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娇如风霜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6:30

娇如风霜

娇如风霜 风趣 著

已完结 蓝玉乔,陈启轩 虐恋 穿越 虐恋情深 古言

"再世重生,她竟然成了罪臣之后?还,还是一个傻女子?不不不,这不是她蓝玉乔的作风,她可不想当傻女一辈子。想来想去,只好先女扮男装啦!遇到麻烦?她只好再退一步,露出女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手下留情

陈启轩看向李明矾的眼神就像在看待一个死人,他没有应话,将目光转向李明矾怀里的蓝玉乔,对视许久最终满是无奈的叹息:“你不在府上好好呆着,胡乱跑什么?”

“他想杀我。”她笑得娇媚如花,完全不在乎自己此时的处境。

“本王知道,有余地吗?”他问。

她摇了摇头:“你知道我的脾气。”

“好,我懂了。”

陈启轩当然知道她的脾气,她这性子向来都是人不犯她她不犯人的,府上的风花已中毒闭气,他大概也猜出一二了,只是没有想到,李明矾会这么不怕死,敢来伤害她。

要杀一个李明矾太简单,但要除掉整个季家,则有些麻烦,但蓝玉乔开了口,而李明矾和季淑静也该死,那他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相信蓝玉乔也曾给过李明矾机会。

“放开她。”他向李明矾一步步逼近。

李明矾有些害怕,往门外望去,他那几个家丁和侍卫早就没了息,这让他更恐慌万分,挟制着蓝玉乔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他碰过我,这只手。”

蓝玉乔只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晕,看向陈启轩的眼神也变得朦胧起来,但还是含着笑,伸手指了指李明矾勒在她脖子处的手臂。

陈启轩一身玄青色长袍,玉冠束发,看上去比平时多了一份沉静,但那双似能喷出火的眼眸却破坏掉这份静感。

“哪只手碰了,就砍了哪只手。”

蓝玉乔娇声轻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软,整个人几乎都贴在李明矾身上,这难闻的白酒味,让她像喝醉酒了般难受。

李明矾被她笑得头皮发麻,看着陈启轩那冷若冰霜的面孔,他知道今天自己逃不掉了,既然逃不掉,那就拉蓝玉乔一起入地狱。

“陈启轩,这事都是我自己一手策划的,与我爹无关,你别乱来!”他怒吼。

“放开她。”陈启轩只是简单强调。

“你……你别过来!”李明矾有些害怕,拉着蓝玉乔不停往后退去。

陈启轩也任他拖着蓝玉乔往门外走去,外面整个吟风楼都被官兵包围住,他不相信李明矾有那个能耐逃得掉。

欲加之罪,对于这种横行霸道惯了的公子哥儿来说,实在太容易了。

望着外面全副武装的官兵,李明矾壮着胆子拖着蓝玉乔往楼下大厅行去,而那里,正站着那些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风尘女子们。

这其中,还有一个让蓝玉乔熟悉的身影——湖莲。

她倒没想到会这么巧,能在这里看到湖莲。

她惊奇,湖莲更惊愕!

任湖莲想破头,恐怕也没法将昨晚那风华绝代的神秘女子与面前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联系到一起吧!

竟然是他!那个破坏她和巴天楚将军好事的少年!

到底是他还是她?

湖莲目光死死盯在蓝玉乔身上,似乎要将她看穿。

出了那厢房,少了那些难闻的酒气,蓝玉乔才稍微好过一些,精神也开始好转起来。

李明矾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在她脖颈上,而她却将注意力放到湖莲身上。

“真巧,湖莲姑娘。”她笑着打了个招呼。

身边被无视掉的李明矾气不过,恼羞成怒的呵斥:“不许笑!”

他讨厌看到蓝玉乔这种淡定自信的笑,这让他非常不舒服。

“如果你现在放开我,跪下来磕头道歉,我可以让陈启轩放过你们季家,至于你……”

蓝玉乔轻嘲一笑:“想杀我的,从来都会死得更惨!”

李明矾有些胆寒,这女人身上带着某种能蛊惑人心的力量,让他忍不住想要松开她,放下手里的匕首按照她所说的去做。

可是他知道,就算他这样做了,所得到的也只不过是羞辱和死亡而已,而季家,依然会受他牵连。

“要死,我们一起死!”他收紧臂力,恶狠狠的说。

紧随而出的陈启轩见到蓝玉乔脖颈上已被匕首割出一条血痕,脸色更加阴沉:“放开她,本王便放过季家!”

见蓝玉乔还在旁边笑得没心没肺,他又气又怒:“你就不能乖巧一些?”

她敛去笑意,委屈的撇了撇嘴,轻哼:“他如果能拉着我陪他一起死,不是他能力太大,而是你能力不够,竟然保护不好我……”

“你……”

陈启轩被她的话气得吐血,他不是怕李明矾伤害到她,所以才不敢随意行动嘛,她怎么反倒来数落他了!

以往这个时间点,吟风楼平静得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可是今天却将所有客人都赶了出去,连那些姑娘们也都被迫出了被窝,穿着露骨的衣裳站在那里,被这阵势吓得浑身发颤,想要回房又怕那些官兵,心中又恼又怕。

心里最不平衡的恐怕就是湖莲了。

想她一个吟风楼头牌,虽说不像那些官家小姐那般高贵,但有巴天楚这个后台,再怎么也比那些普通红楼姑娘高一等身份吧,居然也被从厢房里扯了出来,扰了她的美梦,这如何不让她恼。

“哎呀,轩王爷,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这么大阵仗,也不怕把这些姑娘给吓着了。”

说话的,是从人群里冲出来的一个中年妇女,只一眼,蓝玉乔便认出她的身份,正是昨晚随巴天楚去龙珠湖时,在龙船上看到的那个老鸨。

她大概也认出了蓝玉乔就是昨晚跟在巴天楚身后的那个少年,先是一愣,随后才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这……这是姑娘?”

“你们吟风楼窝藏重犯,你说本王该不该来?”

“王爷,您这是哪里的话,吟风楼向来本分营生,何时窝藏重犯了?您会不会搞错了。”老鸨冷汗直流,轩王爷向来不管朝中事,今儿怎么这么反常,是因为这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李明矾,想害本王未来的王妃,你说本王会连这个都搞错?”陈启轩冷笑着瞟了那老鸨一眼。

鲜有在世人露面的轩王爷,如今所表现出的气势和传言中完全不一样啊,这让老鸨有些把握不准该怎么办。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这个王爷只是个挂名王爷,没有什么实权,但今天居然为了个女子而跑到吟风楼来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刻意表达什么。

她抬头看了脸上挂着淡漠微笑的蓝玉乔,只觉得这个女子明明不是绝美的,但那双眼却异常勾魂,让她看得有些失神。

“王妃?我可没说过要当你王妃……”蓝玉乔小声嘟喃,一脸委屈样。

都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对外宣布她是他的妃,什么嘛!

“你当然不会是他的妃,因为你得陪我一起死。”

李明矾勒紧蓝玉乔,将匕首移到她秀气的脸颊上,冷笑着轻道:“那么多人都被你迷住,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这张脸?”

“若是这样,把你这张脸毁了,又怎样?”

“你可以试试看。”陈启轩双手背后,缓步向李明矾靠近。

“滚开!让这些官兵都给本公子给撤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李明矾似乎要向所有人证明他说的话有多真,举起匕首在蓝玉乔右脸颊上轻轻一划过,顿时,那温热的血立刻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滴落,湿了她胸前的衣裳,更湿了她散在胸前的长发。

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轩王爷就在边上,并且承认了这个女人就是他未来的轩王妃,可李明矾还是做出如此过激的事,让人指责他的同时,也在惋惜季家往后的遭遇,更惋惜蓝玉乔这张清秀的脸庞从此多了一道狰狞的刀疤。

陈启轩气得浑身发抖,这一刻他恨透了自己,为什么要将蓝玉乔独自一人扔在府上,让她不停的陷入危险当中。

昨天是这样,今天又是这样!

望着她脸上那道血淋淋的伤疤,他的心也在滴血,是不是真如她所说,保护不好她,是他无能?

“好痛……”

在场的,恐怕就数蓝玉乔最不在乎她脸上这道伤了,她只觉得很痛。

有她自己特制的膏药,就算有再多伤痕她都不在乎,只是李明矾这个做法把她激怒了而已。

“给你选择你不要,非得往绝路上走,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她声音一下变得阴沉无比,还没等李明矾回过神来,她已伸手将沾有血液的匕首紧紧握住,同时将媚功激发,一时间竟将李明矾勾得忘了反抗。

蓝玉乔刻意激发媚功,那她的魅力自然比平时要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不单李明矾被迷住,在场所有人都被她冷艳的气质给迷得失了神,更被她一个弱女子敢徒手抢刀的举动给吓住,唯一反应过来的,只有陈启轩。

砰!

等李明矾回过神时,他已被人从楼梯上一脚踢了下来,发出一串哀号声,随后被官兵上前擒住。

被陈启轩紧紧抱着,蓝玉乔都能听到他那颗比平常快了至少十倍的心跳声,让她也不免跟着心慌起来:“喂,我又没事……”

她根本就不相信她会出事啊,这男人担心什么?心跳得这么快!是不相信她的魅力吗,真是的!

众人都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蓝玉乔就已经出现在陈启轩的怀中。

而那个狠心划破她脸颊的罪魁祸首此时正狼狈不堪的被官兵擒押着,口中不停的叫骂:“妖女!”

第4章 身子报恙

陈启轩颤着手替蓝玉乔将湿衣换成干净衣裳,不停伸手拍打着她因为窒息而变得苍白的脸颊,希望她能像以前那样睁开明媚双眼,嘲笑他此时的懦弱和慌乱。

陈启轩想杀人,可是现在他不知道该把心中这份苦发泄到谁身上。

带蓝玉乔出去玩耍的是他,将她扔在酒楼不管的是他,最后同意她穿成这样去跳舞的也是他,才会害得她被人陷害。

她的光华和魅力,只有他才配拥有!

可她偏偏不知死活要去引起别人的注意,落得这个下场。

齐明铭还没归来,老管家却突然出现在门外,“禀王爷,太子驾到!”

没等到该等的人,最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了,让陈启轩前一刻还温柔如水的眸瞬间变得冰冷无比:“就说本王身子报恙,已经歇下了,请他明日再来!”

蓝玉乔的身份只有他们俩人知道,让陈启轩疑惑的是,陈启雄竟然没有将蓝玉乔的秘密泄露出去。

不过就算陈启雄没有泄露这个秘密,陈启轩对他依然没有半点好感,更不希望让他再见蓝玉乔一眼!

似乎知道陈启轩会拒绝,还没等老管家领命退下,陈启雄的声音已经从外面传来:“你想害她没命?”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李管家一脸为难的望向自己的主子,大概在自责自己无能将太子拦在门外。

陈启轩挥手让他退于一旁,以身挡在门前,没有好脸色的哼道:“王兄是否走错府门了?不回太子府,来轩王府做什么。”

“本王知道该如何救她。”

陈启雄目光越过陈启轩往里瞧去,不等他回答,已倾身上前,想往屋内行去,却被陈启轩伸手挡住。

“本王的人,本王自己救!”

“你想害死她?宫中那些太医的能力,你相信?”

“本王有办法。”陈启轩有些心慌,他的确不相信那些无能的太医,但现在他早已没有办法。

陈启雄轻蔑的笑,径直越过陈启轩:“上次文若溺水时,本王亲眼见她如何救活文若,让本王试试!”

陈启轩想拦截他,可是他又不得不将希望放在陈启雄身上,他不能拿蓝玉乔的命来赌气,他要她活!

至于是由谁救活,已经不重要了。

陈启雄来到里室床榻边,望着静静躺在床上的女子,他竟有些心慌,因为她脸色苍白得可怕,双眼紧闭,没有一点生气。

他不做多停留,上前坐在床沿边,按着记忆里蓝玉乔曾做过的一样,伸手扶住她冰冷的嘴,正要俯身下去时,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劲风袭来!

啪!

陈启雄快速躲开,坐过的床沿上已出现一道五公分的裂痕,看得他心惊胆战。

“你想杀本王?”他双眼微眯,冷冷望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

刚才若不是他躲得快,那这道裂痕所出现的位置就是他的脖子了!

陈启轩阴沉着脸看着他,“你想对她做什么?”

“救她!就像她曾经对文若所做的一样。”他的确想用那个方法救蓝玉乔,虽然他不确定他能不能办到。

“你想碰她?休想!”陈启轩一口回绝,转身将呼吸微弱的蓝玉乔抱起,头也不回的下着逐客令:“多谢殿下的好意,这是轩王府的家事,还请殿下不要插手。”

混蛋,想趁着这个机会碰他的女人,想都别想!

蓝玉乔那个笨蛋女人,当初是怎么救文若的?难不成在大厅广众之下亲文若?这是什么救法嘛!

“你想害死她?”陈启雄有些怒不可遏的瞪着他,“放下她!”

“这事与你无关。”

就在陈启轩抱着浑身冰冷的蓝玉乔与陈启雄相互对峙时,一直奄奄一息的她突然睁开了眼,虚弱的轻唤:“轩轩……”

“你醒了!”陈启轩欣喜若狂的望着怀中的人儿,“怎么样,哪里难受?要喝水吗?需要传太医吗?”

“傻瓜,我又没死,看你担心的样……”

蓝玉乔没有发现室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她蜷缩在陈启轩怀里,听着他的心跳,思绪又变得有些恍惚。

“我想泡个热水澡,你让人帮我准备一桶热水,再准备一些吃的。”

“好,还需要什么?”只要她活着,不管她需要什么,他都愿意为她付出。

蓝玉乔眯着眼,虚弱的咳嗽两声,随后笑了:“还需要你呗,怎么样,我唱的歌好听吗?跳的舞好看吗?你还没夸我耶……”

“好看!好听……”他由衷的夸赞。

直到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陈启雄终于忍不住了,这俩人把他当透明的?

“你命真大,这样都没死。”

该死的,他明明这么关心这个臭女人,为什么说出口的话,却变了个味。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蓝玉乔猛的一惊,抬头一看,就见陈启雄正冷着脸杵在面前,她脸色立刻冷了下来:“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命大不大,与你有什么关系?”

顿了一下,她看了周围一眼,又道:“这里是轩王府,太子殿下怎么屈尊到这里来了?”

这个女人……对他和陈启轩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刚才对陈启轩那些温柔和依赖,竟让陈启雄如此嫉妒加愤恨。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让他无力过,因为他离这个女人实在太远,远得他根本追随不上她的脚步,只能远远望着她把她的心付在陈启轩身上。

“你……没事就好。”陈启雄神色复杂的看着她,腹中千言万语,到最后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没事,多谢太子殿下的挂念。若是可能,还请殿下为小女子主持一下公道,把那凶手给我抓过来?”

蓝玉乔将这件事推在陈启雄身上,只是希望这家伙赶紧离开,劫后余生的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和陈启轩好好温存。

陈启轩不会知道,她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脑子里最想的人就是他。

“这件事本王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多谢殿下。”她柔声回答,然后没了音。

陈启雄知道再留下,也只是徒增郁气而已,冷冷看了陈启轩一眼,才转身离去:“等案情有进展时,本王会派人过来。”

“恭送殿下。”她又答。

直到确认陈启雄走了之后,她才把头死死埋在陈启轩的胸前,用哽咽的声音低唤:“轩轩……轩轩!”

“傻丫头,我在这,别怕别怕,你吓死我了知道吗?”

陈启轩紧紧抱着她,不停拍她的肩,希望能给她一丝安宁。

“是谁想害我?我蒙着面,应该没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才是。”

她抬头,有些发冷的蜷缩在陈启轩怀里,涉取他的温暖,才稍微安心一些:“我只看到那人是个女子,一身蓝衣,连她的模样都没有看到。”

“安心,不管是谁想害你,我都不会放过!现在我先抱你去泡个热水澡,你身体好冷。”

陈启轩抱着她往浴室走去,那里早就由下人们准备了一个足已容纳两个人的大浴盆。

蓝玉乔这回很乖,没有赶陈启轩出去,而是和他一起泡在水中,将她冰冷的身体渐渐温热起来。

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依偎在陈启轩怀里沉默不语。

陈启轩也不忍心打破此时的安宁,就抱着她坐在桶中,就算身子有些发僵他也没有动过一下。

在此时,齐明铭领着太医出现在门外。

齐明铭听管家说主子带着蓝玉乔来到浴室,他也只好领着太医赶过来。

“本王已经没事了,让太医回去吧。”

陈启轩在蓝玉乔的指示下将人赶走。

太医有些无奈,此时是夜晚,他放弃和小妾同床共枕的美事,屁颠屁颠跑过来,结果连王爷的面都没见着,就赶他走了?

但王爷就是王爷,哪怕是个不得势的王爷,那也是主子。

因此太医只得将不快埋在心中,楫礼应声退下。

齐明铭站在浴室门外,神色有些为难:“王爷……”

他担心蓝玉乔,但又不敢明着问。

“没事了,你也退下吧。”陈启轩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从室内传出。

他无奈,只得转身离开。

“齐明铭,你等会!”

是蓝玉乔的声音!

齐明铭说不清自己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他只觉得一直悬着的心,此刻终于放下了——蓝玉乔没事!

蓝玉乔让他等,他就一直等在门外不曾离开。

泡暖了身子,蓝玉乔才在陈启轩的服侍下穿好衣裳出了浴室,见到齐明铭就迫不及待的问:“那群姑娘还在吗?让你带回来的东西呢?”

她的秘制美肤膏和丰胸膏,是助她改变这幅野小子模样最重要的东西!她期待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个!

陈启轩气恼的将她扯回怀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那些东西!”

“我想变一个样嘛,这幅身材,难看死了!”她委屈的嘟嘴。

“我又不嫌弃你。”他恼。

“这不是嫌弃不嫌弃的问题,是形象!你不懂啦。”她摆手,转头望向齐明铭,等待他的回答。

“她们都还在铜城,听说是姑娘吩咐她们做的事,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赶出来了,只是不知道合不合姑娘的要求。”齐明铭答。

“东西在哪?快带我去看看!”蓝玉乔有些兴奋,完全不像刚从死神手里逃过一劫的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