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不狠不成妻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7:01

不狠不成妻

不狠不成妻 颜亦欢 著

已完结 丹末,松泽王子,傅苍阑,幸晚之 婚姻爱情 种田 穿越 灵异

身为家族庶出,幸晚之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嫁得靖文侯长孙为妻。她本以为能和夫君相敬如宾,却未曾料到忍耐一年得来的却是夫君身首异处的丧讯。她是幸家弃如敝履的糟粕,是傅宅惊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被救

幸晚之倏忽间一怔,随后瞪大眼睛,抓住却婵的手就往前走。

“小姐,你怎么……”

却婵的嘴猛地被她捂住,幸晚之缄默不语,只是拉着却婵大步往前走。

她怎会如此愚钝!为何堂堂靖文侯府的嫡长子在被遣送回来的途中身亡,朝廷和傅家都风平浪静,想来理由并不复杂,简而言之,大少爷必然是在被傅家派去的车夫接到之后遭遇不测的,送大少爷回来的宫人并不知晓。至于为何大少爷会在巷子里遇害,必然是来接大少爷的人将他带去的巷子里,或是大少爷接到谁的指示才会下马车进了巷子,那么谁能改变大少爷的行迹?

那个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且是大少爷熟识的人。

大少爷不是自尽身亡,而是被人暗杀的!

要杀他的人,多半是傅宅里的某个人!

还有,连她都看出来的端倪,那个一心想要置大少爷与死地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之所以按兵不动,定是在伺机而行。她可不是莫名其妙被卷入了这场杀戮!那人正等待现在还活着的大少爷上钩,她岂不是自投罗网!

她感觉到身后的动静越来越大,脚步声也越来越响。

忽的,只闻见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幸晚之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拼命地往前走,片刻都不敢停下,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血脉都要崩塌开来。

不要看!不要回头!

她死死地抓住却婵的手,生怕下一刻,身后的黑影就会冲过来。

然而,预料之内的突袭并没有发生。幸晚之死死地拉住却婵,也不知走了多远,在一片黑暗中,她木讷地回过头,借着不远处昏暗的火光,她发现并没有任何异常。

莫非是她听错了?

可她方才明明听见了……

幸晚之感到毛骨悚然。

接着,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间隙,冰冷的硬物蓦地抵在她的颈脖之处,幸晚之呼吸一窒,目光一斜,却婵也被挟住了。她垂眸,瞧见架在脖子上的匕首,锋利无比,像是要割破他的皮肉,毫不留情。

“是谁?”

是个男人。身后那人的嗓音低沉喑哑,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尤为刺耳。

她紧张得不敢答话,那人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锋利的匕首已然刺进她的皮肉里,微微渗出些血丝。

“是谁?”他又问了一遍。

她淡淡吸了口气,念道:“与此事无关之人。”

“既是无关,何故出现在此处?”

她又是沉默不语。

“说。”他沉声道。

“我来此处,是……唔!”话音未落,那人就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嘴巴,幸晚之当即下意识地挣扎,谁料那人突然一把将她拽进了路边的窄巷里。

也不知是什么鸟叫嚣着从天际飞过,更是把这深夜染得凄清肃杀。

她整个人都被他禁锢在臂弯里,靠得这样近,幸晚之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她深吸了口气,感觉肩头一沉,是他的头靠了过来。

他对她耳语道:“不想死的话,别出声。”于是幸晚之乖乖地噤了声。

她和却婵的小命正被人捏在手里,连喘口气都得小心翼翼。她隐匿在角落里,听见巷外传来脚步声。她的眉头蹙了蹙,陷入了一闪而过的思索。身后的人是敌是友尚且不知,若是错过了机会,岂不是任人宰割?是顺从他的意思保持缄默,还是呼求帮助抓住一线生机?

她的额角沁出了细密的汗丝,没有时间再容她迟疑。

咬他的手然后大声求救,说不定能活!

黑暗中,她的目光与却婵有片刻的交汇,两人眨眨眼,暗自打定主意。

几乎是在一瞬间,两人同时咬住身后的人的手,扯开嗓子大声叫喊:“救命——”

深巷外徘徊的人闻声赶来,瞧见来人的架势,两人登时傻了眼。来人是两个黑衣蒙面大汉,手上还提着刀,眉宇间满是杀气。

幸晚之暗叫不好,赶忙转过身去,无奈前面是死路,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蠢女人。”方才她身后的那人咕哝了一声,在黑衣人即将冲过来的时刻,拉住幸晚之的手就往旁边躲,“我让你别出声,你怎的就这般想死?”

她委屈得一塌糊涂,谁叫他那么像坏人啊!

哪还有说话的工夫,两个黑衣人直直地向他们冲过来,却婵吓得失声尖叫,而那两人并没有什么打斗的武器,明显处于劣势,除了一味的闪躲别无他法。

漆黑中,分不清方向,只能隐约分辨对方的身影。双方难分伯仲,刀光剑影间,幸晚之似乎瞅见了什么熟悉的东西。

她正怔愣的工夫,肩上忽然一重,然后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她吓得连忙转过头,然而男人的手忽然覆上她的眼睛,阻止她继续看下去。

旁边那人说:“把她们带去哪里?”

他在奔跑,气息却还是有条不紊:“住在何处?”他低下头,话是同她说的。

幸晚之一愣,正在思度,被另外一人拎着的却婵便开了口:“靖文侯府,傅家!”

“哦?”身后那人的动作一滞,随后饶有兴味地问,“你们是傅家的人?”

“是,我们是靖文侯府长房大……”

“我们是靖文侯府侍候的丫鬟。”未等却婵说完,她就率先抢下了话茬,对方没有答话,幸晚之又道,“公子不必劳烦,将我们置于此地便可,我们能找着回府的路。”

旁边的男子开口道:“今日傅宅行丧,你们两个小丫鬟怎能跑出府去?”

“回公子的话,我们平日素来无法出府,今日傅宅行丧,上上下下都忙得不可开交,主子没空搭理我们,我们便趁着这个工夫出来。说出来让公子见笑,我们二人许久未曾出府,竟走着走着便迷了路,幸好遇见公子,感谢二位公子出手搭救。”

身后那人停下脚步,将覆于她眼睛上的手拿开,淡然道:“从这径直往前走,便是傅府。”

幸晚之刚想转身道谢,便被那人拒绝:“道谢不用,烦请姑娘莫回头。”

她微微颔首,朝着前方欠身道:“多谢公子。”

却婵忍不住想回头,被她拉住,两人急匆匆地往前走,留两个男人站在原地细思张望。良久,方才擒住却婵的男子道:“可要追去看看?”

“不用。”他启唇道,“她们不是那人派来的。回去吧。”

第3章 立威

搜房的主意刚被提出,丹末便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道:“是谁拿的赶紧归还,省得大伙儿为这档子事儿再折腾。”顿了顿,她又道,“妈妈,怕是那拿银子的人心里愧疚,却也不好意思说,倒不如让拿银子的人偷偷还回去,也省得破了院里的和气。”

有几个小丫鬟觉得有理,忙道:“丹末姐姐说的在理。”

却婵道:“若是再无人归还又该如何?明日大伙儿都要忙,一直等下去也不是法子。罗妈妈,你说呢?”

“搜房吧。”罗妈妈不耐烦地念道,“方才又不是没给过机会,现下说什么都晚了。赶紧查,查完了大伙儿都好歇息。”

丹末眼看着形势不对,正焦灼着,急得脸涨得通红。

“丹末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她佯装自然地摇摇手,“我只是累着了。”

“那丹末你赶紧回房歇着,等会搜房的时候我们再叫你。”

丹末面色一缓,终归是找到机会能把那银子处理掉了,可她刚转身,不知是谁低低地说了句:“今日傍晚,我瞅见却婵进了丹末的房,莫不是掉在了丹末的房里?”

“说……说什么呢!”丹末紧张地语无伦次起来,“我……我怎么会平白无故地拿大少奶奶的东西呢!”

“既然如此,就搜吧。”却婵眉头一紧,没再多啰嗦,直接进了丹末的房里。

一行人跟着却婵进了屋,丹末在屋门口踌躇着,几个小丫鬟站在一边不敢动,院里的两个大丫鬟和管事的罗妈妈不客气地把丹末屋里的东西都翻了一遍。

却婵正纳闷,也不知丹末把东西藏在何处,若是找不着该如何是好?

丹末捂着腹部蔫蔫道:“傍晚却婵是来过我屋里,也就只是来过我屋里而已,也不知你们是在怀疑些什么。”

明摆着银子在面前的这个人手里,可无奈找不着物证,却婵也不好多言语什么。

几个人刚准备去搜下一间房,却婵的目光忽的瞥到丹末用手捂住的部位,她凑近了些,沉声道:“把手拿开。”

“你干什么……”

“把手拿开!”见丹末不动弹,却婵伸出手扯开她的手臂,随后腹部不正常的凸起让所有人为之疑惑。却婵指着她的腹部,冷冷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还没等丹末回答,却婵早已掀开她的衣服,尔后一只橙黄色的荷包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人赃并获,丹末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丹末姐姐……”有个丫鬟怯生生地喊她。

明明是被抓了个现行,丹末却忽然换上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来,她冷笑了两声道:“是我拿的如何,不是我拿的又如何?不过是个小丫鬟,也敢这样叫嚣着同我说话。”

却婵也觉好笑:“莫非……你是哪一房的太太或是姨娘?”

“呵。也不知道自己的主子还能活多久,就在这儿嚷嚷。况且是你把东西放在我房里的,既然放在我房里,就是我的东西。”丹末白了却婵一眼,径自笑起来,“我就是看不上你家主子,就她这半死不活的架势,怕是没几天就要同大少爷一同去了吧?别说她今儿不在这里,我拿了银子,就是她今儿在这儿,我也照拿不误!”

“你……”却婵气得牙痒痒,无奈主子吩咐过不论什么情形都不准发怒。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小心放在了我房里,少在这里耀武扬威的,看着恶心。”

啪——

丹末正说得得意,不料猛地被人甩了一耳光。“谁敢打我?!”她不可置信地捂住脸,抬眸一瞪,瞬时噤了声。

“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对我的贴身丫鬟颐指气使?”幸晚之裹着一条毛毯,脸色阴沉得吓人,“在傅家这么些年,怎么?连最基本的长幼尊卑都分不清?”

虽然丹末在傅宅算是老人,但在成欢院不过是个普通丫鬟,身份万万是比不上却婵这类大丫鬟的。由于她的资历老,所以院里的人大多都让她三分,再加上她先前是服侍大太太的,是大太太的人,就更没人敢同她计较了,这才使得她平日里向来是心高气傲的。

丹末不吭声,她的音调又提到了不少:“是要我来教你尊卑之分么?”

在场的人均是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这近一个月卧病在床的大少奶奶素来连话都不说几句,今日竟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教训了院里没人敢得罪的丫鬟。

“大少奶奶……”丹末咬着唇,不敢多说话。

“亏得你叫我一声大少奶奶!”幸晚之一改往日的平静,指着丹末的鼻子怒吼道,“我念你是傅家的老人,平时你做些什么、说些什么我就当没看见、没听见。可不成想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得寸进尺,完全没把我这个大少奶奶放在眼里!你也不仔细着自己是何等身份,却婵是何等身份,我又是何等身份,只要你一日在成欢院待着,我就是你的主子,你就得听我的,还没到你能当家做主的时候。且不管我能活多久,就是我明日死,今日你也得跪着喊我一声大少奶奶!”

她的话刚出口,丹末就扑通跪了下来。

“大少奶奶,奴婢错了,求大少奶奶责罚……”明是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嘴上倒是说得十分好听。

幸晚之没理她,从却婵手里接过荷包,打开来把里头的银子均分给院里的丫鬟们。末了,留了二两银子给丹末,她蹲下身,对着满目憎恨的丹末,展开一个会心的笑。

她把银子放在丹末的掌心,小声道:“你且收着,这本就是给你的。”

丹末的眼中划过一丝异色,却是没有做声。

“只要你还是我院里的人,我便必要管教你的行径。你看不上我也好,看不顺眼也罢,但话我要跟你说明了,就算你没把我当成是成欢院的大少奶奶,至少你得记着,我是忠武侯府的人,你对我不敬,就是对整个忠武侯府不敬。”

听闻此言,旁边看着的一行人心里也都七上八下。

“其他的我不想多说,只希望你们好好管束自己。”她侧目看向罗妈妈,郑重道,“好好跟着罗妈妈,注意自己的言行,这才对得起罗妈妈对你们的管教。”

说罢,她在却婵的搀扶下进了房,留给在场所有人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 都市职场小说
    都市职场

    贵宾小说网轻松爽文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都市职场小说大全,打造都市职场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职场小说免费阅读。看都市职场小说,就上贵宾小说网。

  • 宝鉴圣手
    宝鉴圣手

    作者:燕无来

    已完结

  • 极品狂少
    极品狂少

    作者:如果可以重来

    已完结

  • 近身刁民
    近身刁民

    作者:龙有悔

    已完结

  • 阴阳秘事
    阴阳秘事

    作者:鸭先知

    连载中

  • 我的狐仙老婆
    我的狐仙老婆

    作者:守护的翅膀

    已完结

  • 上门为婿
    上门为婿

    作者:3楼

    已完结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