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都市大护法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7:25

都市大护法

都市大护法 大鹏展翅 著

已完结 方尊,于雪艺,亓官清 娱乐圈 种田 古言 穿越种田

方尊作为护法家族的成员之一,可以利用护法的能力获得无上的荣誉、无尽的财富和倾国倾城的美女,并且能够搅动所有家族利益集团的敏感神经,让每一个人都坐立不安,但他似乎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1章 教训

方尊十三点吃过饭去了古玩市场,在古玩市场逛了一圈,又与齐德齐姜父女二人讨论了一会儿有关秦朝唐朝两个时代的青铜剑,这又来银行取钱。

如今已经到了十八点钟,黄昏之时。

大家都在逛街,忽然一栋楼下面围满了警察,楼上则有许多人头在晃荡,人们就都驻步在了楼下,想要看看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人爬到了楼的对面,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切。

当听到方尊居然称呼他们是烂番薯臭鸟蛋的时候,痞老板大笑道:“我们是烂番薯抽鸟蛋,小子,等你鼻青脸肿的时候,就不会这样说了。” 

“废话可真多。”

方尊摇了摇头,冷笑道:“我说你们是烂番薯抽鸟蛋,自然就是,说什么废话呢?你这种人,要是在我的队伍里,我非得治死你不可。更重要的是,你上午还欠我一声爷爷,可是上次我放过你,如果这次你还给脸不要脸,那可就不行了。”

听到这话之后,痞老板勃然大怒,唯恐方尊将那天的事情透露出来,忙挥刀砍了出去。

方尊冷哼一声,哪里理会痞老板的这副姿态,直接迎了上去。 

“嘭!”

方尊个头一米八三,腿长一米二七,进入部队之后也最喜欢使用腿功,这一次面对痞老板的刀子,更直接施展出了自己的大长腿,直将痞老板踢得眼冒金星,张大嘴巴想叫却叫不出来。

剩下的人见痞老板被打,纷纷持刀枪棍棒砸将过来。

不屑地哼了一声,方尊脚步一错,躲开一人的棍子,并随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那人惨叫一声,吃痛不已,手中的棍子也脱离了掌控,并被方尊一把握在手中,一下子狠狠地砸在了迎面冲过来的小痞子脸上,只一瞬间,便有惨叫声响起,鲜血四溅。

不过一瞬间,方尊已打倒三人,使得齐姜捂住了嘴巴。

要知道,六年前,方尊虽然也经常打架,却只是小混混般的战斗,哪里像现在这样,拥有令人惊叹的格斗技巧过?

即便当过兵,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啊。

齐姜自然不会知道,实际上方尊不仅在军队里训练出来非常优秀的格斗技巧,甚至参加过一个特种兵部队,那里才是真正训练人的地方。

更何况,方尊本身乃是遗物术士,只消动一动身体内忽然出现的能力,便足以将对手打得落花流水。当然,他很清楚别的遗物术士一定也有这能力。

可或许别的遗物术士体内也有那种奇怪的能量,他终究是堂堂正正的特种兵。

两者结合,方尊强大无匹。

齐德扬了扬眉梢,心道:方尊不仅眼力了得,时机把握得准,就连身手也相当了不得,真乃少年豪杰啊,只是剩下这些人,他还能有力还击吗?

眼看三个弟兄被方尊打倒在地,其他青年们的怒意被彻底激活了。

一个小痞子四下看了看,忽然从地上捡起一面板砖,重重地扔向了方尊。

齐姜失声道:“方尊小心!”

方尊冲着齐姜微微一笑,却早已错开脚步,躲过了这个攻击,那砖头竟一下打在了方尊身前的那个痞子的头上,骇了那扔砖的痞子一大跳。

“轮到你了!”

方尊一声厉喝,冲了上去。

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齐姜已经震撼得说不出话来了,跺了跺脚,心道:想不到这冤家,还有这样的能耐?本来以为他当兵回来只是眼力增进了,没想到打架的能力也增进不少呢。

只剩最后一个踉跄起身的痞老板,方尊冷哼一声,忽然抓住他的前襟,将他带到了阳台边缘。 

“啪!”

方尊将痞老板重重地按在了由水泥砌成的半米的围墙上,让他的头朝下,只见楼下过往的车辆以及人类都和蚂蚁一样小。

这种生命不由己的感觉令痞老板吓得大声喊叫了起来。

“卧槽卧槽卧槽,爷爷,方尊你是我亲爷爷。我他妈对不起你啊,我怎么能做出那么混蛋的事情,别说叫你爷爷,我给你跪下了,求你千万不要把我摔下去啊!”

方尊冷哼一声,按着痞老板的领子,让他上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这痞老板大惊失色,面部扭曲到了极点,几乎吓得尿了裤子。 

“我上次已经原谅过你了,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一点也不知耻。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当心我给你扔下去!再说了,你这种人渣,配叫我爷爷吗?”

痞老板彻底哭了出来。 

方尊还想要说些什么,阳台上的铁门忽然被人踹开,一众持枪便衣以及穿着整齐荷枪实弹的警察还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壮硕如牛的大汉闯了进来。

只是,当众人看到眼前的场景的时候,都愣在了原地。

这他么是什么情况?

电话里不是说,这里有很多小混混要打一个年轻人吗?为什么躺在地上的家伙,都是小混混打扮的人?难道,这些小混混被打倒了?

接着,人们看向了方尊。

警察们的枪口也对准了方尊,喝道:“不许动,放下手中的人质!”

方尊闻言忽然无奈地笑了起来,拍了痞老板的脑袋一下,道:“今天算你走运。” 

平日里痞老板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喜欢警察掺和进来,可这一次得知警察来了,居然有种庆幸的感觉,甚至想要给警察们磕上几个响头,表达谢意。

而此刻,齐德与齐姜已经走了上去,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全部解释清楚了。

听到他们的解释之后,警察们大惊失色,万万想不到方尊这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小子,居然还有这样的本领,竟然能够将这些小痞子全都打倒在地?

一个人对上那么多人?

一个看起来是这些警察的头儿理了理心态,上前一步,冲着方尊道:“这些家伙之所以倒地,全都拜你一个人所赐?”

方尊耸了耸肩,道:“如果没有另一个发生这种事情的世界,那么我想我就是了。”

警察头儿没想到方尊还会开玩笑,笑了笑,道:“我叫黄田,是一名警探,算是这些家伙的头儿吧。你的表现非常不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到我那儿上班,为人民服务?”

方尊闻言扬了扬眉,然后笑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注意,可惜我已经有工作了,在那个闹市区开了一家古玩店,唔……”

闻言,警察头儿笑了起来,道:“无碍,这事儿以后再说。不过因为你这楼上的事儿也太轰动了,所以你得陪我们走一趟,去做做口供。”

待得方尊同意,黄田又向齐德道:“这位先生,也得麻烦你去录一下笔供。”

齐德笑了笑,道:“小事。”

黄田道了声谢,然后命令警察们将小混混们全都逮捕起来,先行下去了。

至于那旁边的虎背熊腰的男人们,齐德则向他们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去吧,实在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这边的事儿这么简单就解决了,麻烦哥几个了。”

那些虎背熊腰的男人点了点头,也都没有说什么,又火速离开了现场。

因为所有犯罪证据都指向痞老板等人,所以,方尊、齐德与齐姜三人去警局只是走了个过场,没多久便又被放出来了。

出来后,天色已经很晚了,齐德对方尊表示了一番欣赏,便开车带着齐姜扬长而去了。

不过齐姜在临走之前与方尊说了一句话,让方尊记在了心里。

明天十二月十三号,齐姜非常要好的闺蜜李飞雪过十八岁成人礼,齐姜想要与方尊一起参加。

齐姜乃是术业珠宝公司的大小姐,模样漂亮身材火辣,方尊很清楚,这个派对上,齐姜的追求者一定非常多,他去了如果和齐姜表现得太暧昧,一定又得掀起一些“腥风血雨”。

要知道,这种场合,齐姜与方尊去了,除了是关系亲密的舞伴,还能是什么?很多地方,这种舞伴甚至只有情侣之间才能担当。

揉了揉脑袋,方尊选择回于雪艺的家。

如今潘大猫出院还没有回来,他得继续在那里住着,直到找到证据将潘大猫扳倒才行。他堂堂特种兵,这点正义感还是有的。

同时,方尊也想问问,自己昨天发病,是不是于雪艺帮的忙。

如果是,那这真是一个善良的姑娘。

方尊打的去古玩市场开自己的车回到小区后,碰到了潘大猫的那些小弟们。潘大猫的那些小弟都仇视方尊,显然知道了潘大猫被他打住院的事情。

只是潘大猫以及那么多人都被方尊砍伤,这些小弟显然也不敢轻易冒犯方尊。

方尊并没有理会这些家伙,只是顺着楼梯上到了潘大猫的住处。

这间房子的钥匙被拴在潘大猫的车钥匙上,所以尽管房门紧闭,方尊倒也打得开来。

方尊回到屋后,于雪艺还没有回来,显然这丫头知道方尊在这里住下之后,心里有些阴影,唯恐出现一些强迫之类的戏码。

对此,方尊倒也懒得过问,直接走进了潘大猫的房间。

自从方尊住在这里,潘大猫的媳妇儿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而因为今天让家政公司从里到外大扫除一遍,倒也没了异味,就一头躺在了主卧的床上。

不管怎么说,副卧终究是于雪艺姐妹的床,方尊倒也不好占用。

次日一早,方尊起床洗漱,然后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副卧,发现于雪艺居然一夜未归,摇了摇头,不愿意理会于雪艺究竟去了哪儿,打开门让阳光照在身上,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今天晚上还要去参加齐姜的生日晚会,方尊白天需要把要做的事情解决一番。

方尊如今盘下了《古斋》,这一天时间也都花费在了奔波寻找装修公司以及工艺品货源公司的事情上了,并想着再去古玩界捡漏一两件好宝贝来,当作新《古斋》的镇店之宝。

有了遗物术士的能力,方尊倒也不惧不能再次捡漏。

到了下午将近五点的时候,方尊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当方尊接完电话之后,竟有些楞。

这电话是方尊的另一个堂姐打来的。

方尊有两个堂姐,其中一个是方思佳,如今在夜总会上班,对方尊非常要好;另一个大堂姐叫作方思怡,自己投资赚了点小钱,就开始眼高过顶,不将方思佳这个亲姐姐放在眼里,也不将方尊以及方尊的养父母放在眼里了。

可以说,方思怡虽然美丽胜过方思佳,心却十分狠毒,是个彻头彻尾的拜金小人。

方思怡无事不登三宝殿,方尊倒也没有立刻挂电话,只是等他听完方思怡想要表达的事情之后,就更加愣了。

令方尊没有想到的是,方思怡打电话居然是想让方尊与她一起去参加齐姜的生日晚会!

第20章 两个朝代

“小伙子,这青铜剑虽然铜锈斑斑,也是秦朝铜剑的形式,可明眼人一看都能知道是仿制的。我之所以大力发展术业公司,就是因为我也对古玩略知一二。依我看,这青铜剑可绝对不是秦朝的物件儿啊。”

听到齐德的话,方尊疑惑地道:“青铜剑不是秦朝的就不值钱?”

旁边围观者大笑道:“那赝品还能值个什么钱?”

方尊摇了摇头,道:“不对。这青铜剑虽然不是秦朝的,可不代表它不值钱。盛唐时期,民间有一家小作坊,专门仿制历朝历代的代表性东西。他们的技术虽然并不完美,可每一件物品上都会留下属于他们的痕迹。这青铜剑的剑柄上有他们作坊特有的印记,而且整把剑的形式与秦朝相同,制作风格却与盛唐时期的很多宝剑相似。”

方尊对于这些实际上并不太懂,只是根据遗物术士的能力看出了这古玩上面的气流分明是盛唐时期的颜色,所以才会随便说了这么一段话。

齐德闻言一惊,借来方尊的青铜剑,仔细打量了一遍,喃喃道:“之前总想着秦朝的事儿了,却没想到别的。此刻听你这么一说,这青铜剑的确有盛唐时期的铸剑风格!嗯?这边还真有些特殊印记,无论韵味还是上面代表的含义,都属于盛唐!这剑,居然真是唐朝的!”

此言一出,场间哗然四起。

这青铜剑虽然不是秦朝的,可盛唐时期的东西,那也是古董啊。这么一件玩意儿,少说也得值个几十万啊,三千块钱忽然变成了几十万,这是何样的变化?

那摆摊的小哥听到这话,只觉脑袋一炸,两眼一黑,几乎要昏了过去。

张郭夫妇更是瞬间瞪大了眼睛,脸色变得一片惨绿。

几十万,居然就这么从自己手中跑了?

荀菲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忽然跳出来,道:“臭小子,这把剑是我们的,我刚才给你只是开玩笑,你快把这剑还回来。”

方尊哂笑地看着荀菲,道:“可笑。”

旁边围观者也嘲讽地看着张郭夫妇。

张郭面红如火烧,忙上前拉过荀菲,不想再丢人,忙给齐德道了声歉,灰溜溜地离去了。

不过眼看着几十万从自己手中跑到了别人手中,而且还是自己亲自送出去的,张郭夫妇心脏狂跳,几乎要得心脏病了。

唐朝仿制的秦朝青铜剑,的确比较少见,很有收藏意义。齐德见猎心喜,问道:“方尊,那这把青铜剑,你准备怎么处置?”

方尊直言道:“卖掉。”

如今方尊从赵无极老人那儿盘下了一家店面,正愁着花钱装修并补充货源呢,自然不会将这把青铜剑当作治疗眼睛的东西来使用,还是换成金钱来得实惠。

而听到方尊这句话后,齐德喜道:“方尊,你想卖,我想买,咱们一拍即合。当然,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咱们找个地方谈谈?”

方尊道:“好啊。”

于是,三人挤开人群,离开了古玩街。

摆摊的小哥看着方尊拿着青铜剑缓缓离去,几乎要吐出二两血来。

围观之人纷纷唏嘘,对于这个捡漏事件表示精彩不已。

至于齐德三人离开古玩街后,直接往最近的银行去了。香海市的古玩街道在经开区与牡丹区的交界处,而离这最近的银行就坐落在经开区人才市场附近。

在车上,方尊与齐德谈拢了价,最终以六十万的私人价格拍案。

这个时候夜幕将至,银行也快下班了,所以方尊与齐德的速度很快,下车后就朝银行内走去。只是方尊没有注意到,在距离银行不远处,有一个小混混恰好碰到了这一幕,并瞪了瞪眼睛,拨通了电话,口中振振有辞,不知在说些什么。

当方尊与齐德满意地走出银行时,昨天晚上那个被方尊打了一顿的痞老板已领着十余个年轻小伙儿走了过来,手中拿着棍棒搬砖,甚至还有两把开山刀夹杂其中。

“小子!终于找到你了啊!早上的仇,爷们可是记得很清楚!”

痞老板挥舞着开山刀,指着方尊,一脸嚣张愤愤之色。

方尊见台阶下那么大场面,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因为为首的小青年正是他昨天要盘下古斋的时候,得罪并打了一顿的痞老板。

齐德蹙了蹙眉,冲着方尊问道:“方尊,这是怎么回事儿?”

方尊旋即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粗略地解释了一遍。

齐德听完之后,皱了皱眉,因为这种无权无势的小鬼特别缠人,不将他们弄怕了,他们始终会纠缠着你。最重要的是,这个为首的痞老板在古玩界很吃得开,他们想要找一个人的麻烦,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远处的路人见到这边的情形,纷纷绕道行走,一些想进入银行办事的人也没敢靠近。银行里的工作人员立马报警。

齐德想着自己董事长的身份应该能起到些作用,便道:“各位朋友,我是术业集团的董事长。希望你们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将这件事情私下解决如何?”

痞老板摸了摸还没有缓过劲儿的脖子,骂道:“什么狗屁董事长,我管你呢!我警告你,现在立马滚蛋,否则连你一起打。”

齐德心头有些恼火,面上却不动声色,指了指身后的摄像头,道:“这里有摄像头,你们这么明目张胆,不怕警察和法律吗?”

那痞老板抬眼瞧了瞧,似乎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利,正要说些什么,方尊忽然上前一步,笑道:“这样,既然这里有摄像头,咱们去找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打一场怎么样?”

齐德闻言皱眉道:“方尊你疯了么?”

齐姜撇了撇嘴,道:“真是逞能。”

痞老板等人则哈哈大笑,道:“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找死的。那行,你说去哪儿?”

方尊指了指银行对面的一栋七层高楼,道:“咱们去那楼顶上,不仅敞亮,还没有摄像头。”

痞老板先是狐疑地看了方尊一眼,继而道:“你小子要是想耍什么花招,老子宰了你。”

方尊笑道:“咱们一起去就是了,哪有什么花招可耍?”

说着,痞老板等人已经簇拥着方尊往那栋高楼走去。

齐德皱了皱眉,道:“现在银行里的人应该已经报警了,小姜,你给你黑叔打电话,让他带些人来。不管怎样,方尊终究是我的后生,不能让他出事儿。”

齐姜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打开手机,拨通了黑叔的号码。

挂掉电话后,齐姜问道:“爸爸,现在怎么办?”

齐德道:“咱们先跟着去看看,方尊挨打没事儿,别一不小心出了人命。没有摄像头的地方,有人看着,他们不敢太造次。”

齐姜连忙点头,随父亲同往。

经开区的警局距离人才市场很近,因为这边人多,也经常出乱子,警局建立在这里易于管理。所以银行的工作人员报警之后,警车很快到了,银行人员立马带领警察们向方尊等人所在地走去。

不多时,三辆面包车停在了银行门口,一个虎目虬髯的汉子与十多个腰粗体壮的男人下了车,先是左右环顾了一圈,继而向人群最多的一栋楼走去。

因为现在是晚上十八点多,人们都在逛街,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十字路北的七层居民楼顿时被人们围得水泄不通。

楼顶上,方尊双手抄在灰色加厚运动裤兜里,痞老板等人则挥舞着武器,冷笑不止。

齐德在旁边皱眉道:“方尊,要不然你服个软吧,别闹出事儿来。”

方尊很感谢齐德的好心,所以笑了笑,礼貌地道:“放心吧齐叔,不过就凭这些烂番薯臭鸟蛋,还不足以让我服软。”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