她?他本来是他们一伙的……

杨巧巧的心冰凉冰凉的,她低头翻开合同,帮助萨伊王子驱除鬼魂到成功为止?

她的额上滚下成串的冷汗,如果一辈子都不成功,岂不是一辈子都得住在这里?不,关在这里……鬼魂?斐戛的鬼魂?萨伊王子不是很喜欢斐戛……难道斐戛不喜欢他?斐戛说的不能战胜的男人是萨伊王子?

有点不对劲,萨伊王子再强,也是人……他会密宗?会密宗,可以自己驱除鬼魂啊,为什么找她?一百万又不是小数目……

杨巧巧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

“这个鬼魂是什么意思?难道贵国找不到驱鬼的阴阳师……”

卡布里王子不满地“哼”了声,“你不知道?”

废话,她如果知道,还问他这个骄傲的冰块做什么?嫌自己吃饱了,没被人骂?“不知道。”她的白眼还没有翻上去,对面的侍卫拔出了枪,杨巧巧吓得滑到了椅子下。

“你不是见过萨伊的那幅轻舞翩飞图了吗?”

杨巧巧点点头,马上想起缩在这里,卡布里王子看不到,“看是看过了,可是……”

两名侍卫忽然走过来,一名拖开椅子,一名去扯杨巧巧。

他们想拖她出去,枪毙?杨巧巧手脚并用,钻到桌子底下,“我签合同,马上签,马上签……别杀我。”

“嗯?”卡布里王子敲了敲桌面,对面的侍卫拉了拉枪栓,走近议事桌。

杨巧巧马上钻出桌子,战战兢兢地靠着桌子站着——腿软,不靠着,就滑下去了。侍卫送上笔,翻到了最后一页,杨巧巧乖乖地签上名字。

“行,现在可以来说说那幅画了。”卡布里王子露出愉快的笑容,杨巧巧恨恨地握紧拳头,重重地拖过椅子,坐下。

一定是背后的故事太过可怕,所以这个混蛋才让她先签了合同,再告诉她。杨巧巧看看对面,那名拉枪栓吓唬她的侍卫已经退到黑暗里,退到她目视看不见的地方——所以,故事可不可怕不重要,她的性命才是重要的。

“那是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那得用longlongago,杨巧巧嘲笑地瘪瘪嘴。

议事厅的门“嘭”地一脚被踹开,萨伊王子像头愤怒的狮子冲进来。他一把揪住卡布里王子的脖领,“这事和她没有关系,为什么把她抓回皇宫?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做?”

“咔哒”四周响起快捷而轻微的拉枪栓声,一道黑影冲了进来——阿城双手持枪,护在萨伊王子的身前——那股专注和勇敢让杨巧巧很嫉妒,因为十岁那年,她梦想着成为身手矫健、一脚踹倒好几个人的女保镖,可惜,杨妈妈不答应,她只好作罢。

“都给我放下枪。”卡布里王子用力扯开萨伊王子的手,好整以暇地整了整衣衫,“她是自愿留下的,不信可以问她。”

骗人,她什么时候自愿了?但是,卡布里王子的目光好可怕,仿佛她说错一句话,就会扑上来撕咬她的喉咙。她立刻抱住喉咙,用双手紧紧地抱住。

“我马上送她离开这里,我的事,你少管。”萨伊王子气咻咻地转头,瞪了眼杨巧巧,“还不走?”

杨巧巧苦笑着流下一行泪。她不能走,违约的后果是,赔偿两百万美元——杀了她,也赔不出这么多钱,何况卡布里王子还特意注明了,她还不起,由她的父母偿还。

“我签了合同。”

她的样子像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小鸟,面对猎人的枪管,无助而艰难地扑腾了下翅膀。

“什么合同?”萨伊王子恶狠狠地揪住杨巧巧的脖领,“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签什么见鬼的合同?”

杨巧巧的眼泪流了下来,也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啊……怒火在她的心头爆发,她一口咬在萨伊王子的食指指关节上。

萨伊王子痛得皱紧了眉头,阿城想上前,但是萨伊王子阻止了他,“她一定很痛苦,让她咬下,发泄下。”

杨巧巧恍恍惚惚地抬起头。

嘴里传来一股陌生的血腥味,她咬人了?!对象是……

“对不起。”

她低头用力吮吸那两个出血量不是很大的小血口——可是在外人看来,她是在亲吻萨伊王子的手指,虔诚而热切地亲了又亲。

卡布里王子有些嫉妒地“哼”了声,看向别的地方。

萨伊王子却是惊讶,极度惊讶——眼前温柔如水的女人,是那个嘴尖舌利、浑身像长刺的女人吗?

“好啦,没流血了。”杨巧巧快活地抬起头,撞上一对温柔而微笑的眼睛,那双眼睛深深地凹进去,像汪深海,美丽而神秘。她看痴了,冲动得想深入进去,去窥探里面的奥秘。

“咳咳……”卡布里王子大声地咳嗽了两声,“两位,等我办完事,你们再去房间里慢慢对视,随意对视。”

啊?她竟然对那个色迷迷的王子色迷迷地看了那么久……不对,她只是,好奇他的眼睛,好奇地看了一下下……杨巧巧的心如小鹿乱撞,她慌忙回转头去看卡布里王子,“好吧……”

她说“好吧”?!杨巧巧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她猛烈而大声地咳嗽起来。

“没事吧?”

萨伊王子轻拂她的背,杨巧巧惊呆了,木木地站在原地像只呆头鹅。

为什么有点心动的感觉……不可能,他是好色的大坏蛋……都怪他用那么温柔的话语问她,都怪他……一下子对她太好,就是这个,对她太好,她受不了。“别对我那么好,我不想……我们间有什么牵扯。”

萨伊王子的手僵在了杨巧巧的后背上。他忽然转身就走,可是仅仅是几步,他立刻回转过来,抱住杨巧巧,用力亲了下她的樱唇,“她是我的,别人不准染指!”说完,他像是被人撵着,飞快地跑了出去。

刚才,他脸红了?怎么可能,阅人无数……哼,阅人无数!“色狼,白痴。”杨巧巧骂完,转头对上了一对饶有兴趣的眼睛。“我们没什么……”

为什么要解释?杨巧巧想装作若无其事,但是血从头顶灌下来,让她从头到下巴都变红了,尤其是耳根,热热的,很烫手。

“看来,如果我想染——指你,必须得和萨伊决斗!”

卡布里王子的笑容看上去很可恶,很刺眼,杨巧巧想砸臭鸡蛋过去,不是一个,是十万个!

“哼。”

“哼哼,话说在几百年前,伊特王国那时还只是一个较大的部落……喂喂,你在听吗?”卡布里王子陡然站起身,坐到杨巧巧的右手边。

要死,这不是逼着她变成僵尸,坐着不敢动吗?杨巧巧快速地移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卡布里王子很意外,平常那些女人,只要他主动走过去,立马兴奋地跪伏在他的脚下,亲吻他的手掌,这个女人,怎么躲那么快?他没有萨伊有魅力?

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坏笑,他抬起手,搭到左手空椅的椅背上,杨巧巧快速地移动到了他的斜对面。

卡布里王子有些不高兴,不是为了萨伊王子,他才没有这么多空闲时间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传总管,让他去杨小姐房间等着,解释这一切。穆西,准备车去机场,梵蒂冈的贵宾今天会到,让王子酒店那边腾出707号房。”

她是空气,可是说忽略就忽略?哼,她还不爱听他说话呢。

杨巧巧去桌上扯过自己的那份合同,卷成个筒筒,握在手里,“穆西,请派名侍卫送我回我的房间。”她高昂着头走出议事厅。

她突然想明白了,如果卡布里王子不用她来帮助萨伊王子驱除鬼魂,就是违约,卡布里王子该赔给她两百万美元——所以,卡布里王子即便气成了鼓青蛙,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合同上可写明白了,保证她的生命安全,尽最大可能不让她受到伤害。

至为关键的一点,萨伊王子说了,她“是他的”,别人不准染指,包括卡布里王子,也休想“染指”她一根手指头。

真是惊天大逆转啊!

杨巧巧大笑,但是这个笑容仅仅维持了一小会,穆西没有派侍卫过来,怎么办?她又不认识路,回议事厅?穆西才不会鸟她……

走廊那头探出个小小的脑袋,是杨巧巧随若亚王子进皇宫时,窥探她的小女孩。

第6章 伊纱公主

“HI……”

大人不行,对小孩,她可是拿手得很。杨巧巧露出蜜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还眨眨眼——小孩子最喜欢这个了,杨巧巧百试百灵。

小女孩警惕地盯着她,“你就是他们请来、驱除萨伊哥哥身上鬼魂的女人?”

杨巧巧挤挤眼,刮了下她可爱的小鼻子,举高手臂在空中画了个五角星,“唵嘛呢叭咪吽……”

小女孩吓得尖叫着躲到柱子后,抱着脑袋缩成一团。

啊?还有人怕这个?杨巧巧好笑地走过去,弯下腰,小女孩尖叫起来,“滚开,你这个邪恶的女人。”

邪恶?杨巧巧摸摸脸,做出凶神恶煞的样子,“知道我住在哪吗?”

小女孩可怜巴巴地点点头,惧怕地吸了吸鼻子。

“那带我去吧。”杨巧巧拉下眼睑,做个鬼脸,“骗你的了,我会说话,就是不会法术。”

小女孩站起身,涨红了脸,“你是个坏女人……你就是斐戛大婶?”

斐戛大婶?这名字……杨巧巧的眼里闪过捉黠,“是呀,我是大神,那你是不是该顶礼膜拜,老实告诉我你叫什么?”

“伊纱。”

“我叫杨巧巧,请多指教。”

小女孩张口结舌,“你不是斐戛大婶?那你来做什么?”她警惕地盯着杨巧巧,让杨巧巧有种感觉——她真是个坏人。“来为公司验货啊,然后莫名其妙地被你家卡布里哥哥抓来,驱除什么鬼魂。”

“他不是我哥哥。”小女孩气得拽紧拳头,但是那个拳头很小,粉嫩粉嫩的,杨巧巧忍不住抓到嘴边,亲吻了下,“是,伊纱公主。”

伊纱的脸红成了大柿饼,“色女人……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她主动拉住了杨巧巧的小拇指,杨巧巧笑,反手抓住她的小手。伊纱的脸越发红了,但是没有拒绝,闷不吭声地带着杨巧巧穿过长廊,右转,然后左转,到了一个地方。

好大,比王子酒店的那间还要大。地上铺着上好的波斯绒毯,靠墙是象牙床,边上摆着一个欧式的梳妆台,对角是一溜真皮沙发,其他地方,是空的。

“真是奢侈加超级浪费。”

伊纱鄙视地歪了她一眼,松开手,踏在了绒毯上。

“你,踩过去的?”

杨巧巧脱下高跟鞋,小心地踩了踩,好软。她又踩了踩。她的样子像个顽皮而好奇的小孩子找到了好玩的玩意,很萌,很可爱。

伊纱被逗笑了,跳到梳妆台上坐下,好奇地打量这个比她还像孩子的女人。

杨巧巧又试了试,抬起头——那个小鬼,在欣赏她幼稚的表情?!她涨红了脸,关上门,赌气踩着进屋。

好软,好舒服。她忍不住在屋里踩了一个圈,这才罢脚。

“你真是二十七岁的女人?”

这个小鬼,竟敢嘲笑她!杨巧巧气呼呼地伸出食指,伊纱变了脸——啊?她的手指有这样厉害?杨巧巧不敢相信地转过手指头,对准自己,没有什么感觉啊。

咦,那个小鬼爬到床下做什么?杨巧巧好奇地跟过去。

“咚咚咚”

有人敲门。杨巧巧明白了,伊纱不想见总管大人,她扯下枕头,塞进床底,“垫着舒服些。”

伊纱露出感激的微笑,“谢谢。”

杨巧巧挤挤眼,快速拉平了床单,这才走到门口,拉开门,并且很快站到一边,“请进。”她的神情快活而俏皮,她的眼睛,瞪大了!

门口不是什么总管大人,而是一帮女人!

“这么瘦?萨伊怎么会喜欢……”为首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其他女人已经团团围住了杨巧巧。

“头发短短的,还有些枯黄……嗯,还没弹性。”杨巧巧身后的某个女人,边说边用力扯了下杨巧巧的头发。

过分!杨巧巧转身,咬牙切齿地瞪过去。

那个女人被她凶狠的目光吓得后退了一步,“她好凶。”

拜托,只是瞪了她一眼,算哪门子凶?如果她动手揍她,才真叫凶。杨巧巧挽了挽衣袖。

“她的胳膊好细,不过看上去还不错。”

这伙膘肥体壮的女人是谁?杨巧巧已经没有耐性再听她们品头论足下去,“请问,各位是谁?擅自跑到别人的房间里说三道四,是不是太没礼貌了?”

简直是混账,她还没说她们肉多呢,她们还嫌弃她瘦……

杨巧巧居高临下地瞪着身边的女人们——谁让这些女人只横长,不竖长。

她叉着腰,转头分别看了眼左右两边的女人,“回答啊,你们是谁?”

“她好Man。”左边的一个惊叹道,她鼻子上的金叶链子随着她的说话声晃动了下。

欺负她不懂英文?呸,她可是交大的高材生,这点小破英文能难倒她?“No,Iamagirl。”

众女人又是一阵惊讶,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先说话的那个笑起来,“你好,我是萨伊的姐妹……”

“我也是……”

“我也是……”

……

一、二、三、四、五?五个妹妹?杨巧巧目瞪口呆,五个人都说了自己的名字,什么“唯”,什么“莎”,什么“美”……杨巧巧的一个头有两个大,“停,谁是老大?”一朵红云飞上杨巧巧的脸颊,这让她看上去像个粉嫩的小苹果。

“她的皮肤好好,像个果子。”

这是夸她,还是骂她?杨巧巧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停,停,停,你们中间谁最大?你?大妹,第二个呢?你,二妹……”

“不是,她是五妹,中间还有萨伊。”

杨巧巧焦头烂额,好吧,她认输。“你呢?几妹?”

剩下的几个是八妹,十一妹,十五妹。

杨巧巧已经不是惊讶,是头大如斗,萨伊有多少个兄弟姐妹啊?

“不多,加上萨伊二十五个,不加上他,二十四个。”

呸,当她没读过小学,连最简单的一加一等于几都不知道?“为什么其他人没有来?”当她是宠物,来看猴耍?

几位公主互看了一眼,大妹说:“萨伊弟弟不让来,怕吓到你。”

晕死,不,崩溃,叫萨伊弟弟,她却给她编了个“大妹”。“二十五人中,你排第几?”

“第二。”大妹很得意,不,她现在的编号是二姐。当然,她嫁人了,听说萨伊带了个女人回来,忍不住好奇,跟着一起来看看。

“萨伊从来不带女人回来,你是第一个。”

不用说,这是讽刺!“我不是他的女人,我是……他的朋友。”

五妹也已经嫁出去,听杨巧巧说得有趣,扑哧笑出声,“女朋友是吧?”她冲身旁的姐妹挤眉弄眼的,那样子好像在说,杨巧巧害羞了。

“不是,女性朋友,普通,很普通的女性朋友!”

这话应该说得理直气壮,但是奇怪,为什么脸红了?杨巧巧不觉摸摸脸,挺烫手的。

“不是?那你为什么不住在客房,住在他的寝宫里?”

杨巧巧吓了一大跳,一把揪住五妹的脖领,“你说什么?这里是萨伊的寝宫?!”该死,她就说嘛,一间客房弄这么大,这么奢侈的绒毯!

她的动作幅度之大,速度之快,五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等发现呼吸有点困难,是因为被杨巧巧揪着,她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杨巧巧没提防,差点跟着摔下去。她赶紧使命地扯——妈呀,好重,手都快断了。

其他几个姐妹终于从惊慌中惊醒过来,急忙帮着扶住五妹,让她平躺在地上。

“怎么办?怎么办?”她们惊慌失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一窝蜂地跑了。

杨巧巧傻眼了,不,是被吓到了,她们跑出去的速度快得惊人,快到她想起还有个五妹躺在地上,“站住……等等……”仅仅四个字的功夫,那伙女人已经跑得没影了。

这速度,去参加奥运会,还得了?杨巧巧低头去看五妹,后者圆瞪着双眼在看她。

“你醒了?对不起……”

五妹惊呼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跑了出去。

这这这……都他妹的怎么回事?她都道歉了……杨巧巧一脚踹在门上,“嘭”门关上了。

“哈,嚯……”杨巧巧摆出个武术的招式——说她Man,哼,她除了会摆这个花架子,手上没有一点可看的肌肉,Man?

“咚咚咚”

“又来干什么?”杨巧巧火大地拉开门。

完了,这泼妇的形象牢不可破地深入人心——深入皇宫每个人的心中,然后发扬光大,被当成典型,去数落和教育伊特王国未来的花朵,“想成为杨巧巧那样的泼妇吗?”

“您是总管先生吧?”

杨巧巧溜眼总管大人身后的仆妇们,她们一个个张口结舌,目露惊讶,为杨巧巧的前泼妇后淑女的做法搞昏了头,“请进。”

总管大人把右手搁到胸前,轻鞠一躬,“敝人奉卡布里王子的命令,特来转告杨小姐一些事情。”

来了,揭示萨伊王子变态的真相来了。

杨巧巧紧张得握紧了双拳,却依然控制不住内心的颤栗,她害怕在是与非之间选择,她不想选择。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