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宠宠欲动:总裁,别乱来!

更新时间:2019-11-12 15:57:41

宠宠欲动:总裁,别乱来!

宠宠欲动:总裁,别乱来! 晏迟 著

已完结 宋卿卿,墨子铭 虐恋 豪门 穿越种田 空间

五年前,一场意外,让她的人生天翻地覆。找了五年的男人却意外闯入她的生活,强势地搅起风浪。她恨他,他却用尽手段,将她心中的恨一点点抹掉。他是跨国集团HG的总裁,呼风唤雨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惊魂一刻

墨子铭听到宋卿卿话,面上虽看不出什么,心中却有些意外。

如果说最初他误会了宋卿卿,以为她以此吸引他的注意,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肯定,宋卿卿和他有非常深的过节。

匪徒们听了宋卿卿的话,都冲墨子铭吹了吹口哨,似乎很乐意看墨子铭吃瘪。

“你知道?”白人匪徒确认了一下。

宋卿卿没有过多犹豫就点了点头。

“好,去驾驶舱。”匪徒说完,将她一推。

脚下一个踉跄,几乎跌倒。

莫凡差点没忍住伸手去扶宋卿卿,却被墨子铭用眼神制止。

匪徒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觉得墨子铭根本脱离不了他们的掌控。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去驾驶舱更改航线,将墨子铭彻底掌控,才能从他手中得到合约。

她被两个匪徒押着往驾驶舱靠近,故意拖沓着脚步,心中在快速思索,她要怎么自救?

三人离开后,匪徒似乎觉得没什么威胁松懈下来,坐的坐,站的站,警惕心大降。

就在这时,被绑住的两个男人突然挣脱了绳索,猛然发力,直接将离他们最近的两个匪徒放倒。

其他匪徒反应过来正要拔枪,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突然出现。

每一个都身手矫健,动作利落,不过眨眼功夫,场面瞬间倾倒,匪徒全部抱头蹲在中间。

从始至终,墨子铭的神色都没有什么变化,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

“子铭,卿卿被抓过走了,我得过去看看。”莫凡不顾自己伤势,捂着伤口对墨子铭说完,就转身朝着驾驶舱而去。

从这些匪徒出现,墨子铭就已经开始布控,只是没想到会出现小小的意外,还是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人。

她知道怎么打开驾驶舱……

墨子铭嘴角轻不可见地勾了一下,不知道是在赞赏她临危不乱,拖延时间的聪颖,还是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墨子铭的私人飞机很大很宽敞,宋卿卿有意拖沓,不停被推攘,还是很快来到了驾驶舱外。

“怎么打开?”

听到声音,她才回神,按压住心底的紧张,眼神将附近环境扫了一遍。

旁边两个匪徒见她半天不开口,不耐地威胁道:“你要是敢耍我们,我们会让你死得无比凄惨。”

宋卿卿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尽量放松,“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你们要的东西就在那边。”她抬手一指后,又补充道:“上次,我看到他们在那边拿的钥匙。”

匪徒顺着她的手看过去,是一个装满名酒,名烟的吧台。

白人冲着另一个匪徒抬了抬下颚,示意他过去搜搜看。

那匪徒端着枪,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开始胡乱搜索。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宋卿卿的心口狂跳,眼珠不断转动。

“没找到!”

吧台后匪徒才说完,她的脖子瞬间就被人掐住,“你在耍我们?”

一口气没喘上来,宋卿卿猛烈咳嗽了几声,“没……没有,我怎么敢?钥匙真的在那边,你们再好好找找。”

白人匪徒的目光在她脸上扫了一圈,似乎相信了几分。

掐着她的脖子来到吧台外,目光也在到处搜寻。

渐渐地,对方的手从她脖子上滑了下去,两只手开始在吧台上翻翻找找。

宋卿卿悄悄抬眼,看向不远处的一根柱子。

如果她能在对方开枪之前躲到那柱子后面,也许她可以借着柱子遮挡,找个地方躲起来。

她小心地吸着起,脚步轻轻挪动了一下,并没引起两匪徒的注意。

就在她准备发力逃跑的时候,莫凡的声音突然响起:“卿卿,趴下。”

听到莫凡的声音,宋卿卿下意识地就扑倒在地,枪声破空而响。

白人匪徒反应过来,伸手一抓,却抓了个空。密集的子弹将他逼到了吧台后面。

宋卿卿松了口气,快速地爬到了柱子边。

莫凡才将她扯起来,吧台后的两匪徒就朝这边扫射。

“卿卿,小心。”莫凡顺手将她一推,她脚步一崴,身体不由自主地朝旁边倒去。

宋卿卿落入一个宽厚硬朗的怀抱,一股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蹿入她鼻端。

愕然抬头,对上墨子铭漆黑幽暗的眼睛。

这时,从墨子铭身后走出来八个黑衣人,个个端着枪,凶猛地逼近吧台。

“放开我!”宋卿卿用力一推,就脱离了墨子铭的怀抱。

这一举动,倒叫墨子铭眉头蹙了一下,从来只有他推开别人,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推开。而对方推开他的时候,眼底的厌恶就像他是什么致病菌一样。

墨子铭眯了眯眼,在后面枪弹纷飞中逼近宋卿卿。

宋卿卿一直退,退到了角落,才瞪着眼睛怒吼,“墨子铭,你个流氓,你想干什么?”

墨子铭突然嘴角一勾,轻笑了一声,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尺不到。

墨子铭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宋小姐,我还什么都没做,看来你没见过什么是真正的流氓。?”说着,一点点朝她逼近。

宋卿卿的眼神中划过一丝惊恐,突然就捂着头大叫起来,“不要,不要……”

墨子铭眉头一皱,盯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女人,压低了声音道:“宋卿卿,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恨我,嗯?”

他伸出手抬起宋卿卿的下颚,强迫她抬起头来。

这张脸很精致柔美,可他墨子铭从未见过。

宋卿卿讨厌他的触碰,猛然张嘴恶狠狠地咬向对方虎口。

虎口传来尖锐的疼痛,墨子铭却一动不动,看着她眼底闪烁的恨意。

这时,吧台后面两个人被火力压制,很快就被抓住。

莫凡让人押着两人,转身看到站在角落的两人。

“你们没事吧?”

宋卿卿听到莫凡的声音,这才冷静下来,松开了口。

走近过来的莫凡看到墨子铭手上的血迹,脸色微变,“这是怎么了?”

墨子铭将手抬起来,翻转着看了一下,然后扫了宋卿卿发白的脸一眼,“你这位朋友似乎吓得不轻。”

莫凡见她脸色苍白,以为她真被吓住了,立即关心问道:“卿卿,没事吧?”

宋卿卿咬着唇后退两步,和墨子铭拉开距离,“没事,我先回房休息了。”

转身快步离开,她担心再和墨子铭待下去,心底积压的情绪会彻底爆发出来。

“不要杀我们……”两个匪徒大声向墨子铭求饶。

墨子铭锐目在两人身上一扫,“带下去,仔细审。”

宋卿卿回房没多久,莫凡就来到房间安抚她,“卿卿,我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实在抱歉。”

“莫先生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只是我们运气差了一点。”她伸手按了按眉心,她的确不怪莫凡,若非他的邀请,她也不会知道自己要找的人竟是HG总裁。

“很累吗?子铭安排了转乘飞机,你先休息一下,等会儿我来叫你。”莫凡很绅士,没有再打搅她,推门离开了房间。

一个人独处,刚刚发生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手指微微颤抖着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了下来,轻轻打开,露出里面一张照片。

看着看着,她脸色逐渐柔和下来,手指也渐渐不再颤动。

十几分钟后,宋卿卿踏上了另一架私人飞机,其内的豪华并不下于刚刚那架飞机。

可她无心欣赏,上了飞机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宋卿卿却没有半点睡意。她没有再离开房间一步,也不知道那些匪徒最后怎么样了。

她只想飞机快点降落,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窗外再次明亮起来的时候,飞机终于降落在一片私人机场。

宋卿卿拖着行李箱走下飞机,转身冲着旁边的莫凡道:“莫先生,谢谢你带我一程。”

莫凡有些愧疚,本想和她拉近一下距离,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家住什么地方,我送你吧。”

宋卿卿摇了摇头,拒绝,“多谢莫先生好意,我和我朋友约好了。”说着,她看到墨子铭的身影出现在机舱门口,立即告辞,“莫先生,我先走了。”

莫凡一直盯着宋卿卿的背影,感觉到墨子铭来到他身边,才转头挑了挑眉问道:“子铭,你和卿卿真不认识?”

墨子铭眼底闪过一道幽光,这一次却没有回答那三个字。

第5章 情史丰富的宋小姐

宋卿卿去了另一侧较为平价的礼服区,随手挑着衣服。

宋馨儿挑了几件礼服抱在手上,见宋卿卿没穿之前那条红裙,有点意外,“姐,你怎么没穿刚刚那条?”

宋卿卿手指在衣架上拂过,“有些东西注定不属于你,就不要浪费精力去做无用功。”

宋馨儿听得一头雾水,然后就举了举手中的礼服,“姐,你看我穿哪件好看?”

宋卿卿的目光划过那些精致的礼服,“这件吧。”她指了指一件纯白色斜肩的小礼服,简单而特别。

宋馨儿本身也喜欢那一件,立即就去了试衣间。

心思完全不在挑礼服上,更何况她也不需要光彩照人,艳压群场。于是随意挑了一件黑色的礼服,既不会出错也不会张扬。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宋馨儿也已经穿好了礼服,将她的清纯可爱的气质凸显了出来。

“姐,你真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礼服都好看。”宋馨儿回头看到宋卿卿凹凸有致的身材,啧啧赞叹。

黑色的礼服将她前面包裹得很严密,背后却露出一大片雪肤延伸到腰部,裙摆是斜向下的,露出一条笔直光滑的腿。

乍一看这条裙子虽然没有正红色那条惊艳,但却更突显宋卿卿的气质——神秘而优雅。

宋卿卿只扫了一眼镜中的自己,“我去化妆了。”

等两人都化完妆,做完造型,已经接近六点钟,匆匆坐车去了宴会会场。

“馨儿,这是什么性质的宴会?”宋卿卿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等他们达到的时候到处都是人。

宋馨儿还没回答,一道人影却从前面的通道一闪而过。

宋卿卿眨了眨眼睛,墨子铭?

人实在太多,一晃眼,人就不见了,宋卿卿也不知道是自己眼花,还是墨子铭真的在这里。

“姐,我看到爸爸妈妈了,我们先过去吧。”宋馨儿拉着她,挤开人群朝着宋父的方向走过去。

宋卿卿五年未出席过国内的宴会,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她,但她生得极美,气质也特别,一出现就牵引了各处的视线。

宋卿卿都没有在意,径直来到宋父身边。

“爸爸,我回来了,”宋卿卿对父亲说完,看了一眼旁边的继母,“妈。”

宋父正在和人聊天,转头看了宋卿卿一眼,对生意伙伴道:“这是我两个不成器的女儿。”

“你两个女儿生成这副容貌,又知书达理,还不成器,我家的几个岂不是更上不得台面了。”对方打趣一句,就端起酒杯,“你们一家人先聊,我去那边。”

很快地,沙发上就只剩下他们一家四口。何雅茹立即就站起来,热情地拉住宋卿卿的手,“卿卿啊,你说你这一走就走了五年,怎么也不回来看看?”

对于她的热情,宋卿卿有些不适,抽了一下手没有抽出来,就由着她了,“这五年在国外工作生活,并不容易,现在稳定一些,所以才有时间回国。”

“你这孩子也是的,在国外不容易,怎么不想想你爸爸,你开个口,你爸爸难道还不理会你?”何雅茹拍拍她的手埋怨道。

宋卿卿垂下头,抿了抿嘴没有吭声,何雅茹就是这样,看样子和你亲切,实际上总是在分离她和父亲之间的感情。

“卿卿啊,难道你还在怪当年的事情?”何雅茹叹了口气,“你出了那样的事情,慕逸风又忘了你,你父亲也是没办法才将你送出国的。”

何雅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以为宋卿卿才回来不会和自己拌嘴。

可宋卿卿突然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妈妈,你说什么呢?当年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也没怪过爸爸,他是我爸爸,永远的都是我爸爸,父女间哪里有什么隔夜仇?”

说着,也终于抽出了被何雅茹握住的手,坐到父亲身边。

“爸爸,这些年你身体好不好?”

这五年的时间,她不是没怨过,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她也明白了更多人生道理,亲人之间哪里真有什么仇?爸爸做的一切其实是为了她好。

宋奇山见大女儿懂事了不少,也欣慰地点了点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年纪大了,会有些腰酸腿疼的毛病。”

“爸爸,你是太累了,要注意休息……”

何雅茹看着眼前父女情深的两人,眼神闪了一下,然后冲自己女儿使了使眼色。宋馨儿感觉到,吐了吐舌头,也坐到宋奇山另一边。

宋奇山年纪逐渐增大,事业上开始走下坡路,但难得两个女儿孝顺地承欢膝下,一时脸上也是喜笑颜开。

何雅茹也挨着宋馨儿坐下,然后开口问宋卿卿:“卿卿啊,今天你表哥也在,你们好几年没见了,等会儿我叫他过来,让你们见见。”

一听何雅茹这话,宋卿卿的脸色就变了,当年何雅茹就没少干事情,想让自己嫁给她那个有残疾的侄儿。

宋卿卿正准备开口,何雅茹就伸手指着前方,“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宋卿卿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转头对父亲说:“爸爸,我那边有几个朋友,好多年没见了,我过去一下。”说着,就起身离开了座位。

“卿卿……”何雅茹试图阻止她,可宋卿卿的脚步飞快,转眼就钻进人群不见了。

“雅茹,你也别费那些心思了,你那侄儿配不上我家卿卿。”宋奇山摇摇头,不赞同。

“可是卿卿她……”何雅茹本来想说宋卿卿都落到这副田地了,谁还娶她?

但见到宋奇山脸色不悦,就没有再往下说。

也许是下午才睡了两个小时,宋卿卿有些精神不济,慢慢朝着人少的地方走,走着走着就出了大厅,来到花园。

人一少,空气也清新了几分。她揉着有些发紧的眉心,一步步朝前。

走着走着,一道人影映入眼内,宋卿卿停下脚步,盯着那道背影。

仿佛感觉到身后有人,那道人影缓缓转身,然后看到了后面的宋卿卿。

眉头下意识地皱了一皱,正要抬步离开,宋卿卿却开口问道:“你的伤势都痊愈了吗?”

下午虽然被盛妍激怒,但她心中的确关心慕逸风的身体,当年车祸过后,他的身体可有完全康复?

慕逸风脚步一顿,他对宋卿卿虽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对上宋卿卿的眼睛,他还是莫名其妙地答了出来,“如果你是指几年前的车祸,那么是的。”

他的嗓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宋卿卿感觉到他的排斥,并未朝他走近,“能亲眼见到你健康,就好了。”

这句话后,他们之间只剩下尴尬和安静。宋卿卿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曾经的他们那么无话不谈。

慕逸风从她的口吻中听到一些惆怅和关心,却并不在意,“如果你没别的事情,我就先离开了。”说着,他毫不犹豫地迈步离开。

两人擦身而过,宋卿卿突然脱口唤住他,“慕逸风。”

慕逸风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却继续往前走。

“祝你永远幸福快乐!”

听到这句祝福,慕逸风身体略略僵硬了一下,心头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就被压了下去,迈开脚步离开。

宋卿卿转过身,盯着他颀长的背影,看着他一点点走出自己的视线,就像永远走出了自己的世界。

终于……慕逸风彻底走出了她的世界。

闭了闭眼,转身。

却在这时,身后一道人影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下一瞬间,她看到了那张让她憎恶的脸。

“是你!”宋卿卿咬了咬牙。

墨子铭沉暗的目光在她脸上一扫,“想不到宋小姐的情史如此丰富。”

宋卿卿心中恨极了他,不止因为前怨,也因为刚刚看到了她的狼狈。

“就算我情史再丰富,也不会饥不择食看上你这种恶心的男人。”积压的情绪仿佛找到了疏散口,宋卿卿毫不留情甚至是轻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墨子铭不至于被宋卿卿两句话激怒,倒是觉得越来越有些意思。

不管这女人是真的和自己有仇,还是耍的手段,都成功激起了他的兴趣。

猜你喜欢

  1. 都市职场小说
  2. 总裁豪门小说
  3. 幻想异能小说
  4. 现代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